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火灾后的冷思考

说到底,人民群众不得已住在违章建筑里,问题核心还是房价问题,自由派公知一面鼓吹小政府、不干预市场,把政府为人民服务的职能作用都砍掉;一面又指责政府不救助底层就是失职。出现问题就直接把矛头指向政府,甚至指向体制。所以,罪魁祸首还是“任大炮”之流,他们这些资本家把群众逼到有安全隐患的地方,其实反映了政府资源的软弱。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北京大兴火灾后的冷思考

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一处集储存、生产、居住功能为一体的“三合一”场所发生火灾,造成19死8伤。

北京市27日对外公布北京大兴“11·18”火灾事故原因。经公安部门工作,北京大兴“11·18”火灾排除人为放火嫌疑,起火原因系埋在聚氨酯保温材料内的电气线路故障所致。樊某某等20人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已被大兴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11·18”大火震动了北京市,随后开展对安全隐患的地毯式排查、整治专项行动。一些基层政府和组织急于求成,在推进安全检查和整顿时忽略了群众另一面的权利,以简单粗暴方式驱赶住户,激起舆论强烈反弹,招来了批评。

11月25日,北京市安全生产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就社会关切的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针对网上传言此次专项行动是在驱赶“低端人口”一说,该负责人表示,“这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

北京北京市安委会27日表示已下发通知对简单粗暴方式要求纠正。

“11.18” 事故的发生,不禁让人们思考,造成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北京市有关方面对这次事故的处理是否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这类问题今后应该如何处理?

下面就上面的几个问题谈谈看法。

第一、造成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对此,肯定有人回答,是由于某些企业和打工人士安全观念薄弱造成的。于是问题又来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一旦发生群死群伤的事故,命都没有了,对于打工者及其亲属来说,即使是赚到了钱又有什么用?问题是,这些底层的“北漂族”有办法吗?一方面是国内包括北京市大量房屋空置,一方面是很多人没有地方住,为了生计,只能住在这些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地方。这就引起出了我多次提出的一个观点——“资本”对“民众”具有的“隐性强制力”。

“资本”利用他们表面上的“非官”属性,由他们的代言人自由派公知喋喋不休地片面鼓噪“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还鼓吹“小政府”、“不干预市场”。不错,“权力”有“显性强制力”,可以允许或者禁止“资本”和“民众”这样做或者那样做。而一旦政府放弃对“资本”的行为的监管和约束功能,就无法充分履行为人民服务的职能,那么就会在某些领域出现“资本”一家独大、金钱主宰一切的局面,这时候“资本”的“隐性强制力”就开始发挥作用,这也就是它能够通过压低薪水等方式迫使“民众”不得不住进这些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地方根本原因。

这就是所谓的“市场自然调节”?明明是供过于求,住房大量空置,不是说供小于求,价格上涨;供过于求,价格自然下降吗?那只所谓的“无形的手”在哪呢?在“资本”的口袋里,在数着钞票,在“资本”联盟的狂欢中举着酒杯。

而小“资本”为了节省成本,不但违反安全规定,让员工住在这种建有易燃的保温材料的冷库的楼房内,有些企业还用大量的易燃材料改建或扩建员工宿舍,薄薄的隔板一点就着,加上私拉乱扯的电线,一个火星都可能让整栋楼付之一炬;有的工厂把厂房改成公寓出租,几百人住在狭小的厂房里,私拉的电线密如蛛网;有些快递收发点里快递件摞得有两层楼高,屋内插座一用就冒火星,消防通道被快递车完全堵死,而不少快递员就住在里面……一旦发生火灾,都可能造成群死群伤,后果不堪设想。这样的现象存在有政府监管不到位的因素在里面,但更多的是资本在压榨广大的人民群众,迫使人民群众不得不接受如此恶劣的现实生存条件。而被迫住在这里的“民众”有办法吗?能够有这样的地方住,他们都对老板感恩戴德了。

虽然不说拥有资本的人就一定是坏人,但是“资本”的逐利性决定了他们一定要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和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那么最直接的受害者只能是“民众”,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再有良心的“资本”也很难保证不突破底线侵犯民众合法权益,因此,就需要政府发挥作用,运用法律和行政的手段约束“资本”,把“资本”也关进“笼子”里面,否则,我们的未来未必不会变成美国那样的“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是破旧不堪的贫民窟”。

说到底,人民群众不得已住在违章建筑里,问题核心还是房价问题,自由派公知一面鼓吹小政府、不干预市场,把政府为人民服务的职能作用都砍掉;一面又指责政府不救助底层就是失职。出现问题就直接把矛头指向政府,甚至指向体制。所以,罪魁祸首还是“任大炮”之流,他们这些资本家把群众逼到有安全隐患的地方,其实反映了政府资源的软弱。资本垄断生产与生活资料,剥削民众,使民众只能在恶劣的环境中维持生存与劳动力再生产。同时,资本对政府则逃税漏税,腐蚀政府官员,甚至要求政府保障食利者的特权。如果不约束资本,政府缺乏手段与资源解决劳动力的生存条件。政府手中资源有限,加上某些官员本身也是些官僚主义者,出现这个局面,再正常不过了。

在我们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将市场和资本作为加速现代化的工具时,它们创造财富和创造不平等的二重性就会不可避免地释放出来。对于市场和资本,我们必须保持批判性反思和规范性矫正的态度和立场。而具有规范性矫正的能力的只有拥有“显性强制力”的政府,任何“民众”都不可能对市场和资本的行为进行约束,更加何谈规范性矫正?

