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民进党当局支持大陆“民运”组织经费曝光,看境内外“民运”组织本质

这次台湾媒体曝光的几个大陆“民运”组织,哪一个不是要颠覆中国党和政府的?台当局资助这些组织也是为了“传播民主”?明知道这些组织的性质就是颠覆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台当局还要资助它们,实质上的目的只有两点,一是怂恿它们在抹黑大陆党和政府上更加使劲,最好通过它们搞乱大陆社会;二是拉拢大陆的“民运”组织和相关人士赞同“台独”,最好通过它们让“台独”的流毒扩散到大陆。

昨天上午,台湾“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在审查台湾“2017年政府总预算案”关于“行政院大陆委员会”收支部分案时,陆委会主委张小月在备询时无意中透露出,台湾民进党当局暗中支持大陆一些“民运”组织的情况。张小月的答询,曝光了蔡英文当局通过陆委会,今年一年花费在支持大陆“民运”组织的经费,共计约228万元。

从台湾民进党当局支持大陆“民运”组织经费曝光,看境内外“民运”组织本质

台湾《联合报》的报道标题截图

在随后台湾媒体的报道中,更曝光了部分接受台湾当局经费的大陆“民运”组织,其中包括中国之音、中国民主论坛、中国妇权、北京之春杂志社、公民力量、中国民主学校(澳洲)、中国之路国际研究会、华人爱知行公司等,还有几个不便于透露的组织。

据张小月的解释,之所以在大陆“民运”组织身上花费这么多的资金,是为了“宣扬台湾多元民主价值”,是为了“支持大陆民主发展”,是为了“支持大陆海外民运活动”、是为了“邀请民运人士来台参访”等。

台湾民进党当局花钱支持大陆的“民运组织”真是为了“支持大陆的民主发展”?“宣扬台湾多元化民主价值”的目的又是为何?这些大陆“民运”组织又是些什么样的组织?这些问题蔡英文和张小月不会说,台湾民进党当局更不会说。但大陆应该搞清楚。

一、以颠覆为目标的“民运”组织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大陆活跃着不少所谓的政治异议人士,其中包括个别身居党和政府机关和大专院校要职的人。他们以“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口号,竭力宣扬西方的一些概念,提出中国应该全盘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即全盘西化。在当时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不久,信息相对闭塞的情况下,他们所宣扬的一些概念确实让当时的一些年青人,特别是大专院校的学生感到新奇。加上当时的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令当时的中国年青人思想上处在混沌、迷茫中,在情绪上处在躁动、兴奋中,以为中国也会像东欧一样变色,甚至会步苏联的后尘。致使最终在这个年代的年末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事件。

如今的人们已经知道,当时的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实际上是西方一手策划导演的,中国当时的情况也是如此。但中国没有如西方之意,中国共产党力挽狂澜再次挽救了中国,中国没有变色,更没有“崩溃”,相反之后走上了一条高速发展的康庄大道,成为了如今西方不敢忽视的国家。

当初中国大事件结束之后,当时的一些鼓吹“全盘西化”的异议人士,一些跟着闹事的极端分子,如惊弓之鸟,纷纷四处逃散。有的被抓依法受到了惩处,有的被他们的西方主子通过各种渠道弄到了国外,成为了流亡海外人士。

这些流亡海外人士不能不做事吃闲饭,那他们的主子就太亏了。于是,便有了所谓的海外“民运”组织,流亡海外人士也就变成了“海外民运人士”。海外“民运”组织做什么事?当然不是为了中国的发展,更不是为了中国的强盛,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如何推翻中国共产党,如何继续完成颠覆中国政府,让中国变色,让中国成为西方的附庸。这也是他们主子给他们的任务。因此,无论他们打着多么绚丽的“民主”旗号,本质上就是颠覆中国党和政府的组织。

实际上,之后,这些“民运组织”除了又接受一些原来闹事受到法律制裁后出狱的“老战友”之外,还不断接受了因各种原滞外不回的一些“海外盲流”,他们没有“民运人士”的志向,但为了能不回或者不能回,都把自己标榜成“民运人士”。而民运组织这些年也是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在不断裂变,甚至连逃到海外的邪教“轮子功”也自我标榜是“民运组织”。说句不好听的话,如今的“民运”组织已成为一帮乌合之众。

二、“民运”——西方对付中国的工具

这些年来,“民运”组织表面上看着热闹,实际上已成为令人厌恶的对象。因为,他们现在除了做些抹黑、造谣、诅骂中国党和政府的事外,还真没有做几件实质性的让人感觉漂亮的事情。

他们之中所谓的经济专家、法律专家、女权活动家,无一不是跟着西方的指挥棒转。提出的一些所谓的理论也几乎都是迎合西方观点,没有任何新意。所以,人们看到这些人似乎除了抹黑、造谣、诅骂好像就不会干别的什么事。然而即使如此,西方依然会不断给他们提供口粮,因为中国人骂中国人,这是西方最想看到的

当然,这些“民运”组织活动也会随着中国的发展,改变一些活动方式,并还在不断培养他们的骨干,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在台湾当局资助的“民运”组织中,有“中国民主学校(澳洲)”这样的组织。

