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阿里巴巴的传说:“明漏税”和参与国企混改

2016年财年全年,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成交额突破3万亿,达到3.09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声称其规模不亚于欧美主要发达国家全年的GDP。3.1万亿交易,相当于2015年全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10.3%。记住,这3万亿的线上交易是不发生税的——因为没有收税的环节——只要淘宝网后台不对税务部门开放,不与税务部门联机代收税款,怎么会发生税收?这一点,玩儿淘宝、京东的都会心里门清。卖方如果是生产商,增值税、营业税都免了;如果是零售商,起码营业税免了。甚至企业所得税都看不见。说透了人家还真不是“偷漏税”。人家是“明漏税”!

关于阿里巴巴的传说:“明漏税”和参与国企混改

关于阿里巴巴的传说(一)

“阿里巴巴”已经不是关于财富的神话传说了,马云早就把这个神话变成了现实。自从把神话变成现实,他就不是此前在机场书店门口电视屏上那个手舞足蹈满嘴冒泡的“讲解员”了,而是风光无限,行走在世界最高端台面上,一举手一投足都有“除了上帝就是他了”的那个神仙。

本来贫道不太在意这些新闻,是去年听说有人对马云在亚冠决赛时许诺恒大赢了奖励1000万发表感慨,说“马云要玩儿足球了”,而马云回答:“我这还没开始玩儿呢!”,以及他打算“拯救中国足球”的消息,对贫道有点刺激。突然觉得这场面在哪儿见过:

马云的感觉十几年前张朝阳也有,张朝阳从珠峰下来后回忆:那时真的有“除了上帝就是我了”的感觉。马云与张朝阳差别是:后者的想法当时藏着掖着,马云嘴还没张开就把那唯我独尊的意思洋溢在那张有特点的脸上了。

贫道对此可不只是亲眼见过,而是亲自体会过:

1996年年底,贫道与几个朋友在一个餐厅大厅吃饭,突然看见隔几张桌子公司董事长与一个朋友吃饭,就去打个招呼。他一见我就说“批了,批了!”。我说:听说了——证监会批准我们的一个子公司上市了,这意味着我们是全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公司!大冬天且大厅里并不暖和,他只穿一个衬衣打着领带,一件西装搭在椅背上。贫道说:“不冷呀?!”他说:“冷啥?热!烧包烧的!!我现在就想站起来大厅喊一声:今天尽管吃,账我都结了!”虽然是开玩笑,规格也不高(毕竟是省级规模的舞台),但感觉肯定都差不多。我们本来就是连续10年全省第一大私营企业,第二年我们又收购一家上市公司,总资产十几个亿。一次开董事会,他说要用“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办公司。贫道当时就笑了:竞技体育是走极端,啥都往死出整。办公司肯定不行。该快快该慢慢,该高高该低低,哪有明知道不能快的时候非往坑里跳呢?!

十年后公司在总资产近40亿,净资产20多亿时,他给折腾完蛋了,没了——零价格转让了。一如孔尚任说的: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改革三十多年来,一批人在“中国最风头私营企业家表演舞台”轮流表演,打“出将”出来时风光无限,在台中表演时所有观众看得嘴都张开了——瞧还是这人厉害,上帝老大他第二!可都是眼看着他不得不一步步进了“入相”门。腾出场地来让下一个出来过瘾。

当然,贫道今天不是来恶心马云的——看过这么多戏早已没心情。贫道是怀疑现在有的领导没看过这些戏,不知道私企到那个位置一定会“风光”,但一定不会“无限”。不能把关乎国家死活的大事依靠几个过客安排。这样做会出事的。私企越伟大越风光越危险,像通用电器那样Too Big to Fail——大到不能倒的时候,全国人民都笑了。

先说一个:关于税收问题。

最近几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长有些慢。2010年从全球金融危机走出后,到2013年财政收入年均增长15.8%,而13到16年年均增长只有7.3%。下降一倍多。而且越往后越低——最近三年为:4.9%、8.4%、8.7%。要知道在全球金融危机前的10年中,中国财政收入增长达到年均20%!!

