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在这个忙忙碌碌,物欲横流,无节操无下限事件满天飞的年代,仍然不会缺乏真正的爱国者,烈士也仍然不会被人遗忘,他们的精神也不会被人遗忘,更不容宵小之辈亵渎!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后代对日韩明星如数家珍,而对真正需要缅怀的烈士一无所知甚至大加嘲弄!这就是我们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

​​​精日,究竟是什么?你对他们究竟了解多少?

这个问题,这2天不止1个记者向我问起了。

由此可见,精日这个词汇似乎并不是什么特别大众化的网络名词,而是类似于宅圈里的“阿卡林省”、“绅士”之类,限于小群体内传播而已。

说真的,在这之前,我对这个词的了解也仅限于耳闻而已,毕竟和这个小众群体没什么接触,也并不认识混这个圈子的人,印象中就是一群极度崇日,恨不得把自己的一身中国皮换成日本皮的小青年。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之前看到这类人,大多数时候只是付诸一笑,毕竟早已过了FQ的年纪。现在对他们的感觉就是“一群三观不成熟的小孩,顶多在网上闹腾两下子,不搭理就是了”。

然而,就在昨天上午(8月7日),一切都变了。我常去的一个Q群里发出了2张图片,就是我后来贴在微博上的2张: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 后来又看到一张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 当时是什么感觉呢?用佛家名词形容就是“业火焚身”,一股无可遏制的怒火,从头直蹿到脚底,怎么也遏制不住。

有人可能要问了,你既然说已经过了FQ年纪,为什么还会那么冲动?

我只想说,我不再是FQ,但我仍是个人,是个有情感有底线的人,一旦底线被突破,该怒还是会怒。

这底线,1是别侮辱我的家人;2是别侮辱我的祖国,以及祖国的烈士们。

也许有人不知道四行仓库是嘛地方,但上过学的人都知道抗战吧?都知道全面抗战的第一场大会战是在淞沪打响的吧?连这个都不知道的人,只能说明你历史课打瞌睡去了。

淞沪会战这里就不细谈了,规模很大,很壮烈,几十万大军前赴后继,死伤无数,也给日寇造成了惨重伤亡。但我们最后还是败了,败了没啥,下次再来就是,但卷土重来的前提是,你得安全撤离,才能保住反攻的有生力量。而要安全撤离,就得有人断后。

于是88师524团就担负起了断后的任务,可以说,几十万大军的生死,以及抗日战场的未来,就维系在这个团的800壮士——实际上只有400人——身上了。

让400多号人狙击几十万日寇,这无异于叫他们去送死,但一场战争,总得有人牺牲,而且总得有人甘愿牺牲。这个必死的任务,壮士们眉头没皱,接下来了。狙击地点,就选在四行仓库,也就是那4个杂碎拍照的地方。

具体过程,就不必说了,反正整整3天3天,谢晋元和他手下400好儿郎咬紧牙关,硬是挡下了潮水般涌来的日寇的一次次冲锋,直到完成任务,顺利撤退为止。

爷们,纯的,没的说。

400壮士完成任务后,撤入英租界,被缴械后软禁起来,不幸的是,他们仍未能逃脱日寇魔爪,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进入英租界,壮士们被俘虏后送往东南亚服苦役,备受折磨,最后活着回来的只有几十人。如今,这几十人一个也不在人世了。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壮士们与世长辞了,但他们的精神不灭。历史见证了他们曾经的英姿,他们战斗过的四行仓库也见证了他们浴血奋战的场景,如今仓库还屹立在那里,并被改造成了抗战纪念馆,向世人诉说着当年惊心动魄的一幕幕。

好了,话说回来,现在大家能理解我为什么那么愤怒了吧,因为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精神死得一干二净了。谢晋元和他手下的几百人马抛头颅洒热血,凭着一身正气和勇气,把兵力和火力都占绝对上风的敌人击退了一次又一次。像这样的壮士、爷们,应该把他们供起来才是,然而有的人不但不感激他们,反而在烈士们逝去多年的今天,穿着当年敌人的衣服,利用夜色为掩护,偷偷溜到他们当年浴血奋战过的地方,大摇大摆地拍照,还附上嘲弄般的文字。在我看来,这和在烈士遗骸上拉屎撒尿无异!

