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资本主义正形成新的垄断,应将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国有化

数据很快将成为21世纪的“石油能源”——它将成为对整个世界经济至关重要的资源,而最为激烈的竞争就是围绕谁控制数据进行。平台,作为两个或更多群体互动的空间,事实上将成为数据的“钻井”。平台上的每一次互动将成为另一个被捕获的信息点,并且被输入某个算法。在这个层面上,平台是建构以数据为中心的经济的唯一商业模式。

导言

当我们在熟悉流畅的搜索引擎里键入信息,滑动屏幕浏览脸谱网的交友信息,习惯性在亚马逊下单购物,是否意识到你我既享受着信息时代带来的福利,但同时又负担着信息泄露的风险。这些新兴的垄断集团正在吞噬着我们生活的世界,无孔不入。

在此背景下,英国伦敦国王学院数字经济学讲师尼克·斯尔尼切克(Nick Srnicek),《平台资本主义》(Platform Capitalism,Polity, 2016.)的作者,近期在《卫报》发表文章《探寻将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国有化的必要性》(We need to nationalise Google, Facebook and Amazon. Here’s why)。该文章指出,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等平台公司已经具有不可撼动的经济地位,但同时他们又在不断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而数据资源将成为21世纪最重要的资源之一,面对我们每个人的信息都被平台公司掌控的现状,我们应当防微杜渐,尽快将平台公司掌握在自己手中。

平台资本主义正形成新的垄断,应将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国有化

2014年3月,脸谱网的霸主地位曾短暂地受到威胁。Ello在其天花乱坠的广告宣传中,将自己塑造为一个能够替代脸谱网的非公司化运营的形象。从Ello向公众发出的信号来看,Ello永远不会将你的信息卖给第三方,不会依赖广告收入来维持运营,不会要求你使用真实姓名。

Ello天花乱坠的广告宣传并没有阻挡脸谱网继续扩张的步伐。然而Ello短暂的兴衰正是当代数字世界以及像脸谱网、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21世纪新“平台公司”所具有的霸权力量的显著特征。它们的商业模式使得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吸收用户的信息,增加公司收入,巩固自己在经济社会的巨头地位。周一是亚马逊直线降价的第一天,以此掀起与有机食品零售商Whole Foods的国际食品百货价格之战,这又是一个巨大的跳跃。

平台正是联系两个及以上群体并帮助他们进行互动的基础设施,平台对这类公司的力量来说至关重要。“平台”公司并不关注传统公司所从事的制造行业,(译者注:他们更关注用户之间的连接),脸谱网将用户、广告商和开发者连接在一起;优步将驾驶员和司机连接在一起;亚马逊将买家和卖家连接在一起。

这类平台公司的制胜法典就是获得足够多的用户,用户越多,它们就对用户越重要,越能渗透进用户的生活。Ello的快速衰亡正是因为它的用户量未能达到战胜脸谱网的临界值—脸谱网的绝对支配地位意味着,即使你对它无休止的广告和对个人信息的追踪感到无比厌烦,但它仍然是你社交的首选,因为身边的每个人都身在其中,而脸谱网恰是社交网络的中心。

平台资本主义正形成新的垄断,应将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国有化

同样,我们再将视角转向优步:它既可以使得乘客和驾驶员利用其应用程序联系到最广大的群体,但同时也面临着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性别歧视问题,或者优步公司剥削驾驶员的恶劣行径,或者是该公司在监管其驾驶员严重的性侵犯方面的不力作为。

网络使得这些平台公司不仅在争议中蓬勃壮大,而且不可替代。

平台资本主义正形成新的垄断,应将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国有化

因此,我们见证了日益强大的垄断平台的崛起。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是西方世界最重要的三者(中国拥有自己的技术生态系统),谷歌控制了搜索引擎,脸谱网统治着社会媒体,而亚马逊主导电子商务领域。如今,他们也在非平台公司发挥影响力,而在未来几十年,这种紧张局势将会不断加剧。如果我们关注新闻业的发展状态,就会发现:谷歌和脸谱网通过其复杂的计算程序迅速取得广告收入;报纸和杂志在发觉广告收入流失后,大量裁员,关停代价高昂的新闻调查部门,类似《独立日报》(the Independent)这样的印刷纸刊公司都不断破产。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零售业,亚马逊的垄断地位潜在地损害了旧有百货公司的利益。