第二、北京市有关方面对这次事故的处理是否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在随后开展的对安全隐患的排查、整治专项行动中,一些基层政府和组织急于求成,在推进安全检查和整顿时忽略了群众另一面的权利,在最低温度已经持续0下的日子里,采取强制断水断电断暖气,以简单粗暴方式驱赶住户,以至于某些基层政府僵硬的发出驱赶“低端人口”指令。

某些基层政府做这个事,也的确属于官僚主义。但是如果再出一火灾,他咋办?可以推测一下,如果政府不着急赶人,再出几次火灾,死上百个人,肯定又骂政府不作为,肯定又要有人承担责任,所以采取了“长痛不如短痛”的做法。结果火灾死人没刷屏,“赶人”却刷了屏,西方“公益组织”和教会都跑出来收买人心,并且打着“关爱人民”的旗帜拿此大做文章攻击政府。说实话,政府原本可不可能完善的把这件事做好,理论上是有的,但是社会问题不是做实验,没有试错成本,但是人民心中政府理应做得更好,这是现实要求,也是共产党人的自我要求。所以我还是希望并看好政府会在接下来的善后工作中能够切实地把这次事件中困难群众的实际困难解决好,安顿好他们。

在自由派的语境下,中国的社会是“二元结构”,并且在当前表现出“官民对立”的特点,这种说法很有欺骗性,掩盖了中国社会的“权力”、“资本”、“民众”三元结构的真实情况,掩盖了三者之间错综复杂的矛盾。“资本”利用自身“非官”的属性以“民众”的面目出现,并且一方面利用“民众”与“权力”的某些矛盾,片面强调“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忽悠“民众”支持把“权力”关进“资本”的“笼子”里面;一方面利用自身的“隐性强制力”,压榨作为个体的民众。面对这种情况,有担当的政府应该一方面充分发挥“资本”在创造财富方面的积极作用,一方面运用法律和行政手段对“资本”的行为进行规范性矫正。当政府做不到这一点或者这方面的能力比较弱的时候,“资本”的行为触犯底线、甚至践踏底线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很容易出现“作为个体的“民众”被“资本”忽悠,将矛头指向政府。

于是,某些基层政府的做法很自然受到了网络舆论界的抨击,而“民众”对“权力”的这种批评,理所当然也被某些人利用,成为攻击政府,攻击体制,片面强调“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最佳借口。其实,在很多社会事件中都有这种套路的影子,比如“强拆”和拖欠农民工工资,本质就是“资本”侵犯“民众”利益,一些些地方政府官员要么被收买要么因为片面强调GDP而偏袒“资本”甚至充当“资本”的打手,到头来“资本”却利用其在知识界的代言人却倒打一耙,讲这些个别的官僚主义作风和腐败现象夸大为普遍存在的现象,最终使得人民群众将对资本的不满转变成对政府的不满,好处他们拿去了,还借机挑拨了政府和“民众”关系。如果不加以节制,这种情况很可能发展成为常态,这种事件的“量变”的积累,就会为某些人推进“改旗易帜”的“质变”创造有利条件。最起码,在目前情况下,这些无形中增加了执政的难度和社会维稳的成本。

第三、今后应该如何处理这类问题?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11.18火灾”的遇难者的生命已经无法挽回,简单情绪化的声讨没必要,也不能够解决问题。还是要深入分析。

其实,发生在北京市的这类事情,在其他大城市也存在,甚至在一些中小城市也存在,因为北京市不仅仅是中国的首都,同时也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机会比较多,在允许人口自由流动的前提下,人往高处走是人之常情,而且,由于各方面的人员进入北京市,服务成本会降低,有利于北京市的市民。问题是,政府如何在城市扩容的同时,相关的措施要跟上,有计划有步骤地解决好相关问题,不能完全放任所谓的“市场调节”,因为如上所述,即使是再有良知的“资本”也不会放弃对高利润和低成本的追求,政府也许做不到用行政命令压低房价,但是在要求一些企业把解决好安全生产问题作为市场准入的必要条件总可以吧?虽然一下子任何这方面的补救措施好像都是杯水车薪,但是认真做,逐步做,假以时日,就会成为一种规矩,对“资本”的行为可以进行规范性矫正。

综上所述,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根本属性决定了政府必须维护广大民众的合法权益,最起码运用法律和行政手段对“资本”的行为进行约束,不能放任“资本”胡作非为。如果听信某些人的忽悠,完全放弃对市场和资本的行为的有效监管和不当行为的及时有力的纠正,就会形成和积累民怨,一旦被国内外敌对势力利用,就会危及社会稳定甚至损害执政的基础。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2/39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