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美国战略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受挫,同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逼近2.7%,这是美国债市危机向股市传导的临界点。除了上帝,谁还能拯救摇摇欲坠的美利坚?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2017年12月31号,正值伊朗游行示威活动如火如荼进行的当夜,叙利亚反对派袭击了俄罗斯在拉塔基亚港内的赫梅姆空军基地,这次袭击本身并不具有突然性,因为之前HTS(前身即制造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爆炸案的努斯拉阵线)就曾经打算将炸药带进俄罗斯空军基地去炸俄罗斯战机,但因遭遇俄叙军队外围拦截而未遂。蹊跷的是,本次事件发生后俄罗斯和英国媒体相继宣布,此次袭击摧毁了俄罗斯7架战机。要知道俄罗斯宣布撤军以后,驻叙利亚战机总数已经从69架次降低到了44架,损失7架飞机等于俄罗斯折损了20%的驻叙空中战力。事后俄罗斯国防部辟谣称,有两名俄罗斯军人牺牲和飞机在本次袭击中受损,但并无飞机被摧毁。下图为袭击发生时因故障原因坠毁的俄罗斯MI-24直升机。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本次事件疑点有二,其一是率先出来造谣的是俄罗斯媒体《生意人报》,英国《每日邮报》等媒体是转载该报纸的报道,也正因为是俄罗斯媒体报道第一手报道,所以此谣言传播甚广。那么,为什么一家俄罗斯媒体要给本国军队造谣抹黑呢?事实上,这家俄罗斯媒体和中国的造谣媒体很相似(中国门户网站被境外资本控制),苏联解体后犹太寡头控制了国企、媒体、电台等要害领域,普京上台以后全面收拾这帮犹太寡头,被打击的寡头运用金钱扶持自身势力,摇身一变成了反对派。俄罗斯《生意人报》不过是寡头控制下的媒体余孽而已。由于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大幅提升了普京的支持率,现在这些媒体抹黑俄罗斯军队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明显是意图不利后续的普京大选。

第二个疑点是,之前HTS试图携带炸药袭击俄罗斯空军基地未遂,据报道当时恐怖分子采用的是炸药爆破方式,而本次袭击俄罗斯却认为是迫击炮造成。我们知道,既然之前携带炸药进去都非常困难,携带迫击炮进入基地攻击就更加困难,在基地外运用迫击炮远程攻击就更是不可能了,那么俄罗斯认可本次袭击使用的是迫击炮又是怎么回事儿呢?而且既然是恐怖分子袭击俄罗斯空军基地,那么只有俄罗斯军人伤亡,却没有恐怖分子与俄罗斯军人交火后的伤亡报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这个谜底,直到1月6号才最终揭晓。原来,当天俄罗斯赫米姆空军基地和塔尔图斯港后勤基地遭到武装无人机袭击,每个无人机携带10枚用迫击炮炮弹改装而成的400克小型炸弹。这就解释了迫击炮袭击和恐怖分子无伤亡的原因。本次袭击中,恐怖分子出动了13架无人机,俄罗斯无线电部队俘获其中了6架,剩余7架被俄罗斯铠甲-S1弹炮合一防空系统击落。1月6号的无人机袭击和12月31号的无人机袭击都发生在夜间。耐人寻味的是,俄罗斯国防部声明,在1月6号在无人机袭击俄罗斯驻军事设施的同时,一架美国波塞冬P8侦察机在海拔7000米的地中海上空巡航了4个多小时,其侦查范围正好毗邻俄罗斯拉塔基亚和塔尔图斯港所处的地中海西海岸。巧合吗?当然不是!下图中绿色为反对派和HTS控制区,黄色为库尔德武装控制区,红色为政府军控制区。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通过对参与本次袭击的无人机进行技术检查表明,其机身主体由塑料制成,无论是气动布局、外形构造还是整体性能都停留在航模水平,与军用无人机存在着本质区别。但该批次无人机虽然简陋,却在无线电定位、导航和投弹等方面运用了高科技。这些无人机上安装的无线电电子设备实现了预编程自主飞行和弹药投放,控制软件导入坐标的精确度也超过了能从互联网等公开渠道获得的数据。因此俄军方认为,这些无人机执行任务涉及的卫星导航、远程遥控、定点投送等技术只可能来源于少数发达国家,而且无人机主要控制装置的组装以及炸弹投放系统程序的设置都需要专业人员提前完成,叙境内的恐怖分子只有在获得发达国家技术及人员支持的情况下才可能发动这次袭击。

