刚刚穆迪对中国痛下杀手,中美金融大决战全面开启

目前改开以来深度前所未有的金融反腐和金融改革就是为了解决利率黑市滋生腐败压垮实体经济的问题。利率黑市可以说是银行业最大的金融风险。今年才深度展开的金融反腐需要时间,而穆迪调低我兔主权信用评级大大压缩了我们的时间窗口。金融反腐面临要和时间赛跑或者中途放弃的抉择。穆迪此时放大招,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1.憋了30年,穆迪出手了 

本周三,美国评级机构穆迪发布报告,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3下调至A1。这是近30年以来穆迪首次调低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上一次调低中国主权信用评级还是在20多年前,这些年来比现在困难多得多的日子都有,穆迪都没调低咱的主权信用评级,却偏偏选在眼下这个时候下手,这时机和动机令人深思。

中国正在进行深层次的改革和反腐,一般情况下,一个国家这么做,应该调高评级才对的,为什么调低呢?穆迪难道无视我们的改革吗?关于这点,穆迪在它的公告中是这么说的:“目前中国的改革会减慢债务杠杆的增加,但不会降低杠杆。因为要保持增长目标的实现,所以政策刺激必须持续,这会导致经济总体层面债务水平的增加。”

今年1月中美联储主席耶伦在斯坦福大学被John Cochrane教授问道什么令她晚上睡不好觉,她的回答居然不是威胁要炒她鱿鱼的特朗普,而是经济情况可能恶化的“兔子”。那么这次穆迪调低我兔的主权信用评级会不会令她减慢加息的速度呢?想到这里,我去到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官网查了下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数据,该数据显示美联储在6月14号议息会议上宣布加息的概率眼下是83.1%,也就是说美联储在6月份铁定是要加息了。

很多人也许会说,调低主权信用评级就调低呗,跟我们有啥关系。关系大了。首先得说说什么是主权信用评级,其指的是一国政府作为债务人履行偿债责任的信用意愿与信用能力的评判,说的简单一点就是我买你的国债风险大不大,评级越低风险越高。比如濒临倒闭的希腊,其穆迪主权信用评级如下面截图所示:

刚刚穆迪对中国痛下杀手,中美金融大决战全面开启

看到了没有,Caa3,如果主权信用评级到了这个层次,买它的国债就和借钱给要去赌场搬回一局的赌棍差不多。

调低主权信用评级在中长期会推高国债收益率,而国债收益率是所有债券收益率的锚,推高国债收益率也就等于推高所有债券的收益率。一句话调低主权信用评级就是要在总体上全面推高借钱的成本,效果等同于加息,只不过央行加息是为了吸引资金,而调低主权信用评级会吓跑资金。 

2.剑指中国银行业

调低主权信用评级对中国还有一个杀伤力比别的国家格外大的地方,那就是我兔是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权重不低,这些国企央企的信用评级统统会因为主权信用评级的调低而调低。比如,穆迪基于金融基本面(存贷比,交易对手风险)考虑,给整个中国银行业的基本信用评级(baseline credit rating)是Baa3(和希腊的Caa3是不是蛮像?)。Baa3是“有相当能力偿付本息”层次中最低的一级,按照穆迪的评级标准,其长期债务评级标准一般不得低于Baa3,如果低于将不会获银行放货。买Baa3级的债券相当于赔率不算太高的投机和赌博。但由于之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高居Aa3,而且处垄断地位的五大行大部分是国有,所以中国的银行可以发行评级显著高于Baa3的债券。比如中国银行的信用评级是Baa2,但它发行的债券评级是A1,比Baa2高4个级别。所以穆迪调低我兔的主权债务评级,对中国银行业的打击是不小的。

值得注意的是,穆迪调低我兔主权信用评级还大大压缩了我们金融反腐的时间窗口。中国银行业的风险有很大一部分藏在资产负债表外的利率黑市里,关于这一点,笔者在本月初的智库专栏里做了详细阐述:

