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反华政客逃过一劫:不仅有美国支持,还因为133万游客

土澳应该正视地缘政治现实,来自东亚的贸易与投资对澳大利亚越来越重要,而提供安全保障的美国却在相对衰落,何去何从是个考验。可惜的是,如今的船长特恩布尔只是擅长把头扎入沙土的鸵鸟,无视变化,只顾保住自己的头脸。这是特恩布尔的幸运,却是袋鼠国的不幸。

前阵子,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来华走穴,当起了背景板,与一众创业者笑呵呵地合影。而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找到了新工作:牵头一个关于中英合作的投资计划。实际上,他们现在的饭碗都是“带路倡议”给的。奥巴马应该庆幸在位时没有明确反对和围堵这个倡议,而卡梅伦则因为大力支持“带路倡议”而获得了回报。“海外探客”发现,如今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背后的执政联盟虽然惊险地保住了议会多数地位,但依然要面对反对者逼宫,特恩布尔只是暂时保住了总理宝座。而能够肯定的是,他在任上反对“带路倡议”,还一手搞翻了友谊的小船,在“卷铺盖”之后注定不能像奥巴马和卡梅伦那样享受生活。

澳大利亚反华政客逃过一劫:不仅有美国支持,还因为133万游客

特恩布尔只是议会少数党出身的总理,必须要与其他党派组成执政联盟,不仅如此,他在自由党内也是根基薄弱,地位非常不稳,因此迎合激进反华势力和舆论就成为他保住总理宝座的不二法门。12月7日他在议会宣称“将为中澳关系划出界限”,把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的言论当成是自己的成绩,将矛头对准华人留学生和华侨,牺牲的是中澳关系,完全葬送了政治互信。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炒作大国影响力渗透本国国内,美媒罔顾事实,声称“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发现本国的校园、智库研究所和企业都受到渗透”,还叫嚣“多国都警觉东亚大国的海外长臂,美国应该联合盟友抵制大国崛起。”

美国共和党议员卢比奥也大放厥词:“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一事已经有了许多讨论和防备,但另一个大国影响公共政策和基本自由的规模超乎一般人想象,他们不仅为了改善自身形象,还专门针对民-主国家的民众。”他还利用了人们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使出危言耸听这一招:“印度洋-太平洋的历史将不再由美国来书写,他们正极速实现军力和武器现代化,在与邻国的领土纠纷中使用强力,还利用市场和金钱优势将手伸到其他国家。”

除卢比奥外,另一个重量级的联邦众议员史密斯也呼吁支持澳大利亚,他甚至声称土澳已经陷入了“民族危机”,声称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都处于危险中,商业和学术都陷入丑闻,所有盟友都应该伸出援手。

澳大利亚反华政客逃过一劫:不仅有美国支持,还因为133万游客

看到有美国人支持,特恩布尔更为积极,推出一系列遏制他国在澳洲施加政治影响的法律提案。而澳大利亚保守派新闻媒体则违背多元价值取向,炮制了一系列充满傲慢与偏见和冷战思维的报道,犹如美国在70年前滋生的麦卡锡主义。澳大利亚如果真的以为自己站在正义一方,应该去关注一下美国如何干涉别国内政,或者是以色列借助犹太集团控制美国内政。土澳是“眼里看着新亚太,心中守着旧思维”,在干涉别国内政的同时,又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

11月23日,澳大利亚发布外交政策白皮书,不仅要求美国加强对亚洲的管束,还公然支持相关仲裁案的结果,认为这对大国有约束力。当天土澳就遭到驳斥:澳大利亚并非当事国,应恪守承诺,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通俗地说,就是让土澳“哪凉快哪歇着,闭上臭嘴。”而军方也在11月30日斥责澳大利亚“没资格说三道四”。

12月14日,澳大利亚海军司令巴雷特在访华时遭到当面警告:澳大利亚军队自2017年以来在中国南海的行为与和平稳定的世界大势背道而驰,既不符合中澳首脑达成的共识,更不利于两国关系健康发展,澳方必须管控好自己的海上举动。而巴雷特听到这番严肃的告诫后,因为心虚而不敢接招,只能讪讪地表示“重视发展友好关系”。

同样在12月14日,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被召见,这令澳媒感到紧张,甚至声称“会像韩国一样遭到报复,大国最可能采取的措施就是改由巴西进口铁矿石,降低两国贸易额。或者采取限制游客访澳等措施。”当然,有的澳大利亚专家依然自信满满和嘴硬,声称“抵制澳大利亚,只会令自己的消费者受损。”澳大利亚媒体也不无嘲讽地指出:2016年有133万中国游客蜂拥而来,打破历史记录,仅仅新南威尔士一个州就收入32亿美元,猛增20%,中国游客喜欢澳大利亚的一切产品。特恩布尔政府希望看到满载游客的飞机和邮轮,而这正是现实。

无论土澳如何上蹿下跳,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南方池塘”已经牢牢地掌控在大国手里,海军和空军战机的频繁巡航已经日趋制度化,土澳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已经成为现状。

更令袋鼠国感到忧心的是,美国建立的“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已经在大国不断崛起的软硬实力冲击下摇摇欲坠。一直躲在东南亚背后的土澳似乎感到了瑟瑟寒意。

原本澳大利亚以为自己是“鹤立鸡群”,但随着实力的此消彼长,越来越像“鸡立鹤群”。

虽然袋鼠国幅员辽阔,人口却只有2500万,而越南和菲律宾人口都达到1亿,离土澳最近的印尼更是有2.7亿人口。土澳的GDP也不过与广东不相上下,但发展潜力却被广东抛在身后。中澳贸易额是美澳贸易额的3倍,亚洲移民占到土澳移民总数的50%以上,华人在2016年占移民数量的15.4%,仅此于印度裔的20%。而华人的心理自信、资本优势和文化背景也开始对土澳社会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他们对西方没有太多仰视的感觉,在物质上没有太多需要,敢于维护自身的权利和尊严,对歧视与偏见展开激烈抗争,这些都让土澳白人感受到冲击和惶恐。

特恩布尔觉得这是个机会,利用这种恐慌煽动对立,为自己谋求私利。就在12月15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还指责大学非法与东亚大国分享技术成果,将数百个科技合作项目出卖给敌军,将令澳军在战场上付出代价。

澳大利亚反华政客逃过一劫:不仅有美国支持,还因为133万游客

有这么一个政客,澳大利亚正在丧失宝贵的机遇。依靠在本尼朗选区的胜利,保守派联盟堪堪保住了仅一席的多数优势,不必为了保住总理宝座而寻求独立议员的支持。可以想见,死里逃生的执政联盟尝到甜头之后,将继续执行反华路线,蜕化为极右势力,而且会日益猖狂。特恩布尔如今越来越有恃无恐,除了美国重量级议员的支持,恐怕还因为那133万游客的疯狂购物。

土澳应该正视地缘政治现实,来自东亚的贸易与投资对澳大利亚越来越重要,而提供安全保障的美国却在相对衰落,何去何从是个考验。可惜的是,如今的船长特恩布尔只是擅长把头扎入沙土的鸵鸟,无视变化,只顾保住自己的头脸。这是特恩布尔的幸运,却是袋鼠国的不幸。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