五角大楼发言人阿德里安·兰金·加洛韦少将在俄罗斯军方公布信息后迅速评论:“这些装置和技术很容易在公开市场上获得”。请问,即便材料容易买到,这些高精尖的技术真的也是恐怖分子能够在公开市场上购买到的吗?目前全世界有能力做到无人机群组编程自主飞行和执行弹药投放任务的国家,只有中国、美国和以色列。五角大楼加洛韦少将的评论,怎么看都散发着一股子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下图为美国P8波塞冬侦察机。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就动机而言,以色列支持伊德利卜省的HTS恐怖分子、在戈兰高地救治恐怖分子、铁杆反俄、一直叫嚣让美国直接攻击俄罗斯军队,由美以两国提供材料和技术给恐怖分子组装无人机袭击俄罗斯军事基地再合理不过。就技术支撑而言,综合精确超高的坐标、远程遥控、专业人员操作,与事发时飞行在地中海靠近拉塔基亚和塔尔图斯港的美国P8侦察机等因素分析,主导袭击事件的大概率是美国。由侦察机随时提供俄罗斯战机位置给无人机,中继制导都离不开美国。那么,美国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首先,俄罗斯通过技术分析,很快锁定无人机是从位于被所谓的温和反对派武装控制的伊德利布升降区西南部的Muazzara定居点发射的,袭击发生后,俄罗斯特种部队迅速于1月12日在伊德利卜省西南部地区消灭了对赫米姆空军基地发动攻击的破坏小组。伊德利卜省是俄叙土伊在阿斯塔纳会议上签署成立的冲突降级区。土耳其在该省设立多处观察哨,以监督该地区反对派武装停火。美国支持的恐怖分子选择在该地区发射无人机攻击俄罗斯军事基地,有拆散俄土伊叙联盟,离间俄土关系的嫌疑。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实际上,发射无人机所在的伊德利卜省西南部地区由反对派和HTS武装控制,俄叙联军开始进攻该地区的HTS后,该地区的HTS、反对派武装FSA、ISIS之间相互攻击,势力分分合合,整个区域非常混乱。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事发前,俄土之间曾经爆发过口头争执。俄叙联军开始攻击伊德利卜省的HTS后,于1月10号攻入杜胡尔空军基地,目前距离从西阿勒颇攻过来的政府军会师只有2公里距离。政府军依旧采用解放军的口袋阵战法,集中精锐力量(黎巴嫩真主党、老虎部队、第四装甲师)对恐怖分子进行分割包围,然后集中优势兵力逐个消灭之。在此过程中,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口头指责俄叙联军“以打击努斯拉的借口打击温和反对派”,意思是打击HTS的时候注意不要误伤到土耳其支持的FSA武装,要求俄叙两国技术性区分温和反对派和HTS武装。土耳其还指望与FSA联合打击库尔德武装。

而俄罗斯和伊朗则回应称,土耳其必须履行冲突降级区所承担的义务,确保控制的武装力量停火,并加大努力,把观测点放在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本次袭击俄罗斯军事基地的无人机从所谓温和反对派和HTS控制的模糊区域发射,就是想要离间俄叙土伊联盟,瓦解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促使土耳其与俄叙联军翻脸。然而,俄罗斯和土耳其均未中计,普京11号表态排除土耳其与袭击俄罗斯军事基地的关联;土耳其随后立即表示愿意继续加强与俄罗斯、叙利亚伊朗的和谈。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其次,俄罗斯空天部队对恐怖分子的轰炸是俄叙联军地面部队能够迅速推进的重要支撑。每当攻击恐怖分子的大中型据点比如代尔祖尔、迈亚丁、阿布凯马勒的时候,除俄罗斯海军潜艇部队会发射巡航导弹外,俄罗斯空天部队会出动战略轰炸机轰炸恐怖分子大型地面目标。没有空中力量支援的恐怖分子只能抱头鼠窜。恐怖分子自从阿勒颇失利以后就节节败退,没有发动过一场像模像样的战略反攻,原因就在于此。俄叙联军开始攻击伊德利卜省的HTS,伊德利卜省是HTS武装的大本营,HTS头号战力东突精锐伊斯兰党TIP总部吉斯尔舒古尔镇也位于该省。拿下伊德利卜省,等于将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主力全部歼灭,美以沙支持的HTS武装也就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美国选择在这个时候支持恐怖分子袭击俄叙联军战力核心,意在迟滞俄叙联军收复伊德利卜省,以拖待变。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就战斗力而言,HTS的武装战力高于ISIS,人数在19000人左右。一旦HTS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携手,无疑将直接打穿去往西部地中海沿岸通道,尤其在搞定土耳其以后,就能够将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控制区连成一片。目前,美国已经打算承认叙利亚库尔德工人党武装政府为合法政府,并且在伊拉克、土耳其、叙利亚边界地区成立“叙利亚边境安全部队”。上述通道正好与叙利亚M4公路路径相同,打通以后就能够将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石油通过叙利亚出口到地中海,这等于是再次夺回中东石油美元阀门。下图为M4公路,正好将库尔德控制区全部从伊拉克联通到地中海。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对美国来说,中东地区翻盘的最快路径就是这个。假设政府军攻占伊德利卜省,那么阿芙琳库尔德将面临俄叙土伊四国的重重包围,打通去往地中海的通道将难上加难。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支持恐怖分子攻击俄罗斯空天部队在叙利亚最大的空军基地赫米姆空军基地。

