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德公投启示录

如果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公投通过独立,实际上意味着对中东国家进一步的肢解的开始。叙利亚的几个族群内战了那么久,是不是也要独立建国?土耳其、伊朗内部也有大量的库尔德人,是不是也要独立建国?潘多拉的魔盒打开,推而广之,以后德国内部的土耳其裔,是不是要独立建国?法国的绿色和平组织,是不是要独立建国?美国的各种肤色群体的人群,是不是也要分开建国?.......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说实在的,启示录这个标题已经有点用烂了。偏偏我又不是标题党。已经习惯有什么样的内容,就用什么样的标题。

写时事评论的,很容易滑入一个语境,那就是光看着别人的笑话,特别是西方国家的倒霉。冷嘲热讽很容易,尤其是在中国国运上升的今天。可以打脸西方的素材很多,那些附和宣扬中国“崩溃论”的GZ们,说实在的,如果他们的预言不破产,那就该轮到中国破产了。给他们打打脸,实在也是教育群众的大好事情。

看别人的笑话,看别人的难题,甚至是给别人打脸,也要反省自己。如果不加警惕,别人的今天,很可能就会落在自己头上。

库尔德公投启示录

今天写库尔德公投建国这件事,说实在的,就事论事没有太多话好说。因为一众的公众号上,关于这件事的评论已经非常多。国家层面,支持也不是,反对也不是,基本上就是一个静观其变的态度。

分裂竟然是国际主流趋势?

在中国人的脑子里,国家统一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放眼全世界的近代现代史,自从现代国家概念产生以来,全世界的独立国家越来越多,仅仅这几十年以来,就发生了很多地缘政治上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最直观的表述,就是这个地球上的国家越来越多,地域的板块越来越碎片化。

关于一个国家内部分裂,内部不同的族群寻求独立建国这种事情,自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在发生着。

——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这一对死对头,打了几代人,巴勒斯坦建国的事,一直都还是遥遥无期。

—— 苏联1991年解体成众多国家,搞成了独联体,大伙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然后独联体各个国家,连同当年那些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被西方人往里掺水,很多还倒转枪口,做了西方人的狗腿子代理人。后来的俄罗斯苦不堪言,不得不花费大量的资源,应付这些昔日同门兄弟。

—— 早在苏联全面解体之前的两年前,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中的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就走上独立的道路。可以说,这三个国家的独立,是拉开苏联全面解体的前奏。像极了不太大的局部渗水,最后却摧毁了整个大坝。

—— 非洲的苏丹,因为有石油,又愿意卖油到中国来。结果被西方人弄了一个一分为二。更不好玩的是,分别是国防大学和石家庄陆军学院的,分成了两派大打出手,最后搞出了个南苏丹、北苏丹来。

—— 南斯拉夫-南联盟-南联盟解体,作为巴尔干半岛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变迁。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有一段1999年大使馆被炸的耻辱。

—— ......

历史再往上回溯一点,什么印巴分治、什么南北曹县分裂。实际上,沉痛的近代史,中国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被割出去那么多领土,还被公投出去一个外蒙古,还有至今尚未统一的两岸。以中国现在的军事政治经济实力,统一两岸尚需从长计议,可见分裂力量之强大,而统一之不容易。

如果说有什么意外,唯一的例外就是1990德国的统一。这在夹缝的时间窗口里做成的大手笔,足以见得德国人的理性睿智。统一后的德国实力大增,迅速超越了英法,在欧洲隐隐然成了经济上的领头羊。

如果再说一下的话,还有克里米亚公投回归俄罗斯。虽然这一起事件,被西方人描成了普京的罪状,至今仍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却是近年来难得的公投往统一方向走的一步。

历史和现实看,统一和融合有多难?

150多年前,美国总统林肯说了一句流传后世的名言:“分裂之家不能持久”。林肯并不是美国的开国元勋,但是他在美国历届总统中的位置排名非常靠前,因为他避免了美国的分裂,用铁血的手腕,把试图分裂出去的南方各州,强行拉回到了联邦的体系。

其实,当年美国真要分裂成南北两个国家,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美国并没有历史,更没有大一统和分裂的轮回,分了也就分了,美国人不会从历史去寻找回忆,当然也不会有人太痛惜。

实现大一统,需要强有力的中央政权,需要强大的军队。而分裂,往往只会导致各个地方的军阀互相厮杀,最后变成一堆的弱国小国,而在外面出现强大力量的时候,这一群的小国,都是不堪一击。看看中国的历史,尤其能够说明这一点。

中国的主体民族厮杀得最有名的时期,除了战国,就是后来的三国时期。虽然小说家写出三国各种智谋,我认为三国时期的军事水准,比秦汉当年是远远退步了。比之秦国的虎狼之师,曹刘孙三家的哪一只军队,都只是地方军阀水准。曹操的北方军队,竟然败于赤壁水战。要知道,秦国的军队,以善治水而闻名,修建灵渠征服岭南都不在话下。区区长江,就把一代枭雄曹操败得灰头土脸。

