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是如何被剿灭的?

据叙利亚军方的消息称,经过连日来的激战,叙政府军已于当地时间11月19日,再次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手中,全面收复位于叙东部的城市阿布卡迈勒。阿布卡迈勒位于叙东部代尔祖尔省东南部,靠近伊拉克边境,曾是"伊斯兰国"在代尔祖尔省的重要据点。阿布卡迈勒市被收复,意味着"伊斯兰国"已经失去了在叙的最后一个城镇,仅剩一些零散分布的村庄作为小据点。就这样,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被基本剿灭。

“伊斯兰国”是如何被剿灭的?

A.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被剿灭

从昨天到现在,世界喘了一口长气儿。

伊朗11月21日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经被剿灭。伊朗军人与伊拉克和叙利亚人民并肩作战,收复了“伊斯兰国”在叙最后主要据点阿布卡迈勒,这场联合反恐行动取得最终的胜利。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11月21日也表示,在收复拉沃镇后,伊拉克已在军事上终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伊拉克在过去3年的反恐战争中取得重大成果,在收复拉沃镇后,“伊斯兰国”残余分子只能在西部沙漠地带躲避。阿巴迪说,“很明显,我们已在军事上终结‘伊斯兰国’。”

据叙利亚军方的消息称,经过连日来的激战,叙政府军已于当地时间11月19日,再次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手中,全面收复位于叙东部的城市阿布卡迈勒。

阿布卡迈勒位于叙东部代尔祖尔省东南部,靠近伊拉克边境,曾是"伊斯兰国"在代尔祖尔省的重要据点。阿布卡迈勒市被收复,意味着"伊斯兰国"已经失去了在叙的最后一个城镇,仅剩一些零散分布的村庄作为小据点

就这样,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被基本剿灭。

B.“伊斯兰国”为何能做大?

巴格达迪领导的“伊斯兰国”(ISIS)是一支打着“伊斯兰”的大旗招摇过市的逊尼派原教旨主义极端武装。

1979年,震惊世界的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推翻了亲美的巴列维封建王朝。美国与其在中东地区的重要盟友为围堵伊朗什叶派革命政权,在伊斯兰世界重点分化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

同样,苏联出兵入侵阿富汗,美国开始资助阿富汗的圣战者抗苏武装,这些援助后来衍生了“基地”恐怖组织。

2003年,美国出兵侵占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的统治,客观上促成伊境内恐怖主义组织生长,而“伊斯兰国”的前身正是本.拉登副手扎卡维领导的“伊拉克基地组织”。

2011年,“阿拉伯之春”运动波及叙利亚。“伊拉克伊斯兰国”也趁机扩张到叙利亚境内。随后,“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部地区建立了根据地,并跟叙其他反对派势力决裂。

“伊斯兰国”进而蔓延。

2014年6月以来,中东暴恐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迅速攻克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和提克里特等伊北部大片地区。6月29日,该组织宣布建立“哈里发国家”,将组织名称改为“伊斯兰国”,其头目巴格达迪自封为最高领袖。

财力雄厚的“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生于1971年,拥有巴格达大学伊斯兰教研究博士学位。此人行事低调,作风强硬极端,颇具军事领导才能。

美国军方估算,“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有2万到3万名极端武装分子作战。其在伊拉克境内成员约有6000人,在叙利亚有近7000人。

“伊斯兰国”在控制区内征收捐税、控制价格、设立法庭,并提供从医疗保健到教育通讯的各种服务。地球村9号查阅相关资料:该组织的总资产可能达到20亿美元。

对疆土的控制是“伊斯兰国”权威性的前提条件。2014年6月,“伊斯兰国”占领了伊拉克的摩苏尔后,控制的地区比英国都大。

在卫星能看到地球1米物体的21世纪,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竟然做大了!

说真的,当时国际社会重视不够。当时,奥巴马还对《纽约客》说,他认为ISIS只是基地组织的小伙伴,“让大学球队套上湖人队服,也成不了科比。

如果能够早点确定“伊斯兰国”的企图,并看出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真空地带会给它实现自己的企图提供广阔的空间,国际社会至少能够推动伊拉克强化与叙利亚的边界,并采取预防措施,这起码可以避免诸多灾难。

C.“伊斯兰国”到底想要什么?