第三,美国支持恐怖分子想要阻挡俄叙联军军事进攻还有金融上的考量。在之前文章血饮说过,叙利亚领土完整程度与国际油价成正比,俄叙联军的胜利支撑国际油价一路上涨,在过去的27个月里油价从28美元上涨到了现在的接近70美元,油价上涨大幅缓解了中国和欧洲面临的经济通缩风险。今年前11个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21.9%,2017年中国GDP总量突破80万亿人民币达到12.7万亿美元。中国经济回暖带动欧洲经济增长,2017年欧洲经济增长1.7%首次超过美国。人民币从年初到现在已经累计升值10%,欧元升值15%,美元暴跌11.6%。中欧是美国债务泡沫转嫁对象,中欧经济增长货币走强是美元指数暴跌的一个重要原因。油价不断上涨也使得中国的货币战争盟友俄罗斯和伊朗的财政得到大幅改善。其中俄罗斯财政的改善尤其令美国不安,俄罗斯财政在国际油价上涨以后整体金融安全提升,财政收入增加,这意味着俄罗斯有能力在中东地区加大军事投入,这对美国来说可不是件赏心悦目的事儿。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在各种时政评论中,有些人鼓吹出兵叙利亚让俄罗斯不堪重负,借这篇文章血饮就来驳斥这种荒唐观点。

首先,俄罗斯出兵叙利亚每天的军费是多少呢?俄罗斯媒体报道每天花费在270万美元左右,按出兵叙利亚840天计算,总计军费开支是22.68亿美元左右。西方媒体狮子大张口,估计出来的日军费开支是俄罗斯报道数字的十倍,也就是军费总开支为226.8亿美元。血饮在前面文章说过,俄罗斯出兵叙利亚的军费是中国给的能源预付款,中国给了多少呢?仅以两份合同为例即可说明。2015年11月17日,俄罗斯最大石油公司罗斯石油公司收到中国给付的9965亿卢布约合150亿美元石油预付款,该预付款是2013年中俄签署2700亿美元石油合同的700亿美元预付款中的一部分;2014年5月,中国与俄罗斯签署4000亿美元东段天然气管道项目,合同约定中国预付款金额为250亿美元。有中国如此数额庞大的预付款支撑,俄罗斯会没钱打叙利亚战争吗?2014年之后,中俄战略协作开始高位运行,俄罗斯一举超越沙特成为中国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抢了沙特的市场份额,莫非这些不是收益?毫不夸张地说,只要中国愿意给俄罗斯输血,俄罗斯就绝不可能倒下!唇亡齿寒的道理,中国懂。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其次,出兵叙利亚,俄罗斯从黑海全面突进地中海方向,实现战略和能源出口双重突围。实际上,俄罗斯出兵叙利亚后已经赚翻了,国际油价从出兵前的28美元每桶已经涨到了现在70美元,涨幅超过40美元。2016年年底俄罗斯原油产量到达每天1000万桶,按每桶涨价40美元计算,每天为俄罗斯带来4亿美元收入,即便按西方媒体放大十倍的日军费开支2700万美元/天计算,每天新增的石油收入都够虐ISIS七八遍了,还说不足以支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费开支?清晰可见的是,出兵叙利亚27个月累计为俄罗斯带来超过3000亿美元的收入,这难道不足以抵消区区22.68亿美元的军费开支?但愿砖家们的智商现在还能看懂计算器。

