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勿忘“九一八”?惊心动魄的舆论沉陷隐含着现实危险

中国现在的一些文人,比“九一八”之前的中国文人,更没有风骨,贩卖的言论更为露骨。有更大收益,更小成本,更无代价。这样的人,大量的进入中国的文化精英主流圈。从媒体到教育,从教育到文艺,日复一日的给中国人洗脑,瓦解中国人的国家意识。我们在918这一天不但要记住国耻,而且还要记住国耻是怎么发生的,清理舆论乱象,不让“九一八”之前的思想状态重现,居安思危,才能最大程度的不让屈辱的历史重演。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为什么要勿忘“九一八”?惊心动魄的舆论沉陷隐含着现实危险

今天是9月18日,是中国人应该记住的特殊日子。八十六年前的“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十四年侵华的开端,这一天是中国的“国耻日”。

有人在故意忽略918这个日子,他们只记得每年的911;甚至还有人在918这天调侃国难日:

为什么要勿忘“九一八”?惊心动魄的舆论沉陷隐含着现实危险

有人可能会说,虽然他们不爱国,但是他们爱民。真的吗?2011年西安煤气爆炸事件发生之后,看他们是否爱民。

为什么要勿忘“九一八”?惊心动魄的舆论沉陷隐含着现实危险

一些人最喜欢谈人性,最喜欢把民主自由挂在嘴上,但他们既不爱这个国家,也不爱这个国家的人民,因为他们另有所爱。

因为日本发动的“九一八”是中国人民的灾难,所以他们在918这一天要拿中国女性来调侃,要当成娱乐节目;因为911是美国人的灾难,所以,他们愤慨一些中国人拿这一天当娱乐节目。

为什么要勿忘“九一八”?惊心动魄的舆论沉陷隐含着现实危险

问题的严重性,还不是中国有这样的人,而是这样的人成了中国主流媒体的编辑,执行主编,掌握了中国的媒体话语权。这样的人,还不是一个,而是被中国的教育和媒体批量的制造出来。

关注中国时政的人,很多人都知道,南方系在中国媒体界的影响力有多大,这种影响力不只是表现在他们的媒体对公众舆论的引导能力方面,南方系被称为中国主流媒体界的“黄埔军校” ,其培养的媒体人及捧红的公知活跃于各个主流门户网站、纸面媒体。

因为这些人在中国有很大的话语权,所以,918这天提醒国人不忘“九一八”国耻,就不只是不忘记历史那么简单,而是有很强的现实必要性。

如果从“九一八”事件发生前东北地区的中日军事力量对比看,“九一八”事件既不应该发生,更无可能成功。因为当时的东北军无论从军队数量、武器装备,都远优于关东军。“九一八”事变前,虽然东北军部分精锐分布在平津及河北、察哈尔一带,但留驻东北的东北军还有约20万人,大中型火炮600多门,迫击炮2000多门,机枪2000多挺,步枪几十万支,还有坦克15辆。而日本关东军只有正规军10000人左右,外加非正规军一万多人,机关枪200挺,掷弹筒150个,火炮40门。没有飞机,也没有坦克。另外,东北军在平津及河北、察哈尔还有精锐20万人,可以随时驰援东北,而关东军可以动用的援军只有驻扎在朝鲜的两个师团2.5万正规军。

仅仅从硬实力看,关东军这完全是一次不可能成功的以卵击石的狂热冒险军事行动。日本关东军敢这么做,是基于他们对当时中国人精神状态的判断。九一八事变之前,板垣征四郎在他的站前动员中就提到:“(中国)它是一个同近代国家的情况大不相同的国家,归根结底,它不过是在这样一个拥有自治部落的地区上加上了国家这一名称而已,所以,从一般民众的真正的民族发展历史上来说,国家意识无疑是很淡薄的”。

为什么说“九一八”是国耻,不仅仅因为这一天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开始,更是中国驻军在占有绝对的军事优势的情况下,因为没有抵抗意志,将整个东三省都拱手让人,还由此坚定了日本决策层敢于侵华的决心。

