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约道路 有可能全国普遍推广吗?

就目前来说,塘约道路有相当大的积极意义,但还真没有达到全面推广的地步。更何况中国太大了,农村情况千差万别。把塘约道路推上神坛更多的只会成为官员政绩工程与面子工程。领头人,农业人才,资金,农业知识,政策,可持续发展,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三农问题才能真正解决。而人与知识更是重中之重。

塘约道路  有可能全国普遍推广吗?

我是一个农民,但不算是一个真正的农民,因为我从小就没有种过地,人生的道路就是上学,经商,但我的根在农村,那里生我养我,有我童年与牵挂的地方。快乐的时光大多是在农村渡过的。小时候帮大人们双抢,上山下田,记忆里也更有掏鸟窝,捉螃蟹,偷果子的欢乐。农村的记忆终究成了过去了,现在的农村早已不是儿时的记忆了。荒草连阡陌,荆棘漫田埂。山清水秀却难觅生机。这情这景在城里人看起来,那是多么的美,却是农村人心里实在的痛。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国家是越来越好了,可是农村却问题越来越大。以至于农村问题成了国家最高层的痛点。年年一号文件,更是提的都是三农问题。

从温铁军博士于1996年正式提出三农问题,2003年写入国家政府工作报告,到今天二十年过去了。农村变样了吗?三农问题解决了吗?

取消涉农税费,创办农业专业社,小城镇建设,农村医保,精准扶贫,再到新农村建设。国家的投入不可谓不大。到农村走一走,确实,农村变样了,变大样了。硬化的水泥路,很多村有了路灯,新房鳞次栉比,垃圾集中回收,这都是能看到的变化。看不到的还有大病医保,养老保险。相比于以前,农民的生活环境确实有了大起色。

但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天天住皇宫,也还是要填饱肚子的。这么多年过了,农民的增收做得怎么样呢?每年政府公开的农民收入数字里,有多少是涉农收入呢?我想这个数字是无人敢触及的。

这些年来,农民的收入确实是在增长,但增长的源头是务工与经商。以至于春运客流成了世界奇迹,摩托车返乡大队伍那个浩浩荡荡,十亿人民九亿商现在也慢慢由调侃变成现实。这无不说明着农村正在凋蔽,农业正在衰落。

现在我国正在进行产业升级,基建也快接近尾声,再加上环保的一刀切,大面积大量的小工厂小作坊必须关停,意味着大量的农民工要寻找新的出路;商业还能再吸纳更多的人就业吗?不可否认的是每年有人开始从商并成功了,但更应当看到的是,商业其实早就成了资本的博弈。小商业小资本博弈,大商业大资本博弈,人脉,商圈,经验,往往能让一个新手败光家业。长沙高桥市场有一个门店,二年换了三个店主,全部亏损几百万离去。而我更是见过那种小饭店,一年就换三四个老板的。我是对那些没有经过商的人从商是不赞成的,那会害了他们。更何况这二年生意是真的不好做,卖货的比买货的多。

从工业与基建行业出来的农民工们,他们的出路在何方?

农村?!农业?!

塘约道路最近一直很火,仿佛给广大农民提供了新时期发家致富的一盏指路明灯。

我也非常想了解一下什么是塘约道路。于是在网上查了一些相关资料,总结了一下塘约成功的条件:

一:有个强有力的愿意为村民谋利益的村领导集体。

二:要有一大笔的启动资金。

三:要有科学的规划。

看了网上有关塘约道路的介绍,我为塘约村村民感到高兴,他们以后的道路将是光明的。也许道路会有坎坷,但终究方向是对了。单打独斗的小农经济,在资本为主的市场面前根本就经不起任何的冲击,不抱团,农业发展不了。塘约大灾之后必大福。

塘约成功了,塘约道路能在全国推广吗?

如果能,那真是中国之福,中国农民之福。

但细细思量之下,我觉得塘约不具有全面推广的可行性,仅在个别有条件的地方是可以试试的,因为毕竟问题是相当明显的,而且是致命的。

一:现在农村的村委村支委二级已接近于全面瘫痪,愿意为村民谋福利的凤毛麟角,愿而且能为村民谋福利的更如凡人修仙,只凭机遇。左文学不多啊。在没有全面彻底的整治村乡领导圈子的政治生态之前,要村二委担起这个担子,何异于天荒夜谈。几十年的组织涣散,凭什么来相信村二委的先进性?乡贤治村说得好听,大部分都是家族治村,或者黑恶势力治村。懒,庸,贪,是相当多的村二委的真实写照。所谓的民主,沦落得和西方的民主一样一样的,金钱民主了,农村这种状况如何改变?何时可以改变?

二:启动资金从哪里来?塘约村二委十一人筹集了273万元资金,拉开了塘约道路的帷幕。273万,十一人,人均24.8万。如果要全面推广,在没有真正解决带头人问题时,要推广塘约道路,那么这笔启动资金怎么来呢?如果解决了带头人问题,几百万的资金当然不是问题,农民也都是有眼睛的有脑子的。在这里,我就不说那网上流传的国家补助的1.2个亿了,毕竟人均4万的扶贫款,特别是大灾后的扶贫款,真心不多。而且值得称道的是塘约很好的利用了这笔资金,改变了家乡的命运。这就是塘约的了不起。至于国家给的种子,肥料的支持,各种补贴,基建的配套,我相信在愿意学塘约的地方,国家也会一视同仁,是不?

三:塘约有一帮见过世面的人才,在塘约道路上起了引领的作用。但如果要推广起来,在别的地方还能一样的找到这样的人才吗?不能说没有,但绝不能说肯定都有!现在的农村要再一次发展起来,走集体经济之路是必须的,但不能走以前那种低水平的农业合作道路了。要发展农业产业化才是方向。

农业人才紧缺,而且难以速成。谁能帮农村人发展农村产业化?这个担子应当由政府与涉农高校但当起来。由政府组织,高校担纲,才能确保农业改革的方向与进程不出问题。塘约道路更多的只强调了其内生动力,而忽视了周书记十一次到塘约的事实。这会不会给人们造成一个错觉呢?塘约的发展与状大,政府一直没有缺位,甚至应当说一直是政府在起主导作用!

如果不能把这三个问题予以澄清并解决,就在全国推广塘约道路,我感觉又只是徒劳无功。

我还是我的主张:以国资为主,村集体为辅,高校主导,农户参股,工农结合的一种新的合作模式,才是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的最终出路。

就目前来说,塘约道路有相当大的积极意义,但还真没有达到全面推广的地步。更何况中国太大了,农村情况千差万别。把塘约道路推上神坛更多的只会成为官员政绩工程与面子工程。

领头人,农业人才,资金,农业知识,政策,可持续发展,只有解决了这些问题,三农问题才能真正解决。而人与知识更是重中之重。

三农问题积生难返,解决起来更须谨慎前行 。

塘约道路真的不要去神话他,更不要让这条道路变成各地官员的政绩之路,面子之路,晋升之路及其反面害民伤民之路,中国农民已经伤不起了。

2017-09-13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塘约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