实际上,目前的国际油价超过了俄罗斯财政平衡点68美元每桶,俄罗斯财政增长距离出兵前超过了一倍,俄罗斯早已经走出财政困境,2017年的俄罗斯更是实现了2.5%的经济增长。对此,中国功不可没。在尝到了与中国战略配合的好处以后,俄罗斯更加坚定地与中国一起执行“去美元化”战略,莫斯科证券交易所发行10亿美元人民币计价债券就是具体表现。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砖家鼓吹俄罗斯支撑不下去,俄罗斯认怂了,就能得出俄美妥协、共同对付中国的扯淡结论,意在与国家的中俄战略协同唱反调,为推墙党撕裂中俄关系提供子弹。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驳斥了砖家以后,让我们重新回到中东问题上。目前俄叙土伊正在联合打击HTS武装,一旦拿下HTS所在的伊德利卜省,那么阿芙琳库尔德地区必然会被孤立。迄今为止,土耳其军队及其支持的FSA武装已经多次炮击阿芙琳库尔德控制区,并将包括坦克在内的重型装备运往叙利亚和土耳其边界地区,FSA武装也已经做好了对阿芙琳库尔德全面开战的准备。从地图上看,土耳其已经开进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切断了HTS与阿芙琳库尔德的陆地联系,协同其支持的FSA武装将阿芙琳库尔德团团包围。左上方的黄色区域就是阿芙琳库尔德控制区,靛蓝色为土耳其极其支持的FSA武装,已经将阿芙琳完全包围。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阿芙琳让土耳其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是为何故?

从地图上看,阿芙琳地区靠近土耳其地中海西部地区,盘踞在该地区的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受美国支持,目前库尔德武装已经控制了土耳其与叙利亚边界的65%,美国在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内修建了13个空军基地,并已经向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输送了4900辆卡车、2000架次飞机的军用物资,最近更是新组建了3万人的库尔德新军。从地缘角度而言,美国大肆武装的库尔德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土耳其国土安全,加之库尔德有独立建国主张,更是严重威胁到土耳其南部1800万库尔德人聚居区的领土与主权完整,这是土耳其绝对无法容忍的。

另外一个方面,阿芙琳库尔德如果坐大,那么向西就能够打通去往地中海的出海口。血饮在前面文章说过,库尔德有一个致命缺陷,就是库尔德控制区高度依赖周围国家陆地通道出口原油和进出口货物。以石油贸易作为支柱型产业的库尔德一旦被掐断石油出口的陆地通道,经济很快就会崩溃。目前,伊拉克库尔德政府已经负债200多亿美元,帕尔梅嘉部队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对于库尔德来说,只要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中的任何一个地区取得出海口,就能够将本国油气出口命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最现实的路径就是向地中海方向突破。阿芙琳地区靠近地中海,一旦打通去往地中海的通道,就可以将伊拉克库尔德、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内的石油出口到南欧地区。目前库尔德人控制的地区主要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上游地区,也叫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该地区也是叙利亚和伊拉克石油富集区,一旦由美国以色列控制这条地中海石油出口管线,等于直接废掉了什叶派石油管线,重新掌控了中东石油美元阀门。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其实库尔德人欲将控制区连成一片的图谋,土耳其人早已察觉,并且给这一通道取了一个名字---“邪恶走廊”。实际上,“邪恶走廊”一旦建立,土耳其无疑将在经济和金融上遭受巨大损失,因为土耳其与叙利亚的联系将被中断,这意味着什叶派管线从阿勒颇进入土耳其杰伊汉港口石油管线、埃及从约旦到土耳其天然气管线、伊拉克基尔库克到杰伊汉港口石油管线利益将全部丧失;一旦邪恶走廊打通地中海,军事上土耳其也将陷入美军三面包围之中,战略环境将进一步恶化。