日军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给日本关东军的秘密报告中说:

【“须知‘9.18’迄今之帝国对华历次作战,中国军因依赖国联,而行无抵抗主义,故皇军得以顺利胜利。……倘彼时中国官民能一致合心而抵抗,则帝国在满(日指东北)之势力,行将陷于重围,一切原料能否供给帝国,一切市场能否消费日货,所有交通要塞、资源工厂能否由帝国保持,偌大地区,偌多人口,能否为帝国所控制,均无确实之把握。同时反满抗日力量之集结,实行大规模之游击扰乱,则皇军势必苦于应付矣。”】

“九一八”事件,最能说明,一个国家的人民一旦精神涣散,硬实力上的优势并不能带来战局上的胜利。这对于今天的中国,非常有警示作用。一旦被对手判断为缺乏国家意识,危险也会随之而来。

韩国为什么就敢不顾中国政府的一再警告,部署萨德,因为一些文化精英的表现,让韩国人认为中国不会因为韩国损害中国利益而真的会让韩国付出代价。韩国的决策层从一些文化精英的观点,认为中国人整体上缺乏国家意识,所以他们就可以不顾及中国的反对。试想,在中国的舆论场上,当中国网民自发的抵制韩国货的时候,一帮人就出来嘲笑和讽刺,还造谣爱国群众砸韩系车;当萨德部署的关键时刻,中国网络上还充斥着支持萨德部署的声音。面对着中国舆论这样的表现,韩国人会拿中国的意见当回事吗?同样,当日本的决策层看到中国的文化精英拿918调侃而没有任何代价的时候,他们对中国产生的轻视,就不会变成对中国的下一次军事冒险吗?

为什么要勿忘“九一八”?惊心动魄的舆论沉陷隐含着现实危险

为什么要勿忘“九一八”?惊心动魄的舆论沉陷隐含着现实危险

用“落后就要挨打”,并不能完全解释中国的那段历史,也不能解释,为什么抗美援朝,就能打的整个西方列强都重新尊重中国。抗战胜利,并没有赢得西方对中国的充分尊重;抗美援朝,让中国人在精神上真正站了起来,摘掉了西方人眼中“东亚病夫”的帽子。中国人武器远胜于对手的时候,输掉了“九一八”;在武器不如人的时候,却打赢了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九一八”让中国人跌入更深的低谷,抗美援朝,让中国人重新站立于民族之林。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因为中国人的精神状态不一样了,新中国的奠基者,把一盘散沙的中国给捏合在一起了,长期整体萎靡不振的古老民族精神面貌一新。

“九一八”事件之前,中国民众的国家意识涣散,都是自发形成的吗?哪有那么简单。

“九一八”之前的日本,就在中国通过开办报纸,收买文人,宣传日本人的“大亚细亚主义”,鼓吹“中日亲善”。自清末到1945年8月,日本人光在北京,就办了17家报纸。可见,日本人的对华舆论战,下了多少功夫。

1928年11月5日,美国人在上海开办的报刊《密勒氏评论报》发表一篇文章,揭露了日本政府在华收买报刊、报人,操纵舆论的伎俩:

【华盛顿会议前夕,日本帝国政府在华实施了周密的报刊宣传计划。在包括满洲在内的整个中国,日本当局掌控了大量用英语、日语、中文出版的报纸和刊物。从独立报人的立场来看,日本人为其提供了大量的经济资助。
日本政府的收买方式分为以下几种:
1.定期津贴。按月或按季度发放。
2.不定期津贴,如帮助报馆填补亏空赤字。
3.给予亲日的作者的资助。
4.给予亲日的报馆的资助。
5.间接扶持。
截至华府会议,东京当局一共在华北、华中、华南、满洲、韩国等地扶持了8家英语报刊和一系列中文、日文报刊。】

中国现在的整体实力当然已经今非昔比,但是中国的舆论场却表现出一些“九一八”之前的气象,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有意识的瓦解中国人民的国家意识,解构中国的爱国主义。因为这些人的存在,中国的软实力并非已经到了可以乐观的时候。

