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至上主义的纳粹还魂

在本周,纳粹礼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右翼集会上,纳粹旗帜和希特勒语录也在夏洛特市的右翼分子游行集会上招摇过市,游行队伍呼喊的口号就包括“血与土”——这是二战前德国种族主义的民族认同根源、纳粹意识形态的根本基础。

在川普总统抛出“烈火与忿怒”的说辞之后没几天,烈火与忿怒首先在本土爆发了。弗吉尼亚州因为清除“美利坚联盟国”遗迹,引起了对于联盟国怀旧不已的一些右翼分子的不满,这个周末在该州夏洛特市进行了火药味十足的游行,并如人们所担心的,这场以“右翼联合起来(Unite the Right)”为名的游行,最终以暴力和生命的代价收场。反对白人至上、反对纳粹主义的人群跟他们针锋相对,双方从言语对垒迅速升级为肢体冲突,导致该市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星期六下午,一辆汽车猝然冲入这些反抗的人群,导致一人死亡、十九人受伤的严重后果,这一幕在欧洲的恐怖袭击中触目惊心的场景,竟然因为极右翼的活跃而在美国的街头也上演了,请问这算不算恐怖主义行为?

上个星期,两名中国游客在德国国会大厦前行纳粹礼摆拍,当即被警察逮捕,各自交了五百欧元才获得保释,等候法庭判决。而在本周,纳粹礼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右翼集会上,纳粹旗帜和希特勒语录也在夏洛特市的右翼分子游行集会上招摇过市,游行队伍呼喊的口号就包括“血与土”——这是二战前德国种族主义的民族认同根源、纳粹意识形态的根本基础。虽然在德国有《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把纳粹标志、敬礼、口号和出版物都视为非法,但是在美国这些依然被认为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之内而存在,只是呼喊的口号不再是“嗨,希特勒!”,而是因地制宜成了“嗨,川普!”

白人至上主义的纳粹还魂

夏洛特市反对抗议的人群遭到汽车袭击,致一人死亡。

白人至上主义的纳粹还魂

在这张令人惊悚的照片里,手执火炬的右翼分子把反对纳粹主义的抗议者团团围在了中间。

在川普就职之后11月19日,极右翼的灵魂人物之一理查德‧斯宾塞(Richard Spencer)在DC的里根纪念堂的公开集会中喜不自胜,带领听众呼喊着“嗨,川普!嗨,人民!嗨,胜利!”的口号,极力煽动对非白人的仇视,说“我们”是面临“征服或死亡”的二选一,指称美国在这代人之前“一直是白人国家,为了白人的繁荣昌盛而设计”,是“我们”的创造、“我们”的遗产,美国属于“我们”。川普依靠白人种族主义上位,已经是尽人皆知,在人来人往如走马灯的白宫,他的竞选干将、极右翼的军师班农依然稳稳当当地坐着,而川普两百多天以来的各种排斥移民和其他外来者的政策,也是稳稳当当地在照着剧本上演。

弗吉尼亚事件的起因,是该州决定清除联盟国的旗帜,拆除联盟国的总司令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塑。美国内战就是今天的美利坚合众国对于当时南方的联盟国的胜利,这些南方诸州支持白人优先、保护奴隶制度,因此在拆除雕像之后,所在的公园也改名为“解放公园”,此外另一座以战将命名的杰克逊公园则改名为“正义公园”。对于白人种族主义者来说,李将军的雕像就是南方荣耀的符号、追思怀旧的精神象征。固然人人都有言论和抗议的自由,但是正如德国的前车之鉴,仇恨言论与其说是自由不如说是语言形式的暴力。夏洛特市游行队伍喊出了这样的口号:“一个人民、一个国家、停止移民”,“你们无法拆除我们”,公然叫嚣种族的特权与纯净,与美国的立国精神背道而驰。

