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西方经济精英们推行新帝国主义妄图统治世界

资本的积累绝对控制在少数人手里,对政治的权力实行同样类型的控制,已经不是分心和分散在政治力量或政府的人群中,而是有一种由经济的精英们委派的角色,这些精英才是真正的掌控者,在某个时候他们独立于政治权力。因此,不可否认近年来发生的在国家主权的丧失和跨国公司的权力增加之间的平行演化,虽然在最初的时候权力集中于对经济的决定,但已经前进走向控制这些社会的和政治的领域,一直达到控制地球的生命本身。

一些年以前,在所谓苏联集团消失以后一般的左派最传统的观点遭遇危机的同时,帝国主义这个词不再使用了,直到它几乎从政治语言中消失,成为历史书的遗产。谈论帝国主义不是现代的话语,几乎也不是原来所宣称的帝国主义,最多是进步分子在说。但是,世界继续在转动,加强了新自由主义,它的后果更加强硬,变成为经济的精英们对市场、国家和人民生活的统治,帝国主义这个词重新放到了桌面上。

西报:西方经济精英们推行新帝国主义妄图统治世界

这样它造就我们今天生活的新的政治意识形态现实,有必要对这个词和它的意义进行检查和更新。在这个意义上,我的兴趣在于强调谈论新帝国主义主要的基础是权力的积累从传统的政治阶级和国家的手里转移到经济精英们的手里。但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此事,我们将探索一般的帝国主义的某些重要元素。

一段时间以前,汉纳·阿伦特观察到没有所有权的积累同时需要一种权力的积累。也就是说,有了更多的财富,需要更大的权力来保护和扩大它。历史已经表明曾经有过不同的帝国主义在很大程度上践行了这项规则,此外它们还懂得权力的积累同时需要领土的扩张和控制。在帝国主义的发展中我们看到三种实质性的元素,即资本、权力和领土。这样,帝国主义这个词将适用于人民和国家通过使用力量推动统治的政治理论和实践,即使用经济的、军事的和政治的力量,或在多数情况下同时使用这三种力量。

这种领土的扩张和统治是为了保持资本和权力的积累,尽管积累本身如同是它的“阿喀琉斯之踵”,即是它最弱的点。迅速回顾过去的帝国有助于我们更清楚地看清在整个历史上这种连续反复出现的情况,至少在西方是这样。包括有自己新元素的美国的统治,比如控制远距离的领土没有必要长期直接的存在,今天可能正在开始它作为帝国强国已经下滑,从十年前美国已经开始在这个弱点感到疼痛。上个世纪末美国的目标集中倾向于控制中东和它的自然资源,坚信拉丁美洲在它的绝对控制之下,而正好在这个大陆表明由于所谓的拉美国家进步政府的发展出现了最初的裂缝。

但是,我们在这里试图提出的事情是当今帝国的观念和特点的深刻变化。因为许多指数表明的事情是,权力的霸权和控制根据传统的模式,已经不是以对领土的直接控制为基础。相反,今天主要的轴心权力的积累和集中在那些已经拥有遭人辱骂的积累资本的人手里,也就是说,集中在经济精英们的手里,这与他们对于国家--民族或等同的归属没有差别。

这样可以更好地理解有特性的东西已经不再是旧的西班牙、英国、俄国、法国或美国从各自的宗主国实行过的帝国,而是一种新的从分散在世界上不同的焦点扩大统治的帝国主义,已经形成了新的权力中心。用另一种方式来说,新帝国主义可以从非常不同的地点实施,比如从伦敦城、华尔街、富兰克林、上海或硅谷。现在重要的事情将是权力集中在一些跨国公司(银行的、金融的采矿的、建筑的、制药的、化学的公司等)的手里,从它们的“管理委员会”(精英们)确定政策、经济的路线、发展的利益和数百万人的生命,此外还有我们居住的地球本身的生命。这就是在最近几年资本主义的危机之后,试图重新肯定新自由主义的新帝国主义,它的特点是权力最大化地集中在经济精英们的手里,传统的政治阶级因为这种权力本身的分散而从属于它,它们已经不居住在帝国的宗主国,而是为了世界分配的权力居住在不同的中心。这样可以更好地理解,作为一个简单的回顾有助于我们清点数量很小的今天控制着世界经济的跨国公司,这些公司发布它们的首要事项,出现在权力和决定的中心,在一些情况下以一种很明显的方式,在另外一些情况下在表面上处于第二位(世界银行、欧洲中央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洲开发银行、交易所、达沃斯论坛或比尔德伯格论坛……)

资本的积累绝对控制在少数人手里,对政治的权力实行同样类型的控制,已经不是分心和分散在政治力量或政府的人群中,而是有一种由经济的精英们委派的(从属的)角色,这些精英才是真正的掌控者,在某个时候他们独立于政治权力。因此,不可否认近年来发生的在国家主权的丧失和跨国公司的权力增加之间的平行演化,虽然在最初的时候权力集中于对经济的决定,但已经前进走向控制这些社会的和政治的领域,一直达到控制地球的生命本身。这样,今天需要紧迫地做出重大的决定,比如反对气候变化的协议或保障生命的可持续性,发生战争或数百万人贫困的进程,这些首先都要经过大型公司“管理委员会”隐蔽地进行认真筛选,由其决定在国家的主要法律或国际的协议和条约中能够到达哪里,而又不让它们的目标、原则和利润处于严重的风险之中。不能忘记今天这个经济主义的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基础根源在于不只是保持和发展私人部门,在全球范围内将公共的事业和共同的资源私有化,以便他们剥削和获取利润。而这总是与没有结束增加的资本和权力的长期积累相协调一致。

西报:西方经济精英们推行新帝国主义妄图统治世界

关于领土的控制。为了保持对领土的控制,直接使用和出现军事和行政的力量已经不再是严格必要的;相反,可通过控制金融、支付的结算和国家的债务实行对领土的控制。对于经济的权力来说,以这种方式对扼杀国家的可行性是非常简单的,如果它们不“适当地”确定自己的政治和经济路线的话,如同希腊的情况最近向我们表明的那样。但是这不是想说新帝国主义完全排除使用武力以便将事情引向能够对新自由主义的控制提出可能选择的经验。通过实施所谓的“软政变”或机构的政变(如在洪都拉斯、巴拉圭、巴西……)或其他总是采取的强硬措施(如在埃及)已经表明了这种经验。

在这个意义上,在帝国主义古典的阶段这个制度曾意味着在一些大国之间瓜分世界,今天这种对领土的控制已经不再是严格必要的。这种权力通过具体的宗主国特定的政治阶级实行控制也不再是必要的了。相反,可以说它是一个跨国的阶级(经济的精英们),由不同的大型跨国公司的“管理委员会”在不同的空间和权力的网络进行协调后组成,这些“管理委员会”决定着人类大多数的现在与未来。但是,所有这一切是可以改变的,因为任何帝国都不是无限的和不可改变的。

【察网www.cwzg.cn摘自2017年7月13日西班牙《起义报》。原载厄瓜多尔拉美社网页】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7/37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