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向东看?

中国的经济建设与经济改革,其成就确实在当今世界上实属罕见。那么诺贝尔经济学奖会颁发给中国的学者吗?这样的可能性至少在目前看来,没有多大的可能性。为什么?因为西方根本不认可中国的社会制度,他们不承认中国的社会制度会创造出如此之大的经济学成就。在西方经济学家或者诺贝尔奖的评委们看来,只有西方的制度才可能带来经济建设的成就,而中国这样的另类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大的成就?

诺贝尔经济学奖向东看?

有媒体发文,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应该把眼光向东看。文中说,“为何又是美国人获奖?有人不解,中国这些年经济发展突飞猛进,背后必然有强大的经济学理论支撑,为何中国人却拿不到诺贝尔经济学奖?早在30年前,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就说过,谁能解释中国经济,谁就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文章还论述了对经济学成就的颁奖应该看实践结果,而不是看理论出身。

且不论这些观点是不是真有道理。但这里反映出的一个观念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真把诺贝尔奖的获得当成一件不得了的事,得了诺奖,就能证明你的成就,证明你的地位。如果没有得到这样的奖项,那你的成就可能就没有多高的含金量。

这样的观念在中国已经持续存在很多年了。尽管也有人对此提出过质疑,但仍然有一大批人对此笃信不疑。不错,诺贝尔奖是当今世界上很有影响力的奖项,能得到这样的奖项肯定会提高获奖者的声誉。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只是一个奖项,并不能说明更多的东西。在诺贝尔诸多奖项中,科学奖相对而言,可信度会更高一些。虽然有时也不尽然。爱因斯坦得到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不是因为他的相对论,而是一个远弱于此的光电效应。据说,是为了补偿他没有因为相对论获奖而做出的一个补救措施。可是这样做有意义吗?天知道。似乎爱因斯坦也没有拒绝禽这个奖项。但是,因为通知他获奖的信函里要求他在获奖庆典上的讲话,不得提及相对论,而爱因斯坦正好在日本有预先约定好的活动,所以爱因斯坦没有参加那个获奖庆典,避免了不准提及相对论的尴尬。

而在科学奖之外的其他奖,多为有浓厚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色彩。一个和平奖,一个文学奖,再一个经济学奖。看上去,经济学奖还有那么一点学术性,其实基本也是瞎掰。现在再来看西方各种花里胡哨的经济学理论,都跟抬儿哄似的。看上去一本正经,实质上都是胡扯一通。因为这样的理论,既不可能在实践上得到任何可重复性的认可,又是各种纯主观的想象和臆造。特别他们通过编织什么数学模型,最是这种一本正经的外套,除了唬人,再没有任何其他的意义。

中国的经济建设与经济改革,其成就确实在当今世界上实属罕见。那么诺贝尔经济学奖会颁发给中国的学者吗?这样的可能性至少在目前看来,没有多大的可能性。为什么?因为西方根本不认可中国的社会制度,他们不承认中国的社会制度会创造出如此之大的经济学成就。在西方经济学家或者诺贝尔奖的评委们看来,只有西方的制度才可能带来经济建设的成就,而中国这样的另类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大的成就?如果有这样的成就,只能是说明中国人踩到狗屎了,走了狗屎运而已。中国本来是应该走经济崩溃的路子了。现在没走,只是表明中国人的好运气还没用完。但中国人不可能永远有这样的好运气。所以,等着瞧吧。如果将来某一天中国的经济真的崩溃了,那颁布给中国人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岂不白瞎了?所以他们在等待着他们所期待的中国经济崩溃的那一天,等着来看中国的笑话。在这样的心理状态中,怎么可能企盼诺贝尔经济学奖会颁给中国?怎么可能指望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评委眼睛会往东方的中国看?指望不可能的事发生,那位文章的作者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

对中国来说,倒是真的很有必要来总结中国近四十年来改革与经济建设的理论了。估计不是没人在做这样的事,但是这样的工作确实难度不小,要做出来实在不容易。但是,这样的工作又是非做不可。我们不能等着别人来总结什么理论和经验。别人做的一定和我们做的不一样。他们做这方面的工作,多少有点隔靴搔痒。而中国人自己来做,又存在着不少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我们自己的研究理论是从哪里来,或者采用什么样的模式?是采用西方的模式吗?也是准备搞出若干数学模型,然后用一大堆公式符号来唬人玩?这一套肯定不行。那用什么?我以为,目前受过西方教育的经济学家们,特别是仍然把西方经济学理论当作圣经来崇拜的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们,他们做不了这样的工作。他们没有胜任做这项工作的能力,更没有做这件工作的胆识。要做出这样的工作,还得是真正关注中国经济建设各方面情况,并且愿意做长期深入调查研究的学者,并且结合参与经济改革与经济建设各方面实践的人员,共同来做这样的工作,才有可能做成功。纯学者缺乏实践的经历,而实践者本身在理论上有可能有某种欠缺。所以这几个方面的结合才真的有可能来创立真正属于中国,但同时也是有较大说服力的中国经济学理论。

当然,中国对整个世界的经济状况也需要给出自己的理论说明。对于外国的经济状态,不能只用西方的理论去给出解释,那些解释有很多都难以自圆其说。所以中国必须也要拿出一套自己的全球经济理论。这项工作恐怕更不容易,但同样也是需要下大力气去做的。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0/39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