是房地产降温,土地卖的少了,非税收入增速放缓造成的吗?

房地产经历了2012-2014年的低谷,前几年又回升一次。非税收入的增长比2010年前后低了点,但依旧很快。2013-2011与2011-2008年相比,非税收入年增长从25.2%下降到15.2%,但2013-2015年,恢复到年均增长25.0%的水平。2007年,非税收入只占财政收入的11.1%,2011年达到13.6%,2015年非税收入达到29198亿元,已经超过企业所得税,占国家财政收入的18.3%。也就是说,下降的最主要因素是税收下降了。尤其地方财政,2万多亿的非税收入接近6.3万亿财税收入的三分之一。财政收入依赖土地的因素扩大了。也就是说,这几年国家税收增长速度大幅降低了。从2010年到2016年的6年中,税收年增长分别为:22.5%、12.2%、9.8%、7.9.6%、4.8%、4.8%。

税收增幅收窄,肯定与经济增速收窄相关。但是,这些年,经济减速是缓慢的,从2010年的10.3%降到2016年的6.7%,6年降了35.6%。但税收增长从22.5%降到4.8%,降幅368.8%。税收减速是GDP减速的十倍!

不是土地因素,不是经济增长因素,有别的原因吗?

国家税务局说是国家实施减税政策的结果。问题在于,国家减税政策是2015年8月公布实施的,与2011-2014年税收增幅从23%下降到8%关系不大。应该还有什么因素在里面。

贫道注意这样一组数字2016年财年全年,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成交额突破3万亿,达到3.09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声称其规模不亚于欧美主要发达国家全年的GDP。3.1万亿交易,相当于2015年全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10.3%。

记住,这3万亿的线上交易是不发生税的——因为没有收税的环节——只要淘宝网后台不对税务部门开放,不与税务部门联机代收税款,怎么会发生税收?这一点,玩儿淘宝、京东的都会心里门清。卖方如果是生产商,增值税、营业税都免了;如果是零售商,起码营业税免了。甚至企业所得税都看不见。

说透了人家还真不是“偷漏税”。人家是“明漏税”!

2016年全国74万亿GDP。其中80%有纳税环节(农业、政府教育军队等不纳税)。3.1万亿的交易,本来要有接近20%要变成各种税收,总计不低于6000亿。2016年税收比2015年增加4.8%,增加约6000亿。如果减免税政策照样实施,但阿里巴巴线上平台“明漏”的税收找回6000亿,则当年实际税收增幅会达到10%,甚至高于2013年的税收增幅。

别以为阿里一个企业对国家宏观经济影响不大,要知道还有京东等其他企业呢,现在都不止3万亿。线上销售肯定越来越大,尤其非现金交易完成后,小零售都看不见。如果线上和无线交易占到全社会零售额的50%(现在是10%),明漏税以数万亿计的时候,政府就傻了。

当然,还有土地财政一旦玩儿到头了怎么办的问题。现在地方财政收入有2万多亿,占财税收入的32%来自“非税收入”。但中国房地产已经到了不需要盖房的时候了——“现有城市住房+空置商品房+ 在建商品房”/城市人口(含常住人口)已经是亚洲第一,高于欧盟大多数国家。如果再加“已售出地可建商品房”就更高了。总有不再卖地的时候。届时地方政府2-3万亿的“非税收入”突然没了,回到当年教师不发工资发袜子衬衣的时候(九十年代后期),就会去别的地方找吃的了。2016年阿里巴巴完税213亿,杭州市政府肯定不急,但国家税务总局会急。

不过那时候线上交易的“明漏税”也到头了——政府肯定自己先要活。

问题在于,线上交易的税收环节只能在线上。也就是交易双方交易在线上,完成交易才需要完税,所以完税也只能在线上。说白了,政府要真的非要把这块越来越大的“明漏税”找回来,肯定先找马云、刘强东、马化腾,所有交易平台系统的后台肯定要对税务部门开放。

贫道这里实际是提醒双方:总有那一天的,尽快做准备吧。

有人会说:不管偷漏税还是明漏税,这事儿与我们屁民没一毛钱关系。

那是你傻!

