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种族资本主义:让白人们也一起站上前线

资本主义蓄意透过经济不平等和种族区隔来组织社会,与白人至上主义联手,在压迫多数人的同时,独惠少数人。在目前的社会体系中,有色人种受迫于国家暴力、贫穷和经济机会匮乏,同时又因危及中下阶层白人的地位遭到指责。

【原编者按】今年8月12日,在美国维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Charlottesville)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y)支持者发起游行。与此同时,另外一群反对白人至上主义的群众,也在当地发起了相反的游行。在游行期间,一名男子开车冲撞反白人至上主义者的队伍,造成一名女子死亡,十余人受伤的惨剧。这起事件,再度引发了美国社会对于白人至上主义,或者种族主义的关注。许多论者往往直接抨击这些法西斯主义(Fascism)信徒的邪恶、无知与荒谬。然而,从早年的黑奴贸易、灭绝印地安人、种族隔离、到近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种族主义的纪录在美国历史上挥之不去。

本文作者拉法耶·狄亚兹(Rafael Diaz)是一名社会运动者,他于网路媒体《In These Times》发表本文,认为这群重新拥抱种族主义的白人,是近年来下坠中的中产阶级。透过对“种族资本主义”的分析,理解他们在社会中所体会到的相对剥夺感,并且将矛头一起指向占据优势的白人统治菁英阶层,就有可能化解种族矛盾,并联合他们一起创造更为平等公义的社会。

打破种族资本主义:让白人们也一起站上前线

2017年8月16日,在德国柏林,反法西斯行动者声援美国维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镇上的反白人至上主义运动。(影像来源:majka czapski /flickr)

八月发生在夏洛特镇的白人至上主义集会及其中的致死冲突,再一次提醒了上百万美国白人,美国的种族主义并没有随着2008年欧巴马当选总统而画下句点。此暴力事件发生后,究竟白人在“打击白人至上主义”一事上扮演怎样的角色,在近期引发热议。这完全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有色人种确实有理由质疑这些白人──这些光是要承认“种族主义确有其事”都花了相当岁月的白人──是否能够信任,甚至能够合作对抗种族主义者。

但所谓白人至上主义,其实不仅仅是针对有色人种的压迫行为,而是一套庞大的社会体制。它分化社会大众、阻碍贫民和劳动人口建立必要的力量以创造更为平等的世界。我们不能因为白人不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就将他们划归白人至上主义那一侧,这种说法不只有误,还会让白人跟这个议题脱钩。而他们应该要和我们一同站上前线,为了种族平等而奋斗。

白人至上主义早已令有色人种遭受美国史上各种最严峻的压迫──从对美洲原住民的清洗到奴役、吉姆·克罗法(Jim Crow laws,即种族隔离法)、大肆监禁、驱逐出境和种族间普遍的贫富差距。但美国白人大众同样未能幸免于建国以来便持续至今的、对于工薪阶层的压榨,且持续面临着高自杀率、贫穷率、负债率、用药过量率和酗酒率的威胁。虽然相较于有色人种经历的苦难,白人的遭遇几乎不值一提,但我们共同的愿景并不仅在于消除种族主义引发的恶果,同时也要结束所有的不义与苦难。

虽然自从这个概念被提出以来,它一直都处于学术界和社会运动界的边缘,但“种族资本主义”(racial capitalism)──由黑人基进政治理论家塞德里克·罗宾逊(Cedric J. Robinson)于1980年代提出的术语──提供了我们一个有助于了解系统性压迫的视角。这个概念的重点,在于将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视为封建主义的核心成分,且二者在西方文明转型为资本主义社会的过程中,仍不断渗透。种族资本主义告诉我们,经济学和种族主义不但并非各自为政,且紧密相连。资本主义蓄意透过经济不平等和种族区隔来组织社会,与白人至上主义联手,在压迫多数人的同时,独惠少数人。

在目前的社会体系中,有色人种受迫于国家暴力、贫穷和经济机会匮乏,同时又因危及中下阶层白人的地位遭到指责。

相较之下,白人被赋予各种“特权”:较多居住和就业机会、较少遭受警方和法庭暴力对待,他们获得足够的权利和安全感以经营自己的生活──然而,这份“特权”不过是人们应有的权利罢了。和其他许多陷于困境的美国大众一样,白人劳动阶级的生活品质有待提升,但种族资本主义将权力集中在少数富裕白人手中。

是什么原因促使传统主义工人党(Traditionalist Workers Party)、国家政策研究所(National Policy Institute)和3K党等团体协助组织了夏洛特镇的白人至上主义集会?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们的支持者不同于其他白人,这些支持者又为何如此热衷组织和创造“右翼集结(unite the right)”的力量?透过人口统计学分析这些团体的构成,可以发现不仅在种族和性别方面,甚至连阶级背景上,其成员都大抵再现了法西斯主义的基本特征:他们多是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异性恋男性,远离川普当选后被神化了的“白人劳工阶层”。

尽管来自最安全且舒适的阶层,可许多白人至上主义团体的成员,其实长年处于令人焦虑的阶级状态中:向上望去,是他们永远也不可能加入的富人群体,往下一看,则是那些随时可能后来居上,“取代”自己的贫穷阶级──除了经济上的意义外,同时也是存在感的取代。这些人唯一的立身之处,在于那些他们代代相传并从中获益的传统和常规。古怪的事物、女性主义、种族平等和左翼政治被视为对其整体生活方式的威胁,在终结了资本主义和种族主义而更加平等的世界中,他们是损失最大但收获最少的一群人。

