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军又空袭叙利亚,豺狼遍地的世界

美国这些年在中东干的事情,只有一个结果:伊斯兰极端势力高涨。能让这里人民结束战乱,让难民重返家园,重建家园,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一带一路”建设中来。但前提是需要各大国联手剿灭ISIS等极端组织,豺狼遍地,人民是没有日子好过的。

俄罗斯卫星网26日报道,以色列空军再次攻击了叙军在戈兰高地的阵地。叙利亚政府军司令部称以色列的军事行动为侵略。

而以色列方面理由是受到了叙军炮击,所以进行反击。

以军又空袭叙利亚,豺狼遍地的世界

这是自叙利亚内乱以来第N次空袭了,以色列这种点到为止的战法目标一般为:

一,提振叛军士气。

二,验证自己的军事优势。

所谓叙利亚炮弹袭击的理由,已经用过N次,这次也不例外。其实就是政府军与叛军交火时的流弹。

戈兰高地是什么情况?早在2013年2月份,叙利亚政府军就丧失了东丘陵地区的控制权,整个高地制高点全在以色列人手里。

这里的首府库纳特拉先落到自由军手中,然后又成了ISIS地盘。ISIS在叙利亚成气候是美国在背后推动。

一旦ISIS在戈兰高地站不住脚,被政府军占据上风,以色列空军就会及时跳出来,替美国代行家法,打退政府军。

从以色列本国安全来说,它要切断叙利亚对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重武装供应渠道。2013年5月,以色列空军69中队,101中队就出动了F15I,F16I战机去轰炸叙利亚腹地,将大马士革郊外的军火库(武器研发中心)炸毁。

所以26日报道的这次轰炸,像征意义更大一些,以色列本身并没有受到多大威胁,更没有远袭大马士革。

以色列在叙利亚内战问题上,一直抱着宁可戈兰高地落入ISIS之手,也不让真主党有活动空间的态度。

真主党一边要跟以色列打,一边要在戈兰高地驱赶ISIS势力。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在2015年1月19日,以色列出动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突袭叙南部的库奈特位省,当场打死多名在此指挥与ISIS作战的叙利亚高级军官和真主党高官。

11月,以空军又空袭了真主党奔赴叙利亚助战的车队,这一切在客观上都给了ISIS实实在在的支持。 

忌惮俄罗斯

以色列这几年来对叙利亚政府军一打一个准,代价极低,收效很大,这取决于摩萨德机关的情报收集。CIA到现在还主要是依靠科技情报(卫星,监听等),而摩萨德则能深入叙政府军内部,以人力情报为主。

阿萨德内卫情报机构“政治安全局”甚至连电脑也不敢使用,情报战上可谓是一败涂地。

然而,无论以色列优势有多大,它的空军飞行员都有一条红线:不得误判袭击俄罗斯战机。

由于俄罗斯站在阿萨德一边,所以俄以两国战机出现意外状况的概率非常大,从俄军角度来看,他们也不愿跟以军发生正面冲突。

2015年11月30日,俄空军一架战机闯入了以色列控制的空中区域,但没有发生任何对俄战机的攻击行为。转了一圈后,俄战机迅速离开了该区域。

这表明,俄以双方在叙利亚有军事默契,甚至可能已经建立了“热线”,以避免相互误伤。

要搞俄战机,只能是美国来动手,以色列惹不起大毛熊,有自知之明是明智的。

对ISIS的纠结

以色列从整个叙利亚及中东战局来看,它不会去反对ISIS做大,ISIS是谁的工具,以色列当然心知肚明。

但ISIS如果搞过了头,以色列自身安全就会受到威胁,这里有个分寸拿捏的问题。

以色列空军跟陆军的目标各有侧重,空军上面已经说过,主要是突袭叙利亚政府军为主,而陆军则盯着ISIS。

2012年8月6日,ISIS分支的“西奈军区”恐怖分子一度占领了埃及北西奈省的一些地区,并建立了军事据点。

这些得意忘形的ISIS武装,驾驶着从埃及守军中缴获的AIFV步兵战车,鬼哭狼嚎杀向凯雷姆沙姆口岸,这个口岸一过去就能直达以色列境内,他们的目标是一处以军基地。

以色列陆军迅速出动,加上空中战机配合,三两下就消灭了这些“圣战者”,从此后,ISIS无论在戈兰高地打得多么顺手,始终不敢再去试探以色列军队的防守能力。

如果说俄罗斯与以色列的默契建立在国际关系之上,那么ISIS与以色列的默契则非常危险。

以军又空袭叙利亚,豺狼遍地的世界

ISIS是疯子,一帮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杀的极端份子,这种默契只能建立了共同敌人---阿萨德之上。

美国到底要把叙利亚打成什么样?取决于美国在中东的利益目标。对以色以列来说,如果ISIS控制了叙利亚,这场恶梦比阿萨德政权更可怕。

以色列对ISIS的态度是:井水不犯河水。你打你的阿萨德,我打我的阿萨德。一旦ISIS越界,以色列就是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这一点,以色列跟美国并不一致,以军成立了一个专门针对极端武装的突击旅,由以军98师指挥。突击旅下设四个营:利蒙营,埃格兹营,梅格兰营和杜夫德万特种营。

