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些官员热衷于求神拜佛?

热衷于求神拜佛的官员,一定不是一门心思为老百姓做事的官员。现在不是古代,不是科学没有发达的时代,不会出现由于旱涝灾害而需要官员去求神拜佛。现在的官员求神拜佛,只有一个目的,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利。毛泽东说过,彻底的唯物主义才是无所畏惧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不怕牺牲个人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共产党人自然不会去求神拜佛。世间真正有力量的从来也不是神佛,而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共产党人的信仰就是应该建立在对人民群众伟大作用的坚定信念之上。

为什么一些官员热衷于求神拜佛?

不少官员,不只是贪官,有些看上去不那么贪的官员,都喜欢求神拜佛。现在的官员,应该说,绝大多数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无论是学过理工科的,还是学过文科的,无神论的教育应该是从基础教育时代就已经接受过的。但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么多官员对于求神拜佛如此热衷?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热衷于求神拜佛的官员,一定不是一门心思为老百姓做事的官员。现在不是古代,不是科学没有发达的时代,不会出现由于旱涝灾害而需要官员去求神拜佛。现在的官员求神拜佛,只有一个目的,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利。

贪腐的官员,去求神拜佛,在他得意的时候,希望钱越多越好,越多越不嫌多。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官运永远亨通,不仅官位会步步高升,而且敛来的钱财也是多多益善。而看不去不那么贪腐的官员,也希望自己在官位上能进一步,再进一步。虽然不一定是为了钱财的收拢,但位置高了,待遇好了,名声也听起来很好听。这是不少官员追求的目标。

如果是一心为了百姓做事的干部,不可能有这样的心思。因为他们的想法比较单纯,一门心思把工作做好,把老百姓的事情办好。有这样想法的干部,没有那种乱七八糟的闲心去求神拜佛,而且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个很愚蠢的做法。无神论的观念在无私者那里是很容易确立起来的。

文革前及文革期间,这种迷信的做法是没有市场的,也没有人敢这样做。当然,这不意味着这种旧观念在新中国建立起来之后就完全消失了。这种旧观念会深深地隐藏起来,似乎是在等待机会。

不幸的是,这样的机会却终于来了。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在思想领域里的宽松环境,这类旧观念就借着这样的机会蠢蠢欲动。开始是市场经济的萌发,一些与港台接近的地区,这种拜关公、拜财神爷的习俗开始兴起。而官方对此似乎无动于衷。于是,这样的风气就很快地漫延开来。可以拜关公和财神,自然也可以拜佛。全国各地,名山名寺中的香火陡然兴盛起来。当我看见那些身着时髦服装的青年人,枯查一下,就跪在佛像前顶礼膜拜时,简直吃惊得直愣神。这怎么可能?然而,这不仅可能,而且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在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的同时,由于其内在的规范性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所以其混乱状态一直存在。在一些党政官员那里,把权力与金钱相交易的观念也成为他们头脑中市场交易的一个法则。既然什么都可以拿到市场上去交易,那么他们手里的权力也可以用来交易。这就是相当一批官员的真实想法。但是,这毕竟是违法的,尽管当时法制并不健全,也不够硬,但这些做法依然是违法的。所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做了亏心事,就怕鬼叫门。这种对鬼叫门的恐惧,就成了一批官员求神拜佛的最初原动力。如果暂时鬼没有来叫门,官员们就用求神拜佛来祈求神佛送给他们更多的利益。其中包括金钱与官位。这种恐惧与贪婪的聚合,成为这些官员对求神拜佛需求的主要动机。

这些官员中的多数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那么无论是科学教育,还是早期的无神论教育,对他们的内心就不起作用吗?这话得看怎么说。不能说,在他们的青年时代,这样的教育也会起一定的作用。但是这样的作用不会很深刻。因为当初那种教育也只是停留在概念的印象中,而在他们内心深刻,这样的印象不会很牢固。因此,一旦外界产生了变化,无神论的声音在减弱,而有神论的舆论在增强,那么他们内心的那一点无神论的印象很快就崩塌了。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成为他们思维方式中很重要的因素。

在市场经济环境中,因为影响市场环境的因素太多,相互作用太复杂,所以就会给人以世事无常的感觉。那么官场中人,也会因为官场本身的复杂因素也会给自己带来世事无常的印象。既然无常,既然无法由自己把控,那么他们把自己前途与未来的希望寄托给神佛,也就不奇怪了。

虽然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进行唯物主义与无神论的教育,但客观环境的复杂与多变,就使得即使受过这类教育的人,其内心也未必真正树立起坚定的唯物主义立场和无神论的世界观。而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既有外部原因,也有内心的软弱。当然,更重要的是,在他们的世界观里,缺乏真正成为共产主义者的那最坚定的因素。

毛泽东说过,彻底的唯物主义才是无所畏惧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不怕牺牲个人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共产党人自然不会去求神拜佛。世间真正有力量的从来也不是神佛,而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共产党人的信仰就是应该建立在对人民群众伟大作用的坚定信念之上。毛泽东在《愚公移山》中说,有全中国的人民大众一起跟我们挖这两座山(帝国主义与封建主义),有什么挖不成的呢?

从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看,全面从严治党就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所以全面从严治党也要永远在路上,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最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正是共产党人有这种愚公移山的精神,所以最大的困难也难不倒共产党人。正如在十八大召开之前,中国有多少人会相信共产党会对腐败现象有如此大的打击力度?现在,反腐败已经获得压倒性胜利,但问题距离从根本上解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共产党人不会被这些困难所吓倒,共产党人生来就是为克服这些困难而战斗的。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712/40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