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临世界巅峰,中国还要闯四道关隘!

登临世界巅峰,中国还要闯四道关隘!第一道关隘是打破“修昔理德”的魔咒,击退扼守在巅峰之上的世界霸主美国和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集团的围剿;第二道关隘是如履薄冰地穿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第三道关隘是谨慎应对国内复杂局面,解决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顽疾,实现共同富裕;第四道关隘是解放台湾,统一祖国,使我国昂首挺胸,拥抱太平洋,走向深蓝,真正成为世界性大国。这四道关隘既是中国要闯的关口,也是我们中华民族子孙所要承担的重大历史责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登临世界巅峰,中国还要闯四道关隘!

百年苦难,百年耻辱;百年求索,百年抗挣;百年图治,百年奋斗。

现在中国再次崛起,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GDP大约是美国60%,按照购买力平价理论计算,中国已经在2014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舆论普遍认为中国GDP将在未来八到十年时间超过美国,真正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不管按哪种说法,现在的中国距离世界峰巅是如此之近,登顶似乎就在呼吸间,成功似乎就一步之遥。然而这一呼吸间,这一步之遥,却并不简单。我们许多人并不知道,在攀登珠姆朗玛峰的途中,虽然路途并不长,甚至距离峰顶只有几百米几十米,却倒下了一个又一个攀登者。世界历史上的每一个崛起并超越前任的大国大都经历过惨烈战争、深度危机和巨大牺牲,现在中国到了登临世界巅峰的最后也是最关键一刻,世界会平静地迎接中国吗?

关键时刻,需要中华民族不犯任何颠覆性错误,需要中华民族众志成城,需要中华民族坚韧不拔,需要中华民族以极大的定力、毅力、信念去克服一切艰难险阻,铲除一切荆棘,消灭一切邪魔,去征服每一片冰川、每一级台阶,以实现中华民族重回世界之巅的伟大梦想。

此时此刻,我们还需要闯过以下四道关隘:第一道关隘是打破“修昔理德”的魔咒,击退扼守在巅峰之上的世界霸主美国和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集团的围剿;第二道关隘是如履薄冰地穿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第三道关隘是谨慎应对国内复杂局面,解决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顽疾,实现共同富裕;第四道关隘是解放台湾,统一祖国,使我国昂首挺胸,拥抱太平洋,走向深蓝,真正成为世界性大国。这四道关隘既是中国要闯的关口,也是我们中华民族子孙所要承担的重大历史责任。

一、打破“修昔理德”魔咒,平稳实现中美两国位置交替。

几乎所有的国际问题专家都把中国的再次崛起看成是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发生的最重大事件。历史上也曾有过一些大帝国在征服世界的过程中取得过伟大而骄人的业绩,但最后都消失在茫茫历史的尘埃中,没有一个大帝国能够重新崛起,包括蒙古大帝国、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等等,直至近代史上曾经强盛一时的西班牙、法国、英国、德国、日本和苏联,这些国家最终都成为了普通国家。现在只有一个有着数千年辉煌历史的国家在经历百年低谷之后重现大国风范,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一个虽屡次被打倒却又屡次站立起来的文明体系重现荣光。

现在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是美国,假如没有中国,或许美国还能称霸世界百年或数百年,然而中国的再次崛起,打破了美国人的“美国梦”,“既生亮,何生瑜。”美国现在的心情就如中国历史上三国时代的周瑜,既生中国,何生美国?既成就中国伟大,又何必成就美国伟大?