目前美国已经打算承认叙利亚库尔德工人党政府为合法政府,再次表明美国实质上是支持库尔德建国的。面对这种局面,土耳其已经无路可退,也正因如此,叙利亚、土耳其、伊朗和伊拉克才会成立四国联盟共同打击库尔德独立。土耳其重兵压境进行自救的同时,实际上也等于逼着美国滚出叙利亚,这与俄叙伊三国诉求相同,同时,拿下伊德利卜和阿芙琳库尔德以后,中国一带一路南线从叙利亚进入土耳其通道也将打开。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目前土耳其军事部署除了针对阿芙琳地区以外,还对准了曼比季地区。曼比季地区是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重要的交通枢纽、水源地,控制这里等于切断“邪恶走廊”在叙利亚西北部地区最大的物资输送节点。土耳其及其支持的FSA武装已经与美国及库尔德武装爆发了两次冲突。土耳其眼睁睁看着对面的美军不断通过曼比季给库尔德人输送军事物资而不能制止,焦灼的心情可想而知,能忍到现在才宣布“进入战备阶段”已是极限。目前在土叙边境部署的作战范围40-50公里的I-HAWK防空导弹,显然针对美国。

据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Anadolu)1月18日报道,土耳其总参谋部下令该国驻土叙边境部队进入高度备战状态,土耳其或将对叙阿夫林地区发动军事行动。战争一触即发!!!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土耳其此次高调表态要打击阿芙琳库尔德,实际上使得美国陷入两难境地。如果土耳其出兵,美国到底帮不帮库尔德呢?帮助库尔德武装,则导致两个北约国家军队交战,引发世界上最大的军事集团内讧,其政治后果本身就极其恶劣。而两国军队交战的结果,不外乎胜利和失败两种。土耳其赢,则土耳其获得库尔德控制区,美国势力退出中东核心区;美国赢,土耳其恼羞成怒,将美军从土耳其的军事基地中赶出去,同时退出北约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甚至退出北约,而美国一旦失去阿富汗,则不仅中国一带一路南线全线贯通,美国将失去进攻伊朗跳板,伊朗东部威胁全线解除。所以,无论美国在这场库尔德之争中是输还是赢,结果都是其大中东战略严重受挫,两种后果并无本质区别。

不帮库尔德,那么库尔德武装是耗不过土耳其的,更何况背后还有土耳其、叙利亚、伊朗伊拉克结成共同对付库尔德的四国联盟。最后的结果依旧是美国势力退出中东核心区。一旦美国退出中东核心区,那么中俄主导的四国联盟将连成一片,用一带一路整合起来,就能够打造强大的陆权,美国势力撤退到以色列-西奈半岛-沙特一线以后,将被陆权彻底边缘化,随着中国一带一路不断整合美国将再次后退,最终将美国挤出中东。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目前美国在中东地区是比较尴尬和微妙的,其中东地区势力范围被什叶派之弧斩为两段。库尔德处于四国包围之中,美国补给库尔德武装要通过伊拉克领土,美国和库尔德均不敢得罪伊拉克,所以才有了伊拉克库尔德帕尔梅嘉部队遭遇伊拉克政府军以后主动后撤的消息。1月16号,在土耳其及其支持的FSA和俄罗斯、伊朗均表态反对美国在三国交界地区建立库尔德武装“叙利亚边境安全部队”以后,五角大楼表示美国不支持库尔德武装。面对四国联盟美国两次选择认怂让步,真真切切地衬托出了美国的尴尬境地。

那么解决了阿芙琳库尔德,土耳其敢反咬叙利亚政府一口背叛俄罗斯和什叶派联盟吗?血饮认为,这样的结果不会出现。因为其一,扫平阿芙琳地区并不代表完全打败库尔德武装,库尔德包括三部分,除了阿芙琳库尔德,还包括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要想对付库尔德单凭土耳其一国是做不到的,不然土耳其也不可能被库尔德武装耍了三十年后,库尔德武装还不断壮大。扫平阿芙琳地区以后,要想消除库尔德威胁,土耳其还必须继续跟什叶派联合。其次,土耳其未来的石油管道过境收益也捏在俄罗斯和什叶派手中,中俄伊联盟的坚强存在之下,是能够给土耳其更多的管道利益和金融利益的,更勿论中国提供的金融护盾的安全防护作用。有鉴于此,埃尔多安没胆子也没必要反噬中俄伊。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表面而言,对阿芙琳库尔德人态度,叙利亚和土耳其是不同的。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一直想拉拢阿芙琳库尔德,库尔德武装在阿勒颇战役中帮助巴沙尔政府打击ISIS等恐怖分子立下汗马功劳,叙利亚库尔德也应俄罗斯邀请参加索契峰会;土耳其则摆出一副不荡平库尔德誓不罢休的态势。但实际上,在四国联盟共同打击库尔德的主张之下,土耳其与叙利亚不过是文攻武斗的两个角色分饰而已,一个黑脸一个红脸想促使叙利亚全国和解,而和解的前提就是反对派和库尔德武装就必须全部放下武器。

