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班农时期”特朗普对华斗争更加猛烈

随着明年中期选举临近,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将进一步提升与中国“战争”的鼓噪力度。除经济领域外,以往困扰中美关系的台湾、南海、人权等议题都可能被特朗普重拾。这将对未来一段时期的中美关系带来更多杂音和波澜。与美国达成妥协和交易的成本和难度也将随着特朗普执政地位不稳而变得越来越高。中国需要对特朗普政府一些更单边、更挑衅的举动有所防备,重新确立一个更为现实的中美关系目标。

“后班农时期”特朗普对华斗争更加猛烈

▲特朗普入主白宫时与他的幕僚,如今照片上只剩下两人

白宫首席战略师、总统高级顾问班农离职了。自进入白宫以来,班农一直是特朗普团队中最有争议的人物。正式离职前,班农意外接受有“左翼”背景媒体的采访,有意抖露了众多特朗普团队和对外政策的“内幕”,抛出了与中国经济开战的惊人言论。种种迹象表明,班农辞职背后有更大的计划和安排,特朗普摆脱了一个“负资产”,但“犯错空间”也更小了。经过半年多的磨合,特朗普的内外战略正逐步成型,对华态度预期比之前更加强硬。

“班农揭秘”采访暗藏玄机

在白宫宣布班农离职之前,班农意外主动拨打了《美国展望》杂志一位记者的手机,在采访中透露大量敏感内容。此次采访很快在华盛顿引起轩然大波,形成了自12日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骚乱后又一个新闻焦点。采访班农的记者对此次采访惊奇不已。该记者与班农本人并无私交,班农在看到他一篇关于中国的报道后主动与其寻求联系。此外,《美国展望》是美国国内知名的“左翼”刊物,对特朗普和班农多有批评,特朗普政府官员向来对此类“假新闻”媒体不屑一顾。更让该报记者吃惊的是班农所透露的内容,句句都是猛料干货:

其一,班农基本证实了白宫“内斗”的传闻,并提供了更多具体材料。班农称这种内斗每天都在发生,他斗争的对象包括财政部、白宫经济顾问科恩和其他来自高盛的游说人员,这些人都在反对班农提出的政策。班农反对特朗普团队内“军人圈子”的对朝判断,认为美国拿朝鲜毫无办法。班农认为国务院存在太多对中国软弱的官员,他力主换掉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以此在国务院增加更多对华鹰派。

其二,班农透露了他在白宫的主要工作,即制订并落实与中国的经济战争。班农认为,与中国经济的战争是美国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如果美国继续放任中国在全球夺取经济上的主导权,那么美国所拥有的领导地位将在20年到30年后消失。美国在经济上打败中国仅剩5年左右的“窗口期”,美国已准备好迎战。

其三,班农主动向左翼亮出了政治上的底牌,认为“白人至上”者对特朗普无足轻重。班农并未为弗州骚乱民众“撑腰”,甚至称这部分人只是一群小丑。采访中,班农对与民主党之间意识形态斗争很有自信,认为只要民主党仍然在炒作“身份政治”,班农就会继续大谈“种族主义”。两者抵消之后,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政策将在选民中胜出。

班农这一次大放厥词让很多人嗅到他要走人的迹象,就在不久之前,特朗普新任命的“通讯主管”斯卡拉穆奇也是在一次充满争议的采访后被立刻扫地出门。但是,从媒体选择和时机看,班农此次采访很可能经过了精心策划。采访至少达到了两重目的:首先,班农成功吸引了媒体的注意力,将人们对特朗普在弗州骚乱上表态的不满转移到对班农前途命运的关注上。特朗普无需继续面对媒体的穷追猛打。其次,班农为特朗普下阶段的主要工作探风,试探媒体和左翼的反应。班农首次披露出对“中国开战”与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政策之间的联系,为即将展开的贸易战试水。在班农看来,经济民族主义是特朗普与左翼最容易达成一致的地方,美国国内不会有人反对将中国视为主要战略对手。