这些公司通过我们对数据的依赖形成的权力增加了另外一个症结。数据很快将成为21世纪的“石油能源”——它将成为对整个世界经济至关重要的资源,而最为激烈的竞争就是围绕谁控制数据进行。平台,作为两个或更多群体互动的空间,事实上将成为数据的“钻井”。平台上的每一次互动将成为另一个被捕获的信息点,并且被输入某个算法。在这个层面上,平台是建构以数据为中心的经济的唯一商业模式。

平台资本主义正形成新的垄断,应将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国有化

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我们经常将平台视为技术现象,但事实上他们弥散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无孔不入。优步是明显的例子,它将传统上刻板守旧的出租车运营模式变成流行的平台商业模式。西门子和通用电气公司——20世纪两家强大的商业集团——正在努力发展基于云端的制造系统。孟山都公司和迪尔公司——两家很有名的农业公司——正在努力将平台技术用于农业和食品生产。

这就产生了问题:平台资本主义的核心是为了生存而提取更多的数据。一种方法是让用户在平台上逗留更长时间,脸谱网就精于此道——利用各种行为技巧使用户对其服务上瘾:多少人茫然地浏览脸谱网,却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另一种方法就是扩大业务范围。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谷歌表面上是一个搜索引擎公司,但事实上它不断转向智能家居领域(Home/Nest),自动驾驶汽车领域(Waymo),虚拟现实领域(Daydream/Cardboard),以及其他各种个人服务行业。而每一个领域对谷歌公司来说都是丰富的数据资源,也是它超越其他竞争者的优势点。

其他公司则简单粗暴地收购了更小的公司:脸谱网吞并了Instagram(十亿美金)、WhatsApp(190亿美金)和Oculus(20亿美金),甚至已经开发出一套工具可以提醒初创公司何时走红以及可能存在的威胁。谷歌公司自己就是这些新公司最富有的买家,甚至在某些阶段,每一个星期就会进行一场风险较大的商业投资。这就显现出这样一幅图景:这些不断扩张的商业帝国尽可能地吞噬数据。

但现在,我们就要转向真正的最后阶段了:人工智能(或者,说得更通俗一些,机器学习)。有些人十分享受猜测无限可能的未来会有终结者式的天网,但是人工智能的真正挑战正在逼近。在过去一些年,每一个主要的平台公司都将自己的投资焦点转向人工智能领域。就像谷歌公司战略负责人最近说的那样,“我们是人工智能领域毋庸置疑的第一名。”

当人工智能进入这样的程式:对数据贪得无厌,赢家通吃的网络效应更具影响,那平台的所有动力就会被放大。于是就产生了一种良性循环:越多的信息就意味着更好的机器学习,这也意味着更好的服务和更广大的用户群,最后产生更多的数据。如今,谷歌正在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去改善其投放目标广告的技术,亚马逊正运用人工智能技术提高其获利颇丰的云计算商务领域。只要有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在市场竞争中占据绝对优势,这种动力模式就会把它推向一个十分有利的地位。

平台资本主义正形成新的垄断,应将谷歌、脸谱网和亚马逊国有化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什么?当我们开始尝试理解这个问题时,会发现在过去,那些拥有大量经济资源、服务公共利益的公共事业部门和铁路部门已经成为公有制的首选。因此我们解决这些新兴垄断问题的关键在于根据数字时代的情况对旧时代的旧方法进行革新。这意味着要对互联网和数字基础设施进行控制,而非放任它们追求利润和权力。因此,应当在人工智能公司并未集聚权力发挥作用时修改少量法规。如果我们不接管今天的垄断平台,我们就需要承担让其拥有和控制二十一世纪的社会基础设施的风险。

(翻译/李玥)

翻译文章:

Nick Srnicek, We need to nationalise Google, Facebook and Amazon. Here’s why, The Guardian, August 30, 2017.

网络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7/aug/30/nationalise-google-facebook-amazon-data-monopoly-platform-public-interest.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