对我们而言,问题在于该如何确实建立更为平等的社会。我们不会因为克服了种族主义便解决了资本主义,反之亦然。克服这相连压迫体制的唯一方法,就是同时解决它们。

如此野心勃勃的计划或许看似异想天开,但它比起当前自由主义式的反种族主义(liberal anti-racism)策略“白色盟友(white allyship)”要更为可行。“盟友指南”(Allyship guides)的概念如同“寻求盟友”网站。在“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运动发起之后,“反压迫网络(Anti-Oppression Network)”对于“盟友”的种种定义以及“安全别针收纳盒(Safety Pin Box)”[1]组织知名度迅速窜升,然而这些指南在引导读者承认“结构性种族主义”存在的同时,极少要求人们去挑战那些支持种族主义的权力结构,反而着意强调白人的个人责任在于除去种族主义的恶习,以及说服他人白人至上主义确实存在。

有些坚持此“白色盟友”路线的人,认为所有的有色人种──“任何”有色的人──自然而然就是所有种族议题的权威,因此白人只需要保持静默,乖乖跟随他们的领导。虽然将那些最具影响力的、种族歧视的话语集中起来有其意义,但这还并不足以做为一个社会运动的基础。透过强调“自我教育”而非“行动”,一些“白色盟友”组织进一步将人们依族群背景区隔,而非彼此融合。

据此,发展反种族主义的实践至关重要。我们的经济系统给予一小部分白人菁英权力和财富,而劳动阶级的日常生活就此被决定。接着,种族主义的社会结构和制度教导那些被剥夺权利的白人和劳工大众,藉着仇视不同种族背景的人,作为他们晋身资本主义社会上层阶级的方式。

重要的是,理解我们的运动可以且必须拥有多样的领袖,彼此信任,并给予对方适切的空间、尊重不同身份和受迫经验。我们决不能将这份重担全抛给有色人种──他们是最容易受到国家暴力、仇恨犯罪和恐吓的人──让他们独自负担领导运动的所有风险,也不该让他们陷入自我消耗的窘境。

人们透过自我组织获得力量。也就是说,人们通过确保彼此的利益和组织资金,提供支持这些工作所需的各种资源。那些面临最大行动阻力的人,不该是唯一采取行动的人,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夥伴分摊时间、精力和风险成本,公开参与反种族主义的活动,并为受压迫者争取权力。

种族资本主义提供的解方相对直观:穷人和劳工将因团结一致赢得胜利,且这份凝聚力的基础,在于明瞭对于其中每个成员的伤害,就是对于他们整体的伤害。我们有着不同的生命经验,但我们都将受益于世界的改造,我们不该再认为自己只是“为其他群体而战”──我们和他们共同进退。从压迫者手中夺权的目标道阻且长,我们需要尽一切努力深入且彼此信任地,与其他必须现身的受压迫团体建立关系。我们必须明确认识我们的共同利益:推翻那透过阶级和种族不平等来剥削我们的制度。

对许多人来说,夏洛特镇事件是个警讯──极右派在全球崛起不再仅是个未来的威胁。人们意识到唇亡齿寒的危险。这一刻,所有人都大受冲击。

“兰卡斯特挺身而出”(Lancaster Stands Up)这个应此次总统大选而生的社区组织(也是我所创建的组织),在夏洛特镇于周六遇袭后,呼吁大众和夏洛特镇一致抵御暴力手段。在以农村为主的宾夕法尼亚州中部,一个总人口数59,000人的城市,不到十二个小时便出现了超过一千名支持者。但这其中很多人问到:“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又该怎么进一步对抗白人霸权?”

如今我可以揭晓答案,它依赖于组织工作──致力抵抗并接管那些压迫、分裂我们并使我们陷入贫穷的机构和结构。通过移除联邦塑像消灭种族压迫的象征是个好的开始,但我们也要转而克服生活中的种族暴力和压迫,这绝对是大多数有色人种面临的日常。

我们可以在工作场所和社区建立体制化的机构和政治组织,以处理阶级和种族议题。如全民健保、废除监狱和免费高等教育等政策将改善人们的生活,大为减轻种族和经济不平等现象。

我们还要推出我们的候选人来争取权力,这些人共享我们信奉的价值,有助于实现我们追求的目标。通过选举赢得权力,使我们能够推动利于有色人种社群的政策。

穷人和劳工可以跨越种族的界线,一同解决根本性的问题并打赢选战,这不仅是摆脱种族资本主义控制的方法,我们甚至能把它摧毁,并取代以适合所有人的公正和民主制度。

这项工作早已开始。“开垦费城”(Reclaim Philadelphia),一个主要致力于工人权利和累进税制改革问题的社区组织,拜访了六万户家庭,为新当选的地方检察官赖瑞·克拉斯纳(Larry Krasner)拉票,他们承诺透过地方检察官的权力,结束该市大量有色人种遭到浮滥下狱的问题。 进步组织“密西根连线”(Michigan United)正在为全州家庭照护服务奋斗,同时以该运动的参政计划,发展和支持各类选举候选人。以上这些,不过是许多打击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跨种族参政范例。

我们要极其认真的看待种族资本主义,并理解彼此分裂和冷眼旁观的代价。这需要具有不同背景和经验的工人们建立统一战线,一往无前地化理想为现实。

译者/叶宇轩(南方国际小组成员)

[1] 译按:此为一呼吁白人捐款支持黑人妇女的组织,其组织名称“安全别针”的由来见此。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种族主义 白人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9/38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