特朗普政策已基本定型,班农与特朗普将各自努力

“后班农时期”特朗普对华斗争更加猛烈

▲资料图:特朗普与班农

班农饱受争议,但任何人不能否认他对特朗普的影响力。竞选期间,班农半途加入特朗普阵营,在团队分崩离析、处境极为不利的情况下重新确定了特朗普精选战略的主轴,即“让特朗普成为特朗普”。他为特朗普胜选立下汗马功劳,也因此得到特朗普的格外尊敬和信赖。上任以来,特朗普在移民、医改、气候变化上大量接受了班农的思想,尤其是“禁穆令”是班农的得意之作。班农离职将使部分政策在白宫内部“失去市场”。与此同时,特朗普也会借这一机会改善与建制派甚至民主党之间的关系,促进税改、财政预算案等关键法案得以通过。但是,班农离去并不会从根本上改变特朗普的成色,高级顾问米勒等数位与班农理念一致的幕僚仍然在特朗普身边,将替代其发挥作用。从班农离职后的一系列内政外交举措看,特朗普的基本路线已较为固定:在移民问题上,他仍态度强硬,甚至威胁要以政府关门威胁国会支持其“修墙”计划;在贸易问题上,美国继续要求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韩自贸,并且正式启动针对中国的301调查。由班农确立的经济民族主义和民粹保守主义已经成为特朗普执政任内的核心理念。

“后班农时期”特朗普对华斗争更加猛烈

▲资料图:班农

班农离职让特朗普看到了班农所提出理念的局限性,这种理念或许能够帮助特朗普胜选,却无法得到绝大多数美国精英的认同。如果完全落实该理念,特朗普所得到的政绩很可能无法覆盖其带来的政治成本。在这一认识基础上,特朗普也逐渐改变了任期内的主要目标,放弃了以“百日新政”、“再造美国”、“让美国再次伟大”为代表的最高目标,而选择了“美国优先”为代表的现实目标,这一现实目标的实质意义在于帮助特朗普和共和党竞选连任。未来相当长时间内,能否帮助特朗普竞选连任是其各项施政的优先考虑和评判标准。

从正面看,班农离职让特朗普卸下了一个很重的意识形态负担,能够淡化人们看待特朗普时戴着的有色眼镜。白宫内部也没有人再能得到特朗普的“特殊待遇”,有助于特朗普逐渐淡化执政团队的政治色彩,邀请更多专业性强的技术性幕僚加入团队之中。班农离职也会降低团队内部的紧张气氛和严重对立,团队成员将把更多精力聚焦于解决具体的内政外交议题。

从负面看,班农离职让特朗普失去了最后一张挡箭牌。在这之前,特朗普还能将大部分激进、民粹的措施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推给班农,分散舆论和国会对特朗普的指责。但至此之后,特朗普将必须直面这些矛盾和争议,直接对此负责。这显著缩小了特朗普执政的容错空间,这在国内政策上会尤为明显。

班农与特朗普之间是“友好分手”。特朗普对班农的离职遗憾不已,在推特上对其大加赞赏。班农则回到大选时为特朗普造势的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声称将继续为特朗普而战。由于特朗普政府已经调转到“大选模式”,所以班农所发挥的作用与大选时并无变化。一方面,班农可以代替特朗普与自由派媒体展开论战,依靠从白宫获得的内部信息揭穿所谓“假新闻”。另一方面,班农也将给特朗普“小骂大帮忙”,抨击其向左翼妥协的举动,为其营造巨大的舆论压力,促使其继续实施民粹、极端的政策。

与中国的“战争”是特朗普寻求连任的关键策略

班农要求与中国经济开战的采访无疑让他成为美国国内反华势力的排头兵,事实上这一说法在中国造成的关注度远比在美国的低。班农的说法在美国绝非惊悚言论,其核心逻辑甚至得到了两党多数精英和学者的普遍认可。因此,这一宣言并没有很强的政治意图,而更像是给美国主流社会的一颗定心丸,即特朗普不会忘记美国当前最大的外部挑战。特朗普可以将美国国内就业的改善、外国对美国制造业的投资或中国崛起势头的放缓均归因于这场“战争”的胜利。而这场“战争”的进行也会特朗普更多重大举措容易得到国会的支持。

在班农离职前的8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备忘录,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决定是否对中国展开“301调查”。班农离职当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宣布正式对中国发起“301调查”,打响了与中国经济“开战”的第一枪。该调查只是美国系列对华贸易行动的开始,未来一段时期,美国还可能在钢铁和铝倾销,对美投资审查,反洗钱等更多领域找中国的麻烦。

随着明年中期选举临近,特朗普政府有可能将进一步提升与中国“战争”的鼓噪力度。除经济领域外,以往困扰中美关系的台湾、南海、人权等议题都可能被特朗普重拾。这将对未来一段时期的中美关系带来更多杂音和波澜。与美国达成妥协和交易的成本和难度也将随着特朗普执政地位不稳而变得越来越高。中国需要对特朗普政府一些更单边、更挑衅的举动有所防备,重新确立一个更为现实的中美关系目标。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环球战略智库”】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8/38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