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留学生在美离奇失踪,折射出美国哪些真相?

华人留学生失踪背后,是美国由于经济危机造成的一系列社会矛盾,不止是中国留学生,数量更多得多的美国民众也深受其害:第一,经济危机造成的的财政危机,造成公共投入严重不足,从而使教育和治安领域马力不足发展困难。第二,伊利诺伊州、乃至全美国经济疲软动力不足,相应的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犯罪率升高,这是章同学失踪的大环境。第三,美国政治体制缺陷,不仅无助于社会矛盾的解决,反而进一步扩大和强化了矛盾,这在章莹颖失踪案后美国警方的反应中可见一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近日,中国女留学生章莹颖在美国离奇失踪一事,牵动着无数海外华人学子的心,也引起国内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事情大致是这样的:27岁的中国福建籍女生章莹颖,本科和硕士分别毕业于中山大学、北京大学,2017年4月份前往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位于伊利诺伊州)交流学习。6月9日,刚刚被该校录取为博士的章同学外出租房,并与租房经理约定了时间,但对方苦等章同学不来,才发现联系不上。警方后来通过调取街道监控视频显示,章莹颖于失踪当日14时左右出现在北古德温大道附近,一辆黑色土星轿车(Saturn Astra)停在章莹颖身旁。章莹颖与司机短暂攀谈半分钟后,乘车离去,就此失联。

目前,章莹颖失踪时间已经超过100多小时了,很有可能遭到了绑架。根据当地华人留学生所在微信群中的讨论分析情况汇总来看,章同学很有可能是被以下不法分子绑架的:一是遇到了不法优步车司机;二是遇到了假警察;三是其他人。据称,在章同学失踪前一天,在其公寓楼下出现了四五个亚裔面孔的年轻人,邻居认为这些人可能与章同学有关,并把这件事情告知章同学以及公寓管理员。

章莹颖离奇失踪一事,引起了海外华人留学生群体的密切关注,他们自觉地行动起来,与章莹颖的亲属及其中山大学、北京大学同学老师一起,通过各种形式发布寻人启事,搜集分析信息,呼吁社会关注。正是在他们的努力下,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也对该事件进行高度关注,启动领事保护紧急预案,总领馆副总领事余鹏与侨务组、教育组工作人员一起前往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了解章莹颖失踪案件情况,促请当地警方和校方加大力度进行搜寻和调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从当地警方接手章莹颖失联案。

【中新网6月15日电 中国访美女学者章莹颖在美失踪已多日,美国FBI此前宣布已接手调查。FBI网站最新信息显示,FBI已将此事列入“绑架案”。当地时间6月9日上午,章莹颖从校实验室出发前往签约公寓。之后就再没有去。FBI在网页中称,章莹颖失踪前曾与一名“白人男性”接触,嫌疑车辆为一辆美国通用车厂的“土星阿斯特拉”黑色轿车(Saturn Astra)。FBI呼吁,若任何人有任何有关本案的信息,可联系FBI或当地FBI分部及使领馆。】

笔者的朋友恰巧也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就读,并在此生活两年了。他也在寻找章莹颖的微信亲友群中。通过他此前的介绍,以及失踪发生后伊利诺伊当地警方的处理流程来看,章莹颖的失踪,虽然有偶然因素,但也从相当程度上反映了美国社会治安领域的严重危机与体制弊病:美国的空气,未必如前一段马里兰大学华裔毕业生杨舒平所说的那样是“香甜的”“民主的”,而更有可能是恐怖的、令久居宁静平安的中国学生心惊肉跳的。

章莹颖所在的学校附近的社会环境什么情况,可以举几个例子:

一是时常会遇到黑人伸手向自己要钱。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友人,刚去美国之初,第一次去当地最大的超市,在超市里就遇到向自己要钱的黑人。所谓“要钱”,介于乞讨与抢劫之间,没有公然以武力威胁,也可以不给。但是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体格并不占优势的华裔,面对人高马大的黑人小哥面色凝重地来要钱,敢不给吗?

中国女留学生在美离奇失踪,折射出美国哪些真相?

(以伊利诺伊大学华人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为主体的关注章莹颖失踪事件的微信群聊天记录,下同)

二是随处可见的流浪汉。不亲身经历,很难想象流浪汉给人的心理恐惧感。至少在章莹颖所在的香槟,经常可以在路上、街道上、乃至留学生租住的公寓附近,看到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游荡。各色人种都有,有的栖身公园,有的在街道或建筑的角落凑合着住宿,偶尔也有搭个帐篷的。这些流浪汉也时不时会向路人乞讨。但最令人害怕的还是晚上独自在路上行走时遇到一个流浪汉,非常恐惧。

三是其他暴力犯罪层出不穷。笔者友人告知,有一天晚上听见楼下有爆竹一样的响声,但没敢伸头细瞅。第二天早上看到有警车停在楼下,才确认是两伙黑人(又是黑人,非歧视杜撰,照录)发生了枪战。

