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胜过好莱坞文化,吴京理应拒绝史泰龙!

听说吴京拒绝了史泰龙拍摄《敢死队4》的邀请,如果是真的,完全可以说这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笔者希望,吴京不仅仅是拒绝史泰龙个人,更能够拒绝史泰龙代表的好莱坞文化帝国主义思想,在未来能够像《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那样敢于正面表现党和政府的作用和集体主义的精神,真正拍出具有中国风格与中国气概的电影。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战狼2》胜过好莱坞文化,吴京理应拒绝史泰龙!

近日来,随着《战狼2》的火爆上映,不少人把吴京与史泰龙相提并论。其实,把吴京称之为“中国的史泰龙”恐怕不是对其真正的肯定,相反可能是一种“侮辱”。当然,实事求是的说,《战狼2》的确受到了史泰龙为代表的好莱坞电影的影响,但这并不是其优点恰恰是遗憾之处。中国影视只有摆脱以史泰龙们为代表的好莱坞文化才有出路。

史泰龙生于1946年,今年已经年过七旬。其堪称好莱坞的第一号动作巨星,代表作有《洛奇》和《第一滴血》两大系列电影,另外传说要邀请吴京加盟的《敢死队》系列电影是近年来史泰龙最出名的作品。笔者仅以这三部系列电影为例,看一看美国好莱坞文化的艺术水平与思想内涵。

《洛奇》第一部上映于1976年,一举夺得了好莱坞最佳影片奖与最佳导演奖。其主要内容写的是,美国重量级黑人拳击冠军阿波罗与三流白人拳击手洛奇比赛。洛奇明知道不是阿波罗的对手,但是仍然以顽强的拼搏精神坚持到了第15个回合,最终还收获了女友艾德丽的爱情。如果把视线拉回到那个年代,我们大概就明白史泰龙这样一部粗俗的没有任何创新意味的电影,为什么会受到奥斯卡的青睐。

1976年是毛泽东在世的最后一年,也是越南南北统一的一年。当时美国正受到越战失败与美国风起云涌的黑人民权运动等种种国内反抗运动的冲击,垄断资本与白人种族主义统治正摇摇欲坠。那个年代,黑人在美国社会地位极其低下,通过拳击等体育活动几乎是唯一的上升渠道。而拳王阿里为代表的部分黑人体育明星积极参加反越战活动和民权运动,被统治美国的垄断资本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于是,塑造了一个“受压迫的三流白人拳击手反抗黑人重量级拳王”这种典型好莱坞神话的《洛奇》被捧上天也就毫不奇怪了。

可惜的是,神话虽然美,却经不起任何推敲。且不说现实当中一个三流白人拳击手击败黑人重量级拳王的可能性有多大,更大的问题是,黑人与白人究竟谁是美国社会的统治者?如果连体育这一条黑人最后的上升通道也要堵死,那么黑人还有什么出路可言呢?《洛奇》这种近乎赤裸裸的宣传种族主义,要求白人在每一个领域里都占据统治地位,电影其实是要把黑人逼上绝路。如果看过《洛奇》系列电影——当然指的不是说先入为主的以崇拜好莱坞的眼光去看,而是真正的明白当时历史背景下其代表的那种思想内涵——的话,我们也就明白了为什么美国佛罗里达州会出现近来大规模的种族冲突。

当然,严格的说起来,种族主义本身就是一种掩盖阶级矛盾的挑拨。在现实社会之中,无论是黑人重量级拳王,还是白人底层拳击手洛奇,都是统治美国社会的垄断资本的受害者,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反抗统治美国社会的垄断资本。但如果真的在片子里表现出这种前途,美国几大电影院线垄断商就不会允许电影片上映,更不要说获得什么奖了。可是一味的挑逗种族矛盾恐怕也不是能够让美国垄断资本百分之百满意的,于是《洛奇》系列的后续便给白人与黑人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敌人——社会主义苏联。1985年出品的《洛奇》系列电影第四部《天下无敌》便写了苏联拳击手在拳台上打死了黑人拳王阿波罗。此时,洛奇与阿波罗两人早已因为不打不相识而成为了好友(电影第三部)。于是,为好友复仇的洛奇击败了苏联拳击手,并且以精彩表现征服了新上任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

这部电影在政治上虽然很正确,可惜的是意淫得有点儿过头了。在现实中,不管是非洲黑人还是美国黑人反抗种族歧视的斗争都得到了苏联的大力支持,苏联不太可能刻意的去打死一向对苏联友好的黑人重量级拳王们。具体的细节更是扯淡,比如说有一个片段是洛奇的美国团队深入苏联山村,在西伯利亚严酷的大自然中训练跑步、登山、伐木和劈柴,而龙格尔扮演的苏联拳手,则是在国家级科技团队的安排下,全程都呆在实验室般的地方,采用专业设备由一群白大褂来指导训练……也就是说,尽管美国在经济与科技上远远落后于苏联,但是由于普世价值的伟大,单纯凭借精神力量和原始落后的方法也能够战胜先进的苏联人。可是,我们只要稍微对国际常识有一点了解,恐怕就会明白电影恰恰把两国的情况写颠倒了。这种电影情节与事实完全相反的片子有什么值得吹捧的呢?大概也只有好莱坞自己和崇拜美国的西跪族们会喜欢这种“烂片”儿吧!