中美两国是两种类型的国家,也是两种类型的文明,美国凭借的是霸气,是强悍,是野蛮,而中国凭借的则是包容,是胸怀,是文化。自新中国成立,美国一直在领导一个所有西方国家参与的国家集团对中国进行全面封锁,这种长时间的全面封锁在世界历史上都极为罕见,其目的就是欲置中国于死地,让中国永远跪着不能站起来,因为整个西方都熟悉拿破仑的那句名言:“中国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所以整个西方世界都参与了对中国的封锁,直到如今,这种封锁并没有解除,从军事装备到高技术制造,统统对中国禁运,不仅进行贸易封锁,而且进行军事干预,抗美援朝战争就是一场西方国家联合绞杀中国的战争,然而无论是惨烈的战争,还是严厉的经济和政治的封锁,都没有让中国屈服,中国依靠自己不屈的精神、超凡的智慧和强大的力量重新站立起来、富裕起来、强大起来,一举震动世界,此时美国对中国的种种绞杀战略已经不再有任何作用,中国凭着自己的强大力量冲破帝国主义封锁而走向世界舞台中央,重新成为最具世界影响力的大国。

虽然美国一直试图阻止中国崛起,军事打击、技术封锁、文化入侵、货币战争,然而中国韬光养侮,忍辱负重,即使如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南海撞机、台海危机等等事件发生,中国都没有跟美国撕破脸皮,而是积聚力量,中国与美国的竞争战略并不是持剑相向,以一剑定生死,而是从军事、贸易、金融、制造、科技、文化等各个方面与美国展开竞争,一步一步、一个阵地一个阵从美国手中抢夺战略制高点。在军事上,歼20、东风41等大批高端武器装备部队,如果不算核武器,中国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军事强国,已经具备在中国周边打败任何来犯之敌的力量。在金融和货币方面,人民币成为国际通用货币,并被越来越多的国家作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中国主导成立亚投行等多边金融机构正在与美元展开激烈搏杀,中国是世界主要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中唯一没有受到美元霸权大规模洗劫的国家。在高科技和制造业方面,中国的高端科技成果和高端制造产品正呈现井喷态势,在许多领域已经开始超越美国,领先世界,中国的量子通信技术、北斗导航和超级计算机等等成为中国在技术方面赶超世界强国的标志,中国华为智能手机也已经在世界高端手机市场上力压苹果,这是中国高端制造业的代表,中国的工业产值已经超过美国和日本的总和。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将在八到十年时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成为世界上最强大国家。在中美位置转换、世界格局即将发生重大变革的敏感时期,中美两国是否会爆发战争、重演“修昔理德”悲剧一直受到广泛关注。在对美竞争中,中国一直低调且采取守势,而美国则担心中国的崛起会夺走美国的霸主地位,所以千方百计打压中国,而且美国依然采取的是他们一贯使用的结盟群殴方式,在中国周边布下重重岛链、包围圈,跟日本和印度这些与中国有历史仇恨的国家一起对付中国。有中国鹰派学者曾预言2035年将有一场针对中国的绞杀战争,我想如果发生这样一场绞杀战争,那一定不会在2035年,而只会在2025年前后,因为2025年是中美两国转换角色的最关键时刻,如果美国不愿意与中国分享权力,那么中美两国在那个时间点最有可能产生重大摩擦、爆发重大冲突。

如何避免中美两国发生惨烈战争和重大冲突,如何避免中美两国冲突加剧导致两败俱伤、延误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将考验中国领导人控制风险、驾驭局面、把握形势的智慧和能力,这是中国再次崛起为世界第一大国关键时刻首先要闯的第一道关隘。

二、穿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当今世界正在出现一种现象,即发展中国家要想进入发达国家行列比登天还难。近几十年来,除了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香港、澳门这几个非欧美的东亚国家和地区以及中东地区少数石油输出国成功进入高收入行列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个非西方传统发达国家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是发展中国家的宿命,还是西方发达国家奴役发展中国家的阴谋?

