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共“真理报”采访希腊共产党总书记

伟大的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和意义是不可磨灭的。它证实,在资本主义出现经济和政治危机的条件下,在帝国主义战争的条件下,只有通过推翻资本主义权力和所有制的道路才有可能拯救工人阶级和其他大众阶层。希腊左翼联盟政党所表达的危险形式的“机会主义”和“统治左翼”,使其各种“左翼”版本完全破产。希腊左翼联盟政党现已完全转变为执行工业家、船主所有政策的典型资产阶级政党。银行家们,欧盟和北约,他们总体上反对希腊人民和所有其他民族。

11月2日,第十九届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开幕。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迪米特里斯·库通巴斯出席了此次会议。以下是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真理报”对希腊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迪米特里斯·库通巴斯同志的采访内容:

1.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和苏联苏维埃政权建设的经验在你们党的建立和发展中的作用是什么?

今年,我们庆祝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它的爆发和胜利对全球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十月革命时期的俄国工人阶级体现了数百万劳动大众对更美好生活的憧憬。它极大地推动了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加快了包括希腊在内的许多国家建立共产党的进程。

1918年11月,希腊社会主义组织的代表成立了希腊社会主义工人党(Seke),几年后改名为希腊共产党(KKE)。希腊共产党成立大会的决定之一就是对苏俄的声援,对帝国主义军事干预苏俄政权的抗议。

反抗资产阶级政府的苏俄人民的斗争引起了希腊人们的注意,动员了希腊社会最进步阶层的团结。它铭刻在流行歌曲中,在劳动人民的文化中,对进步知识分子和艺术家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成千上万居住在俄国的希腊工人和农民参加了争取革命胜利和保卫革命的斗争。新生的希腊共产党坚决谴责希腊政府参与帝国主义对年轻的苏俄的干预。希腊共产党一直是工人国家的杰出支持者,并不断地与所谓的欧洲共产主义或其他小资产阶级潮流(如托洛茨基主义或毛主义)作斗争。

希腊共产党,更广泛地说是我国的工人运动,在苏联斗争的关键时刻接受了苏联的国际团结。1949年希腊民主党军队战败和内战结束后,苏联势力及时进行干预,制止了希腊的处决、酷刑和迫害,接纳和照顾了大量的希腊政治难民。几十年来一直积极参与乌兹别克斯坦和苏联其他共和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苏联在希腊军政府军事独裁时期也提供了类似的援助。

希腊共产党为苏联给予的帮助和团结感到自豪,因为这与苏联和苏联人民建立了血的纽带。苏联社会主义被推翻后,我们党开始研究社会主义建设,从错误、弱点、偏差中得出有益的结论。帮助希腊共产党形成了当代革命战略,找到了社会主义建设全过程关注的答案,这无疑是我们继续研究的过程。

2.在你们党历史上的哪个时期,十月革命思想的影响更明显地表现出来了?

对社会主义必然性和时代性的信念,对工人阶级历史使命的信念,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信念,贯穿于我们党的整个历史进程。它们是灵感和力量的源泉。反革命后,希腊共产党在研究导致社会主义被推翻的原因的基础上,重点研究了与社会主义经济有关的问题、政治上层建筑问题、加强货币关系的决策问题、削弱劳动者力量的问题。

我们确定把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作为一个研究的“转折点”。我们还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战略的类似演变感到关切。我们必须研究布尔什维克战略的演变,这一战略导致了1917年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结果。我们关心的是,为什么和在什么情况下,十月革命的积极经验和列宁的战略认识最终没有占主导地位。但是一种在资产阶级和工人之间不断提出中间力量或中间政府的战略,作为所有共产党的基本战略路线,却是合理的。这种观念虽然与各国的发展水平有关,并主张消除对外国的“依赖”、资本主义的滞后和促进“民主”,但是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中也很盛行。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认为革命的性质主要是由力量的相互关系决定的错误观点仍然很盛行,我们认为这是严重错误和不断偏差的根源。

希腊共产党也学习了十月革命的经验,得出了这样一个批判性的结论:革命性质的定义,工人权力的政治目标,必须以我们时代性质的客观定义为基础。尽管有反革命的颠覆,但我们的时代仍然是一个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期,因此,保持点燃十月革命的“火焰”不灰暗,在我们的日常行动中是很有价值的。驳斥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者的诽谤,从十月革命的整个过程中得出有价值的结论。