也不想想,没有谢晋元他们这样的千千万烈士流血牺牲,你们今天还有机会洋洋得意地拍照上网炫耀吗?你们可能至今还是某大国的三等公民!或者说,生养你们的亲人可能早就变成日寇手下的无辜亡魂了!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或者这样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这样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是谢晋元们避免了中国的沦亡,是谢晋元们让你们的祖辈有了活下来的机会,是谢晋元们让我们这些后人有了幸福、和平的时光,有了上网娱乐、吹水的机会。现在,穿着当年敌寇的制服,三更半夜到抗日遗址用这种卑劣、下流的勾当亵渎他们的英灵,这就是你们报答他们的方式???

更让我震惊,气愤的是,当我习惯性地搜索这次夜拍信息的时候,我发现偌大的网络竟然找不到一星半点的相关内容!(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早有人揭发出来,但在精日们的人肉威胁下被迫删除)这说明我如果再和以前一样一笑了之的话,某些精日的下流伎俩不但无人知晓,不会受到任何惩罚,更能在日后成为他们在小圈子里洋洋得意的资本!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了第一个亵渎英灵来博取眼球的人,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乃至第100个!我不希望有朝一日看到有人穿着鬼子的衣服,举着军刀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门前自拍炫耀,再上网宣传!这不仅是对数十万死难同胞的侮辱,更是对无数爱国志士的侮辱!

思前想后,我决定将这几张图片公之于众。我知道我的力量有限,网络知名度也不高,因此在发帖前,我特意在我常去的一些论坛(北朝、龙空等)和Q群求支持和扩散,我希望凭借大家的力量,将这些人的丑行大白于天下,让大家知道一天前的那个深夜,在抗日纪念馆门前发生了何等下作恶心的一幕,也让大家知道,精日这个群体已经不再限于在网上打打嘴炮,表演行为艺术了。他们的恶行,正在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行动,正在朝现实扩散。

发博之前,我也考虑过一些问题,比如发了之后会不会对某些利益相关群体造成影响,会不会招来谩骂威胁之类,但当我再次审视了一遍那几张照片,审视了那几个精日洋洋得意的嘴脸时,我决定了,发出来!即使后果再严重,我认了!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大家的热情,超过了我的想象,微博发出后,转发者源源不断,连党人碑、战争史研究、斯库里、今晚报、思想火炬等大V也加入了进来,截止至我晚上下线为止,阅读量已经突破数十万,转发和评论也有数百之多。众人的热情襄助,让我感动之余,也让我体会到: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爱国者,即使在网络上,也是大多数!

到了第二天上午,阅读量已经超过200万,转发和评论都已过千,大部分评论都在声讨这几个人的所作所为,给他们洗地的也不在少数。当然我承认,在这期间,我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一些洗地者互喷了起来,因为我实在无法理解,像这样恶毒亵渎烈士英灵的人,到底有什么好辩护的,能为他们辩护的,配称为中国人吗?配得到尊重吗?!

有人说:他们只是COS,不用过分解读。

我想说的是:COS就是免死金牌???COS就可以没有底线???COS就可以穿着日军军服去抗日遗址拍照???你得先是个人,再是个中国人,再是个COSER,打个比方,你去莫斯科红场或耶路撒冷大屠杀纪念馆COS个纳粹德军,只怕下场不只是被人声讨吧??再说了,如果真的只是COS,为什么不白天堂堂正正的拍?而要深更半夜偷偷去拍?为什么拍了还要给自己打码??亵渎烈士就是亵渎烈士,别拿COS作挡箭牌。

有人说:中国是大国,为什么连几个孩子都不能宽容一下?

我想说的是:美国、德国也是大国,为什么女子在美国烈士陵园比中指会被网友人肉,被企业上黑名单?为什么中国网友穿纳粹制服会招来德国的抗议??宽容也有底线,无限制的宽容就是犯罪,大国更需严厉打击犯罪行为!

还有人说:日本人自己COS红军八路军都没问题,为什么几个小孩COS日军你们就这么敏感?

对此我想回答的是:第一,日本是战败国,我们是战胜国!第二:八路军是保卫祖国的军队,不是侵略中国的强盗,COS保卫者没问题,COS强盗(而且还是在被害者受害地点COS)问题就大了!第三:世界上有过南京大屠杀,没有过东京大屠杀!

