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击周新城教授的人不懂“消灭私有制”的完整内涵

多年来,我们在对新党员和申请入党的积极分子进行党课教育时,有多少人认真学习过《共产党宣言》?有多少人真正地领会“消灭私有制”的完整内涵?说起来恐怕会让人十分惭愧吧?多年前,我在给学校的学生党校讲党课的时候,总是要讲《共产党宣言》。说老实话,不懂《共产党宣言》,谈什么加入共产党组织?不懂得“消灭私有制”的完全内涵,怎么可能懂得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在中央要求全面从严治党的今天,全党,包括全体党员和所有的申请入党的积极分子,都有必要认真而全面且完整地学习一下《共产党宣言》。要真正弄懂消灭私有制的深刻而完整的内涵。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攻击周新城教授的人不懂“消灭私有制”的完整内涵

周新城教授关于《共产党宣言》及“消灭私有制”的阐释,引发了网络上的轩然大波。这其实是一点都不让人感觉奇怪的。如果没有引发这样的风浪,那倒是让人觉得奇怪的。

多年来,我们在对新党员和申请入党的积极分子进行党课教育时,有多少人认真学习过《共产党宣言》?有多少人真正地领会“消灭私有制”的完整内涵?说起来恐怕会让人十分惭愧吧?多年前,我在给学校的学生党校讲党课的时候,总是要讲《共产党宣言》。说老实话,不懂《共产党宣言》,谈什么加入共产党组织?不懂得“消灭私有制”的完全内涵,怎么可能懂得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在中央要求全面从严治党的今天,全党,包括全体党员、预备党员以及所有申请入党的积极分子,都有必要认真而全面且完整地学习一下《共产党宣言》。要真正弄懂消灭私有制的深刻而完整的内涵。

我在给学生讲《共产党宣言》时,首先就强调《宣言》中的核心思想——消灭私有制。为什么马克思和恩格斯要这样讲,这里其实有很深刻的道理。这不是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天生憎恶私有制,也主要不是因为私有制在伦理道德上的无耻与欠缺。马克思和恩格斯讲得很清楚,他们首先肯定,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为什么?因为资产阶级所创造出来的巨大的社会生产力,最终导致了封建专制制度的垮台和覆灭。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还要最终消灭资产阶级的私有制呢?道理也很简单,因为资产阶级所创造出来的这个巨大的社会生产力,已经不能被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所容纳,资本主义社会中被创造出来的生产力,已经被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所严重地阻碍其发展了。这个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已经不能容纳得下社会巨大的生产力了。在这个情况下,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必须要被消灭的。

不止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即使是大卫·李嘉图,也认为,生产力本身的发展是天经地义的,任何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势力与关系都是最终要被打破的。当然,在李嘉图那个时代,他对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对生产力的阻碍作用还没有更加深刻的认识,因为在他那个时代,这种阻碍的作用还没有那么明显。但是到了马克思时代,情况就完全不同的。这种巨大的阻碍已经严重地破坏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提升。

资本主义社会的后来发展,也证明了马克思理论的正确。无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无论是俄国革命,还是中国革命,都是因为社会生产力被资本主义私有制严重地破坏了,所以革命必然要发生,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必然要被解决。

二战后,虽然资本主义有过二十多年的相对和平的且相对高速的发展时期,但这个时期,并不是因为解决了资本主义的本质矛盾,而是其本质矛盾在一段时间内被暂时的掩盖了。但由于这个本质矛盾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有效解决,所以它最终还是会引发资本主义危机的各种爆发。1973年的能源危机、1989年日本的泡沫经济破灭、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无一不是资本主义内在矛盾必然爆发的结果。所以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弊端越来越表现得更为明显和突出。资本主义的卫道士们再怎么遮掩,也是无济于事的。

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出现了允许非公有制经济的存在与发展的阶段。这是因为,过去我们在某种脱离实际的情况下,采取了过早消灭私有经济的极“左”做法,因而导致中国社会经济建设出现了某种缓慢的进程,对于经济的发展与就业的提高存在一定的阻碍作用。所以,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所采取的对非公有制经济的鼓励、支持与引导的方针,是对过去极“左”错误的一种纠正。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非公有制经济的出现,对于公有制经济,包括对于国有经济,也存在着较大的负面作用。曾经大量的国有资产严重流失,广大工人被下岗失业,生活水平下降,不能说与这种非公有制经放任就没有一点关系。

中国采取鼓励、支持与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是一种战术上的策略,而非战略上的总目标。在总体上,在资本主义整个阶段,资产阶级的私有制对社会生产力是起着阻碍和负面作用的。这是客观的存在。但具体到某个具体国家、具体地区、具体产业领域,则需要实事求是地来研究和分析。中国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就是这样一个实事求是选择的结果。但是,我们更要看到,允许与鼓励非公有制经济的存在与发展,与《共产党宣言》所强调的消灭私有制观点,并没有根本性的对立与冲突。消灭私有制是共产党人的总目标,鼓励、支持与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是这个总目标过程中的某个阶段的策略,二者不是同日而语,更不能混为一谈。

记得电影《南征北战》中,我军师长讲过这样一段话:我们现在大踏步地后退,就是为了将来大踏步地前进。我们现在放着眼前的敌人不打,就是为了将来更好地消灭他们。这话实在太有道理了。我们现在要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发展我们的社会生产力。将来全社会的生产力都得到了大幅度的发展和提高,到那个时候,消灭私有制关系的时机就会来到。这里有什么矛盾的吗?

应该承认,我们的理论教育与政策宣传,往往有一种实用主义的倾向。当我们在宣传社会主义的时候,没有真正了解非公有制经济在我们这个生产力还比较落后国家中所起到的应有的作用。而当我们开始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时候,又会有意抹杀我们共产主义的大目标所存在的意义和作用。这让我们的工作非常被动。这样的情况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特别是在我们强调要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时候,就故意不讲共产主义大目标,故意不讲消灭私有制关系的意义和作用。结果,让社会公众误以为,搞改革开放就是不要继续搞共产主义了。搞私有制经济与是与社会主义建设没有丝毫矛盾与冲突了。这样的理解是片面的、有害的。我们必须要弄清楚。现在允许非公有制的存在,正是为了将来更好更有效地消灭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因为这样做才更有利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提高,才有利于大多数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改善与生活质量的提高。

我们有些党员,包括党的干部,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搞得一塌糊涂。中央领导同志强调共产党依然是革命党,而某些党员和干部对此完全不理解。特别是在当下中国,国外敌对势力与国内敌对势力勾结起来,拼命而破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而我们的党正是需要团结起来与这些敌对势力展开斗争的关键时刻。可是有的党员和干部,却认为这又是在搞以阶级斗争为纲,是极“左”的做法。这样的认识真是糊涂到家了。我对他们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不搞以阶级斗争为纲,但共产党人不能放弃阶级斗争。对这样的说法,他们居然表示不理解,对共产党人是要搞阶级斗争的表示奇怪和诧异。那么,共产党人要不要与破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敌对分子做阶级斗争?共产党人要不要与破坏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破坏行为做阶级斗争?如果说这都是应该的,那么共产党人搞阶级斗争有什么不对?如果在他们看来,这样做是不应该的,那么请问,中国还要共产党做什么?不如都是如东欧、西欧那般,搞个什么社会民主党或者民主社会主义党就算了。那些党是不与资产阶级搞阶级斗争的。可是那些党有一个是站在劳苦大众一边的吗?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1/40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