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报酬”能为剥削洗地吗?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只是在证明这样一个事实:无偿占有他人劳动是资本主义经济活动的常态,“剥削”的存在是一个客观事实。我尤其要强调的是,与通常的说法不同,马克思并没有去证明“剥削”究竟是“合法”还是“非法”的,是“道德”还是“不道德”的。马克思的着眼点不是道德评价,而是历史评价。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不是剩余价值论的任务,历史判断和事实判断才是剩余价值论的使命。

“风险报酬”能为剥削洗地吗?

“风险报酬”能为剥削洗地吗?

我的博士生最近告诉我:用“风险报酬”来驳斥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是经济学课堂上正在流行的时尚。基本逻辑是这样的:既然资本家要承担投资风险,比如投资失败的后果,那么,资本家占有剩余价值就是正当的,资本收益中并没有“无偿占有他人劳动”。换言之,资本家对剩余价值的占有并不是“剥削”,而是承担投资风险的回报。因此,马克思把资本家对经济剩余的占有定义为“剥削”(无偿占有他人劳动),实在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偏见。

悲哀的是,我的学生还告诉我,面对风险理论的挑战,不少讲授政治经济学的老师全然没有理论自信,要么王顾左右,要么缄默不语,有人干脆加入批马阵营,干起了为剥削漂白洗地的营生。

用“风险报酬”来证明资本占有经济剩余的正当性,尽管其源远流长,但19世纪的庸俗经济学家毕竟底气不足,只敢弱弱地嘟囔几句而已。所以,马克思当年也只是顺带点过一下“风险报酬”的名。搞笑的是,这个庸俗经济学曾经缺乏理论自信的东东,今天居然成了主流经济学重拾理论自信的依据,足见“现代的”经济学不仅长进不大,甚至有通过开倒车挂倒档来“创新”发展的趋势(注2)。

至于著名的芝加哥学派创始人弗兰克·奈特,在那本牛逼哄哄的《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的书中,他把“风险”和“不确定性”区分开来(前者叫“概率性风险”,后者叫“非概率性风险”),只不过是把“风险”搞得跟UFO似的,更加高深莫测而已。有人捧着这个UFO跟我炫耀,仿佛只要把“风险”一刀切为两段:一段“概率性风险”,另一段“非概率性风险”,再加点“不确定性”的佐料使劲搅拌一下,就能把马克思给转晕乎了,真是幼稚得可以。不好意思,奈特教授用“UFO”(非概率性风险)来说明利润的来源,这种“简单问题复杂化”的学术捣糨糊,历来是庸俗经济学的光荣传统,我就懒得点评了。

关于“风险报酬”的对错,我不打算拿马克思的逻辑说事——因为,马克思的逻辑正是“风险报酬”要极力否定的目标。为了与“风险报酬”能有对话的共同基础,我将按照“风险报酬”的逻辑来讨论。风险报酬的逻辑,一言以蔽之:但凡有风险的投入,其报酬都是正当的报酬,风险报酬没有“无偿占有他人的劳动成果”

在展开这个逻辑之前,我先澄清三个概念:

(1)什么是“剥削”?剥削就是无偿占有,或者不等价占有他人劳动的行为。必须指出,剥削不是一个法学概念,不是一个价值评价,不是一个道德判断,而是一个事实判断。

(2)什么是“风险”?通俗地讲,风险就是发生不幸事件的概率。换句话说,风险是指一个事件导致我们所不希望的后果的可能性,或者说,风险是指某一特定危险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和后果的组合。从广义上讲,只要某一事件的发生存在着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可能性,那么就认为该事件存在着风险。

(3)什么是“风险报酬”?风险报酬是指:投资者因冒风险进行投资而要求的,并且超过无风险报酬的额外报酬。风险与报酬的基本关系是:风险越大,要求的报酬率越高。

如果说,“风险报酬”可以为资本占有经济剩余(用马克思的话说“无偿占有他人劳动”)提供正当性,那么请问:盗窃的风险大不大?抢劫的风险大不大?腐败的风险大不大?贩毒的风险大不大?整天提心吊胆,抑郁了、癌症了,甚至坐牢了、杀头了,如此巨大的风险,是不是可以为盗窃、抢劫、贩毒、腐败的获利提供理论上的正当性呢?是不是就能抹去这些非法占有、无偿占有所包含的“剥削”性质呢?

有人说我偷换概念,说你不能把“不同性质”的风险混为一谈。比如,资本家投资于制药的风险,与投资于制毒的风险,就不是一回事嘛;资本家投资于物流业的风险,与资本投资于贩毒的风险,就不是一回事嘛——虽然都有风险,但前者是“合法”的经济活动,后者是“非法”的经济活动。

顺便指出,“合法性”不是一个永恒范畴,而是一个历史范畴。所谓“合法”,总是在某种既定社会关系下和法律框架下的“合法”,合不合法是有条件的,不是无条件的。今天合法不等于明天合法,现在合法不等于将来合法,反之反是。

为了响应“依法治国”的号召,好吧,姑且不论“剥削”究竟是一个法学概念还是一个经济学概念,也不说用“合法”与“非法”来否定剥削的存在是否科学,即使“不同性质的风险”真的存在,即使剔除“非法”的经济活动,也不能证明剩余价值论是“一种偏见”。下面,就来看看“合法”的活动吧,我举三个例子:

——皇帝的风险。皇帝打天下坐天下有没有风险?当然有风险。众所周知,皇帝投资经营的是整个国家,一旦投资经营国家失败,不仅政治和经济上要承担王朝破产的后果,整个皇族都要跟着玩完——这就叫“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皇帝经营国家的风险是不是最大的风险?我不知道;但我想,皇帝经营整个国家的风险,至少比某个资本家投资企业的风险更大,这恐怕不会有异议吧?问题在于,你能不能因此证明,秦始皇征收的赋税不是对劳动者(比如农民)的“剥削”呢?你能不能因此证明,秦始皇征发的徭役不是对劳动者的“剥削”呢?