有人指责我:你就是想炒作,想卖你的书!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对此我的回答是:自己查查我的书啥时出的,最早的《枭雄录》已是2014年的作品,最新出的《迦太基必须毁灭》也是16年8月的作品,我真心想炒作的话,为什么要等到这些书已经出了1年半载了,热度早消退了再来??

还有人指责我:你既然要扩散,为什么要打码,你肯定也是其中一员!

对此,我只能呵呵了:我都到处求扩散了,还费心打码干嘛?岂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还有,我会不知道这种照片流出的后果么?我给自己找不自在干嘛??这码很明显就是拍照者心虚自己打的。(这个我前后解释不下100遍了。)

就这样,在争论——支持——争论——支持中,阅读量不知不觉到了4000多万,转发量也到了近6000,这期间我一边忙单位的事,一边抽空看下微博,屏幕右下角的铃声图标闪个没完没了,新消息提示一秒也没有间断过。这一期间不少网友私信给我,有支持的,有采访我的,也有谩骂的,比如这位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还有这位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 甚至还有威胁要起诉我的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期间,也有一些网友向我提供了他们掌握的一些关于拍照者的资料,还有照片,其中包括此事的第一爆料人。很抱歉,我这里不打算公布出来,倒不是因为害怕什么,而是因为尚未查实是否真的是这些人,万一误伤无辜,那罪过就大了,这些资料、照片我已经提交给有关部门作为证据调查了,相信后续很快就会出来,大家等着吧。

再然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了,就在我不断在办公桌和电脑前奔波的时候,两条短消息至,内容相当“醒目”:由于你的微博被网警巡查账号投诉涉嫌违规,根据《微博举报投诉操作细则》,您的……微博内容构成违规并因此收到处理。

于是,我一开始发布的两条微博就被锁定了,评论也清空了。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 呵呵呵呵呵,封了就封了吧,我再不满,有啥办法?再说,说不定真有哪个路见不平的网警认为我给他添麻烦了举报我也未可知,只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发了几条有点火气的微博就被判定违规,而某些大肆辱骂我是支那奴才,贱畜的微博不但好好的没事,我的举报还被驳回呢??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总之,不管什么原因,我的揭发微博都是被封了,不过令我欣慰的是,正义的声音是盖不住的,就在今天,由新民晚报牵头,军服门事件上了多家媒体的版面,迄今为止,网易、凤凰、腾讯等著名网站都已给予报道,而根据网友爆料,公安部门也已介入,相信那4个精日将会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如此一来,我的微博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网络时代的魔与道(军服门始末回顾)

既然被封了,那我为什么还要来发这个长微博呢?不怕再度被封吗?

那是因为,我发现很多网友对此事的来龙去脉还是懵懵懂懂的,所以我就来个总结,让大家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因为,我想表明下我自己的态度,我不会因为一两条微博被封就停止战斗,而且我敢打包票,像我一样的人还不会少,我们要用我们的经历告诉所有人,在这个忙忙碌碌,物欲横流,无节操无下限事件满天飞的年代,仍然不会缺乏真正的爱国者,烈士也仍然不会被人遗忘,他们的精神也不会被人遗忘,更不容宵小之辈亵渎!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后代对日韩明星如数家珍,而对真正需要缅怀的烈士一无所知甚至大加嘲弄!这就是我们继续战斗下去的意义!

鲁迅曾写文愤怒地谴责过向战士的尸体“营营叫着”的苍蝇们,诚然,苍蝇并没有灭绝,而且现在它们也不仅是营营叫唤,但你有嗡嗡嗡,我有苍蝇拍,如果精日们以后还敢继续上演行为艺术,亵渎战士们的英灵,我敢保证:将会有千千万苍蝇拍让你们永不超生!

最后再送那几个拍照者一句:连正宗的日本右翼,也不敢大摇大摆地跑到中国来做这种事,谁给你们这种资格??中国爹妈养大的你们,中国的水和米养大的你们,反起中国,侮辱起中国烈士来,却比日本右翼还积极,难怪连山本宽都看不起你们精日!难怪你们申请入籍都被拒绝!记住:人必先自辱,而后人方辱之!

————2017年8月8日夜。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8/37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