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后:向上流动的阶梯,还是“被掩盖的失业”?

博士后职位起源于19世纪70年代,当时技术学徒在欧洲非常流行。在美国,博士后职位数量的增长并不是联邦政府的政策促成的,而应归因于经济和政治因素。美国博士后群体数量的第一次激增出现在20世纪50年代,当时冷战的开始促使联邦政府增加了在科学上的投入。20世纪70年代,博士学位萧条的劳动力市场和由于外国学生进入而造成的研究者供给数量的上升迫使许多科学和工程学毕业生不得不选择博士后职位。

博士后:向上流动的阶梯,还是“被掩盖的失业”?

进入6月之后,最近一轮的招聘季走向尾声。其中,博士的就业问题引人瞩目——作为高学历人才,他们拿到学位这件事本身已属不易;但随之而来的就业问题更是博士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类似的问题在美国同样存在,本文作者系统梳理了美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的就业情况,特此刊发,以飨读者。

博士学位和学术性工作市场

在当今美国,博士学位是从事大多数学术性工作的前提条件。所谓“学术”,指的是高等教育机构中的一种工作环境。然而,并不是所有科学和工程学领域的博士学位获得者最终都从事学术性工作。从事学术性工作的人仅有一半左右,而且近几十年这个比例在下降。2006年,获得博士学位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中有41%的人在四年制大学工作。分领域看,数学科学家(不包括计算机科学家)在学术部门工作的比例最高(59%),而工程师比例最低(28%),生物科学家的比例与数学科学家接近(51%),物理科学家的比例和工程师接近(34%)。

相对于估计的科学和工程学劳动力总量(2007年为480万人)而言,在学术界工作的科学家是非常小的一部分,仅占2%。然而,几乎所有以科学出版物形式存在的研究成果都来自这一小部分人。事实上,如果考察科学家的产出数据,毫无疑问,我们会发现大量的科学成果其实都是由非常小的一个群体--科学领域中效率最高的一部分人--发表的。相比其他领域(比如教育或服务领域),学术领域本质上更加重视突出的研究成果,因而也就间接地促成了学术界研究成果和回报的不平等,即极少的一部分人获得了大多数的荣誉和认可。

当然,学术性工作并不是有博士学位的科学家的唯一选择。他们另外一个重要的工作领域是营利性私营企业。2006年,几乎同等比例(38.3%)的有博士学位的科学家或工程师在私营企业工作。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一大优势就是收入高,其中,在私营企业工作的科学家的收入会比在学术界工作的科学家高出50%,工程师会高出30%。尽管如此,仍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因为很多非经济的因素而愿意在学术界工作,包括学术声望、学术贡献和更大的工作自主性。下文摘自一本名为《学术领域的科学家》(Academic Scientists at Work)的书,这本书的主要目的是给年轻科学家一些建议:

或许学术生活最大的好处就是在任何一个你选择的领域里都有足够的自由。需要提醒的是,你需要自己寻找研究资助,你要能够说服他人“你的工作值得你长期待在这个部门”(长期聘用问题),你还要能够接受许多对你的观点的客观或主观的批评。所以,自由是有代价的。

对科学家来说,找一份学术领域的工作越来越困难吗?这是目前许多报告尤其是生物医学领域相关的报告在讨论科学发展现状时关心的问题。分析拥有博士学位并在学术机构工作的科学家的数据,我们发现,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学术职位数量在稳步增长,从1973年的82400个增加到2006年的188900个,年均增长率为2.5%,尽管这个比例看起来很小,但仍然比同期科学/工程学博士学位的增长率(1.5%)要高。不过,这个数据可能有一定的误导性,因为它包含了非长期聘用的职位和博士后职位,这些工作既缺乏独立性也不稳定,所以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真正的学术性工作。仔细考察1973~2006年拥有博士学位的科学家在大学的任职情况,我们发现,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学术性工作市场状况确实有恶化趋势。第一,全职教职人员所占的比例从1973年的86%下降到2006年的71%;第二,博士后职位从1973年的4.7%上升到2006年的11.1%;第三,非教职的工作人员的比例从1973年的7%上升到2006年的13.6%。大量有关学术领域劳动力市场的争论实际上集中在博士后上面,尤其是在生物医学领域。

博士后:向上流动的阶梯,还是“被掩盖的失业”?