特别具有解剖价值的是拉美国家,最有可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是阿根廷,可一场英阿马岛战争使阿根廷彻底退出了这一行列。随后是巴西,刚刚进入发展快车道,成为金砖国家一员,最近几年的金融危机又使巴西深陷灾难,货币大幅贬值,经济连续几年出现3%左右负增长,国家实力大幅倒退。其它拉美国家一直都像阿根廷和巴西一样始终处于繁荣与萧条的周期性变动状态,一直都无法逃脱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还有东南亚国家,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在一段时间里高速发展,曾经被看作是最有希望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亚洲“四小虎”,上世纪末的一场由金融大鳄索罗斯发动的亚洲金融危机使这些国家经济陷入混乱,数十年积累的国民财富被发达国家洗劫殆尽,二十年过去了,这些国家仍然没有从衰退中出来,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行列始终是这些国家的一个梦想。

而非洲国家比拉美和东亚国家更糟,这个大洲基本上一直处于动乱之中,稍稍平静一段时间就会发生种族内战或被西方国家发动的战争和革命搅乱,比如北约对利比亚的战争和埃及的颜色革命,根本就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中等收入陷阱”似乎成了套在发展中国家头上的一个魔咒,成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无法逾越的一道鸿沟。

我认为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实际上是发达国家实现自身永续繁荣、长期奴役发展中国家和贫穷落后国家的一套强盗理论,研究和分析拉美、东亚发展中国家以及非洲大陆国家的历史可以看出,这些国家之所以无法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就是因为他们要么曾经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要么是美国后院为美国服务的经济附属国家,而且全都是按照西方政治理论实行民主制度和私有化的国家,发达国家通过发动一次又一次货币扩张和货币紧缩的周期性金融危机,不断洗劫这些国家的财富,使这些国家根本无力抵挡发达国家的金融和贸易战争。正是因为有这些掉落在陷阱里的落后和贫穷国家为富裕国家不断输送财富,才能使发达国家永远保持高收状态并实行高福利体制。“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一套科学的理论,而只是发达国家设计的一个又一个洗劫财富的阴谋。

现在中国正站在中等收入的门口,按照西方理论,人均GDP在8000美元至12000美元之间的国家被称为中等收入国家,2016年中国人均GDP为8868美元,一些西方学者之所以一再宣传“中国威胁论”和“中国崩溃论”,就是基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无法迈过“中等收入”的门坎。中国是一个拥有十三亿多庞大人口的大国,中国人口比整个欧洲、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些国家组成的整个西方国家总人口还要多,如果中国进入了高收入行列,那么谁将成为发达国家搜刮财富的低收入国家的基数呢?中国人均收入上升,其结果很可能是现在的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下降,事实也证明,这些年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上升,日本和欧洲许多国家的人均收入开始下降,老牌发达国家绝不愿意让中国进入高收入的发达国家行列,这就是西方发达国家要大力宣传“中等收入陷阱”这一理论、企图搞垮中国经济、搞乱中国社会、周期性对发展中国家展开金融狙击的真实原因。

中国现在正在从经济高速增长进入经济中高速增长的经济新常态发展期,由于经济增速降低,一些西方机构和学者又开始炒作中国能否跨过“中等收入陷阱”问题,又开始调低中国信用,前不久美国多家评级机构就纷纷调低中国信用评级,以配合西方发达国家集团打击中国经济的图谋,其用心十分险恶。

这两年西方舆论又开始炒作中国政策不稳定,政府准备向有钱人动刀,要剥夺有钱人的资产,使得包括中国一些知名商人纷纷从中国大陆和香港撤资,一些有钱人纷纷以境外投资的名义向境外转移资产,使得中国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外汇储备呈断崖似下跌,减少了一万亿美元之多。搞垮中国已经成为西方国家的一项长期战略,中国的快速发展令很多国家胆战心惊,寝食难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因此他们除了准备从军事上对中国来一场大绞杀之外,还一直在金融、贸易、科技领域对中国全面封锁和围剿。

保持经济稳定发展,保证金融不出现系统性风险,保持人民群众收入稳步增长,正在成为中国的一项国家战略。唯有如此,才能使中国谨慎跨过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顺利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而要做到这一点,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成功实现产业升级,稳步推进高技术和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实现对发达国家的反超,让中国制造的路越走越宽,逼迫发达国家放弃高额垄断利润,并重回低端制造业,否则他们将无路可走,无福可享,无饭可吃。