中国数千年的历史,始终在“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的钟摆里轮回。每一次的分裂,都是民族的大灾难。以三国后期的“五代十国”,最近的历史教材轻描淡写地改成了北方少数民族南下和融合。但是并不能改变历史的事实。

去年10月份,我在洛阳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洛阳的博物馆,仔细地看着这个古都各个时期的出土文物。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远古时代工艺精湛的各种青铜器,隔着数千年,都能够感受得到那种精雕细刻的工匠精神。还有在盛唐时期的各种唐三彩雕塑,精美而栩栩如生。而出土后鉴定为三国时期和五代十国的文物,简陋粗糙,数量极少。龙门石窟精美的雕塑,都是在盛唐时期留下的作品,很多粗糙而众多的小佛像,都是在战乱时期匆匆刻就,更多的雕塑也是在战乱中毁灭。尤其是近代列强进入中国,更是整个龙门石窟的大劫难。我们现在能够看到的石窟,只是劫后余生的极小部分东西了。

包括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看到的印象也是如此。国家大一统的时候,各方面都会很发达,留下的东西都非常精彩;而在国家衰败内部分裂的时候,往往历史留下的印记也非常苍白。

在全世界和历史的角度来看,统一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分裂似乎很容易。但是就人民的福祉而言,统一的国家,要远远强于四分五裂的小国寡民。现实的世界也说明了这一点,大国公民起码还能够有一些安全感,小国家总是活在国际斗争的阴影之下,随时随地都可能被牺牲,被宰割。

既然统一的大国家好处那么多,为什么分裂的力量却这么强大?一个国家内部的Zongjiao、民族、地区,想要交融起来形成凝聚力,为什么会那么困难?

国家大,还是民族和习俗大?

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的山地人,和逊尼派阿拉伯人、什叶派阿拉伯人、土耳其突厥人,成为中东地区的四大主力人群,加上人数虽少却战斗力顽强的以色列犹太人,算得上中东地区的五大力量之一。这个民族能征善战,此次在剿灭ISIS反恐中立了大功。作为战争博弈中获得的一项奖励,就是在某些域外国家的操控下,获得公投建国的机会。

名义上是允许公投建国,但是这开关始终还是把持在大国的手上。纵观历史,这个民族其实早有建国机会,只是每次世界大战,都站在错误的阵营里(相反,中国近代虽然弱,一战二战都是站在胜利者一方)。可见其内部缺乏有政治远见的领袖,能打而没有高度政治智慧的族群,正好可以拿来当大国棋子用。

库尔德人在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土耳其都有不小的人口比例。但是作为山地民族,始终拒绝融入所在的国家,保持着顽强的独立性。实际上,即使库尔德人不搞分裂,因为其作为棋子的价值,始终在国际上获得很多或明或暗的支持,库尔德人居住区都有非常高的自治权。

如果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公投通过独立(毫无疑问,公投肯定能够通过),实际上意味着对中东国家进一步的肢解的开始。叙利亚的几个族群内战了那么久,是不是也要独立建国?土耳其、伊朗内部也有大量的库尔德人,是不是也要独立建国?

伊朗、土耳其国家实力尚在,一定会毫不留情地镇压国内库尔德人的独立倾向,同时如果新出现一个库尔德人国家,伊朗和土耳其发动地区战争,并非不可能。

库尔德人难道没有一种可能,与所在的国家融合在一起,成为国家的一份子,既是国家的子民,也是国家的主人?民族的独立性、风俗的延续,独立建立一个国家,真的比国家整体强大人民安宁更重要?

潘多拉的魔盒打开,推而广之,以后德国内部的土耳其裔,是不是要独立建国?法国的绿色和平组织,是不是要独立建国?美国的各种肤色群体的人群,是不是也要分开建国?.......

建国的基础,基于民族、zongj信仰、还有一些地域分割,这其中有多少荒唐的谬误在其中?就像当年的卢旺达大屠杀,本来没有民族之分的,硬生生地划出两个族群来(双胞胎姐妹竟然可以分属不同族群)。

谁在制造分裂?我们需要警惕什么?

毫无疑问,英美国家是在全世界制造问题,并且狂啃人血馒头。制造分裂和动荡,是他们持之以恒的生意,之所以不说是战略,是因为生意更符合人的本性,更能够持久。

这些年,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为什么西方那么自信,往中国渗入这么多分裂势力的种子,须知中国是有千年大一统延续的国家,想要渗透这么多种子,并不容易。现在我醒悟过来,因为他们这么做的成功率,实在是太高了,本小而利大的暴利投资。在中国以外所有的地区,英美和西方制造的分裂活动,都取得了成功,收获了巨大的利益。

即使在中国,他们也渗透了很多的地方,鉴于这个话题的敏感性。就不展开讨论了。当我们看着库尔德人要公投建国的时候,想一想,我们需要面对的这一类人有多少?如果哪一天中央政府掌控力稍弱,会有多少妖魔邪怪蹦跶出来?

【巨龙,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09/38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