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隆尼亚公投闹剧:独立不是解决问题的万灵丹

真正的“民族自决”应该是在国家主权范围内,进行自我管理和自我发展的权利。在多民族国家中,非主体民族可以通过不同的区域自治和地方自治,实现和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建设多元一体的国家格局。从加泰隆尼亚的案例,我们可以省思,“自决公投”或许是基于一时的义愤或激情,是无限制的自我意志的表达,但决不是解决问题的万灵丹,甚至将在缺乏外部势力的支持下,成为孤岛,不可避免地成为自我沦丧的开始。

加泰隆尼亚公投闹剧:独立不是解决问题的万灵丹

“民族自决”与“国家主权”象是一对欢喜冤家,从18世纪末“单一民族国家”概念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它们就互相以对方为条件和对手,在吵吵闹闹之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继续走完它应有的全部历程。至于“爱情”,那只是理想,并不是婚姻幸福的保障。

上个世纪的最后10年,伴随着原苏联社会主义国家体系的瓦解,原来为两体制对立的意识形态斗争所掩盖的民族与宗教冲突再次显现,加上霸权国家的外部干涉和强权政治所造成的国际关系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导致以“民族自决”为依据的民族分离运动再一次地走上国际政治舞台。但是,与二战后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地区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反帝民族解放运动不同的是,这一波的民族运动更多的表现为“多民族国家”内部某个非主体民族要求独立建国的运动(如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亚),或是散居于多个多民族国家内部的某个非主体民族谋求分别从其所属国家脱离,从而建立单一民族国家的诉求(如中东地区的库德族独立运动)。

本月初,西班牙加泰隆尼亚自治区不顾西班牙中央政府反对举行“独立公投”。尽管投票前的民调显示,“独立公投”并未得到自治区公民普遍的认同,西班牙宪法法庭也宣布加泰隆尼亚议会所通过的“公投法”违反国际法和西班牙宪法,但自治区政府仍然执意为之。投票的结果,虽然有90.9%的参与公投选民支持加泰隆尼亚独立建国,但投票率仅达42%。也就是说,如果加泰隆尼亚自治政府据此宣布“独立”,那将有超过60%反对独立或消极抵制独立公投的加泰隆尼亚人将在自己的家中成为“外国人”,特别是从西班牙其他省份移居来该地区从事劳务的工人阶级。因此,这个周末,有近百万自称是“沉默多数”的加泰隆尼亚人在打破了沉默走上街头,反对独立、反对脱离西班牙,高喊“西班牙万岁”“加泰隆尼亚万岁”。

加泰隆尼亚位于西班牙东部,靠近地中海,在历史上曾长期保持独立,但在15世纪通过王室的通婚成为西班牙王国的一部分。20世纪初,加泰隆尼亚曾享有自治权,随后在弗朗哥当政30多年期间受到打压,一直要到1978年民主化后,自治政府才得以重建。晚近独立运动的兴起,导源于2006年加泰隆尼亚议会通过了新的自治章程,赋予自治政府更大的司法和财政自治权,并以公投方式通过。此一章程得到西班牙议会和中央政府的认可,但最终被宪法法院判定部分条款违宪,并否定加泰隆尼亚的国家(nation)地位,引起该地区民众的强烈不满,对西班牙宪法法庭的抗议最终演变成为持续至今的独立风潮。

加泰隆尼亚分离运动的理论根据,是导源于美国独立运动和法国大革命的“民族国家”概念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的建立和平秩序的“十四点计划”。前者,以“一个民族的生活空间与政治空间的同一”为理想,强调一个民族要在世界上取得“自然法则”和“自然神明”所赋予的独立与平等地位,就要解除其与另一个民族之间的不平等关系;后者主张以“民族自决权”解决战败国家海外殖民地及战败国境内各民族问题的原则,强调尊重“殖民地人民的公意”。但是,真实的世界是一块大理石蛋糕,而不是千层派,可以做精准的切割。当今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民族国家是一个多民族混合的国家,只有少数的太平洋岛屿国家称得上是“单一民族国家”,任何人为的切割都无法保证错牙杂居于该地区的少数族裔平等的公民权益。人们将某些西方沿海国家赋予民族国家的地位是出于历史的谬误(如19世纪的英国和18世纪的法国),但也是出于这种对历史的误读,人们将种族同一的民族理想和国家概念重叠在一起,才造成当今世界的许多民族分离主义诉求。

“民族自决”原则的提出,最初用意是反对殖民主义,争取殖民地附属国的民族解放运动。以往的联合国文件都认定民族自决权仅适用于殖民地地区,从未宣布适用于一国主权下的民族地区,强调外部势力不能干涉国家主权和他国内政。联合国大会1514号决议案第六条就规定:“任何旨在部分或全部分裂一国国家统一或领土完整之行动,均与联合国宪章之宗旨与目的相牴触。”在多民族国家,民族自决权的根本目的是个民族在平等的基础上的联合与团结,而不是分离。“民族自决”在殖民地、半殖民地时期,作为对殖民主义压迫的反抗,它属于民族解放运动,具有进步性和合法性。在后冷战时期的多民族国家,强调“民族自决”只会导致离心力和对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的破坏,最终危及世界和平和自身的发展。

加泰隆尼亚是西班牙经济发达地区,占全国约16%的人口却贡献了25%出口产值和19%的GDP,其经济总量相当于一个葡萄牙,成为寻求独立的底气。金融海啸后,加泰隆尼亚对西班牙的经济贡献,远远大于其从西班牙国库拿到的拨款,导致加泰隆尼亚人普遍的抱怨。加上,近年来西班牙深陷经济危机并执行节樽政策,加泰隆尼亚状况虽然相对较好,但2016年的失业率也高达15.7%,负债更是达到770多亿欧元。在此背景下,许多人将“独立建国”视为是解决问题的良方,相信“没有西班牙,明天会更好”。问题是,加泰隆尼亚的商品及服务的主要市场是西班牙,多达35.5%的货品是输往西班牙内地,独立后出口将遭切断,同时,新政府需花费大量资金建立新的公共机构,经济将面临断崖式下滑。

特别是,西班牙是欧盟成员国。欧盟于公投翌日发表声明强调,西班牙的内部事务依照西班牙的宪法程序处理;如果加泰隆尼亚独立于西班牙之外,将不是欧盟会员国。也就是说,独立后的加泰隆尼亚若想加入欧盟必须重新申请,而且需要西班牙的同意才能成事。届时,其人民将失去欧盟各国自由出入境、升学、就业等等的便利,出口货物将被征收75%巨额关税,势必造成外资与本地工商业者的大举外移。西班牙财相金多斯(Luis de Guindos)就警告,独立后加泰隆尼亚GDP将下跌25至30%,失业率则会上升一倍。而且,加泰隆尼亚政府目前债务是770亿欧元,占该地区国内生产总额(GDP)的34.5%,当中520亿欧元的债主是西班牙政府。

真正的“民族自决”应该是在国家主权范围内,进行自我管理和自我发展的权利。在多民族国家中,非主体民族可以通过不同的区域自治和地方自治,实现和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建设多元一体的国家格局。从加泰隆尼亚的案例,我们可以省思,“自决公投”或许是基于一时的义愤或激情,是无限制的自我意志的表达,但决不是解决问题的万灵丹,甚至将在缺乏外部势力的支持下,成为孤岛,不可避免地成为自我沦丧的开始。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两岸犇报》第160期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0/39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