3.伟大的十月革命是一场无产阶级革命。你们党在当代条件下如何界定其社会基础?你是否能分享你们党在企业和群众工作中的经验。

十月革命表现了工人阶级作为唯一真正革命的阶级,实现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宇宙观--共产主义的历史使命的可能性和能力。同时,十月革命也显示了社会主义革命的指导因素,即共产党,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巨大力量的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党的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把全面加强党和青年的思想建设、政治建设、组织建设作为中心问题。为工人运动的重组、为促进城乡自谋职业者的社会联盟、为大企业内部的党的建设和为战略部门的建设所作的努力,是我们所确定的任务的基本方面。我们的工作有一个积极的报告,这也表现在党的社会成分的改善上。我们试图总结全体工人战斗阵线(PAME)行动的重要经验,这是工会组织在反资本主义、反垄断方向上的集会。一场持续的阶级集会,既不同于政府-雇主领导的工会主义,也不同于改革主义和机会主义的路线。我们研究自雇农民、自雇商人和工匠的组织形式问题、党与运动的关系,尤其是党与工人工会运动的关系。

我们把在垄断集团、工厂、广大的经济、工业和商业中心内建设强大而庞大的党组织作为一项基本任务。优先发展交通、能源、电信、金属等行业,化工、医药、食品、大型建筑工程、大型商业中心等行业。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成果,无论是在这些地方工人的阶级工会组织,还是在有新的党的基础组织的党的组织建设和我们影响力的增加方面。

俄共“真理报”采访希腊共产党总书记

4.在当前形势下,你们党的战术的主要特点是什么?十月革命的思想和经验对今天的阶级斗争有什么帮助?

我们党在制定战略时,从这样一个事实出发,即资本主义制度给人民的唯一东西是经济危机、失业、贫困、苦难、帝国主义战争和干预。社会主义仍然是及时和必要的。说明1996年以来党的纲领中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是我们采取行动的重要工具。在希腊,在危机的最后几年里,各种资产阶级和机会主义势力推动并促进了“左”、“进步”、“民主”、“反右派”、“反备忘录”、“爱国”、“民族”、“普世”政府(所有这些名称都曾用于此类政府)的创造作为摆脱经济危机和反人民政策的直接建议。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第一批“工人”、“左派”政府产生于社会民主党派,或者作为社会民主党派与当时其他资产阶级政党联盟的政府。在国际工人运动的历史上,也就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那个时期,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不以资产阶级的手段出现,以掩盖革命的高潮,掩盖战前或战后大经济危机条件下的民众不满。这种“左派”、“工人”政府的目标,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不通过议会程序进行革命推翻,被各国共产党采纳为具有过渡性措施的中间目标,正如人们所认为的那样:为社会主义斗争提供便利。

然而,世界各地的经验表明,尽管各国共产党的意图是好的,但他们不仅没有为社会主义开辟道路,甚至未能巩固已经取得的一些胜利。从几个国家的经验来看,有些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有些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直到今天,共产党在组织上、思想上和政治上都已经解除了武装。

伟大的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和意义是不可磨灭的。它证实,在资本主义出现经济和政治危机的条件下,在帝国主义战争的条件下,只有通过推翻资本主义权力和所有制的道路才有可能拯救工人阶级和其他大众阶层。希腊左翼联盟政党所表达的危险形式的“机会主义”和“统治左翼”,使其各种“左翼”版本完全破产。希腊左翼联盟政党现已完全转变为执行工业家、船主所有政策的典型资产阶级政党。银行家们,欧盟和北约,他们总体上反对希腊人民和所有其他民族。

我们认为,科学地解释和捍卫社会主义在20世纪的贡献,是加强共产主义运动革命战略的一个因素。恢复20世纪社会主义的历史真理,是一切共产党人的突出任务,不带任何理想主义色彩,不受资产阶级的诽谤,也不受反革命所造成的灾难的影响。研究整个历史运动的矛盾,研究整个历史运动的主观错误,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论发展的一个过程,它使共产主义和工人运动具备了一定的的条件。如果说20世纪开始于无产阶级对资本主义世界的挑战,结束于他们暂时的失败,那么21世纪就可以带来最终的、不可逆转的推翻资本主义和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唐志坚  编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