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美国心理医生伊丽莎白·库伯勒-罗丝写过一本书:《论死亡和濒临死亡》。这个五阶段模型具体到香港地区,我们可以用它来模拟香港某些人失落的心路历程——大陆的崛起和香港的相对衰落是一个不可扭转的历史趋势,从某种角度来看,对某些香港人来说,这就意味着他们过去习惯的那个高高在上的香港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香港回归20年了,国家的期望是——

第一,始终准确把握“一国”和“两制”的关系。

第二,始终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

第三,始终聚焦发展这个第一要务。

第四,始终维护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这些意见其实是老生常谈、说过无数次了,奈何香港有些人我行我素,看不清历史的规律、不治春秋大义、不走人间正道。可惜!

我们等来了这个——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这些人在心理上从未回归,网友老培的漫画很形象——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人心是最难改变的东西,所以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甚至会有反复,最后还是人间正道是沧桑!

有一个模型可以很好地描述这个过程——

美国心理医生伊丽莎白·库伯勒-罗丝(Elisabeth Kubler-Ross,1926~2004)写过一本书:《论死亡和濒临死亡》。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书中提出,得了绝症的病人从拒绝到接受、从不适应到适应,濒死的心理变化可以分为五个阶段:拒绝(Denial)、愤怒(Anger)、挣扎(Bargaining)、沮丧(Depression)、接受(Acceptation)。

拒绝阶段——

医生:“对不起,我很遗憾地通知您,根据检查结果,您得了......”。通常情况下,病人的第一个反应是拒绝承认现实:“什么!这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这是一种天然的心理防卫机制。与此类似,在极端情况下,有些人会在巨大的心理打击下当场昏厥,也是一种大脑的自我保护手段。

愤怒阶段——

自然,拒绝是无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到最后,现实总是不得不面对的。于是病人进入第二个阶段,在这个阶段,心理创伤转化为感情上的愤怒、发泄,“为什么是这样!凭什么是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还有摔摔打打,甚至自残。

挣扎阶段——

可惜,发泄同样是无效的,丝毫改变不了现实。接下来的第三个阶段是——挣扎、争辩、讨价还价,此时病人终于开始承认现实了,但仍然抱有试图挽回的幻想,“医生,您看看还有救吗?吃这个药行不行?”

沮丧阶段——

当最终了解到这一切都是白费之后,病人会来到第四个阶段--绝望、沮丧、无可奈何,“唉,完蛋了,彻底没救了,我也就这样了...”。这时候病人已经完全承认了现实,但在心理上尚未最后适应。

接受阶段——

最后,当病人完全承认并适应现实之后,就进入了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阶段——接受。在这个阶段里,病人的心理恢复了平常,不再纠结于无法改变的现实,反正已经这样了,该吃就吃,该玩就玩,睡得像个婴儿,着力于享受眼前的美好生活。

这个五阶段模型具体到香港地区,我们可以用它来模拟香港某些人失落的心路历程——大陆的崛起和香港的相对衰落是一个不可扭转的历史趋势,从某种角度来看,对某些香港人来说,这就意味着他们过去习惯的那个高高在上的香港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这个过程同样在台湾发生。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心态也会和得知自己患上绝症的病人一样,依次经历上面五个阶段。几年前他们还处于拒绝阶段,对大陆的崛起视而不见,现在随着一掷千金的大陆人涌入港台,他们再也无法装看不见了,于是来到了愤怒阶段,用力发泄心中那种莫名的怒气,从蝗虫事件到女童尿街,从抵制服贸到无脑挺周子瑜,从典范长召到七警被判……莫不如此。实际上,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种表现的背后,引发他们不满的真正对象并不是对大陆的不堪,而是自身的衰落。

因此毫无疑问的是,无论他们如何吵闹,也都是无济于事的,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们将逐渐进入讨价还价的阶段,随后是沮丧,最后才是完全接受。到那时,香港人才算是真正回归了祖国、台湾人才会对大陆真正地认同。

简而言之,我认为目前还不是统一台湾的最佳时机——蔡英文胜选之后,很多网友出主意,建议收台提上议事日程。

是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但我认为现在这个事情越来越不着急了、虽然统一台湾的难度越来越小。

