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的知识分子

费孝通有一次说:“我对知识分子也看穿了,没有多大本领,都是假的本领。自己吃饭的本领有,真的要管理世界的本领没有。对旧知识分子,我一直看不起。在我眼中,真正好的没有几个。”而我们这些自视甚高的现代“知识分子”,莫说是管理世界的本领,仅仅是穿透表象、看到本质的本领,我们是否真的具备呢?我们是否真得认识这个世界呢?

有朋友邀请我写一篇文章,纪念魏巍老师。

接受这个邀请的时候,只是很随意、很自然地就接受了。但是准备写的时候,却感觉忐忑不安。

纪念文章的意义,在于回顾一个人的一生,回顾其思想和行为的发展,总结其一生,将其一生中最有价值的精神提炼出来,同时将这种精神发扬流传下去,影响后人。

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那么这个做总结的人,至少需要是一个与逝者,也就是魏巍老师同等分量的人,要有类似的经历,经历过历史的风风雨雨。要经历过抗日、抗战、抗美援越,经历过建国初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艰苦创业、奋发进取的三十年,也经历过最近截然不同的三十年。要能够从心底理解青年的、中年的、老年的魏巍老师。

若是总结者年纪没有那么大,达不到上面的要求,那么退而求其次,也至少应该看过魏巍老师的作品,早期的、晚期的作品,与他本人当面交流过,了解他所经历的时代,了解他的思想发展的历程。

而不是由像我这样一个年轻人来写纪念文章。我对魏巍老师所知甚少,除了《最可爱的人》,其他的都没有看过。

不仅是对他所知甚少,有一段时间,我和千千万万的年轻人一样,不仅对魏巍老师所知甚少,甚至对于他这样的作家不屑一顾。类似的被我们不屑一顾的作家还有浩然、柳青、丁玲、郭沫若等等。因为在我们眼里他们只是一帮御用文人。

同时,在这个名单里面,还可以加上一个最大的、震撼世界的名字,那就是毛泽东。有一段时期,我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对于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建者毛泽东也有点漠然。我们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毛泽东是一个好玩弄权术的统治者。

我们不看《人民日报》,不看《新闻联播》,不看官方的报道,因为我们觉得那些太官腔、教条主义。因为青春期的逆反心理,我们转而去看一些西化派的媒体。

因为对于西化派报纸网络媒体所宣传的文化大革命、反右运动的反感,因为对于“阴暗政治”的厌恶,我们又尽量的远离政治。我们希图找一个小世界来安顿自己的生活,只把自己和周围的亲友安顿好,不去过问政治的是是非非。

无知的知识分子

同时,因为阅读了许多书籍的缘故,我们还有着自视甚高的优越感,有着非一般老百姓所有的优越感,我们相信自己有着所谓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在我们看来是一种非同寻常的品格。我们就是那些自视甚高的知识分子,或者半个知识分子。

而现在,经历了毕业后几个年头的社会生活,了解了更多的历史之后,我们才发觉自己是多么可笑。这样的自视甚高是多么可笑,所谓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多么浅薄、无知。可以说,我们只是一些情绪化的、表面的、浅薄的、无知的知识分子。

我们对于自己的国家近几十年的历史只是建立在道听途说的基础之上。我们对于国家、对于世界的认识,完全没有什么系统性、理性、客观性。

简言之,我们只是西化派宣传的一个产品而已,只是批量生产出来的流水线产品而已。我们从来没有见识过真实的世界,我们的见识不超过一个流水线。所谓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只不过是我们一厢情愿的可笑的自我安慰。多么可笑!

我们是一些空想主义的书生,不了解这个国家的现实,不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不了解头三十年,不了解最近的三十年,不了解毛泽东,不了解改革开放是如何一步步走来的,不了解正在我们身边发生的历史。

对于这个国家历史上的每次大事件,三反五反、整风运动、反右运动、大跃进、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文革,我们只是有所耳闻,但是对于事件发生的背景、原因、脉络、结果却完全不了解。任何一个历史事件,都是历史事件中诸多力量、不同派别、不同集团、不同阶层相互斗争、妥协的结果,而我们甚至对于每次事件中有几个力量、几个派别、几个集团都不清楚,我们不清楚其中的一些人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情。

我们对于建国后在国家高层内部的党内斗争、路线斗争完全缺乏了解。我们高谈阔论着关于毛泽东的一切,我们以流俗的小肚鸡肠揣测着毛泽东的宽广胸襟,自以为是的说东道西,可是我们中很多人甚至根本没有看过一页《毛泽东选集》

