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再次放炮,巴勒斯坦抗议者呼吁:放弃幻想,准备起义!

我们看见许多巴勒斯坦人希望特朗普收回他的决定,这种善意的愿望能够实现吗?看看特朗普这一年来弃世界而去的决绝姿态,这种愿望绝无可能实现!我们所能感受到的只能是火焰会燃烧得更加猛烈,特朗普也会变得更加疯狂。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在诅咒这个美国人选出来的总统,而这个总统却在采取一切让世人不耻的手段为美国人谋利益,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美国至上,一切为了美国,于是乎,美国成了全世界过街的老鼠,成了比过街老鼠更加可恶的鼠疫病菌。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特朗普再次放炮,巴勒斯坦抗议者呼吁:放弃幻想,准备起义!

历史在战争与和平、苦难与悲伤中轮回,现在,几年、几十年前的一幕幕又开始重现。

2017年12月8日,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号召巴勒斯坦人放弃和平努力,针对以色列发动起义。巴勒斯坦各派系呼吁周五为“愤怒日”,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周四的抗议活动引起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军队发生冲突,至少有31人被以色列军队击伤。

以色列作家阿里.沙维特在他最近出版的著作《我的应许之地——以色列的荣耀与悲情》中有这么一段描述:“2002年3月,一系列的恐怖袭击震撼着以色列。来自巴勒斯坦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者攻击着公共巴士、夜总会、大商场,数以百计的以色列平民因此丧生。一天晚上,我正在撰写着有关耶路撒冷的文章,突然传来一声近在咫尺的、巨大的爆炸声,就在附近的酒吧!我一把抓过速记簿跑上街道。然后我看到三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坐在酒吧里——他们已经死去,面前的啤酒杯还是半满;我看到一个娇小的女子躺在拐角,年轻的脸庞泛着死灰,失去了生命的迹象;我看到更多受伤的人在尖叫,耳边是他们无助的哭号。就在这灯光灿烂的夜晚,在被炸得粉碎的街边酒吧,我环顾四周,看到自己身处人间炼狱。”

这是距今仅十五年的2002年发生在耶路撒冷的一个事件,这是一个真实的场景和一个以色列作家在爆炸现场的真实体验。十五年并不久远,我们似乎有一段时间听不到巴以之间互相拼杀搏命的消息了,那是因为以色列以强大的军事暴力控制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地区,巴勒斯坦人一直都生活在一个受到严密监控的大监狱里,是因为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哈马斯)的创始人和精神领袖亚辛2004年在以色列的定点清除行动中被炸身亡,是因为巴解组织领导人、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也在2004年疑似被以色列毒杀身亡,也是因为新闻舆论的焦点已经转向了伊拉克、埃及、利比业、叙利亚、阿富汗这些同样深陷苦难的国家,我们才没有再听到巴勒斯坦人的苦难与呻吟,也没有再看到阿里.沙维特所描写的这种以色列人所经历的惨状。

今天,以色列,巴勒斯坦,耶路撒冷,再一次回到了世界舆论中心,哈马斯领导人再一次号召巴勒斯担人发动起义进行抗挣,包括美国盟友沙特在内的整个伊斯兰世界都强烈抗议,只是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个决定,伊斯兰世界愤怒了,整个巴勒斯坦人爆怒了,他们又开始走上街头用石块与以色列军警对垒,并再次爆发了冲突。这次整个伊斯兰世界也因此而重新形成了共识,以色列再一次成了伊斯兰世界的众矢之的,而美国则成了所有人诅咒的对象,特朗普成了伊斯兰世界的敌人。

特朗普真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伟大”总统,他极端自我、我行我素的性格使他从不缺少剑走偏锋的套路,他在竞选美国总统时成功地将美国社会撕裂,他从精英建制派控制的美国媒体谩骂中突围,干了一些可以青史留名的大事,比如他坚定地让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议,由此激怒了欧洲,他带领美国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使美国成功地赖掉了五亿美元的会费,他还带领美国退出了北美自由贸易区和TPP,气傻了日本、新加坡、加拿大、墨西哥,现在他又以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最终把美国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这一决定,成功地引爆了巴以问题的火药桶,使美国彻底失去了充当巴以和谈调停人的角色。这一次,可能不再需要俄罗斯的军事干预,也可能不再需要极端组织的武装袭击,美国就有可能收拾行囊离开这一地区了。

几千年来,巴勒斯坦地区就是一块充满战争和屠杀的地区,而耶路撒冷更是一座充满毁灭与死亡的城市。自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与阿拉伯人之间爆发了多场大规模战争,最后手无寸铁的巴勒斯坦人只能以身体为武器进行自杀式袭击,这种自我毁灭的抗争几乎从未中断。这里一直是一个随时可能被引爆的火药桶,除了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之间无休止的冲突,还有英法美俄等大国的身影,特别是近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支持以色列,不仅经济上扶持,军事上武装,而且政治上支持,以色列已经成为美国的代理人,维护美国在中东的利益。本来以占领者身份处在仇恨的伊斯兰世界的包围中,时时充满血腥和死亡的犹太人刚刚缓解了两大宗教和族群之间极端仇视的情绪,正准备配合美国、联合沙特向伊朗发难的时候,特朗普的那把充满冷光和魔性的利剑却刺向了巴勒斯坦,虽然这对以色列是一个天大的礼物,却也是一件充满血腥味的礼物,它所带来的绝不是和平,而是更深的仇恨与更可怕的战争,以色列又要重新进入荣耀与悲情的轮回。

“我看到三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坐在酒吧里——他们已经死去,面前的啤酒杯还是半满;我看到一个娇小的女子躺在拐角,年轻的脸庞泛着死灰,失去了生命的迹象;我看到更多受伤的人在尖叫,耳边是他们无助的哭号。”阿里.沙维特所描述的情景可能会在以色列重新上演,这次或许不仅仅是巴勒斯坦人的愤怒,也是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愤怒。特朗普终于撕掉了套在美国头上的面具,剥掉了披在美国身上的羊皮,让全世界看清了美国的真面目:制造冲突,制造战争,制造仇恨。

从镜头中我们看见许多巴勒斯坦人希望特朗普收回他的决定,这种善意的愿望能够实现吗?看看特朗普这一年来弃世界而去的决绝姿态,这种愿望绝无可能实现!我们所能感受到的只能是火焰会燃烧得更加猛烈,特朗普也会变得更加疯狂。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在诅咒这个美国人选出来的总统,而这个总统却在采取一切让世人不耻的手段为美国人谋利益,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美国至上,一切为了美国,于是乎,美国成了全世界过街的老鼠,成了比过街老鼠更加可恶的鼠疫病菌。

当我们今天听到抗议者诅咒“去死吧,美国!去死吧,愚蠢的特朗普!”的时候,我们感受到历史轮回的可怕情景,无论是美国还是特朗普,都将成为历史的匆匆过客,而发生在耶路撒冷的悲情故事还会重复上演和不断延续。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2/39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