总体说来,金融整顿影响到的三大块货币流动性来源:通道业务,委外业务和理财产品。通道业务资金规模有20万亿元,委外业务资金规模有20万亿,理财产品资金规模有80万亿,也就是说此次金融整顿影响到的资金规模达几十万亿之巨,这对哀股能好吗?说是釜底抽薪也不为过吧?这是牛市余能左右的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3.货币流动性被妖精和害人精垄断
通道业务,委外业务到底是何方妖孽呢?怎么资金规模会这么大?通道业务的缘起是这样:商业银行受到监管指标约束和政策(比如存贷比)限制,没有相应的存款和资本作支撑发放贷款,或不得向某些行业(如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等直接发放贷款,为此转而通过“理财产品”的形式吸纳资金,再用这些资金认购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发行的资产管理类金融产品,而这个金融产品的投向,其实就是银行事先选定好的项目或房地产企业、政府融资平台限制性行业。银行的这一类业务就是所谓的“通道类业务”。对于此类业务,银行最早是和信托公司合作开展,以信托计划对接银行理财产品的形式进行;后来,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险公司也加入到这种合作模式中。比如去年搅得大哀股周天寒彻的宝能系大佬姚员外旗下的前海人寿就通过通道业务动用了百亿为计的银行资金强攻万科。
而委外业务,也称委托投资业务,指的是委托人将资金委托给外部机构管理人按约定进行投资管理。目前,银行是委外市场中规模最大的“金主”。据申万宏源债券研究部资深高级分析师孟祥娟估算,综合银行角度和资管产品的角度,按照2015年末各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共计23.5万亿元的标准来测算,截至2015年底,银行全口径委外资金(投向包括通道类的非标业务和主动管理类)的规模约为20万亿元,其中理财资金的委外规模为5.17万亿元。
是不是太复杂,看不懂,那我就说简单点。国家对中国货币流动性的总闸--银行业的存款安全性要求很高,比如有存贷比,准备金率等指标约束,比如对有些产业禁止发放贷款(房地产,野蛮人收购,期货投机等),那么银行想对这些不准发放贷款的产业(比如姚员外对万科的野蛮收购计划)投入资金该怎么办?那就通过通道业务和委外业务的名义,把这些资金交给银行之外的信托公司,资管公司等第三方非银金融机构,再由这些非银机构投给银行早就心仪的对象(比如前海人寿的姚员外)。而这些资金主要是银行通过卖理财产品吸纳的,所以不算存款,因此不受国家对存款资金的高强度监管。所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也。是不是还是不太明白,那我就打个比方:一个作风不太端正的男人,但却是管严,工资啥的被老婆管得死死的。那个男人是商业银行,老婆是对银行存款的安全性要求很高的国家(包括郭树清主席这样的),工资啥的就是银行存款,通道业务和委外业务就是这个男人私藏小金库的地方,小金库里的钱都是银行买理财得来的,小金库的钱用来干吃喝嫖赌这样不正经的勾当(幽默一下,其实是投进了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野蛮人收购、期货投机等国家禁止发放贷款的禁区)。这下你知道你买了银行的理财,银行拿你的钱去干嘛了吗?而一旦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野蛮人收购、期货投机等出事,你的理财产品就只有打水漂了,银行作为代销机构很大程度上不会负责,你找谁要钱都不知道(是的,姚员外们也不一定能负的起责)。
通道业务和委外业务几十万亿的资金滋养了多少姚员外这样的野蛮人,地产大鳄,期货大鳄(英国金融时报去年4月报导大量银行理财资金进入中国大宗期货市场,见下面的截屏)等各种妖精和害人精就只有天知道了。最近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的美女行长张颖卖了30亿的假理财算是这些妖精和害人精演的一出戏。
刚刚穆迪对中国痛下杀手,中美金融大决战全面开启
英国金融时报去年4月报导大量银行理财资金进入中国大宗期货市场
这些妖精和害人精演的戏真是罄竹难书,比如去年农行的票据大案之后,有关部门发现整个银行业都普遍存在票据违规套利的行为。根据银监会曾抽查的票据违规事件估算,同业项下转贴现票据违规规模可能达8万亿元。有关部门发现这些资金有相当一部分进入股市,在股灾中损失惨重。
但有关部门没有发现的是,这些资金可能有相当一部分进入了以深圳为代表的发达地区楼市。看下面的数据图:
刚刚穆迪对中国痛下杀手,中美金融大决战全面开启
如上图所示,根据Granger causality test,票据贴现月同比增速和深新建住宅价格指数同比增速存在着很强的滞后相关性。这意味着银行资金通过违规贴现有可能有不少流入了深圳楼市。
违规票据贴现是银行人员滥用银行资金的监守自盗的一种寻租套利行为。有关部门发现这些资金有相当一部分进入股市,在股灾中损失惨重。若是这些资金有相当一部分进入以深圳为代表的发达地区楼市,没被发现呢?在中国货币流动性的总闸里妖精和害人精横行严重到了此种地步,难道郭树清履新银监会不久便说出了不成功肃清妖精和害人精便辞职的狠话。
中国货币流动性的总闸里的妖精和害人精去哪里横行(2015年6月前的哀股,房地产,大宗期货,债券)哪里就高杠杆暴涨,再高杠杆暴跌(大哀股已经走过了这个暴涨暴跌循环,接下来就看房地产,大宗期货,债券的了)。暴涨的时候"牛市余"这样的人物千好万好,暴跌的时候千衰百衰。

