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生左、富生右?经济危机促生欧洲左翼

在欧洲所谓“两个左派”的斗争中,“执政的左派”长期以来总是表现出优越感,并且与其对手--激进左派保持距离。但如今它们的力量关系似乎已经逆转,并体现在欧洲大陆一些国家的政治选举结果中。

2007年开始的次贷危机最终演变成全球性金融风暴。失业率居高不下,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在此背景下,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政治激进化现象凸显。

法国《世界报》发现,欧洲受经济危机影响严重的国家,左翼势力崛起。最近的民意调查及选举已经彰显出欧洲政治势力的力量逆转。

经济危机促生激进左派

在欧洲所谓“两个左派”的斗争中,“执政的左派”长期以来总是表现出优越感,并且与其对手--激进左派保持距离。但如今它们的力量关系似乎已经逆转,并体现在欧洲大陆一些国家的政治选举结果中。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政治学专家、《欧洲激进左派》的作者Pascal Delwit认为:“经济危机是激进左派崛起的根源”。他指出:“有些人受经济危机影响,激进左派思想由此诞生或反弹出来。北欧受经济危机影响有限,极右派思想更为兴盛。”

穷生左、富生右?经济危机促生欧洲左翼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他曾经一度为自己塑造是敢于挑战欧盟、挑战债权人的形象。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希腊式崩溃”的恐惧盘旋在欧洲不少左派领袖的头顶。2011年,希腊传统左派--希腊社会主义运动领袖、总理Georges Papandréou因债务危机下台,激进左翼联盟领袖齐普拉斯成为新任总理。

但激进左派是传统左派之外的唯一选项吗?也未见得。Pascal Delwit继续说:“社会运动在‘另类全球化运动’以及对新自由主义批判的浪潮中诞生和兴起,很难转化为某种体制。社会运动的支持者不信任政治,很难让他们参与到传统民主政治的选举制度中。”

“不屈的法国”

在法国,“不屈的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简称LFI)的领袖梅朗雄将希腊危机--齐普拉斯先是挑战欧盟、对抗债权人的要求,后屈服于市场强权、推行紧缩政策--当作教训,最终达到了取代社会党地位的目的。

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加速了“两个左派”的力量反转。4月23日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果出炉,梅朗雄以19.6%的支持率居第四位,比左派大党-当时执政的社会党候选人阿蒙高出13个百分点。力量反转在6月份的立法选举继续。梅朗雄的LFI最终拿下17个议员席位,达到组织议会党团的标准。相比之下,传统左派大党社会党仅获得29席,创下该党议会选举史上的最差纪录。

穷生左、富生右?经济危机促生欧洲左翼

左翼政治团体“不屈的法国”领导人梅朗雄,他曾参加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其明星纲领包括拒绝与美国和加拿大的自贸谈判,“重建”欧盟、取消不利于雇员的新劳工法、提高最低工资等。

一个月之后,梅朗雄团队开始充当国民议会中社会党议员主要对立派的角色。社会党议员虽然人数更多,但面对马克龙总统的新政策却意见不一。LFI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政治力量(议员人数)限制了活动余地,因此在街头巷尾展开了长线游击战。9月23日他们将在巴士底广场组织巴黎的第一场集会--反对马克龙政府的“社会政变”。

比利时:社会党艰难抵抗

第一次没人相信,但4个月后结果是一样的:两次民意调查,分别在今年3月和7月,结果显示奉行社会主义的比利时工人党(PTB)已然成为瓦隆大区最大的政治力量。瓦隆占比利时全国土地面积的52%,人口约占全国1/3。调查显示,PTB影响力超过了前首相Elio Di Rupo的传统左派大党社会党,与现任首相Charles Michel的革新运动党(MR)比肩。

穷生左、富生右?经济危机促生欧洲左翼

比利时工人党宣传海报,该党总部位于布鲁塞尔。该党是一年一度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国际共产主义研讨会的发起者和主办者。

在上述两次调查中,PTB的支持率分别是20%和25%。在此前很长时间里,PTB都被认为是极端主义政党,支持者非常有限。2014年立法选举中,它仅获得5.5%的席位,但在今年以来瓦隆和布鲁塞尔的政治丑闻中,PTB似乎是获益最大的政治力量,也正是这场丑闻使民众对社会党大失所望。调查人员同时发现,社会党支持者中有40%转向PTB;社会党的支持率从32%猛跌到20%以下。

西班牙:两个左派势均力敌

西班牙左派之间的战斗也是凶猛异常。年轻的左翼“我们能”(Podemos)在2015和2016年两次立法选举中都是差一点就超过社会工人党(PSOE)。这两个左派政党最终赢得的席位都在20%左右。鼓吹“社会民主”理念的PSOE步履艰难,2008年以来已经失去600万选民,这些人大多流向了“我们能”。

“左派分成了势均力敌的两个阵营,现在还不知道最终谁会赢”,政治学家Pablo Simon评价道,“PSOE在地区影响力深厚,但要考虑到它有70%的选民都流向了‘我们能’”。

穷生左、富生右?经济危机促生欧洲左翼

“我们能”(Podemos)起源于第四国际西班牙支部反资本主义左翼发起的名为“愤怒者运动”的反紧缩政治运动。该党创立于2014年,现为西班牙第三大政治势力。

“我们能”的战术是发展年轻党员,重视在巴斯克和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宣传。PSOE的支持者被其瓜分大半,并且促成了2016年全国“向左转”的著名政变。

桑切斯在今年6月连任PSOE总书记,他给自己的定位一向是社会民主派,但其领导的PSOE观点却相对偏激,作为议会少数派,放弃追随当时更具影响力的、执政保守党人民党(PP)的政治观点。其目的是与右派最大程度地划清界限--西班牙“愤怒的人”社会运动中,积极分子高“PPSOE”,谴责PSOE与右派的人民党PP串通一气。

“我认为,桑切斯的当务之急是与‘我们能’谈判,利用‘我们能’的内部矛盾--其成员中不少是互相敌视的,与PSOE更容易和解--以左派的姿态组成与政府对立的政治联合力量”,Pablo Simon总结道。

葡萄牙:多数的左派

到今天为止,似乎只有葡萄牙的左派完成了这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登上权力巅峰。在2015年,Antonio Costa的社会党与“反三驾马车”(欧盟基金捐助者、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组织联合后,重新成为执政党。与其联合的左派组织不进入政府,但有交换条件:比如在公共机构恢复35小时工作制,或者提高最低工资。

穷生左、富生右?经济危机促生欧洲左翼

葡萄牙总理Antonio Costa

在几个月以来的民意调查中,葡萄牙社会党的支持率都在40%左右,与其联合的左翼联盟是10%、共产党6%。同样是作为交换条件,它的左派盟友放弃的要求是:退出欧元区。(李婧詝 编译)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欧洲时报》 2017-08-14】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8/37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