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电影还有未来吗?中国电影要有自己的标准

它不等于生活,它不等于生命。它是生活和生命的一种形态,或者说一个层面。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之中,我们生活的基本状况其实是,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器——权力的机器、资本的机器、物质主义的机器……在面对这样的机器的时候,我们不用自欺欺人:精神是脆弱的,文化是无力的。但当我们面对这些机器的时候,我们也唯有靠着我们的精神和文化,我们才能站直了别趴下。

 世界电影还有未来吗?中国电影要有自己的标准

《银翼杀手2049》只是一个寻父故事

我对续集电影和翻拍电影都不太抱期待。虽然永远有反例,但总的说来,续集和翻拍电影基本上都流于效颦。我觉得《银翼杀手》也有这个嫌疑。我自己的总体感觉是,导演的高下还是有区分的。我更喜欢旧版。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是整个大的时代变了,或者说世界变了。

世界电影还有未来吗?中国电影要有自己的标准

银翼杀手2049前一部是诞生于82年,82年的时候尽管世界已经是处在一个比较低迷的状态中了,但是人们依然有去直面残酷,或者直面问题的那种勇气。而现在我认为,这种勇气已经散了。人们如今更希望去相信。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既然别无选择,我们只能选择相信,选择承受。或者是说,我们只能在这个不理想的世界之中去追求“小确幸”。

我觉得是这样一个变化,使得新版更多地只是一个寻父故事。当然这又是另外一个大的文化命题了:为什么在今天这个世界上“爸爸”突然成为一个大问题?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就不在这里展开了。

世界电影还能不能发展下去?

对于这个问题,我必须非常真诚地回答:世界电影还能不能发展下去,取决于中国电影。

大概20年前,我就听到了这个说法,我在某种程度上也认同这种说法:电影已经成了黄昏工业。数位媒介的出现,各种各样的移动平台,各种各样的Screens,都在撕裂银幕。但是突然出现了强大的中国电影市场,无疑是给世界电影打下了一剂强心针。全世界都因为这个庞大的中国而躁动。但我必须要说,如果中国只能为世界电影提供一个市场而已的话,那它就并不能真正刺激世界电影的復兴。

只有中国电影自身强大起来,同时我们还有这么强大的市场,才谈得上中国电影将为世界电影带来什么。《战狼2》的评价我们先抛在一边,但《战狼2》向我们展现了中国电影的潜在市场到底有多么大。而且我认为这个潜力还远不止《战狼2》所展现出来的这部分。所以我认为,只有中国电影自身强大起来,同时借助于我们拥有如此强大的已有市场和潜在市场,它才谈得上为世界电影提供纵深,提供未来。

中国电影需要自己的标准

我记得93年的时候,几乎全世界所有的A级和B级电影节,都有一部中国电影获奖,但是那个时候的整个中国电影工业已经崩溃了,中国的电影市场也基本上不存在了。大部分电影院在那个时候都转行了,变成了俱乐部、舞厅和撞球厅。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那个时候并不是一个中国电影真正繁荣的时期。所以我想引用侯孝贤导演的一个说法:“我们从来没有梦想过艺术电影能够一统天下。”当只剩下艺术电影的时候,它表明的恰恰是电影的一种萎缩。我们希望商业电影做大,我们希望商业电影撑出一个大大的空间,艺术电影在这个大大的空间里有一个自己的地方就够了。

但现在中国电影的问题是太过商业化、太过资本化,完全没有给多样化留出空间。事实上每年(国内拍摄的)800部电影中有很多艺术电影,但是这些电影没有机会进入市场,没有机会和观众见面;那么当然还有更多的艺术电影没有能够拍摄,就胎死腹中了。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意义上,我依然对现状持乐观态度。因为现状为我们提供了可能性,然后我们在此基础上去争取让这些可能性变为现实。

而且我再煺一步说,我认为国际得奖不是唯一的标准,甚至不是主要的标准。我们的第五代导演,得那么多奖,动不动就“三节王”“两节王”的,这种状态本身不是很正常,甚至说不是很健康。今天我期望中国电影更多元化、更繁荣,能够拥有自己文化的素质和艺术的水准。但是我最大的梦想是我们能够建立起自己的评价标准——不是好莱坞的标准,不是欧洲电影节的标准,而是我们自己的标准。

看50部有质量的电影,足以改变一个人的精神面貌

我一直相信、而且我自己一生也受益于这件事。有句话说“看50本有质量的书,足以改变一个人的生命”,模仿这句话,我觉得可以说“看50部有质量的电影,足以改变一个人的精神面貌”。文学艺术是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宝藏——人们常说“带一本书去荒岛”,或者要我说是“带一本书去监狱”——当你的什么都被剥夺的时候,只有你的内在的记忆是别人无法剥夺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为我们是人类感到庆幸,因为我们能够主动去选择、主动去接受,主动去阅读、主动去记忆。所以从这一点上,小说、电影、诗歌……文化和艺术,对我们的人生是非常直接和具体的。

但是在另外一个意义上,我必须说:它不等于生活,它不等于生命。它是生活和生命的一种形态,或者说一个层面。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之中,我们生活的基本状况其实是,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器——权力的机器、资本的机器、物质主义的机器……在面对这样的机器的时候,我们不用自欺欺人:精神是脆弱的,文化是无力的。但当我们面对这些机器的时候,我们也唯有靠着我们的精神和文化,我们才能站直了别趴下。

我活到这个年龄,我之所以敢无保留地给你们推荐这些东西,这些经典电影,因为在我一生中的很多时刻,在我遇到的很多熬不过去的时刻、绝望的时刻,我觉得所有这一切都在帮我。或者说,它们已经成了我自己。

趣味和评判标准越来越单一

这门课程选了52部电影基本上是我确定的。我在选择的时候大体上有三点标准:第一点是我认为在电影史上占有一定的位置,在电影艺术的发展当中起到过转折点、或者说标识性作用的影片;第二点是我尽可能照顾作为电影大师的导演,希望每位大师都能有一部代表作出现在里面;第三点是绝对主观的,就是我之好恶。

实际上有一种东西非常重要,但又非常难以分析的,就是趣味。一个人的趣味当然是历史性的:你生在什么样的时代,成长于什么样的环境,遭遇到什么样的艺术作品。所以它既是历史的,又是带有相当的偶然性的。我任教三十多年了,我一直坚持着这个东西:当我面对学生的时候,我首先要忠实于我自己。只有忠实于我自己,我才能把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东西真实地展现出来。

当然,片单最后也做了一些调整。会有一些朋友给我建议说,这是大家都爱吃的菜。那么对于这些菜,我的态度第一是,我不爱吃的菜坚决推掉。但是我也接受了一些我也可以吃的、大家都爱吃的菜。但这个部分所占的非常小,基本上是按照前面的三个原则来选择的。我希望它代表一个高度。

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趣味、我们的评判标准越来越单一化。这样会使我们的人生也变得越来越乏味。所以我依然认为,电影是到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窗口。只要你不是被单一的趣味所限定,从这个窗口望下去,这个世界上发生过的、正在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一切问题,都在你的视野里。

【察网(www.cwzg.cn)摘录自《两岸犇报》第162期。戴锦华,北京大学教授。从事电影、女性文学和大众文化的研究。本文是2017年10月31日,于北京举行的“《52倍人生——戴锦华大师电影课》观影见面会”的文字整理稿,将提问删去,只摘录戴锦华的回答,内容未经当事人审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电影 影视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1/39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