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白柚”:“白人至上”是否收购?

道不同不相为谋,一场残酷的人性X-ray曝光。很多人挺了川,却惊醒了他们周围旧交的警觉度。不知道黄白柚类、心比天高派和中间右派的抱团取暖,在川大帝的时代下,能走多远。我们静观其变吧。

每当时代进步的洪潮奔腾而至的时候,抱残守缺、怀旧保守,自然会被progressive的革新冲击得出现各种“成长的烦恼”。当两股思潮陷入难解难分的搏击阶段,唯有时间,才是辨识真知的最佳伴侣。最近因维州事件引发的美国新一轮保守与进步思想的交锋,让美国华人亲历历史节点。

时间要拉回到2015年,南卡州9位黑人被种族分子虐杀 。年仅22岁的凶手Dylann Roof,即使在被宣判死刑的时刻,也表示对自己的行为毫不后悔。Roof与邦联旗合影、焚烧美国国旗的照片深深敲打了万千关注人群的神经,并由此触发了全国各地移除公共场合南方邦联相关的雕像、旗帜等符号的讨论。美国维州事件,是该仇杀事件的一次新的后续发酵。本是当地投票决定的事情,就算是一票险胜,也是规则之内。我们反对一切违背规则、法律的行为,但是,被新纳粹分子压死的死者需要首先得到充分尊敬,再切换话题谈其他。然而现在看到的声音,很多本末倒置。

“黄白柚”:“白人至上”是否收购?

2015年凶杀事件的凶手Dylann Roof, 当年22岁,袭击黑人教堂,杀死9人

画像微信上一些华人的奇谈怪闻

一边呼吁color blind,一边把黑墨穆三踏翻在地,歧视语言横冲直撞;一边住在自己揶揄嘲笑的白左的区,一边帮白右翼一起攻打白左;一边无视南卡9条人命才是引发全国针对confederation(邦联,即南北战争时代支持蓄奴的南方联盟)标志去留大讨论的根本原因所在,一边斤斤计较个别极左嘴炮的话(怎么川普大嘴里出来的就消化得渣都不剩)、计较几个针对无生命雕像的违规违法行为铺天盖地大做文章。被拆的雕像还没有被种族仇杀害死的人多,一群伪善之人就到处哭喊破四旧某G来了—人血馒头吃上瘾了。微信上有人现在连底裤都不要,裸奔了自己对黑人、印度人、穆斯林,甚至英文说不好的华人老伯缺乏的基本平等关爱。这种人性暴露,有什么资格去喊话维权color blind?用最深的歧视去维护自己鼻尖下的利益,天天把大写的丑陋挂脸上。

言论自由诞生于1789年的法国,1791年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也把言论自由列为首要的公民权。美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拥有两百余年历史的言论自由,在赋予人不因言获罪的权利的同时,也同时给各种思想倒行开着绿灯。但法律是一道坎,道德与良心又是一道坎。法律不过是道德的最低底线,开倒车的言论,需要再经过道德标尺的二次筛选。 微信上的一些人,点燃了正常道德尺度人群的愤怒,今天,我们不再容忍,直接把这些人的嘴脸label归类。

挺川华人的分类

挺川华人很多款。一种是“黄白柚”类,一种是心比天高派,还有很多自居中间派,但其实微信上真正的中间派,只有3-5%的比例。

“黄白柚”:“白人至上”是否收购?

“黄白柚”

“黄白柚”类:某些散装右派“精英”(收入,教育,智力水平而言)的人群,由于从小接触的美化白人教育,对白人有发自内心的信任或抬高,或者直接把自己心理错位当成白人。我们叫他们黄白右(内心把自己当成白人的华人右派),免费赠送一款“黄白柚”玉照。从小看的文艺影视作品,甚至广告,很多都是白人小孩、白人帅哥美女。“金发碧眼”一直是不少国人眼里美丽的最高级。要走出这层美化白人的教育,对独立思考能力的要求就是“精英”们也扛不下来啊。恰好,网上黄白柚求白人收购的对话倒也不难找,观赏一下“白人至上”们愿意出什么价收了“黄白柚”呢?

“黄白柚”:“白人至上”是否收购?

基本就是黄白柚类用挺川飞飞机邀功,求白人不要用一个Make Asia Great Again打发了。结果白人一句话,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做?坐以待毙等你们取代我们这个白人建立的国家?无法准确揣摩“黄白柚”们对这些白人至上的真实心理感受,希望不是正在用打不死的小强精神继续苦追白人至上的认同。

心比天高派:这些是右派精英中的精装战斗机了。CA、NY是华人的两个灾区。以硅谷、华尔街川粉为代表。他们眼前晃动的成功人士浓度太高,内心小宇宙觉得自己的爆发力该可以跟任何天之骄子比一比。生活的城市,有各种勒紧裤带就能上一台阶的纸醉金迷。不提这口气节省任何一笔消费,可能一步之差就被水平差不多的同学甩一个半个阶级的距离。这基本是他们恨福利、恨民主党的成因。类似当年各种级别高分进了某著名火坑专业,又被温水煮青蛙没及时跳出坑成了千老的那批高材生。投入大,产出严重不符合心理预设。 这些硅谷、华尔街的硅工、码工,即使是年薪18-30万美元的上中产,内心较量的却是国内那些动辄千万到破亿的弄潮儿同学们。觉得自己在美国熬个上中产心理不够平衡。这一批人,以30多到50以下年龄的为主力,正是高不成低不就最折腾的人生阶段。挺川让他们有了个发泄口。大概再给个5年以上,他们中能有一些自我升华走出迷局,有的可能海归去搏一片事业上的碧海晴空,有的或许就卡在这道挺川口上,终身无法思想解围了。

中间右派:这波人已经被黄白柚类和心比天高派打劫坏了名声。很多号称中立的右派,不过是要给自己谋个牌坊做盾牌,免责道德审判。根据笔者估算,微信上中间派与左派的比例在1:8左右,左派与右派比例在1:3到3:4之间。因此,中间右派在微信上只有珍贵的3-5%的比例。谁要告诉你他是中右,其实更多是因为此人要为自己拿极左代表左派说事,做个预备姿态罢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一场残酷的人性X-ray曝光。很多人挺了川,却惊醒了他们周围旧交的警觉度。不知道黄白柚类、心比天高派和中间右派的抱团取暖,在川大帝的时代下,能走多远。我们静观其变吧。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