稳步提升中国人均收入,使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摆脱发达国家从金融、科技和制造业方面对中国进行的大肆掠夺和剥削,使中国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地位实现互换,将是中国崛起过程中要闯的第二道关隘。

三、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的世界性顽痼,实现全民共同富裕。

贫富差距过大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是伴随资本主义发展而产生的一个无法根治的顽疾,甚至可以说是导致资本主义最终失败的根本因素。

早期资本主义国家的贫富差扩大主要出现在工业化国家内部的资本家和产业工人之间,随着国际贸易的扩张和殖民体系的建立,发达国家内部巨大的贫富差被转移到了国外,形成了殖民地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巨大的贫富差。二战后国际殖民体系解体,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国与国之间的贫富差通过贸易垄断、技术和专利垄断的形式实现,这就形成了发达国家比发展中国家的收入高出十倍甚至二十倍的现象。直至现在,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收入差仍然达到五到十倍,发达国家靠的就是技术、专利、金融垄断,随着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快速发展,对发达国家的高额垄断利润造成了巨大冲击,发达国家原来从国外获得巨额利润的来源大幅减少,贫富差又重新从国际回到了发达国家内部,发达国家的高福利制度难以为继,重新出现了大量低收入群体,大量财富被少数资本家占有,普通产业工人收入大幅减少,物价上涨和社会问题加剧,使得高收入群体和低收入群体之间的矛盾开始激化。欧洲极右翼民粹主义崛起、英国脱欧、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代表白人至上主义的特朗普上台等等都折射出这种收入差加大给整个西方社会带来的影响和冲击。

近四十年的中国发展历程是一个逐渐打开国门、深化改革的过程,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中的积极与消极、正面与负面东西一起进入中国,使中国的发展既取得了巨大成功,也走了不少弯路,留下了一些问题,其中国民收入差距加大,国家财富分配不公是其中最大的问题,这些问题是资本主义本身固有的无法克服的问题,中国也并没有能够绕过去,且累积的问题十分严重。

近四十年来,由于中国从进入国际贸易体系一开始就是一个穷国,一个处于国际贸易和制造业底层和低端的国家,靠打工者的血汗钱一点一点积累起国家财富的基础,中国的发展是一步一步从最低端的资源出口、来料加工、给国外资本家当买办逐渐发展起来,并向高端产业进发,由于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完全采用了西方资本主义那一套方式,加上采取了让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鼓励政策,以及对权力放松管控,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等等导致中国出现了十分严重的贫富不均问题,这一问题已经开始激化矛盾、影响中国社会稳定。

最近中央提出的中国当前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把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上升为社会主要矛盾,显示出国家层面已经开始高度重视贫富差距问题,这个问题是关系到中国经济发展为了谁的问题,关系到中国发展所积累的财富属于谁、该如何分配的问题。

当中国的亿万富豪快速增加,而部分中低收入群体陷入相对贫困的时候,就会出现社会的极大不稳定。当大量富豪、权贵、有钱人将资产转移到国外、将他们的家属和子女送到国外享受良好生活和教育的时候,那些并没有相应享受到改革开放成果的中低收入群体就会产生不稳定。

社会收入分配制度是一个关系全民的根本性制度,以什么方式分配社会财富,以什么方式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以什么方式让社会民众共享发展成果关系到我们的目标和责任,如果国家强大了,民众却并没有共同享受幸福,如果一些地区的群众富裕了另一些地区的群众并没有富裕,如果少部分人特别是那些通过权力或非法手段获得了大量财富,而普通老百姓仍然生活困难,那么无论人均收入再高,这种发展模式也是失败和不可取的。

能否解决贫富收入差距过大的问题,能否解决国家财富国民共享的问题,能否解决资本在财富分配中占比过高、劳动在财富分配中占比过低的问题,是事关社会主义性质的大问题,也是事关国家稳定、人民幸福的大事,这是中国崛起过程中需要闯的第三道关隘。

