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十年前的夏天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最终演变为全球性经济危机。十年后的今天,世界经济似乎逐渐复苏,但一大群黑天鹅在全球出现。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法国国民阵线,这些似乎完全脱离正常轨迹的事件,让人们大跌眼镜。这些事情的背后,是经济复苏乏力、资本主义世界贫富差距越发扩大,进而保守主义、民族主义兴起,种族、民族、阶级之间的张力撕扯着西方社会。经济上的困境,蔓延到了政治和文化上。

十年前的夏天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最终演变为全球性经济危机。十年后的今天,世界经济似乎逐渐复苏,但一大群黑天鹅在全球出现。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法国国民阵线,这些似乎完全脱离正常轨迹的事件,让人们大跌眼镜。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这些事情的背后,是经济复苏乏力、资本主义世界贫富差距越发扩大,进而保守主义、民族主义兴起,种族、民族、阶级之间的张力撕扯着西方社会。经济上的困境,蔓延到了政治和文化上。

1、新自由主义与负债消费

70年代滞涨危机的出现,标志着凯恩斯主义,即私有制下政府干预经济就可以挽救危机的理论破产。于是80年代以来,美英率先掀起以雇佣制度弹性化、劳动人民贫困化为典型特征的新自由主义浪潮。

以美国为例,工人平均小时税后实际工资1973-1989年期间年均增速-1%,1989-1994年期间年均增速-0.6%,总体上比1972年下降了10.4%。两极分化与贫富差距日益成为最主要的社会危机和政治难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报告称,占美国人口10%的最富裕阶层控制了该国71%的财富,其收入占国民总收入的比例也由1980年的30%增长至2012年的48%;同期,占总人口0.1%的顶级富翁们的财富占有率也由7%增加至22%,这一比例已经接近于29年大萧条时期的25%。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图1 美国家庭财富不平等情况已同大萧条时相似

正常条件下,随着实际收入的下降,居民消费不会增长太快。但奇怪的是,80年代以来,美国消费持续增长,消费占GDP比重长期维持在70%左右。2015年美国人口3.21亿,居民消费高达13.07万亿美元,人均消费5.58万美元;而中印两国总人口26.64亿,居民消费总额却只有5.10万亿美元,人均消费4692美元。长期以来,美国的居民消费成为拉动世界经济的巨大引擎。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图2 美国居民消费支出增长情况

美国居民消费高速发展的原因在于美国居民负债大增。根据美联储的数据,1990年美国家庭负债只有3.57万亿美元;到2007年,家庭负债已经达到13.83万亿美元,其中住房贷款10.61万亿美元,消费信贷2.62万亿美元。美国以远超过GDP的居民信贷增速,换得全球化最后一个的乏力扩张期。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图3 美国居民家庭负债增长情况

2、财富效应与金融危机

美国家庭负债的显著增长有赖于两个条件:一是宏观上,2000年后美联储大幅降低利率,造成市场上充裕的流动性,产生以无支付能力人群为对象的次级贷款;二是微观上,每个家庭都有快速增长的抵押资产。尤其是2000年以后,将处于快速增值的房产再抵押,贷款之后再按揭买房,一度成为了底层民众致富的幻象。这样美国人的消费能力同日益膨胀的金融市场之间就形成了紧密的正反馈机制,全球资本主义发展也越来越依赖于美欧股市和房市的膨胀。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财富效应”。1998年的股市繁荣使美国消费信贷猛增至近1.3万亿美元,相当于当年GDP的16.3%;同时,美国的个人储蓄率降到0.4%的低谷。

相应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之间的关系也产生了变化。以29年大萧条为代表的传统危机,往往是由于商业部门扩张无法维系,从商业传导回工业企业,大量工业企业由于销售不畅、亏损直至破产,导致银行信贷无法偿还,最后导致银行业危机。但当代金融危机情况颠倒了过来,先发生某种金融市场的暴跌,引发流动性收紧,企业无法获得周转资金,同时居民财富大幅缩水,财富效应的正反馈机制逆向作用,导致投资、消费活动停滞,形成生产相对过剩格局,进而加深金融危机。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a)以29年大萧条为代表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关系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b)现代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关系

图4 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关系的变化

3、次贷危机十周年,世界经济复苏吗了?

2008年次贷危机已深深改变了美国社会。根据摩根大通的计算,从1952年到2008年危机期间,美国的财富效应为3.8%,即收入每增加1美元,消费支出便增加0.038美元;而2008年危机以来财富效应已降到1.7%,仅为危机之前的一半。导致财富效应减小的主要原因是美国人开始认识到,房产和股票其实是有风险的资产,大家不愿意再通过抵押这些资产去借贷,美国人民开始存款了。拥有一间招聘公司的业主DarvinBoothe将他的一笔债务从30年期再融资成15年期,并将他的贷款利率从4.75%降低至3.25%。他表示:“我希望在我55岁到来之前,孩子离开学校之时将债务偿清。”可见,美国财富效应已无法从衰落中挽救资本的命运。

更为严重的是,美国金融市场已经接近新一轮的顶峰。目前,道琼斯指数已超过20000点,这一轮美国金融市场的增长主要得益于美元资本回流美国。从2013年开始,在QE退出的大背景下,产生了美元升值的预期,全球资本纷纷流入美日欧股市,尤其是美国股市。但是再美丽泡沫终归会破裂。当资本流入增速跟不上股市市值增速时,美国股市离破产的那一天也不远了。从9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深深依赖于虚拟经济,目前,这一市场已经膨胀到惊人的规模,全球金融衍生品已超过1500亿美元,假定爆发一次规模不大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波动超过5%,意味着全球GDP总量都用于填补损失也无济于事。2007年,雷曼兄弟因为上万亿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出现问题而破产,当时主要银行衍生品投机杠杆倍数为20-35倍,当前的水平与之相比,只高不低,光美国6大银行手中就有237万亿美元的衍生品,总体杠杆倍数超过25倍,不久的将来就会陆续出现雷曼第二、雷曼第三。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表1在财富效应衰减情况下美国金融市场增速对消费的影响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图5 2017年1月25日道琼斯指数突破20000点

结语:全球资本主义的丧钟已经敲响

2008年金融危机后,奥巴马先后几轮QE投入了四万亿,将摇摇欲坠的美国经济硬托起来。但这一手段将随着通货膨胀日益高涨而逐渐失去效用。以奥巴马的TPP和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为标志,全球化带来的世界资本主义扩张期已经结束。全球资本的收缩期不可避免的终结于以滞涨为普遍特征的大萧条。在这场大萧条中,私有制的矛盾积重难返,帝国主义体系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当前的年轻人都可以见证“两个必然”的历史过程。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