千万别拿“好皇帝”和“坏皇帝”的区别来给我洗脑,也别拿大清国征税的“合法性”来给我说事(这一点,连西方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都不屑于所为)。如果以现代民主理念来考量,这些赋税中肯定包含“封建盘剥”。可是如果用“风险报酬”来考量,这些赋税难道不就是国君经营天下的风险报酬吗?所以,“成王败寇”的逻辑只能说明经营天下成败的后果很残酷,丝毫也不能证明皇帝的征税不是对劳动者的剥削!

——赌博的风险。赌博的投资风险大不大?很大!当然,我这里说的是“合法赌博”,比如投资股市。炒股失败的风险是巨大的,投资股市有输有赢。少数赌徒在股市上发了、赚了,由此带来的巨额利润或巨额剩余能不能证明这个巨额收益就是赌徒自己创造的呢?即使风险报酬能够为这个巨额收益的“正当性”、“合法性”提供理论依据,也仅仅是证明了赌徒占有这些价值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并不能证明这些价值是赌徒自己劳动创造出来的。换言之,“风险报酬”仅仅证明了占有这些收益的合法性,并没有证明这些收益究竟是谁创造出来的。

——雇佣关系的风险。在市场经济活动中,雇佣关系的风险并非只存在于资本一方。资本投资经济活动当然有风险,但是,难道劳动投入经济活动就没有风险吗?失业的风险大不大?失业的后果对于养家糊口的劳动者而言,绝不会比资本家的投资风险低,甚至可能高于资本家投资失败的后果。道理很简单:财物的损失与生存的威胁相比,哪一个风险更大?与资本家投资失误的财产损失相比,劳动者以及家人生存和生命受到威胁,是更大的风险!如果说,占有巨额经济剩余是对资本投资风险的合理补偿,那么,只给失业者可怜且有限的失业救济金是“合理补偿”吗?“风险报酬”如此厚此薄彼,科学吗?何况,即使风险报酬能为资本家占有巨额收益提供辩护,这种辩护也仅仅是证明了资本占有经济剩余的“正当性”,并没有证明这些经济剩余来源于资本家的投入,而不是来源于雇佣工人的劳动。

其实,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只是在证明这样一个事实:无偿占有他人劳动是资本主义经济活动的常态,“剥削”的存在是一个客观事实。我尤其要强调的是,与通常的说法不同,马克思并没有去证明“剥削”究竟是“合法”还是“非法”的,是“道德”还是“不道德”的。马克思的着眼点不是道德评价,而是历史评价。价值判断和道德判断不是剩余价值论的任务,历史判断和事实判断才是剩余价值论的使命

按照投入产出分析,皇帝也好,资本家也罢,他们的活动毕竟付出了“成本”,甚至也包含了些许自己的“劳动”耗费在其中,即使马克思也不否认这一点。比如资本家的收益,马克思也承认其中包含有资本家的管理劳动所得,用马克思的话说:“在这个意义上说,资本家在劳动过程本身中起着积极作用”。因此,本博文无意否定管理劳动对价值创造的贡献。可问题的要害在于,资本在经济活动中的投入与报酬严重地不对称:资本对巨额收益的占有,为什么远远大于资本家付出的管理劳动?这正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要揭示的秘密所在。

至于在皇帝的风险报酬中,或者在资本家的风险报酬中,究竟有多少价值是皇帝和资本家“自己劳动创造”的?或者说在他们的巨额风险报酬中,究竟有多少是“经营天下”或“管理经济”的正当收入?容另文讨论罢。不过,与其说这些风险报酬是“合理的”,不如说这些风险报酬是“历史的”,恐怕更具科学性。我说的科学性是有理论自信的,这个理论自信来源于马克思的下面论述:

【“工人们自己创办的合作工厂。它们提供了一个实例,证明资本家作为生产上的职能执行者对工人来说已经成为多余的了,就象在资本家本人看来,土地所有者的职能对资产阶级的生产是多余的一样。”】

注1:超级S13说:“禅先生的一代宗师的理论体系已面世十年了,至今当今世界上有能力评论和理解的高手也确实没有出生呢!”“如果博主不服气的话,可以试试自己的批判力到底有多少斤两”。

赵磊答:既然“当今世界有能力评论和理解的高手”还没出生,那么全世界的人包括博主,谁还敢“不服气”。超级评论员同学,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顺便提醒一下这位娘娘庙的超级S13:不要自作多情,没有人想把你咋地,没有人想把你那玩.意.儿“批倒批臭”,因为没有人会对你那玩.意.儿感兴趣。如果你实在是寂寞难耐,就浇盆凉水在头上,然后高举“一代宗师的理论体系”,围着你家院子跑三圈。在这里自wei,有意思么?

注2:我注意到,把资本利润视为风险报酬,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经济理论与经济实践的通识。笔者在中国知网用“风险与价值”为主题词搜索,自2000年以来,相关题目的文献就高达近1万篇。笔者用“风险创造价值”为主题词搜索,自2000年以来,相关题目的文献有1256篇;自2010年以来,相关题目的文献有961篇。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政经茶坊”】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7/37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