马云捯饬没有的税,到时候政府都会补上——不是马云补上,而是包括你在内的人都要掏钱的。你说不又不做生意,工资又不到纳个人所得税的标准。不见得不让你操心的!

财政支出的很大一部分与你生活相关的,钱让马云折腾没了,要是你家门口的立交桥半截停工了,清洁工少了到处都是垃圾,你别抱怨。你妈你爸报销看病的钱政府一直往后拖,你别着急。而且可能你天天盼的第二艘航母停工了——没钱了,你别不爽!

政府不会让自己关门的,到时候肯定变着花招征税。明漏税的你说不要紧,到时候你骂人都没资格。

关于阿里巴巴的传说(二)

据说为了“打破垄断”, 发改委在2016年划定联通集团、东航集团、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作为首批6家混改试点企业。

经历了300多天努力,中国联通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终于尘埃落定。根据中国联通公告显示,共有中国人寿、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等14家企业参与了此次混改的投资。在本次混改过程中,中国联通拟向战略投资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约90.37亿股股份,价格为每股人民币6.83元,募集资金不超过约617.25亿。

引入的民营战略投资者中,中国人寿投入217亿元,占10.22%、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129.75亿元,占6.11%;腾讯110亿元,占比5.18%;百度70亿元,占比3.30%;阿里巴巴43.3亿元,占比2.04%;京东50亿元、2.36%;其余投资者更小。联通集团合计持有公司约36.67%股份,新引入战略投资者持股比例约35.19%,员工股权激励2.7%,公众股东25.4%,形成混合所有制多元化股权结构。

联通作为首家大型国企这样混改,似乎预示着今后混改主要靠大型私企参与了。因为国企规模都有些大,不找点大型私企还真难办。发改委如此费心为私企张罗,其实效果也不明显:

总计募集617亿资金,中国人寿和国企结构调整资金就占了347亿,占了“混改”资金的一大半——56%。其余12家私企总计不过投入270亿元,占44%。调整后原国企联通集团依旧占总股本36.37%,但所谓“新战略投资者”的35.19%股份中大部分是国有资本。最终国有资产依旧占联通的56%左右。扮演“战略投资者”的几家大型私企,总计不过占股本的15.5%。其余是公众股份和职工股份。15名董事中就算给了新战略投资者4个名额(占董事的26.7%),也实属照顾。认起真来,恐怕还是国资委说了算。

看来,即使是中国比较大的私企参与,完成一些人“打破国企垄断”,加大私有化进程的崇高愿望要想实现,也是不容易的。

有人会说还有一些更大的私企还没参加呢。阿里巴巴实际总资产太小,不过1600亿。但京东就有2050亿。房地产行业老大的恒大总资产达到13000亿!万达曾经达到8800亿。这些公司如果也合伙进来,不一定不能打破国企的垄断局面。即使还有问题,比较大的几百家私有企业抱团进来,总会闯出条新天地的。

就算私企现在现金有限,但阿里巴巴的蚂蚁金服、支付宝和微信红包里的钱就不少。阿里巴巴2017年财报显示,截至3月末,本季自由现金流达到43.88亿元,2016财年的自由现金流达到512.79亿元。这些资金滚到数千亿也是指日可待的。这对突破难点会另辟蹊径的。

真的吗?

2015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总计资产17.3万亿,不算小的。可惜国企太大了,这些资本全部用来“帮助国企混改”,也不够给这锅汤点滚的!