国家博士后协会(National Postdoctoral Association)将博士后解释为“拥有博士学位但为了获得必备的专业技能去追求自己选择的事业而暂时从事有指导的研究或学术训练的个人”。博士后职位的设置意在给博士学位获得者提供专业领域的更深入的训练,但是也可能延长教育过程从而使一些有潜力的青年放弃追寻科学道路。

博士后职位起源于19世纪70年代,当时技术学徒在欧洲非常流行。在美国,博士后职位数量的增长并不是联邦政府的政策促成的,而应归因于经济和政治因素。美国博士后群体数量的第一次激增出现在20世纪50年代,当时冷战的开始促使联邦政府增加了在科学上的投入。20世纪70年代,博士学位萧条的劳动力市场和由于外国学生进入而造成的研究者供给数量的上升迫使许多科学和工程学毕业生不得不选择博士后职位。

博士后:向上流动的阶梯,还是“被掩盖的失业”?

有一种调侃的说法是毕业即失业

目前越来越多的年轻科学家都处在博士后职位上。从1993年到2006年,科学领域(不包括社会科学)的博士后职位数量从3.3万个增长到4.8万个。此外,科学和工程学中明确计划毕业后继续进行博士后学习的博士比例从1988年的46.8%上升到2008年的52.3%,这也反映了博士后职位的重要性。博士后系统已经成为美国当今科学界的一个显著特征。

近年来关于博士后的一个新现象是,拥有博士后经历已成为能否获取教职的实质性前提条件。在生物化学领域尤其如此,相对于传统的博士学位,博士后职位已经成为年轻科学家的主要试验场。

很明显,如今的博士后系统是美国“大科学”的产物。在大科学中,许多科学家在一个有大量政府赞助的研究团队中工作,而每个研究团队都是有劳动分工的:一般都是有一个资深研究者(PI,项目首席科学家)申请研究资金、监督实验室工作,以及展示和撰写文章。初级研究人员--博士后或“软钱”(Soft money)研究人员--通常只能获得很低的薪水和地位,在发表的科学论文中以合作者的形式出现。博士后的吸引力当然在于它能够给这些研究人员一些期望,即从实践中获取经验,之后能够获得正常的教职工作,以及自己管理实验室。因此,博士后经历有时候被当作成功科学家职业生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科学领域博士后的现状主要有三种批评的声音。第一种批评的声音是这种体制扼杀了创造性。历史上许多伟大的发明创造都是科学家在年轻时完成的(比如,40岁以前)。如果今天的年轻科学家们都在博士后职位上依赖他人的陈旧观点开展研究,他们将失去自己独立主持创造性研究项目的机会。让人担忧的一个现象就是由年轻科学家承担的研究项目基金数量和份额明显下降。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赞助的一项研究表明,尽管研究资金总量在增加,但35岁及以下的年轻科学家获得的资助却在下降,在1980~2005年短短25年时间里下降了75%。

第二种批评的声音认为博士后都是在为自己的雇主、资深研究者和大学的利益而工作。科学作家本德利在他的文章中充分阐释了这个观点,他认为现在的博士后职位实际上是一种“被掩盖了的失业”。这些年轻的、训练有素的、雄心勃勃的、充满活力的博士后能够为资金充裕的实验室提供最优质的劳动,而且他们的工作时间长,需要支付给他们的工资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颁布了“国家研究服务奖学金”博士后津贴(National Research Service Award postdoctoral stipends)指导方案。这一指导方案对其他研究机构的博士后薪水设置也有很大的影响。2010年,博士后津贴的波动范围为37740(之前没有博士后研究经历的人)~52068美元(之前拥有七年或更长时间博士后研究经历的人)。对比博士后和流动农业劳动力,本德利引用了一所知名大学的博士后事务负责人的一句话:“博士后和流动农业劳动力最大的差别就在于这些博士学位获得者不用去采摘果实。”当然,如果所有的博士后最后都能找到教职、拥有自己的实验室和博士后,那么这个体系还是公平的。然而,事实是研究领域并没有足够的教职工作。博士后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实际教职人员的需求,生物医学领域尤其如此。所以,今天大多数博士后不可能成为未来科学领域的教授。

