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是如何被金融家们“设计”出来的?

沃尔格、摩根、洛克菲勒等财团一连串动作的背后,实际上是要实现如下目的:通过建立美联储,实现对美国的“控股”;将欧洲引入一场“可控”的战争,这样来自交战各国的金融资本、大笔订单必然源源不断地流向美国,从而推动美国经济的迅猛增长;此战过后,欧洲衰落,美国崛起。那么,这些金融家族就可以通过美国掌控全世界。

19世纪初,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在欧洲各地建立起庞大的金融网络,沃伯格家族初期只在其中扮演无足轻重的角色。1865年,也就是普奥战争前夕,沃伯格家族终于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汉堡的固定总代理。

德意志统一之战,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是幕后最大的金主,当然也从中攫取了巨额财富。

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和摩根家族的崛起相似,沃伯格家族也依靠战争迅速获利。普法战争法国战败,沃伯格家族依靠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关系网,参与对法国的贷款,以帮助其支付对德国的战争赔款,从中获取了大量财富。

美联储是如何被金融家们“设计”出来的?

凡尔赛宫镜厅,普法战争后德皇威廉一世加冕之地

到了19世纪末,沃伯格家族的M·M·沃伯格公司,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汉堡发行国际债券的主要合作伙伴。

统一后的德意志,国内经济蓬勃发展,铁路等公共设施建设速度加快,对资金有着庞大需求,控制德国银行业的犹太人,这时成为执政者极力拉拢的对象。

历史上与贵族关系密切,又是新兴崛起的汉堡金融巨富沃伯格家族,开始迈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沃伯格家族在年轻成员马克斯·沃伯格的领导下,逐渐成为德国金融市场最显赫的财团之一。在专注国际债券市场的同时,沃伯格家族也开拓新的航运业务,经营起汉堡至美国的海上客运业务,很快成为航运业大王。

1895年至1913年,沃伯格家族公司的利润增长了4倍,在德国主要私人银行中名列前茅。

沃伯格家族这一时期与德国政界建立密切关系,马克斯·沃伯格的金融才识尤其受到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倚重,成为其经济和情报部门的高级幕僚。

威廉二世对海洋有着强烈的兴趣,致力于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力量,这些都需要金融财政方面的支持,而马克斯对海洋与贸易也有着浓厚意图。正是马克斯等人的鼓吹,使得威廉二世将俾斯麦的忠告抛在脑后,义无反顾地走向海洋,大力发展海军军备,这客观上促使英国与德国之间在欧洲大陆及海上进行残酷竞争,最终导致一战的爆发。

与此同时,在马克斯·沃伯格的主导下,沃伯格家族开始通过与其他家族联姻,加强与其他财团之间的商业联系。

马克斯的两个弟弟菲利克斯·沃伯格与保罗·沃伯格,在20世纪初先后与美国财团希夫家族、洛布家族联姻,希夫家族不仅牢牢控制着美国华尔街当时最有实力的投资公司库恩·洛布公司,其家族成员还是美国花旗银行等诸多大公司的主管。通过这一联姻安排,沃伯格家族开始成为希夫家族的重要合伙人,涉足美国金融市场,并逐渐与摩根、洛克菲勒等财团一起控制了当时的美国银行业。

这位保罗·沃伯格,就是美联储的“总设计师”。虽然美联储是摩根、洛克菲勒、罗斯柴尔德家族共同谋划的产物,但是保罗·沃伯格先生,才是运作美联储成立事宜的真正操盘人。

美联储是如何被金融家们“设计”出来的?

保罗·沃尔格

1903年,保罗·沃尔格将一份如何将欧洲中央银行的“先进经验”介绍到美国的行动纲领交给雅各布·希夫,这份文件随后又被转交给纽约国家城市银行(后来的花旗银行)总裁詹姆斯·斯蒂尔曼和纽约的银行家圈子,大家都觉得保罗的思想真如醍醐灌顶,使大家茅塞顿开。

这份“先进经验”,自然就是来自伦敦的阿尔佛雷德·罗斯柴尔德。

如果大家对关于橡胶股票危机的那篇文章《一百年前的金融海啸,如何摧毁中国并成为扣响世界大战的扳机?》还有印象的话,1903年,也是布置橡胶股票危机的两个重要先手——福特公司与兰格志公司成立的时间。

这说明,金融家们的行动力还是相当之强的,酝酿美联储和策划橡胶股票骗局,都是同一年开始的。

沃尔格、摩根、洛克菲勒等财团一连串动作的背后,实际上是要实现如下目的:

通过建立美联储,实现对美国的“控股”;

将欧洲引入一场“可控”的战争,这样来自交战各国的金融资本、大笔订单必然源源不断地流向美国,从而推动美国经济的迅猛增长;