有必要介绍一下章莹颖所在的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该校是美国著名公立大学,综合学术实力仅次于加州大学,有着“公立常春藤”的美誉,今年最新的QS世界大学排名第66位。以往的全球排名,经常与国内的北大和清华相当。但是,同样的世界一流高校,为什么周边的治安状况区别就这么大呢?在北京,北大清华周边,无数个夜晚,笔者可以骑着自行车溜达,清华东门外的五道口美食城、南门外的五方院红辣椒,北大西门的烤翅,以及南门那一排餐馆,都可以在晚上10点多聚餐结束后一个人大摇大摆回宿舍。但是在伊利诺伊,很少有华裔留学生敢享受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除了地广人稀可以玩的地方不多以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深深的不安全感。除非自己在美国买了车,否则大多数留学生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局限在公寓和学校之间,每天老老实实地坐着公寓的大巴车往返,一步也不敢乱走动。

但比较而言,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所在地,还不是该州治安情况最糟糕的。该校所在地厄巴纳-香槟市,并不繁华。该州最大城市芝加哥,著名的芝加哥大学所在地,当地的华人留学生一般晚上7点钟以后就不敢出来活动,否则就可能会被抢劫乃至人身伤害。芝加哥大学周边的安全状况,远比香槟恶劣。敢问,中国国内任何一所大学,不论QS排名是否榜上有名,会有这样令人心惊肉跳的情况出现吗?

章莹颖失踪案件,无疑是美国社会治安状况恶化乃至整体社会衰败的一个缩影。08年经济危机爆发后,美国已经在泥潭中苦苦挣扎了将近10年了,但非但没有走出泥潭的迹象,反倒日渐显得气喘吁吁。华人留学生失踪背后,是美国由于经济危机造成的一系列社会矛盾,不止是中国留学生,数量更多得多的美国民众也深受其害。具体而言,这表现在:

第一,经济危机造成的的财政危机,造成公共投入严重不足,从而使教育和治安领域马力不足发展困难。伊利诺伊州是美国著名总统林肯政治生涯的起点,被誉为“林肯之地”。但这个在美国政治史上著名的州,因为财政困难,已经走在破产的边缘了。今年6月,标普、穆迪下调伊利诺伊州评级,穆迪将其展望降至负面,接近垃圾级别,是美国各州史上的最差评级。伊利诺伊州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功能失调的州财政政策的典型代表,伊利诺伊州的结构性财政缺口相当于至少15%的一般基金开支。此前的2015年,为了减轻财政压力,该州甚至计划将位于芝加哥市中心的州府大楼出售,重建为一栋结合住宅、办公室和商店的私人建筑。

也正是因为无米下锅,伊利诺伊州才在近些年不得不一再削减给教育和其他公共领域的拨款。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已经连续三年没有获得州财政拨款了,为此,学校不得不号召学生组团上访,由学校统一安排大巴车送师生去州政府抗议。美国公立大学的办学经费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政府的拨款,停止拨款严重影响了公立学校的发展。《芝加哥论坛报》网站报道,芝加哥州立大学2016年9月只有86个新生注册入学,全年总入学人数为3578人,比2010年的7362名入学人数减少了一半多。其他州立大学也公布了大幅下降的新生入学人数。在查尔斯顿的东伊利诺伊大学的大一新生也比上一年减少了25%,这是“伊利诺伊州持续的财政危机的结果”。伊利诺伊州公立学院和大学对每个学生的资助水平比2008年降低了54%。2016年6月2日,芝加哥公校学监福瑞斯·克莱普尔(Forrest Claypool)对《芝加哥论坛报》说,若州政府不能及时批准给公立学校的财政预算,“不仅芝加哥公校将无法开学,恐怕伊州大部分公校都将无法开学。”

中国女留学生在美离奇失踪,折射出美国哪些真相?

(2017年6月8日,伊利诺伊大学校长Timothy Killeen发给全校师生的关于未能收到州政府财政资助的邮件)

美国的警察体系与中国不同,州有州警察,大学有校园警察,他们才是维护章莹颖所在的校园及周边地区的主要力量。在这样的财政压力下,伊利诺伊州的市政投入严重缩水,又怎么可能会花大力气保障公共安全呢?

第二,伊利诺伊州、乃至全美国经济疲软动力不足,相应的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犯罪率升高,这是章同学失踪的大环境。

伊利诺伊州是美国目前失业率最高的州之一,近些年来一直维持在6%左右,在美国失业率最高的10个州中排名第6。中国留学生所反映的在自己住处附近随处可见的流浪汉、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要钱的黑人,正是这种失业者。

但偌大的美国,失业者又岂仅限于伊利诺伊一处?据盖洛普咨询公司网站(http://www.gallup.com)2016年9月20日的研究报告,美国近些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中低收入群体生活状况堪忧。2016年,美国成年人全职工作比例创1983年以来最低水平。英国《卫报》网站2016年5月17日报道,美国500强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收入是普通工人平均收入的340倍,普通工人2015年的收入扣除物价因素,与50年前几乎没有差别。《商业内幕》网站披露,扣除价格因素,1978年至2015年,美国最大的350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薪酬增长了约940%,普通工人却只增长了10%。根据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发布的报告,近年来美国大城市无家可归人数急剧增加。2015年年底美国有超过50万人无家可归。仅威斯康星州就有超过6万人无家可归。他们许多人聚居在无家可归者露营地。