我们要看到更长远——打下来又能怎样?现在台湾已经是乱成一锅粥的民粹社会,号称“一国两智”,统一之前他们爱怎么闹就行、只要不独;而统一以后大陆就要为他们的负起切实的责任了,而且生活水平至少要保证不降低,否则唧唧歪歪的一帮人烦都能烦死你,然后更加怪罪中央政府——这个事情看看香港就知道了,由于大陆崛起的伴随着香港地位的下降(本来其繁荣就是得益于转口贸易、现在早没当初的条件了),香港回归时GDP占全国的16%、现在只有3%了,这本来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但别有用心的、不明真相的,都会把这个归于香港的回归、中央政府的管理。而大陆政府做得足够好了,不但港人治港,而且供着、养着、伺候着700万香港人,连税都不交,甚至二十三条都通不过,国民教育也不让搞,你说这收回来的东西是个什么玩意?

假如(注意我说的是假如)现在香港才回归,那香港人的心态会平和很多。

所以结合香港的情况,700万人已经很难弄了、那台湾的2300万人就更难,什么人走岛留也就是个气话,真做起来是不可行的。

而等他们到了第四(沮丧)或第五(接受)阶段的时候再收回,麻烦会少很多。

说得更加直白一些,因为他们现在还不够惨、还不够惨、还不够惨,统一有点大陆求着他们的意思,自然可以拿腔拿调,要求吃啥有啥;等到了他们需要求着大陆的时候,那还不有啥吃啥啊。

所以我们不妨换个思路——时过境迁了,以前统一很迫切很有道理、现在不急也很有道理。之前我们需要突破第一岛链、需要技术、需要资金,现在南海扩岛建机场了、空军海军想突破岛链就突破(军机绕飞台湾已经两次、辽宁号也大摇大摆过了台湾海峡)、我们已经向世界大量输出资金技术什么的了,台湾的重要性下降了!不相信的话回忆一下当年陈水扁靠两颗子弹上台之时、我们的心情是何等焦虑;再比较一下蔡英文上台的今天、我们是何等的淡定。

留着台湾不动还有一个好处:充当大陆的疫苗和小白鼠!正如香港七警被判,那些鼓吹司法独立的律痞和糊涂虫就会消停一阵。

台湾和大陆同文同种,他们的实践对大陆有相当的借鉴意义——任何科学实验都需要对照组,大陆的管理的幅度、复杂性在全球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们的每一个进步都在创造人类的历史,在摸索、在创新,我们需要知道哪些事情可以放心干、哪些事情可以谨慎尝试、哪些事情绝对不能干,而台湾(包括香港)就很好地充当了实验对照组,类似于人体的疫苗或医药的小白鼠,何乐而不为呢?

师伟:回归二十年的港台心理学

作为一个大陆人,作为一个崛起中的中国的一份子,我们不必急于反击、抵制他们,不妨用适当宽容地、心理医生看病人的心态去看他们,看着整个转变的过程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发生就行了。正所谓“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不厚道地说,这不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么,而且不是每人每年都能遇到的那种。

当然我这样讲的意思并非被动地无所作为:我们只是在积极地等待瓜熟蒂落的那一天,瓜秧歪了、瓜架子倒了还是要扶一下的,同时掺沙子、做伏笔,比如即便台湾伪政权答应服贸条件,我们完全可以表面上配合、私底下找人在台湾闹事给搅黄了——你懂的,政治这个玩意,哪里会是纯洁温情的!你以为小白兔不会耍流氓?

此外放眼世界,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态度也是类似的。

由于他们的发达程度更高、对中国更缺乏直接接触,目前大多还处于尚未得知病情的程度,少数目光敏锐的已经进入了拒绝阶段,各种崩溃论、各种否定中国的言论不绝于耳。其实大量拒绝的言论本身就已经说明,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一件值得并且需要拒绝的现实了,只不过有些人从感情上心理上还无法接受而已。那些已经和将要在香港人身上发生了的,接下来也将一一在他们身上发生。对此我们也要有心理准备,到时候可能会面对某种愤怒的反应,需要做好两手准备,还有啤酒和花生米,淡定,看大戏。

小结:

1、本文用医学的一个模型类比港台问题;

2、结合香港和台湾实际,台湾回归不急。

【师伟,察网专栏学者,资深企业管理讲师,中国质量协会学术委员,现代质量概念的提出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香港回归 台湾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0/39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