通过通道业务,委外业务,理财产品,万能险,违规票据贴现等等这些东西几十万亿之巨的银行资金在其资产负债表外构成了倒卖资金套利的利率黑市。目前改开以来深度前所未有的金融反腐和金融改革就是为了解决利率黑市滋生腐败压垮实体经济的问题。利率黑市可以说是银行业最大的金融风险。今年才深度展开的金融反腐需要时间,而穆迪调低我兔主权信用评级大大压缩了我们的时间窗口。金融反腐面临要和时间赛跑或者中途放弃的抉择。穆迪此时放大招,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3. 点杀中国企业海外融资渠道

国有经济中除了银行业深受打击之外,还有就是国有企业也难逃打击。穆迪目前对中国一半的国有企业的信用评级处于“中等信用风险”级别--再降一级就成为了“垃圾债”级别了。让我们来看中国企业发行的美元债券数据:包括国家电网,中石油,中石化在内的中国企业2016年总共发行980亿美元的美元债券,创造了历史最高记录;今年4月中国企业总共发行230亿美元的美元债券,比去年同期增加141%,同比增速创下历史记录;今年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总共发行690亿美元,是去年创纪录总额的71%。看到没有,在中国企业(主要是国企央企和特权民企)在海外发行的美元债劵无论是总额还是同比增速都创造了历史记录的时候,憋了近30年大招的穆迪出手了,真可谓精准点杀。

穆迪出手之后,中国企业发行美元债券的成本为将显著提高,除此之外买了中国企业美元债券(注意在香港买的很多理财产品挂靠的就是中国企业美元债券)的投资者购买违约保险(你买了中国企业债券违约了,他会赔给你损失的钱)的成本也高了。现在买1000万美元中国企业美元债券的违约保险费是78000美元,而买等额以色列企业美元债券的违约保险费是60000美元,买等额捷克企业美元债券的违约保险费是37000美元。与此同时,贵为宇宙第一大行的中国工商银行的A1级别5年期美元债券收益率是3.2%,比高盛同级别的债券收益率高40个基点。

就在穆迪精准点杀中国企业海外美元债券的节点,本周一,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一年期品种利率报4.3024%,创逾两年以来最高位,且首次高于4.30%的上海银行间市场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LPR),距央行一年期贷款利率4.35%仅一步之遥。本周二,一年期Shibor报价4.3137%,继续高于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简单地说,Shibor利率是银行间同业市场各银行之间资金拆借的参考利率。贷款基础利率(LPR)是贷款市场上银行针对最优质客户给出的贷款参考利率。也就是说,银行资金成本已经超过实体经济利率,资金市场已经到了面粉比面包还贵的地步了。

国内资金市场到了面粉比面包还贵的节点,穆迪提高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精准点杀中国企业海外美元债券,在国内国外融资渠道上对中国形成了内外夹击之势,用心何其毒也。

4.中美金融大决战的号角已响

与此同时美元指数已跌至过去半年来最低水准--97.10,“特朗普行情”带动的所有涨幅统统被抹平。至笔者在12月27日的智库专栏研判美元到达阶段性高点以来,美元指数已跌去差不多6%。幸运的是这一轮4月中启动的美元剧烈下行震荡中美股和美元指数没有强烈共振,否则则意味着过去4年多时间里基于美元升值套利的美股牛市行将寿终正寝,大事不妙矣。在美国金融市场如此危急的时刻,憋了近30年大招的穆迪出手了。中国和美国作为全世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大的两个国家,在全球货币流动性收缩的大背景下,谁先倒下?这个问题也许是穆迪想回答的。这是一个剩者为王的时代,金融战争杀人于无形,而穆迪已经吹响了中美金融大决战的号角。

(作者为中华元智库主笔)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中华元智库”】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5/36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