目前巴沙尔政府指责土耳其攻击阿芙琳地区就是侵略叙利亚又是什么路数呢?表面而言,对阿芙琳库尔德人的态度,叙利亚和土耳其是不同的。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一直想拉拢阿芙琳库尔德,库尔德武装在阿勒颇战役中帮助巴沙尔政府打击ISIS等恐怖分子立下汗马功劳,叙利亚库尔德也应俄罗斯邀请参加索契峰会;土耳其则摆出一副不荡平库尔德誓不罢休的态势。但实际上,在四国联盟共同打击库尔德的主张之下,土耳其与叙利亚不过是文攻武斗的两个角色分饰而已,一个黑脸一个红脸,无非都想促使叙利亚全国和解,而和解的前提就是反对派和库尔德武装就必须全部放下武器。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试想,如果叙利亚真的反对土耳其入侵,那么之前土耳其2.5万人进去伊德利卜省,分割HTS和阿芙林库尔德时,巴沙尔为什么只是抗议下后续就没声音了?结合当初叙利亚与土耳其签署协议共同打击库尔德分裂建国来分析现在两国争吵的实质,巴沙尔拉拢阿芙琳库尔德的前提是让库尔德人放下武器参加全国政治和解进程,并与美国保持距离;土耳其则希望对库尔德做无害化处理,放下武器受到约束的库尔德显然符合土耳其的根本利益。两国的目标是相同的,区别只在于表面上谁来主导这一切。叙利亚与土耳其一个文攻一个武斗,最终目的都是拆散美国与叙利亚库尔德联盟,将美国赶出叙利亚。美国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吗?显然不会,这种情况下美国大概率对叙利亚库尔德高层进行清洗,让我们拭目以待。

巴沙尔政府指责土耳其入侵叙利亚北部也是一种政治表态,毕竟叙利亚北部是叙利亚领土的一部分,必须守住底线。在该政治立场压制下,埃尔多安亦表示尊重叙利亚领土与主权完整,解释出兵叙利亚只是为了打击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需要指出的是,土耳其备战大规模军事进攻阿芙琳和曼比季前,俄罗斯宣布撤军,撤走了在叙利亚北部冲突降级区阻隔库尔德与土耳其冲突的军警。在此之前,俄罗斯还撤走了戈兰高地贝特金附近的军警,之后政府军大规模进攻占领了贝特金地区。同理可证,俄罗斯撤走叙利亚北部军警,是否也有为土耳其进攻叙利亚库尔德开绿灯之嫌呢?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中东地区局势极其复杂,只有具有强大整合能力的国家才能够最终解开中东乱局的这个戈尔狄俄斯之结。当年亚历山大用剑将其劈开,但事实证明沿用亚历山大方法的美国不仅没有解开这个结,还让中东地区战争和混乱不断蔓延。百年中东,流血漂橹。而现在中国开创的一带一路正以互利共赢、共同发展、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使命,将沿线国家纳入发展富裕的快车道。中国强大的整合能力让世界耳目一新。未来之中东,必将在驱逐美以势力以后实现和平与稳定。里海天然气开采以后,天然气OPEC将顺势成立,清洁能源引领下的世界新经济革命将瓦解犹太资本集团构建的旧经济模式。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如今,欧亚大陆另一端的朝鲜半岛上,朝韩两国决定在冬奥会打朝鲜半岛旗入场,证明血饮一年前关于中左路线的文在寅上台后利好半岛的预测。朝鲜半岛局势趋于缓和,意味着美国勒索中国再次失败。美国、加拿大绕开中俄,以“联合国军”名义召开朝鲜问题温哥华会议,必将一事无成,更像是美国勒索失败以后气急败坏地使小性子。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每当半岛形势趋于缓和的时候,美国就会跳出来故意开倒车,这次的温哥华会议便是。这也让包括韩国在内的全世界看清楚了,只有中国才是朝鲜半岛核问题化解的真正推动者,美国不过是制造朝鲜半岛混乱从中牟利的罪魁祸首罢了。

美国战略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受挫,同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逼近2.7%,这是美国债市危机向股市传导的临界点。除了上帝,谁还能拯救摇摇欲坠的美利坚?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血饮,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1/40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