此战过后,欧洲衰落,美国崛起。那么,这些金融家族就可以通过美国掌控全世界。

当然,这一计划后来执行得有所偏差,但大体来说是按照他们设想的剧本走的。

美国历史上反对私有中央银行的政治力量和民间力量相当强大,华尔街银行家在美国工业界和中产阶级那里的口碑极差。开国元勋托马斯·杰斐逊曾经称华尔街是“人性堕落的大阴沟”,过了一百年,经历了这么多金融危机,银行家们的口碑只能是更差,而不会更好。

因此,国会的议员们对银行家提出的任何有关私有中央银行的提案,都像躲避瘟疫一般避之惟恐不及。在这样的政治气氛中,想通过有利于银行家的中央银行法案比登天还难。

但这一次,众多顶级金融家族联合起来,誓要赶在欧洲开战之前,在美国建立私有中央银行。于是一连串操作紧锣密鼓地展开。

首先,美国的新闻媒体开始大量出现宣传新金融理念的文章。大量的“金融创新”,导致廉价的信用被创造出来,金融放水导致资产价格不断升高,产生了严重的金融泡沫。

此后不久,雅各布·希夫在纽约商会放出风声:“除非我们拥有一个足以控制信用资源的中央银行,否则我们将经历一场前所未有而且影响深远的金融危机。”

相应地,新闻媒体也开始连篇累牍地讨论建立中央银行的必要性,对公众进行持续地反复洗脑,让他们逐渐产生这样的概念:中央银行将是治疗金融危机的“一剂良药”。

与1837年、1857年、1873年、1884年和1893年一样,银行家们早已瞧出经济过热发展中出现的严重泡沫现象,这也是他们不断放松银根所导致的必然结果。但是,什么时候开始抽水捞鱼,却只有几个最大的银行寡头知道。

摩根和他背后的国际银行家们精确地计算着这次金融风暴的预估成果:

首先是震撼美国社会,让“事实”说明一个没有中央银行的社会是多么脆弱;其次是挤垮和兼并中小竞争对手,尤其是令银行家颇为侧目的信托投资公司;还有就是得到让他们垂涎已久的重要企业。

时髦的信托投资公司在当时享有许多银行不能经营的业务,政府监管方面又非常宽松,这一切导致了信托投资公司过度吸纳社会资金并投资于高风险的行业和股市。到1907年10月危机爆发时,纽约一半左右的银行贷款都被高利息回报的信托投资公司作为抵押投在高风险的股市和债券上,整个金融市场陷入极度投机状态。

摩根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一直在欧洲的伦敦与巴黎之间“度假”,但在危机爆发前夕,摩根回到美国。

不久,纽约突然开始广泛传言美国第三大信托公司尼克伯克即将破产,没有人知道传言的源头从哪里来,但是流言像病毒一般迅速传染了整个纽约。惊恐万状的市民在各个信托公司门口彻夜排队等候取出他们的存款。银行则要求信托公司立即还贷,受到两面催款的信托公司只好向股票市场借钱,借款利息一下冲到150%的天价。到10月24日,股市交易几乎陷于停盘状态。

摩根此时以救世主的面目出现了。当纽约证交所主席来到摩根的办公室求救时,他声音颤抖地表示,如果不能在下午三点之前筹集到2500万美元,至少50家交易商将会破产,他除了关闭股票市场将别无选择。

下午两点,摩根紧急召开银行家会议,在16分钟里,银行家们筹足了钱。摩根立即派人到证交所宣布借款利息将以10%敞开供应,交易所里立即一片欢呼。仅过了一天,紧急救助的资金告罄,利息再度疯长。8家银行和信托公司已经倒闭。摩根赶到纽约清算银行,要求发放票据作为临时货币以应付严重的现金短缺。

11月2日星期六,摩根开始了他蓄谋已久的计划,“拯救”仍在风雨飘摇之中的摩尔斯莱公司。该公司已陷入2500万美元的债务,濒临倒闭。但是它却是田纳西矿业和制铁公司的主要债权人,如果摩尔斯莱被迫破产清偿,纽约股市将完全崩溃,后果不堪设想。摩根将纽约金融圈子里的大腕悉数请到他的图书馆,商业银行家被安排在东书房,信托公司老总被安排在西书房,惶惶不可终日的金融家们焦急地等待着摩根给他们安排的命运。

摩根深知田纳西矿业和制铁公司拥有的田纳西州、亚拉巴马州和佐治亚州的铁矿和煤矿资源,将大大加强摩根自己创办的钢铁巨无霸-美国钢铁公司的垄断地位。在反垄断法的制约之下,摩根始终对这块大肥肉无法下嘴,而这次危机给他创造了一个难得的兼并机会。

要真正吃到这块肥肉,摩根还有最后一关要过,那就是对反垄断一点不含糊的老罗斯福总统。11月3日星期天晚上,摩根派人星夜赶往华盛顿,务必在下个星期一上午股票市场开盘之前,拿到总统的批准。

银行危机使大批企业倒闭,失去一生积蓄的成千上万愤怒的人民形成了巨大的政权危机,老罗斯福不得不借助摩根的力量来稳定大局,他在最后时刻被迫签下城下之盟。此时距星期一股市开盘仅剩5分钟!