凡是被以色列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像哈巴斯,真主党等武装,都曾被突击旅惨无人道的攻击过,同样,ISIS如果打破默契,这些营队也能深入敌区实施军事行动。

中东野心

阿拉伯世界已无强人,从纳赛尔到萨达姆,卡扎菲,这些阿拉伯国都随着它们的一世枭雄的倒台而国力大减,整个阿拉伯世界也是一盘沙盘。

对犹太人来说,这也许是它们建国以来最好的扩张机会,至少要捞到最大好处。千年以来迦南到底有多大?犹太复国主义野心到底有多大?以色列从来不会把这个问题说清楚。

中东乱局令以色列有了四处伸手的机会,但一开始以色列处于极度低调状态,2011年阿拉伯之春开始后,舆论场中上窜下跳的反而是卡塔尔半岛电视台。

犹太人在阿拉伯人内部矛盾激化之前,跳出来是不明智的,这等于给了阿拉伯人一个团结的机会。现在好了,沙特带着小弟们跟卡塔尔撕得不亦乐乎。

以军又空袭叙利亚,豺狼遍地的世界

两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以色列和沙特居然也有了一曲合唱。

这首歌名字叫《因为伊朗》,伊朗是它们的共同敌人。

以色列和沙特毕竟都是美国的盟友,就算有潜在冲突,美国还是能以调解人身份出来平息。

但伊朗不一样,它战略地位极其重要,资源又极为丰富,性格古怪,在中东几乎没朋友。

隔海相望的卡塔尔被欺负,伊朗伸出援助之手,但如果阿拉伯人的矛盾被美国压下来,卡塔尔跟伊朗关系也注定好不到哪里去。

中东真正接近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就是伊朗,而以色列要保住自己在中东唯一核国家地位,伊朗自然是其最大的对手。

“伊核问题”和平解决后,以色列和沙特都极度不满,以色列最理想的结局是看到伊朗被武力解决,就像萨达姆的伊拉克一样。

以军又空袭叙利亚,豺狼遍地的世界

分两步走:

一,不管是否弃核,都要全面制裁伊朗,使其成为1991年海湾战争之后的伊拉克。成为一个石油换面包的国家,工业化水平急剧衰退。

二,以某种理由开战,彻底打垮伊朗。

但以色列和沙特的这两个目标都没有实现。从大国博弈角度来看,中美俄三者角力,才是中东的主轴。

无论以色列算盘打得如何精妙,与中美俄在伊朗问题上的利益交换相比,以色列并不起多大作用。

以色列,沙特有能力制造事端,但无法去真正改变中东大局。

叙利亚如果倒掉,美国下一个目标就是伊朗,在此之前美国不会去动伊朗,否则战争的成本和收益并不符合美国利益。

伊朗一旦倒掉或被美国控制,回到1979年之前格局,却没有了伊拉克萨达姆。那中俄在中东地区还有多少利益可言?

以军又空袭叙利亚,豺狼遍地的世界

这种情况比1979年伊朗革命之前更坏,结果就是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加上沙特,以色列两个盟友,整个中东全部在美国手中。

美国四处点火,对叙利亚结束战乱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人民需要的是安居乐业,而不是烽火连天。

叙利亚现在成了代理人之战,阿萨德无论进或退,都会损害到某方利益。不但阿萨德,连联合国也只能顾左右而言它。

以军又空袭叙利亚,豺狼遍地的世界

2000年阿萨德上台以来,他并不是一个暴君,他们夫妇二人的形像和素质,难道会比特朗普夫妇差?

阿萨德一上来就实施政治改革,放开媒体,走更彻底的世俗化路线,结果引火烧身,反对派四起,等中东之春大风一起,内战就停不下来。

美国这些年在中东干的事情,只有一个结果:伊斯兰极端势力高涨。

能让这里人民结束战乱,让难民重返家园,重建家园,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一带一路”建设中来。

但前提是需要各大国联手剿灭ISIS等极端组织,豺狼遍地,人民是没有日子好过的。

从今年上半年看,ISIS的各种活动,显然是跟一带一路对着干。

有时人们也觉得纳闷,一帮活在中世纪的恐怖分子,他们怎么有这么高的战略眼光?老是踩到点上。

菲律宾老杜忙得焦头烂额,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状况不断,中亚吉尔吉斯斯坦去年有人袭击中国大使馆……

反过来看,跟一带一路不大配合的印度,反而恐怖袭击没有了。是三哥安保情报能力猛然提升了吗?显然不是,因为ISIS没有把三哥当目标。

为什么人们总说和平宝贵?因为和平真的太难,有的国家的邪恶,并不是常人所有想像。

中国只能做强自己的实力,特别是军事方面。

对付豺狼,只有猎枪!

【后沙月光,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后沙”】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6/36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