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正如霍金所言,人类需要类似的“世界政府”协商建立全球网络安全的共识与行动计划。毕竟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机器的冰冷计算不是唯一,因为机器再怎么聪明,都是人类创造的,人机大战说到底是一个人对一群人的战斗,又何言机器的胜利?就像马云所说,AlphaGo再厉害,只追求胜负,却剥夺了对弈的乐趣。显然,越是步入智能时代,越不能忘记初心,重回人性才能在冰冷的机器世界找到一丝温暖,不是吗?

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荣兴寄语

任何事情都是一分为二的,人工智能将给人类带来便捷……解放繁重的体力劳动力……解决复杂的脑力劳动……代替危险的工作……总而言之……只要你想的到,几乎没有做不到……只是时间问题。记得2000年时我在国泰君安担任总经济师,分管风险控制,碰到最大的风险是防止“千年虫”,当时国泰君安总裁姚刚和我有个交流,记忆犹新,我们一致认为,今后毀灭人类的就是互联网,那时17年前的认知,现在完整的讲,应该是:互联网+人工智能。

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和姚刚在深圳

人机大战再度上演。相比去年3月李在石对阵AlphaGo尚以1:3力挽狂澜,今年5月末不单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以0:3惨败于A1phaGo2.0,五大世界冠军组成的“人类天团”同样告负败北。A1phaGo竟强大到让人类棋手几无翻盘之力,此前网上连挑60局全胜人类所有顶尖棋手、以致人类惊叹于人工智能(Al),却又对机器智能化崛起忧心忡忡。因为5月12日爆发的勒索病毒短短几日席卷150多个国家,超30万台电脑被感染,大规模网络攻击导致德国联邦铁路系统、俄罗斯内政部、美国联邦快递等数十万组织机构受灾。可勒索病毒肆虐全球Windows设备余波未平,就出现加强Wannacry2.0及新变种UIWIX,甚至更隐蔽、危害更大的“永恒之石”都已蠢蠢欲动,未来或蔓延到手机等智能装备。一个小小的蠕虫病毒就已让医院瘫痪、学校停摆,若网络病毒源源不断,岂非永无宁日?这也难怪霍金再三警告:“人工智能的崛起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终结”。

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因为相比以往病毒攻击,只是黑客炫技的工具,仅局限于网络世界的撒野,此次勒索病毒开启了网络攻击新时代。从未有过一场网络攻击像这次涉及如此多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从医院到学校,从机场到车站,甚至是加油站、ATM机都无一幸免,严重影响民众生活。而且,此次病毒发作竟不是电脑死机,而是将电脑文件加密进而勒索比特币,这已非“恶作剧”,而是从虚拟到实体的切实犯罪。至于为何索要比特币,除比特币秒杀全球投资外,最重要是比特币难追踪,已成洗钱工具。更不乏阴谋论甚嚣尘上,因为那时正值美国证交所重二申比特币ETF基金,却出了比特币勒索病毒的“幺蛾子”,无非是想维护美元霸权阻碍比特币进入金融市场罢了。但不管市场如何揣测,”网络武器+勒索软件+比特币支付”都已成网络攻击的新商业模式,黑客们第一次找到安全套现之法,放大网络攻击的有利可图,且攻击成本低,还能逍遥法外,这不是明摆着引人犯罪!

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可人们依然欣喜于“互联网+”,疯狂追逐人工智能而无法自拔。尽管人工智能自1956年美国达特茅斯会议上被明确提出后历经三起三落,可如今人类一致认为“人工智能将开启下一个时代”。尤其2006年深度学习算法(神经网络)迅速推广后,苹果提升内置Siri数字助理的能力,电商通过人工智能精准营销,IBM的沃森“机器医生”甚至可在17秒内阅读3469本医学专著、24.8万篇论文,61540次试验数据、10.6万份临床报告,并最终给出优选的治疗方案。加之,智能手机的普及、VR/VR等技术渗透,互联网对人类的全息占领让人工智能“无处不在”,从身无分文即可刷脸购物、到保姆机器人、无人驾驶、未来任何物体都将内置芯片,联网不止于日常物品,甚至是人体脏器,机器将彻底融入人类的生活乃至身体之中。因为相比互联网增强了人与人的交流,人工智能将根本上解决人与万物交流。据预测最早2020年将有1万亿个传感器接入互联网,2023年全球80%的人都将拥有数字化身份,2035年人工智能对生产率的提高在40%左右、取代人类50%以上的工作。人类已挡不住人工智能的降临,沉湎于人工智能带来的便利、效率和红利之中,却殊不知这场热潮早已埋下危险的种子。

此次勒索病毒的爆发就是一次预演,掀开了人工智能危险的冰山一角。因为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互联网,都是人类编写的程序,而只要是人就会犯错,这由人性决定,却表明只要是程序就有漏洞,而连接越多,可攻击的漏洞越多,危险扩散得越快。于是当世界遍布人工智能,恰恰暴露万物互联的脆弱性。因为互联网去了实体经济的中心,却殊不知自己变成了中心。一旦根服务器被攻击,互联网停摆,那些“十互联网”的实体岂非被釜底抽薪?而且智能化程度越高,风险越大,破坏性越强。智能终端的高危漏洞一旦被利用,就可能被修改配置、信号劫持甚至被完全控制。这意味,智能手表被病毒攻击或成窃听器;智能家居被控制则将让小偷如入无人之境;黑客随便入哪个摄像头就能偷窥任何人的隐私;甚至,攻击程序漏洞,就能让联网者如多米诺骨牌般崩溃,社会岂非大乱?再说,勒索病毒等已不止于造成网络瘫痪,更精心策划网络敲诈等犯罪,这次是电脑文件,下次或是自动化生产线,甚至一切联网装备。当下还只是弱人工智能,就已让金融、交通、能源三大领域成为重灾区,仅网络攻击就将世引高得鸡飞狗跳了!