2015年,民营企业500强的全部资产,大约比中信集团的162000亿元资产多出1万亿元,多出6.8%。国企随便拿出几个来,私企500强捆在一起都扛不动:

中石油:13195亿;中石化:23790亿;中海油:6172——三个石油集团总资产43157亿。

五大电力集团总资产45306万亿:华能:10029亿、国电:8931亿、华电:7792亿、国电投:8761亿、神华:9793亿。

国家电网加南方电网:36900亿。

就算电信行业,联通也只排第三。其余三个还有16300亿(电信:6322亿、移动:7000亿、网通3000亿)呢。

国企随便拿出一个,都是数千亿资产,而且大部分是实实在在的不动产。私企所谓数千亿资产,基本都是所谓“股票市值”,虚头大。房地产行业最典型:除了王健林还搞点物业——电影和旅店,很多房地产公司房子一卖就剩“业主的物业”了。让这样的企业拿出现金做战略投资,大多数拿不出几个现金来。问问王健林为什么不来掺乎混改?因为他不是前一段倒腾资产,基本没有现金。几个网络公司搞储蓄的那些钱是“负债”,用来投资肯定是不允许的。估计这次联通混改,几个私营公司的“出资”政府没少费力气,这几百亿多少是银行的多少是自己帐上的,还是另说呢!

看到发改委列出的几个国企,有中国船舶,不知道是中船工业集团还是中船重工集团,但那一个都与联通差不多,都是四五千亿资产的企业。

干脆交个底吧:

一个中国铁路总公司总资产20万亿,就比私企500家最大企业加起来都多出14%!大型国有企业总资产大约110多万亿,是私企500强的6.5倍!

贫道搞不清事先发改委与国资委和中国工商联沟通过没有,知道不知道国企有多大总资产,私企总计有多少钱,然后用小学算术比较一下大小,以便心里有点底。

最搞不清的是:据说混改不仅是打破国企垄断(因为只说这个道理是违反宪法第六条的),还包括增强国企管理能力,改善企业经营条件等。

发改委昏呀!这几十家国企可都是效益奇好巨型企业,在全球500强都是排上号的。产业销售规模在世界同行中大多排第一;企业管理水平大都得到全世界同行承认的;要真是缺资金,包括西方著名银行都会挤破头地贷款或发行债券。有些私企虽然很大,但他的老板也没见识过这么大的企业呀!别说马云,去问问许家印,给他个几千亿资产的中船工业,他敢保证明年造船合同依旧世界第一吗?

贫道不明白,就算玩个“蛇吞象”,也得今年春节前玩呀——不叫上王林大师,发改委的那几条蛇能有那么大本事吗?

实际上,今天国家面临的问题与解放初差不多:都是国有资本太大,不得不设个国家机构来统筹。

很多人以为是中国共产党把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给扼杀了,尤其1956年的社会主义改造,把工商业中最后一点私有经济也改造成国有经济了。估计没有几个人会怀疑这个说法。

贫道告诉大家:中国近现代经济的国有化不是共产党搞的,主要是国民党搞出来的。共产党的所谓“社会主义改造”只起到“割掉资本主义的小尾巴”的作用。说主要是蒋介石完成了中国“社会主义改造”并不夸张,说这事儿是毛泽东完成的,还真有点名不副实!

根据国民党统计,在近现代产业中(制造业、建筑业、现代商业、金融、交通、能源等),1920年中国民营资产4.5亿,接近公营的4倍,也就是国有资本占近现代产业不足20%。

国民党统治时期,政府主要通过参股银行手段扩大了公营资本。抗战前夕除了西方资本外,在国民党统治区民营资本为18.89亿元,官营5.71亿元,官营约为民营三分之一。也就是说,到1937年,扣除外资,国企占近现代产业资本的25%,民企75%。