右翼分子斯宾塞的挺川讲话直接喊出了纳粹方式的口号。

白人至上主义的纳粹还魂

斯宾塞在今天的集会游行中被警察架出场外。

白人至上主义的纳粹还魂

夏洛特市白人至上游行者祭出纳粹旗帜,其性质昭然若揭。

白人至上主义的纳粹还魂

右翼分子公然把希特勒的言论印在衣服上鼓吹所谓“抗争”。

星期五晚上,数百名右翼白人至上分子首先手执火炬在弗吉尼亚大学聚集,这一幕场景令人不得不联想到“猎巫运动”式的乌合之众:一群明火执仗的人,围住一个女巫、一个恶徒、一个疯子、一个黑人或者一个以什么原因要被打倒的坏分子,其结果通常都不怎么好。勒庞在著作《乌合之众》里说,群体不善于理性思考,但是却善于付诸行动,而一个领袖形象以武断专横的方式发出的论断,会被这个群体转变成现实的威力。在星期六的极右翼集会上,臭名昭著的KKK领军人物杜克(David Duke)直接点明了集会的核心诉求:“我们下定决心要把国家夺回来,我们要履行川普总统的承诺,这正是我们所信仰的、也是我们给川普投票的原因,他要为我们夺回这个国家”。简而言之,这是“我们”和“他们”的对决——那么,亚裔美国人属于哪一边?

本月早些时候,有色人种发展协会(NAACP)向全美发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警告:中西部的密苏里州被该组织认为是对女性、有色人种、LGBT人群危险之地,不建议前往该州定居、工作甚至旅行,这说明那里的性别歧视、种族歧视、性向歧视已经到了不能坐视的地步。密苏里州会是最后一个吗?

众所周知,极右翼和三K党都是坚定的川普支持者,杜克甚至公开发推给川普说,扪心自问,是不是右翼助你上了总统宝座,而不是那些激进的左派?我们可以负责地说,川普的上台也有华裔川普粉丝的功劳,而他们骨子里对“黑墨穆”的歧视和排斥,把他们自己和白人至上主义者推到了同一个立场上。正在度假的川普总统从高尔夫球场表态说,“我们强烈谴责各方的、各方的仇恨、偏见和暴力,等待局势平静,我们会研讨这个国家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但是,他像以往发生类似事件时一样,没有对“右翼极端分子”、“白人至上主义”指名道姓地批评,只是含糊地各打五十大板。在右翼极端分子是肇事者已经是无可争辩的事实的情况下,总统把发生冲突的双方等同对待,引发了媒体和两党派共同的谴责。公平地说,自“更衣间谈话录像”后,这是第一次共和党也有相当多的人站出来谴责川普。

川普及其支持者们都反对所谓的“政治正确”,把它看作左派的幼稚、圣母或者心机的表现。而政治正确是什么?就是平等平权,是华人得以自我保卫的一道防线。很多人回国都有这样的经历:不管坐出租车还是坐私家车,上车系安全带时常常要给司机解释自己的这个洋习惯,以免司机不爽、觉得被冒犯,而且司机自己也不愿意被这个规矩束缚,甚至只是在交警检查时用手拉过来装装样子,这种心理着实让人费解。安全带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人们偏偏就把这个保护性措施当作对于司机的“歧视”,越是落后的地方这个心理越明显。类似地,政治正确就像是这样的社会“安全带”,它本来是保障所有人免于受到不公正的冲击,却被有些人当作“歧视”看待,同样也是越落后的思维观念越会这么去想。川普对于政治正确的厌恶正中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下怀,也被那些心中本就充满歧视的人看成知音。其实,把追求平等说成“逆向歧视”就像为了安全带动怒一样可笑可鄙,它显示了那些自以为根正苗红、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对于维护自己的特权的敏感。

白人至上主义的纳粹还魂

反抗议游行者出示反对白人至上主义的标语。

白人至上主义的纳粹还魂

游行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对抗议者做割喉的动作以示威胁。

据报道,有一个组织以“文物保护”为名要求法院阻止拆除李将军雕像,已经得到受理,在法庭决定之前,六个月内暂时不得拆除。与此同时,关于白人是否受到排挤的争论,预期将会更加激烈地进行下去。美国已经着手研判白人在招生、就业等方面的“逆向歧视”,社会文化上仇外的种族主义的烈火与忿怒,一旦煽动,经久难息。无论如何,身为外族的你我,在去附和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叙事、表达对政治正确和逆向歧视的支持之前,也应该先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属于人家嘴里所说的“我们”?身穿一样的衣服或者手执火把加入他们的游行队伍时,会不会被踢出?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