自从非政府组织(NGO)进入中国以来,一些中国境内实质上的“民运”组织也改头换面成了NGO,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更便利的接受西方的资助。

这次受到台湾当局支持资助的“华人爱知行公司”。是中国大陆境内的一个NGO组织,名义上它是一个关爱爱之病人群的组织,可又从事着所谓的“人权”事情。它甚至还参与了国际上所谓的对中国人权的定期审议的事情,就在这个月3日,它还参与举办了一个所谓的“人权及公民社会培训”。

这就让人不解了:关爱艾滋病的组织,为何要参与上述与其不相干的一些事情?不过,如果看了下面的账单,或许可以捉摸出一些端倪:

从台湾民进党当局支持大陆“民运”组织经费曝光,看境内外“民运”组织本质

“华人爱知行公司”董事长万某某博客截图

据该组织董事长万某某自己2014年在其新浪博客上披露,自2004年到2012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其资金共计1,734,113美元。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是一个什么组织,现在中国大陆已不是什么秘密。之前中国有多少有分量的“专家”接受过它的资助,而这些“专家”又有多少不是在做着推墙的事?!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一个关爱艾滋病的NGO一百七十多万美金,难道仅是希望它用在治病上?

三、台当局支持“民运”的真实目的

上个月大陆宣判李明哲后,台当局、“台独”势力以及台湾社会,都认为李明哲只是在大陆传播“民主”,不应该受到惩罚,即使他犯罪事实确凿。

这次台湾媒体曝光的几个大陆“民运”组织,哪一个不是要颠覆中国党和政府的?台当局资助这些组织也是为了“传播民主”?

明知道这些组织的性质就是颠覆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台当局还要资助它们,实质上的目的只有两点,一是怂恿它们在抹黑大陆党和政府上更加使劲,最好通过它们搞乱大陆社会;二是拉拢大陆的“民运”组织和相关人士赞同“台独”,最好通过它们让“台独”的流毒扩散到大陆。

民进党当局的这些举动也确实起到了效果。这些受到资助的“民运”组织,还真没有不赞同“台独”的。它们的具体作为笔者不必在此赘述。透过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也许更能说明问题。

昨天流亡在美国的大陆所谓的异议人士余杰被邀请到台湾作学术访问。

与之前大陆年轻女作家赵某一样,余杰在台湾各种场合谄媚地令人肉麻称,台湾是“民主自由的钥匙”,“台湾才是大国”,同时对大陆极端抹黑。台湾媒体同样也是对此进行了纷纷报道。

而这个余杰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从台湾民进党当局支持大陆“民运”组织经费曝光,看境内外“民运”组织本质

大陆“民运”人士余杰在台湾

余杰,1973年10月3日出生在四川成都,蒙古族,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80年代末期中国发生大事件时,他还只是一个生活在川西一个小镇上的少年。可在他毕业后的作品《致帝国的悼词》中,他竟然可以写出让人以为他就在现场一样,其实,书中谎言、造谣随处可见。然而给这本书写序言的正是“北京之春杂志社”的主编胡平,胡平竟然称余杰是“XX之子”。

从余杰毕业开始,他就混迹在大陆当时“民运”人士之中,参与了多次政治事件,为一些境外反华媒体不断提供稿件。

2003年,正是这个余杰发起了对毛主席纪念堂及天安门毛主席像搞事的风波。

2012年1月他逃到了美国,成为一名“海外民运人士”。此后,他发表了一系列攻击中国的文章。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口口声声高举“民主自由”的“民运”人士,他却在法国政府游说欧盟取消对中国武器禁运时,公开谴责法国政府。

当台湾民进党传出有人提议冻结“台独”党纲时,余杰又于2014年2月24日在媒体上公开表示反对,他在文章中明确写道:

“民主与独立,宛如天使之两翼,缺一不可。……以国际形势而论,独立的潮流压倒了统一的号召。……民进党更应当捍卫而不是放弃台独理念。民进党还应当张扬和传播独立的崇高价值:有了独立,才会有自由;有了独立,才会有民主;有了独立,才会有人权;有了独立,才会有尊严。”

支持西方对中国打压,支持“台独”分裂国家,这就是要给中国带来“民主自由”的“民运”人士的真面目!

从上述“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的所作所为,有哪一点是真的在宣扬民主?有哪一条可以算得上是在为中国人民争取“人权”?他们就是赤裸裸的企图颠覆中国,想让中国人民回到70年前任洋人欺负、蹂躏的境地!

这样的组织和人正是台湾民进党当局所需要的,所以,对他们的资助并不奇怪。

民进党令两岸关系冻结,除了不承认“九二共识、一中原则”之外,暗地里还在积极做着这些肮脏卑鄙的动作,只会让两岸人民更厌恶。

从台湾民进党当局支持大陆“民运”组织经费曝光这件事,让人们加深了对民进党丑恶本质的认识,也让世人看清了境内外“民运”组织和人士的丑陋面目。

2017年12月7日

【兰斌强,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2/39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