抗战爆发,600家民营企业西迁,但损失惨重。而且国民党发“国难财”,大后方的官僚资本逐步上升。留在日占区的民企均被日本强制合资。日本投降,蒋介石“下山摘桃子”,将沦陷区所有产业均冠以“日伪资产”,大量被没收。到1948年全部交通、工业中,外国资本占11.2%,官僚资本占64.1%,民族资本占24.7%。如果算上金融资本基本被四大家族控制。到解放战争后期,近现代产业中除外资外,官僚资本占80%强,民族资本不足20%。

1950年时,部分外国资本跑掉,国民党带到台湾的不少金融资产,但共产党顺手牵羊把所谓“官僚资本”和“帝国主义资本”收归国有后,国有资产依旧占到近现代产业的75%以上,私有资本不足25%。

1952年苏联援建项目都是大型项目,私企不可能合作,只能是国家贷款实施,最后形成国有企业。与这些大型项目比,解放前那些轻工业简直算不上“现代产业”。所以到1955年社会主义改造前,国有资本在近现代产业85%以上,私有资本真的就像剩下小个尾巴。

也就是说,中共在1955年同样面临一个问题:近现代产业资本中,85%是国家的,25%是私人的。

贫道这里提出个问题:这种情况下,究竟是让私有混改国有好呢,还是让国有混改私有好呢?

恐怕所有人都会骂贫道:你这不是装傻么!要是混改,也只能国有混改私人,私人怎么有能力混改国企呢?况且干嘛非要混改呢!各干各的不行么?提出混改就是瞎折腾嘛!

看来大家都比今天的国资委和发改委聪明:今天依旧是这个局面。就大型企业来讲,国企总资产是私企的6.5倍,这个差距比1955年国企与私企5.7倍(85/15)的差距还大一些。但是,现在有人提出要用私企混改国企,不没人吭气吗?那么多专家学者,还都是从美国英国喝过洋墨水的,怎么不比贫道清楚点呢?

其实当年也不见得没有人认为私企的效率更高,应该私企混改国企。但问题是,如果这样做,只有一条路走:贱卖国企。也就是把国企资产贬值10倍,国企就只有私企的三分之一时,才能完成私有化改造。

但是,别看当时的知识分子是旧社会过来的。别看当时的民主党派是代表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左派的,他们都不会同意这种方案的!因为当时国民党党纲也是主张“节制资本”的!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有以下明明白白 的文字:

【凡本国人及外国人之企业,或有独占的性质,或规模过大为私人之力所不能办者,如银行、铁道、航路之属,由国家经营管理之,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此则节制资本之要旨也。】

孙中山早在推翻清廷不久就认为这些国家命脉产业要 “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也就是垄断行业最后也是垄断,垄断也只能由国家垄断,私人垄断必然“少数人所得而私”!

孙中山100年前就明白的道理,而且把“要旨”都给总结清楚了,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坐在发改委和国资委办公室的专家们100年后又退回去了!为什么退?孙中山一定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们这是为了让“少数人所得而私”!】

即使在1956年,有人提出国有企业要混改,走“靓女先嫁”和贱卖资产的路子,民主党派的先生们也肯定不同意。共产党要真的执意混改,脾气暴躁的梁簌溟敢以自焚抗议!与今天的“民主派”背道而驰。当时的大学教授肯定不像现在这样去论证私企混改国企的好处,现在的“专家”去和经济学家马寅初辩论,也讨不到半点好处!

有人夸贫道有见识——虽然不是专家,但论述问题很专业。这搞得贫道极不好意思:贫道讲的也算专业知识?!贫道不过说点常识,知识点也就属于初中,最多算是高一的。

套用《南征北战》里蒋军参谋长的话是:“不是贫道聪明,是专家们太愚蠢”。

对于混改,贫道倒还不很担心:改不动的!王林大师年初就不在了!!真的把国有资产10块卖1块是搞不成的。估计也就是搞那么几搞,让该得的人“所得而私”的差不多了,混改也就结束了。

【邋遢道人,察网专栏学者,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阿里巴巴 马云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9/38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