为了了解毛泽东的思想和战略,那些与毛泽东交手的人都要认真研究他的文章。好几任美国总统的案头上都要摆上《毛泽东选集》。已经在国际舞台上活跃了半个多世纪的美国前国务卿、国际战略家基辛格博士,也在他的书中将毛泽东称为哲学王。

无知的知识分子

而我们,却不看《毛泽东选集》。我们对自己的道听途说是如此沾沾自喜。

我们一无所知,却自视具备“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一些老革命在文革初期即被打倒,但是其中一些人在回忆文革时却说:文革的发生是必然的结果,文革之前的诸多事件决定了文革的必然发生。那么这些事件究竟是什么?究竟什么导致了文革的必然发生?我们不了解前因后果,不知道发生、发展、结果的整个过程,这样一来如何让我们以史为鉴、以史为镜?学习历史的目的本来就是以史为鉴、以史为镜。

我们这些“自视甚高”的知识分子很少去追问这些,我们只是满足于一些表象而已。我们狭隘的眼睛只看见表象,却不见本质。

【费孝通有一次说:“我对知识分子也看穿了,没有多大本领,都是假的本领。自己吃饭的本领有,真的要管理世界的本领没有。对旧知识分子,我一直看不起。在我眼中,真正好的没有几个。”】

费孝通是世界有名的人类学家,他和梁漱溟等大知识分子在50年代的时候被戴上了大右派的帽子,在政治运动中都受了些委屈。但是他们两人还是很佩服毛泽东。他们认为毛泽东是伟人。

无知的知识分子

而像我们这样的人,算是什么知识分子呢?

对于建国初和文革的历史我们很糊涂,对于改革开放的历史我们也是很糊涂。

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他说:“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那么究竟是哪一类人想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哪一类人想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为什么要否定?为什么不能否定?改革开放前的探索和改革开放后的探索究竟有什么相互联系和重大区别?

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否能回答?如果连这最基本问题都回答不了,我们算是什么知识分子?

现实教育了我们,现实不允许我们继续浑浑噩噩下去。今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重新认识和学习,学习这个国家在六十年间所发生的事。

现实逼迫我们关注政治。政治是一个国家生活的最高表现形式,政治从宏观上决定了这个国家的经济、文化、民生生活,决定了人们的道德生活、婚姻生活、爱情生活。对于阴暗的政治的厌恶并不能使我们继续远离政治,因为我们需要把政治改变为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的好政治。

我们开始怀疑、开始重新学习。

我们今日之青年,面对着一个大变革、大动荡的世界,面对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时代。

传统的、现代的;理想的、世俗的;道德的、堕落的;西方的、东方的;民族的、世界的;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的、保护主义的;战争的、和平的;优胜劣汰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平等友爱除暴安良文明社会的......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层出不穷、激烈碰撞。

我们面对着太多问题,国内的历史问题,社会主义民主资本主义民主问题,公有制私有制问题,贫富分化问题,东西部发展不均衡问题,城乡发展不均衡问题,三农问题,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资本主义法治建设问题,腐败问题,转变经济发展模式问题,就业问题,经济危机问题,国内的道德文化建设问题,教育问题,医疗改革问题,养老金问题……

每一个问题,都需要我们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地去学习和研究。

我们不仅需要了解国内,也需要了解国际。今日之世界,中国和世界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为了建设我们的国家,我们必须了解这个世界现存的唯一超级大国。我们必须搞清楚这个超级大国在国内是如何运作的;搞清楚他在世界各地的地缘政治经济战略;搞清楚他所鼓吹的普世价值、民主是如何在世界各地忽悠的;搞清楚他自鼓吹门罗主义、美洲人的美洲以来,是如何在世界各地运作的;搞清楚它的以石油地缘政治为基础、以军事为保障的美元金融帝国主义霸权体系。

我们还需要搞清楚拉美,搞清楚尼泊尔,搞清楚新时期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们。我们还需要搞清楚伊朗、俄罗斯、东欧、欧洲、非洲。

无知的知识分子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多么大的棋局,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多么大的世界。一个多么广阔的世界,一个问题丛生的世界!

这一切都需要我们去认真学习、思考、研究和实践。这一切都要求我们付出巨大的勇气、精力和意志。

今后的十年、二十年,将会是一个大动荡、大变革、大调整的时代。我们需要准备好如何好面对它、改造它!

【尹帅军,80后青年作家,察网专栏作家,著有《错的不是我们 是世界》。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尹帅军”】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知识分子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8/38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