仅仅看看茅于轼的下面这些言论,就知道我这样说并非是杞人忧天:

鼓吹中国应该放弃钓鱼岛:

【“那儿的领土压根儿就没人居住,争夺那儿的领土完整,却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价,有什么必要?”】

鼓吹一些汉奸是真英雄:

【“也可能有一些汉奸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

贬低不肯投降的民族英雄:

【“反过来看,有些英雄拿几十万人民的性命做抵押,坚决不投降。只是为了报效皇帝老子。从人民利益的立场看这些人不值得效法。”】

为侵华日军洗地:

【“在战争中牺牲的日本军队和百姓都是无辜的,他们对战争是没有责任的。他们的战死是因为上了战争罪犯的当,而且大多数是被迫送死的。我们要纪念战胜国的阵亡将士,同样应该纪念战败国的阵亡将士。”】

贬低爱国主义:

【“我们要旗帜鲜明地抵制坑害百姓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绝不是极终真理。两个国家的爱国主义造成两国对立,挑起仇恨,最后倒霉的是两国的百姓。爱人民(中国的和外国的),这才是极终真理。”】

为卖国公开辩护:

【“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

反对中国加强国防:

【“进入21世纪以后,国防的重要性越来越小了。...我不希望拿我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

茅于轼的这些言论,在中国的文化精英圈,有很强的代表性。中国大量的文化精英的堕落,成为大国崛起中的重大隐忧。

这样的茅于轼,不但在中国有很强的话语权,而且在中国得到很多人的吹捧,把他称为“弥足珍贵的中国良心”,“中国被误解最大的良心学者”。易中天就说过:“茅先生是学术界公认的正直而善良的好人”,“如果谁对茅先生有所不敬,我认为他不是人”。

茅于轼煞费苦心的把国家和人民对立起来,给卖国合理提供理论论证,却不顾及以下事实:日本因为判断中国国民缺乏国家意识,敢于发动“九一八”,十四年侵华战争期间,中国普通百姓遭受的杀戮最重。国家破灭,最倒霉的还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像茅于轼这样的文化精英,不但可以选择移民,还可以选择投靠,老百姓呢,能跑到哪里去?有条件移民吗?为什么每当国难之时,“仗义每多屠狗辈”?因为普通百姓无处可逃,自己的命运只能跟这个国家的命运连在一起。

看看利比亚,看看叙利亚,最倒霉的是不是老百姓?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只不过我们生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享受着和平稳定的环境,很多文化精英却在怀念着民国的“岁月静好”,给昔日给中国人造成深重灾难的汉奸翻案,给侵略中国的日本军人洗地。

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果不是有内鬼作乱,很难被外来的敌人打败、打垮,抗战如此艰难,跟中国出现了那么多伪军倒戈相向有很大关系。

中国现在的一些文人,比“九一八”之前的中国文人,更没有风骨,贩卖的言论更为露骨。有更大收益,更小成本,更无代价。这样的人,大量的进入中国的文化精英主流圈。从媒体到教育,从教育到文艺,日复一日的给中国人洗脑,瓦解中国人的国家意识。

类似茅于轼这样的奇谈怪乱,在中国大行其道。我看到过一篇署名为清华大学退休教授茅于杭的文章《中国是个忘恩负义的国家吗?》就很有代表性,对美国在后期援助中国的抗日感恩戴德,对美国从 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对日本持续的大量出口侵华所必需的军事战略物资却选择性忽略,该文不但要求中国应该记住美国的“恩”,还把中国的抗美援朝说成是“中国‘忘恩负义’地去和‘恩人’美国人打仗”,要求中国对美国“承认错误,赔礼道歉”。

那些说中国应该再被殖民三百年的言论,我们以前提到过,就不多重复了。

问题是,你相信这些言论都是出于自发的吗?

我们在918这一天不但要记住国耻,而且还要记住国耻是怎么发生的,清理舆论乱象,不让“九一八”之前的思想状态重现,居安思危,才能最大程度的不让屈辱的历史重演。

【尹国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九一八 舆论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9/38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