摩根以4500万美元的超低价吃下田纳西矿业和制铁公司,按照穆迪公司的创始人约翰·穆迪的评估,该公司的潜在价值至少在10亿美元!

很明显,这次的金融危机又是一次蓄谋已久的精确定向爆破。

1907年金融危机之后,建立中央银行终于成为美国人民的共识,但关键是,怎么建?以及建立一个什么样的中央银行?

如果按照当时欧洲主流的做法,中央银行应当是国有,但是美国长期以来的教育洗脑此时起到了关键作用。议员们相信,如果让联邦政府掌握了中央银行,则政府的权力过大,将来会难以制约政府权力,形成万恶的专制政府。但如果建立一个私有的中央银行,公众们会更加恐惧。

保罗·沃伯格需要应付的难题是,如何隐藏纽约的银行家将主导美联储这个事实。

19世纪以来,美国中西部广大中小商人、农场主饱受金融危机的浩劫,对东部银行家深恶痛绝,这些地区的议员不可能支持纽约银行家占主导的中央银行。

保罗为此设计了一套由12家美联储地区银行构成整个系统的天才解决方案。在银行圈子之外,很少有人明白,在美国货币和信贷发放高度集中于纽约地区这一基本前提下,提议建立各地区联储银行,只不过是给人造成中央银行的业务并没有集中在纽约的假象罢了。

还有一个体现保罗深谋远虑之处的就是,将美联储总部设在政治首都华盛顿,而有意远离它真正接受指令的金融之都纽约,以进一步分散公众对纽约银行家的顾虑。

保罗的第三个困扰是,如何产生12家美联储地区银行的管理人员。一个叫做奥尔德里奇的国会议员指出,中西部的议员普遍对纽约银行家有敌意,为了避免失控现象,所有地区银行的董事应该由总统任命,而不要由国会插手。

但是这造成了一个法律漏洞,《宪法》第一章第八节明确规定由国会负责发行管理货币,将国会排除在外,意味着美联储从一开始就违背了《宪法》。后来这一点果然成了很多议员攻击美联储的靶子。

在经过这一番颇具匠心的安排以后,该法案俨然以模拟美国宪法分权与制衡的面目出现。总统任命,国会审核,独立人士任董事,银行家做顾问,真是滴水不漏的设计!

通过这样的制度设计,美联储成为美国的控股机构。从此,美国成为了一个伪装成国家的私人银行。

美联储的决议无需获得美国总统或者立法机关的任何高层的批准,它不接受美国国会的拨款,其成员任期也跨越多届总统及国会任期。

从名义上说,美联储是独立的中央银行,但正如所谓的“司法独立”一样,美联储虽然不受司法和行政权的制约,但是难以避免受到华尔街金权的影响。美联储制定的政策,最终服务对象不是别的,而是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在资本主义的上升期,金融和实体经济还可以共生共荣,当发展到瓶颈,那就对不起,只能牺牲实体经济保金融了。

这就导致了中美金融理念的巨大差异:

在中国,“金融必须服务实体经济”是不言自明的,金融机构理应接受强力监管,央行的作用是尽量抚平金融波动,促进经济良性发展;在美国,金融利益才是一切的核心,金融机构会想方设法逃避监管,脱实向虚造成制造业空心化也就不可避免。

设想一下,如果让股市庄家来设计交易规则,它肯定会想方设法制造波动与恐慌,以从中渔利。

美国的金融体系也是同样的道理,由于大金融资本利益的驱动,美联储总是会促使金融危机的爆发;为了确保金融资本回流美国,又会在世界各地制造动乱;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玩火玩大了伤及自身的金融机构,又会优先得到输血支持,损失则让全社会乃至全世界买单。

美联储是如何被金融家们“设计”出来的?

这就叫做打劫有理,勒索无罪!

金融战其实就是国与国之间战争的一种,在核威慑平衡的当下,已经成为大国之间较量的主要手段。

两千年前的世界,以生产立国的汉朝在武力上无法与武力立国的匈奴抗衡,不得不忍受匈奴一次又一次的打劫和勒索。西域诸国在匈奴的淫威之下,成为匈奴的盟国,为虎作伥,共同欺压汉朝。

在经历“文景之治”的韬光养晦之后,汉武帝刘彻开辟了当时的“一带一路”,将西域以及中亚诸国发展为自己的贸易伙伴,并结成战略联盟。

美联储是如何被金融家们“设计”出来的?

在贸易中实力进一步增强的汉朝,终于与匈奴彻底摊牌,并通过长期的斗争终于摧毁了匈奴的霸权,成为当时的世界头号强国。

新时代的“一带一路”能否终结美国的金融霸权,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金融新秩序?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2/40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