对博士后体系的第三种批评声音是它打击了有天赋的年轻人追求科学事业的积极性,从长远角度看,它甚至有可能降低科学人才队伍的素质。对有志于成为科学家的青年人而言,博士后的条件意味着教育生涯的延长以及未来事业更大的不确定性。除了研究生和博士学习经历外,现在许多学生在获得教职工作前都期望完成博士后训练。近些年来,博士后培养的时间也在延长。在那些很重视博士后经历的领域,比如生物科学,博士后的培养周期可能在五年以上。由于博士后培养时间的延长,博士后群体的人口学特征也在变化。目前许多博士后都在30~40岁年龄段的中后期,他们一般要到40岁出头才能开始独立研究。这些数据可能会给美国的大学生传递消极的信息,他们必须想清楚,在同龄人都已结婚成家的这个年龄,他们是否还愿意继续学业。尽管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充分的研究,但已有事实表明学习时间的延长确实是很多优秀学生放弃科学事业的重要因素。

获得博士学位后的工作

目前的博士后和研究资金体系可能对年轻科学家的事业选择发挥阻碍作用。然而,通往教职的道路的延长本身并不能成为“过剩观点”--对科学和工程学教育的利用严重不足--的证据。2007年城市研究所的报告声称:“科学人力资源是十分充足的,有很多受过科学训练的人最终并没有成为科学家,或者即使进入科学/工程学领域随后也会退出,这意味着大量私人和公共教育投资都没有得到充分利用。”我们在本章前面部分已经纠正了仅有1/3的学士或硕士学位获得者在科学和工程学领域工作的错误观点。接下来,我们将讨论博士教育的利用问题。

前文已经讨论过,博士阶段的教育和学士或硕士阶段的教育有明显的区别:博士学位获得者接受的训练是为研究和教学工作做准备,而不是一些日常性的事务工作。因此,针对科学和工程学领域的博士学位获得者,我们选择一个不同的指标去衡量对他们训练成果的利用情况:主要或第二职业是否在研发(R&D)或教学领域。我们假设只要对科学发现有贡献或者从事科学教育工作,那么博士教育和训练成果就算得到了利用。这样的假设当然不是完全正确的,因为从事其他类型的工作--比如从事管理和行政工作--的科学家也可能充分利用自己博士阶段的训练成果。跟以往一样,我们考察博士学位获得者对博士训练成果利用程度的变化趋势。数据源于SED调查,这是一项针对研究型博士学位获得者的年度普查,我们选取1976~2006年之间的一些队列。分析对象限于对职业或博士后研究有明确计划的人,排除了对自己的雇主或机构还没有明确想法的人。

总体上,获得博士学位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对博士训练成果的利用程度确实呈现下降趋势。1976年队列中从事研发或教学工作的比例为81.7%,而2006年队列中这一比例降到了72.8%。这种下降趋势不只发生在某一个领域,而是几乎在所有领域都出现了。其中,生物科学从1976年的78.5%降到2006年的68.6%,物理科学和数学科学从1976年的86.1%降到2006年的79.0%,工程学则从1976年的80.4%降到2006年的71.1%。然而,总体而言,整个时期,绝大多数新近获得博士学位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投入了研究或教学工作(比例在70%~82%之间)。

本文摘编自《美国科学在衰退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版)。感谢出版方授权刊发,图片来源于网络,欢迎个人分享,媒体转载请联系版权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博士后 失业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6/36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