《第一滴血》则要比洛奇系列意淫的还要厉害,主要写的是一个刚刚从越南回国的退伍军人兰博受到了家乡一个不赞成出兵越南的警长的侮辱与殴打。因此,兰博逃至荒山野林之中,不断用自己在越战中掌握的游击战术对警察展开反击,他抢劫了一辆武器运输车返回小镇烧毁了商店,法律和武器都不能阻止兰博了。兰博在越战时的长官上校出现,劝说兰博放下枪械,愤懑已久的兰博吼出了自己的困惑与不甘:为什么自己为国家付出,却得不到国家的理解?

其实,兰博的问题很好回答:只不过是因为美国出兵越南是一场侵略的邪恶战争,不仅对于越南人民是一场灾难,也不利于广大美国民众的正常生活。兰博等参加这场战争的军人仅仅是统治美国的垄断资产阶级推行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工具罢了。因此,包括一部分没有完全丧失良知与羞耻心的美国人在内必然会反感这些侵略者。这就好像参加侵华战争的日本鬼子在回国后也受到了日本共产党和进步群众的反感一样。《第一滴血》有意的回避“不是越南打到了美国,而是美国侵略了越南”这个最基本的事实,于是便成为一部为侵略者鸣冤叫屈的奇葩影片。

《第一滴血》的后续系列则更加奇葩,比如其第三部就让兰博去阿富汗与本拉登们共同反对苏联,片尾还公然打出字幕“谨以此片献给阿富汗的圣战者们”。事实上,早在20世纪中期的雅尔塔体系之下,阿富汗就是亲苏的,巴基斯坦则是亲美的。只不过后来在70年代的时候,美国支持教权主义和大地主等等阿富汗最落后最反动的势力想推翻亲苏的世俗化进步政府,并在巴基斯坦组织境外的雇佣军侵略阿富汗,苏联才出兵帮助阿富汗进步力量而已。自始至终,苏联从来没有越过雷池一步打到巴基斯坦,却被美国媒体宣传成为“为南下印度洋而公开侵略”,并且组织大批炮灰加强阿富汗雇佣军的力量。虽然这些难以被否认的事实长期被掩盖,但是恐怕今天美国媒体也不好意思吹捧曾经和兰博并肩作战的“阿富汗圣战者们”了。

2010年上映的《敢死队》更是把这种为侵略者张目的奇葩风格发挥到了极致。主要内容是美国政府想雇人推翻拉丁美洲某国的独裁统治,却没有人敢接受这样的任务,最终还是要靠史泰龙饰演的巴尼率领的一支敢死队。其实,这部影片没有必要把侵略者们写的那么悲情与无助,因为垄断资本控制的美国政府从来不会在对外扩张方面有什么顾忌。仅仅在这部影片上映一年以后,美国便积极在中东侵略扩张,先是与欧盟一起推翻了卡扎菲,然后又支持叙利亚的叛军一直打到了今天。至于影片中描写的拉丁美洲,美国更是从来没有手软过,从1983年入侵格林纳达到1989年出兵巴拿马都是毫无掩饰的赤膊上阵,从来不需要巴尼这种敢死队去冒险。甚至就在前几天,特朗普不是还公然表示要以战争手段推翻委内瑞拉的政府吗?

因此,史泰龙拍摄的众多电影为代表的好莱坞文化,在思想上积极鼓吹帝国主义与种族主义,在艺术手法上是毫无逻辑的胡乱意淫,真实水平比中国流行的网络小说还差不少,堪称垃圾中的战斗机。如果没有美国强大的政治支持,绝不可能有什么海外市场。一些中国人吹捧史泰龙的好莱坞电影,只不过体现了内心的虚弱而已。吴京拍摄的《战狼2》主要表现的是中国海外撤侨的情况。这是完全的正当之举,与史泰龙系列电影吹捧美国对外侵略的内容是截然相反的。因此,不同的内容底蕴就决定了《战狼2》的思想内涵必然是超出所谓好莱坞大片的。

但是也不可否认,由于近年来好莱坞文化在中国某些亲西方媒体的鼓吹下被捧上了天,《战狼2》也受到了史泰龙的一些不良影响。笔者以前曾经提到过,影片中党和政府作为负面形象的存在,这显然违背了基本事实:中国海外撤侨行动中真正起到作用的是党和政府的力量,而不是靠冷锋这种被开除的前特种兵个人奋战。史泰龙饰演的兰博之所以要反抗政府是因为其从事的事业是侵略的不义行为,所以好莱坞也不好意思由政府直接出面而让退伍兵出面——尽管事实上都是美国政府赤膊上阵的。而中国从事的是正义的事业,完全没有必要学习这种好莱坞式的掩盖事实的意淫风格,只需要实事求是的表现出中国的力量就足够震撼人心了。

听说吴京拒绝了史泰龙拍摄《敢死队4》的邀请,如果是真的,完全可以说这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笔者希望,吴京不仅仅是拒绝史泰龙个人,更能够拒绝史泰龙代表的好莱坞文化帝国主义思想,在未来能够像《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那样敢于正面表现党和政府的作用和集体主义的精神,真正拍出具有中国风格与中国气概的电影。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战狼2 吴京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8/37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