大量的失业人口和无家可归者,给美国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安全威胁,造成犯罪率的居高不下甚至持续上升。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布2015年犯罪报告,2015年美国发生1197704起暴力犯罪,平均每十万居民中发生372.6起,较2014年分别增长近4%和3.1%。其中严重暴力伤害案件占全部暴力犯罪案件的63.8%,抢劫案占27.3%,强奸案占7.5%,谋杀案占1.3%。共发生7993631起财产犯罪,被害人因财产犯罪(不包括纵火)而遭受的损失合计143亿美元。

第三,美国政治体制缺陷,不仅无助于社会矛盾的解决,反而进一步扩大和强化了矛盾,这在章莹颖失踪案后美国警方的反应中可见一斑。

章莹颖失踪后,同学向当地警方报警,但是警方的反应是这个事件有可能只是一场虚惊,有点推脱的意味。再三请求之下,警方决定立案,但只派了一个警员跟进,且动作极其缓慢,毫无进展。原因之一是,美国的官僚体制效率低下,警方高层对此毫不重视,而基层警员无法直接运用技术手段对章莹颖的手机进行定位和获取通讯信息(中国的基层警察也无此权力)。基层警员如果走正常程序,诸如获得法院的授权,又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无奈之下,章莹颖在国内的同学只好联系人员,准备用技术手段先破解其微信聊天记录寻线索。只是因为章同学中山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名校背景及其校友圈资源的号召力,更因为章莹颖失踪一事引起了长期以来对在美国生活不安全深有同感的诸多华人的共鸣并合力发声,引起国内外交部与国外领事馆的介入,最终促使FBI的介入,才使得事情有可能获得改观,但是目前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

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失踪,对于美方而言,属于涉外事件,理应高度重视才对。同样层级的事情,如果出现在中国,中国警方及外交部门和有关部门的重视程度和反应速度绝不可能是这种面貌。美国这样的低效的官僚主义体制,保护不了公民安全,最后也变成了部门之间的扯皮推诿,确实是有“美国特色”的政治体制的一个缩影。

中国女留学生在美离奇失踪,折射出美国哪些真相?

中国女留学生在美离奇失踪,折射出美国哪些真相?

中国女留学生在美离奇失踪,折射出美国哪些真相?

这种有“美国特色”的政治体制,对当地人民的实际福利造成的损害,并不限于章莹颖失踪一件事。前文所述,伊利诺伊州公里高校大面积资金缺口乃至不得不推迟开学,根本上固然是因为美国与伊州财政危机,但直接原因则是美国的两党政治纷争。该州的共和党州长布鲁斯-罗纳(Bruce Rauner)和民主党控制的州议会一直在预算问题上扯皮,导致这片走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总统之一林肯的土地近年来一直徘徊在破产边缘。

有人可能会说,人家美国民主体制下,两党政争是常态,但是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发挥民主,相互监督。但是很不幸,至少从伊利诺伊州的情况来看,事实并非如此。此前,伊利诺伊州前后两任州长,分属民主党与共和党,但都因为贪腐问题锒铛入狱,充分诠释了美国民主政治的真谛。1999-2003年担任该州州长的共和党州长乔治·瑞安,因为贪污贿赂,出卖驾照,操纵项目,受到联邦调查局调查,并于2006年9月被判刑6年半。在瑞安之后继任的民主党州长罗德·布拉戈耶维奇,被指控犯有24项罪行,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利用州长有权推荐联邦参议员的人选,从事卖官活动,向接受州政府提供资金的单位索贿,打击报复媒体对他的揭露报道,对联邦调查人员撒谎等。2011年11月,布拉戈耶维奇被判刑14年。美国的大学可以没钱开学,但是也丝毫不能妨碍州长卖官发财。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就是好!

因此,前不久广为流传的马里兰大学华裔女生杨舒平“美国空气都是香甜的”以及歌颂美国自由的谄媚言论,遭到最严厉最有理有据的驳斥,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在美国的华人留学生的。所谓“越出国越爱国”,确实说出了很大一部分中国留学生的心声。这种印象是通过跨文化背景的的交流比较和生活经验得来的。大多数留学生们基于自己的生活经验,在对祖国的发展进行建设性的批判反思的同时,更拒斥一切不切实际的、奴颜婢膝的对外国的谄媚歌颂,对祖国的不负责任的贬损抹黑。杨舒平的广受批评即为一例。同时,留学生们正是通过比较,才发现太多自己曾经在国内习以为常的事物,到了国外竟然显得那么宝贵,就好似去了西藏才发现曾经无处不在的氧气是那么宝贵一般。不可否认,中国的经济政治体制因为一度跟美国接轨,也出现了很多弊端。但是,即便如此,中国仍然保留了很多社会主义的元素,这正是中国体制优越于美国的地方。章莹颖失踪一案,正是在这种对比中暴露了美国资本主义社会体制的沉疴病痛,这是带给广大再美华人留学生、也给我们的更深层思考。我们衷心期待章同学平安,也祝愿每一位赴美求学的中华学子平安健康。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6/36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