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毕竟,互联网世界是不平的!单全球13个根服务器有10个在美国,就已让他国忌惮美国随时窃取信息,甚至让一国在互联网世界彻底“消失”。2013年斯诺登披露美国“棱镜计划”时就确认,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等创造了超1000种电脑病毒和黑客系统。此次勒索病毒就源自NSA,只不过NSA针对微软等程序漏洞开发的网络武器在2013年6月就被黑客组织窃取,这也难怪微软“手撕”NSA“躲在暗处挖掘全球电脑系统的漏洞,是网络犯罪的帮凶”!因为媒体披露NSA被偷的网络数据约300M,永恒之蓝仅占3M,可仅这个小小网络攻击代码在黑客手里就瞬间变成网络病毒席卷全球。NSA拥有全部代码,要攻击全球任何一地都将轻而易举。2009年美国就曾使诈让伊朗购入夹带“震网”病毒的离心机控制软件,进而在病毒爆发中“炸毁”伊朗核设施。显然,代码变成武器,漏洞也成了兵家必争之战略资源。因为武器越智能,漏洞越多,一旦导航卫星被攻击,全部武器将顿时“眼盲”,若被操控,或让机器人战士倒戈、导弹改变方向,无怪乎各国组建网军,加强网络战布局!只不过,人工智能渗透到社会方方面面、将暴露更多漏洞、又岂止于军事战争?网络攻击没有限制,范围更广、领域更多,更难控制,一旦扩散难以逆转。因此,比IS极端组织更恐怖的是黑客组织的暗箭难防,只要鼠标一点,从大数据到云计算,从工控系统到智能电网都有可能被瞬间击溃,2016年美国遭遇“网络911”导致大半个美国在互联网“消失”,即是明证。互联网的失控和人工智能的漏洞,或将引发前所未有的网络灾难,胜过任何一场战争。小到纳米机器人,大到核电站,乃至自动驾驶汽车等,一切智能设备若被操纵都将成为“人肉炸弹”。更难想象,未来机器像人一样思考,若有异心“毁灭”人类,人类又将如何让机器臣服?

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核战争的钥匙至少掌握在人类手中,但当强人工智能觉醒,任何机器都变成武器,任何网络攻击都点燃战争,自然已非人类所能掌控!好在,现今的人工智能并非真正的类脑Al,因为人类还未破解意识之谜与人脑机制。AlphaGo能打败所有人类棋手,本质却与图灵机时代的电脑智能无异。即便硬件达标,电脑也达不到人脑级别的运算能力,而照专家所言,当1000美元能买到人脑级别的1亿亿运算能力时,强人工智能才将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以目前技术瓶颈,人工智能显然尚难逾越奇点,还只是处于“有智能没智慧,有智商没情商,有计算无算计,有专才无通才”的初级阶段。但从谷歌的军事机器人Atlas到DcepMind的AlphaGo,马斯克成立Neuralink计划4年内推出微米级设备实现脑机交互,人类已止不住人工智能进化的脚步,更无法摆脱网络灾难的亦步亦趋。据调查,4 7%的全球消费者曾遭遇网络犯罪,17个国家因网络犯罪导致的经济损失高达1500亿美元,仅去年中国就有2.4亿人遭网络攻击,损失7000亿元。显然,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是“天使与魔鬼同在”,只是当下发展的狂热掩盖了底下的暗流,病毒爆发等警示也不足以让人类减速,以致最终也只有爆发更残酷的网络灾难才能消停网络战争(即以战止战)!

网络灾难胜过战争——人工智能恐怖前景

只不过,与其那时付出更大惨痛代价,不如现在就未雨绸缪,既不能对科技因噎废食,也不能让科技脱离掌控。如此看当下的被动防御,比如数据备份,启动人工柜台等回归自然之举都远远不够。即便今年初马斯克等联合科技领袖发布人工智能“23条军规”也只是非政府组织非强制性的共识。反观政府却是各自为政,各国都试图建立自主可控的信息基础设施,中国6月1日才刚实施《网络安全法》,仅为国家利益,美国岂能轻易放弃网络霸权?这就不难预料,网络战争如影相随,网络整顿半推半就,制定游戏规则、寻找均衡点都是问题导向、踉踉跄跄的。但网络灾难的愈演愈烈,终将迫使各国坐上谈判桌。正如霍金所言,人类需要类似的“世界政府”协商建立全球网络安全的共识与行动计划。毕竟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机器的冰冷计算不是唯一,因为机器再怎么聪明,都是人类创造的,人机大战说到底是一个人对一群人的战斗,又何言机器的胜利?就像马云所说,AlphaGo再厉害,只追求胜负,却剥夺了对弈的乐趣。显然,越是步入智能时代,越不能忘记初心,重回人性才能在冰冷的机器世界找到一丝温暖,不是吗?

(谢荣兴,律师、高级会计师、上海交大多层次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福卡智库首席专业研究员、上海财务学会副会长、上海红十字会监察员、上海市第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原万国证券黄浦营业部经理、交易总监、君安证券副总裁,国泰君安总经济师、国联安基金督察长)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荣兴下午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网络 人工智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6/36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