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面对居心叵测的造谣者们的谣言,我只想说两句话:第一句话,我为国家上过战场,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退缩过。我就想问一下那些造谣者,当我们为国家上战场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谁敢拍着胸脯说,“我为国家上过战场”,你们有什么资格污蔑中国军人?第二句话,我的妻子子女都在中国,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都在为祖国效力,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为此,我感到骄傲!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近日网上再次疯传2013年网络大V秦火火给我造的谣言,胡编乱造说什么我的“妻子和孩子已经移居美国”,一派胡言!许多朋友发来短信询问,希望我能出来辟谣。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对我的人身攻击已经不止一年两年了,我原本想把我历次澄清事实的帖子再重复一遍,但当我看到“华山穹剑”和“十一军公众号向造谣者发出的网上“红色通缉令”,我觉得再没有这个必要了。

2014年4月11日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见视频)。秦志晖在自行辩护时称,对杨澜、罗援等被抹黑的人表达歉意,希望自己能够警示他人,别干这样的蠢事。(摘自2014年4月12日《新京报》)

特别是,当我看到“十一军”公众号在文章最后播出的那段当年我们参加抗美援老挝作战的视频时,我落泪了。面对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们来说,我们的个人得失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造谣者们就是想通过抹黑我们,封住我们的嘴,减杀我们言论的公信力。我绝对不会受他们的干扰,“咬定青山不放松”,坚守网络上甘岭,人在阵地在,绝不动摇。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面对居心叵测的造谣者们的谣言,我只想说两句话:

第一句话,我为国家上过战场,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退缩过。我就想问一下那些造谣者,当我们为国家上战场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谁敢拍着胸脯说,“我为国家上过战场”,你们有什么资格污蔑中国军人?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第二句话,我的妻子子女都在中国,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都在为祖国效力,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为此,我感到骄傲!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我的战友们已经拿起法律的武器为军人维权,他们通过当事人、知情人的证言证据说得比我清楚,比我本人的申辩更具有说服力。那些开口即乱喷的人,希望你们把这附件两篇文章看完以后就会释解疑虑。

附一:外交部原副部长后代证实中央何时下决心教训越南

1978年11月,中央命外交部派一个副部长到中越陆地边界考察实际情况。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分管边界事务的副外长到了广西凭祥友谊关,中国境内最后一个火车站,那里正在扩建编组站。中国铁轨宽,越南铁轨窄,运送援越物资的中国列车进出国境都在这个站上更换轮距宽窄不同的车轮。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施工单位是铁道兵某部,部队长向副外长哭诉,越南边防部队用机关枪扫射工地,造成我方伤亡,致使部队无法完成任务。部队长说自己从军二十年,向来出色完成任务,从未遇到这种情况。副外长说你把部队撤到机关枪射程以外的安全地带,停工。部队长说我要执行上级命令呀。副外长说,我去和你的上级说,你先撤,确保人员生命安全。回北京后副外长向部党组汇报,部党组讨论后向中央报告。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到北京开完中央军委作战会议,返回广州是1978年12月7日。由此推断,中央军委高层内部初步下定实施自卫反击作战决心的时间是在1978年12月1日左右。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罗援在1978年年初1月调动时,中央根本没有用兵的想法。罗援不可能有求战或者逃跑的想法。年底1978年12月7日许世友回到广州之后,东、西两线指挥部组建,部队大规模调动,美国卫星才能侦察,外媒才能报道。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其后,1978年12月31日,越南军队侵入柬埔寨。1979年1月,分管亚洲事务的副外长韩念龙会见越南驻华大使,通知越南政府,中国停止援越。其后,邓小平访美,公开说要教训越南。

罗援发声:一个中共党员和革命军人对网络谣言的回击!

1979年2月17日,全线开火。分管边界事务的副外长余湛是我父亲。某些人摆不出事实,讲不出道理,用钱使鬼推磨,雇人造谣,颠倒黑白,良心喂狗!

——外交部原副部长余湛之子余敬东

附二:原十一军战友集体发声,力挺罗援,维护战友名誉

1、罗援调动的经手人和知情人

我叫向可文,是原十一军干部处干事。我经手了罗援从陆军十一军调到军事科学院的全过程,我有责任澄清事实真相,还罗援以清白。

1977年小平同志复出工作后,提出要恢复军队院校,加强军队院校教学科研力量,从部队抽调一些有作战和训练经验的同志充实到院校工作。1977年底,我们干部处分別从国防大学、政治学院、后勤学院、军事科学院收到商调函,拟调作训处处长李凡到国防大学,作训处参谋罗援(曾参加抗美援老挝作战)到军科,秘书处处长白宝瑞、组织处干事许家森到政治学院,战勤处处长张瑞芳到后勒学院,这完全是正常的组织行为,罗援是1977年底开始办理调动手续,1978年1月正式到军事科学院报到,当时根本没有任何打仗的消息,何来逃兵之说?若当时有打仗的消息,我们军怎么能同意将作训处长、秘书处长、战勤处长一并调走,请大家不要轻信谣言!

2、罗援的战友和中越边境还击作战前线指挥员

我叫何其宗,原陆军十一军副军长兼者阴山作战前线指导组组长,与罗援是战友。我可以负责任地证明,罗援1978年1月调入军事科学院是组织行为,当时根本没有中越反击作战的消息。

3、罗援的战友和中越边境还击作战参战者

我叫杨子谦,原陆军十一军侦察处参谋、处长,后任师参谋长、副师长、某军分区司令员。1978年罗援调北京军事科学院前,他是军作训处参谋,我们一起共事多年。我可以负责任地证实,1978年1月罗援及时任作训处处长的李凡等共5名军机关同志调北京军事院校任职完全是正常的组织行为,是为刚恢复不久的军队院校充实优秀人材!当时根本没有打仗的消息。中央是在小平同志于1979年初访美后才下达作战命令。得知有战事,罗援曾强烈要求返回部队参战,未获批准,他只能服从命令。罗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于1972年底主动要求做为军工作组成员到老挝参加了抗美援老挝作战,军机关及到老挝参战官兵均可作证。现在有人给他造谣,是別有用心,因为他的强势踩了一些人的尾巴。

4、与罗援同赴老挝参战指挥员的后代

我叫陈莉,我的父亲是原十一军高炮营援越、援老干部陈景贤(2015年去世),曾任军高炮营政委,受父亲生前嘱托,我可以出示陈景贤回忆录《往事如烟》及战场照片,证明罗援将军是我党我军忠诚将领,证明原十一军那段血染的风采,证明罗援将军是我党我军忠诚的战士。 在原十一军援老抗美作战时期,他不惧生命危险,随军工作组奔赴老挝作战前线,圆满完成军首长交给的军事任务。当我父亲得知秦火火之流大肆污蔑诽谤罗援将军时,他立即抱病前来北京,找到分别几十年的罗援将军,坚定地支持罗援将军的爱国行为。

5、罗援的好朋友和战友

我是思维,是罗援的战友。同年入伍,甚至当年在团里任参谋的命令都是一个。一起参加过抗美援老挝作战。我对他家的情况很了解,他的女儿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一直在国内上学和工作。他的妻子我也认识差不多40年了,至今还常有联系。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在中国工作和生活,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公民。请別听信谣言!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华山穹剑”】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1/40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