四、解放台湾,统一祖国,是强大中国的必然选择。

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未来将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并且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第三大领土面积、唯一没有中断优秀文明传承的大国,却也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金砖国家组织五个成员国中,唯一没有实现国家统一的国家。这在逐渐走向强大、变得自信的中国正在变成整个国民的一个伤口,解放台湾、统一祖国已经不能再是一句政治口号,而应该变成一种国家战略、国家目标和国家行动。

台湾问题延续至今,过程十分曲折和复杂,既有历史因素,也有现实因素,但有一点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台湾是中国的领土,虽然经历了荷兰和日本统治的殖民割据时期,但台湾是中国的宝岛无容置疑,现在中国所需要的是一位像康熙大帝一样具有雄才大略的领导人去实现台湾回归祖国怀抱、统一国家版图的历史伟业。

台湾对于中国重新崛起为世界大国可以说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关口,美国在中国周边部署的遏制中国的第一岛链、第二岛链,台湾都是关键门户,不解决台湾问题,美国对中国的封锁、遏制和围剿就始终存在;不解决台湾问题,中国成为一个世界性大国强国就是一句空话,中国的海洋大国梦想就是一个空想。台湾问题解决了,中国的海洋大国问题就将迎刃而解,美国对中国布下的岛链战略就将不攻自破,中国将真正面向大洋,走向深蓝,拥抱世界。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台湾问题正在发生不利于统一的维妙变化,台湾民众的心态、台湾岛内的政治生态、美国对台政策都在发生维妙变化,特别是蔡英文上台执政后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在岛内大搞“去中国化”,在台湾出生的青年一代从文化和情感上都在疏离大陆,这些变化比采取一些激进手段更加有害。

最近美国正在推动的美台军舰互停、政府高层人员互访等议案都表明美国正在踩踏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红线,利用台湾问题对中国施压,为中国解放台湾设置障碍。李敖对大陆与台湾以及和美国的关系有一个形象的比喻,说台湾是中国的睾丸,却被美国人捏在手中,什么时候想捏一下就捏一下,台湾问题什么时候不解决,中国的命门就会受到美国的控制,中国就无法真正挺起胸膛,就羞于称自己是一个强大国家。

大陆与台湾同胞在台海两岸长期隔海相望,老一辈渐渐离世,那份对祖国大陆的深情已在部分台湾青年中渐渐淡去,如果任由蔡英文这些极端仇视中国的政客掌控台湾,台湾的未来将十分暗淡。我以为,和平统一台湾的可能性正在消失,武力统一必然提上日程。

一个强大的中国绝不能让台湾无限期游离在海外,一个强大的中国绝不能让自己的命门被外国掌控,一个强大的中国必须完整统一,必须两岸一家,相拥相守,必须解放台湾,统一祖国,这是中国走向世界巅峰一定要闯的第四道关隘。

登临世界巅峰,看似风光无限,却山陡路滑,处处险恶。登临世界巅峰,高处不胜寒,美日印等仇视中国的敌对势力不断袭扰,国际利益集团不断狙击,国内矛盾重重,台湾问题越来越复杂,每一道关隘都充满凶险,“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越是身处高处,越要保持定力,越要展示雄气,越要显示强大,越要充满自信。

又一个五年新征程开始了,我们距离“两个一百年”越来越近,我们距离世界之巅越来越近,可冲突、战争的可能性也在增加,博弈、竞争会更加激烈,闯过一道道关隘,前面是一片又一片美丽的风景,期待登顶的最后时刻,中国能够不负重望,天地一片空阔,世界一片安宁。

登临世界巅峰,乱云飞渡,气象万千,破隘闯关,目标雄阔,激情飞扬,传承五千年文明,筑就新时代伟业。一个强大的中国走向世界,一个伟大的文明再筑辉煌。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国 发展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0/39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