“伊斯兰国”并不仅仅是一群疯子聚在一起。它是一个宗教团体,有深思熟虑的信仰,其中之一就是认为自己是末日决战的关键力量。

“伊斯兰国”具有中世纪宗教性质。他们对“现代”嗤之以鼻。举例来说,2014年9月份,“伊斯兰国”的首席发言人阿德纳尼酋长号召法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穆斯林找到不信道者,并把他们“用石头砸碎脑袋”、毒死、用车撞死、或者“毁坏他们的庄稼”。在西方人听来,这些犹如圣经中的古老惩罚方式,比如石刑和毁坏庄稼,与更现代的汽车谋杀并列在一起,十分奇怪。

实际状况是,“伊斯兰国”吸引了大量“疯子”,也吸引了一些机会主义者。来源地包括法国、英国、比利时、德国、荷兰、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美国,还有很多其他地方。

他们是来战斗,许多人还抱着必死的决心。

在美国占领伊拉克的最后几年,“伊斯兰国”的直接奠基人却到处看到末日的迹象。他们期待着在一年内马赫迪就会降临。马赫迪就是在世界末日来临前带领穆斯林走向胜利的救世主式人物。

对于这些信徒来说,他们渴望“史诗般”的善恶对决——末日决战的浴血场面可以满足深层的心理需要

“伊斯兰国”在这里等待敌军的到来,击败他们,就会开启末日决战的倒数。

圣战队员报告在战斗中看到美军士兵之后,“伊斯兰国”的推特账号爆发了狂喜,就像聚会主人看到第一位客人到来那样欣喜若狂。

对“伊斯兰国”激进主义的破坏性怎么说都不过分。他们恐怖、爆炸、屠杀、抢劫、强奸,无恶不作。

中东、老欧洲和美国,均受其害。当美国出现恐怖活动后,特朗普对此很生气,这是后话了。

D.与“伊斯兰国”较量的英雄力挽狂澜

当“伊斯兰国”已成为国际安全形势中的重大而紧迫的问题时,需要国际社会通力合作。

然而,因为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不作为,难以形成合力。

但是,这并不影响能力挽狂澜的英雄的出现

在多年抵抗ISIS的战争中,叙利亚可以说是受伤最重的国家。但在这严酷环境中,伊萨姆·扎赫拉丁将军为代表站了出来,坚守孤城代尔祖尔多年,在光复前一个月,他在战场上触雷牺牲,享年56岁。

代尔祖尔连接着地中海东岸和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两千年前就是罗马帝国与东方世界的冲突前线

2013年下半年,叙利亚内战到了尖峰时刻,政府军节节败退,叛军却不断攻陷重要的城市代尔祖尔。

伊萨姆·萨赫拉丁将军带着共和国卫队104旅,及时来到了只剩下半座城池的代尔祖尔。伊萨姆将军刚到代尔祖尔,就腿部中弹负伤

叛军一心想要攻下空军基地,攻势非常猛烈。好在伊萨姆将军身先士卒,与将士们同甘共苦,打退了叛军的多轮进攻。

当时,国防部长曾打电话给伊萨姆将军,想把跟他一起并肩战斗的儿子亚罗布和伤兵一起运回大马士革,结果被他断然拒绝:我的儿子更加不能例外

2015年10月,俄罗斯终于高调介入叙利亚局势,出动空军与叙政府军协同作战。2016年3月,俄叙联军第一次收复了帕尔米拉。

美军支持的伊拉克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也在压缩“伊斯兰国”的势力范围。

在伊拉克,库尔德军队收复了辛贾尔,在叙利亚,他们收复了几乎整个哈塞克省。

2016年8月收复了曼比季,向南直逼“伊斯兰国”“首都”拉卡。

政府军节节胜利却让代尔祖尔面临空前的危机:ISIS恐怖分子将代尔祖尔看作苟延残喘的最后希望。

他们在2017年1月集结了最精锐的力量进攻,伊萨姆将军号召所有的男人都参加战斗,打退了恐怖分子的猛烈进攻。

2017年8月27日,政府军一部攻克了苏赫奈,抵达了距离代尔祖尔50公里处。

代尔祖尔军民在伊萨姆将军的带领下坚守了4年,终于迎来了王师!

然而,当地时间10月18日却有噩耗传来,将军阵亡了。

将军阵亡,也成为了继俄罗斯陆军中将阿萨珀夫之后第二位死于ISIS之手的高级将领。

将士们为“伊斯兰国”敲响了丧钟。

将士们为和平付出了代价!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1/39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