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殴周新城,想为谁招魂?

共产主义要消灭的私有制,明明是“资本家独占生产资料”的权力,却被你们歪曲成了“要消灭一切个人财产”。各色人等纷纷跳将出来围殴周新城,是真的无知,还是假装幼稚?我尤其想知道,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究竟想为谁招魂?

群殴周新城,想为谁招魂?

(一)是真的无知,还是假装幼稚

拙文《“消灭私有制”,惹恼了谁》发表后,有人质问我:“马克思主张‘消灭私有制’,那么,我家里的冰箱是不是也要公有啦?你的苹果手机是不是也得充公啊?”

我回答他:共产党人要消灭的私有制,准确说,是要消灭资本家垄断生产资料的“特权”,并不是要把私人的汽车、住房、存款、手机都“公有”了。用马克思恩格斯的话说:

【“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

质问我的是一位“受党教育多年”的老同志。令我不解的是,他为什么会有如此幼稚的问题?这促使我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周新城的文章一出来(《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不仅那些帮资本数钱、按摩、洗地的公知惊恐万状,一些受雇于资本家的“白领小资”们,甚至住地下室吃泡面送快递的“无产者”们,也跟着起哄?

我把这个思考题发到群里交流。一位青年学者上传了一段“网民”对周新城的质问:“先把你家财产拿出来充公,再批评私有制”云云。

这个质问看似真理在手,实际上是混淆是非, 故意搅浑水。共产主义要消灭的私有制,明明是“资本家独占生产资料”的权力,却被你们歪曲成了“要消灭一切个人财产”。

各色人等纷纷跳将出来围殴周新城,是真的无知,还是假装幼稚?我尤其想知道,那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究竟想为谁招魂?

(二)封杀马克思主义确有成效

这让我想起了蒋委员长当年漫画共产主义是:“青面獠牙,共产共妻”。 “青面獠牙”,足见其外形长相就不是好人;“共产共妻”,说明其不仅要剥夺一切个人财产,而且还要抢男霸女。

于是乎,19世纪中叶,“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对共产主义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神圣围剿”。

于是乎,20世纪30年代,旧中国的一切反动势力,国民党蒋介石和各地军阀、上海滩的青红帮和乡村的绅士袍哥大爷,也联合起来,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对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红军展开了N次军事围剿。

问题是在资本统治的今天,那些被沉重房贷压得精疲力竭的白领小资们,是不是也在担心自己的小窝将来会被公有了呢?那些住地下室吃泡面起早贪黑送快递的“diduan人群”,是不是也在担心自己送货的电动自行车明天会被充公了呢?

由此可见,多年来封杀马克思主义的努力已见成效,且成效十分显著:今天的人们已经压根儿不知道马克思主义到底为何物。以至于一说马克思主义,就是“打打杀杀”;一说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一说消灭私有制,就是“共产共妻”。

列宁说:“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真是先见之明。这样的“马克思主义者”(注1),我早已领教,也见过不少。

值得注意,晚近以来,马克思主义的敌人不仅热衷于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而且还继承了蒋委员长的衣钵:一方面,殚精竭虑地封杀马克思主义——所以年轻一代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另一方面,费尽心思地把马克思主义描绘成青面獠牙的魔鬼——反正你们也不知道马克思是谁,我想咋画就咋画。

(三)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

学学马克思是怎么拆穿这帮公知的吧。 对于“共产共妻”之类的歪曲,马克思恩格斯当年有过很到位的揭露,请看他们如是说:

【“消灭家庭!连极端的激进派也对共产党人的这种可耻的意图表示愤慨。
现代的、资产阶级的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是建立在资本上面,建立在私人发财上面的。这种家庭只是在资产阶级那里才以充分发展的形式存在着,而无产者的被迫独居和公开的卖淫则是它的补充。
资产者的家庭自然会随着它的这种补充的消失而消失,两者都要随着资本的消失而消失。

“但是,你们共产党人是要实行公妻制的啊”——整个资产阶级异口同声地向我们这样叫喊。

资产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的。他们听说生产工具将要公共使用,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妇女也会遭到同样的命运。

他们想也没有想到,问题正在于使妇女不再处于单纯生产工具的地位。

其实,我们的资产者装得道貌岸然,对所谓的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惊讶,那是再可笑不过了。公妻制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

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着的公妻制。其实,不言而喻,随着现在的生产关系的消灭,从这种关系中产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卖淫,也就消失了。

写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对马恩在上文中所说的“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有人一定会大做文章,说不定明天就有文章登在门户网站的头条:《老马亲口承认:共产党人要实行“正式公妻制”》。

什么是“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为了增强鉴别能力,防止被某些人继续忽悠,我建议大家读读恩格斯写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在群里的讨论中,年轻学者很担忧:“必须澄清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正确的舆论宣传太重要了”,“错误思想一旦占据人们头脑,再要纠正,付出的成本很大”,“宣传舆论媒体掌握在谁手里,非常关键”……

我感到欣慰的是,很多年轻人已经意识到了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的重要性。

(四)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让捣鬼者原形毕露

用歪曲马克思主义来围剿马克思主义,这法子虽然下作,且也有效,但效果最终有限。正如鲁迅所说,捣鬼有效却也有限:“因为捣鬼精义,在切忌发挥,亦即必须含蓄。盖一加发挥,能使所捣之鬼分明,同时也生限制,故不如含蓄之深远,而影响却又因而模胡了。‘有一利必有一弊’,我之所谓‘有限’者以此。”为了说明捣鬼的效果“有限”,鲁迅先生举例说:

【“中华民国人的宣布罪状大抵是十条,然而结果大抵是无效。古来尽多坏人,十条不过如此,想引人的注意以至活动是决不会的。骆宾王作《讨武瞾檄》,那‘入宫见嫉,蛾眉不肯让人,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这几句,恐怕是很费点心机的了,但相传武后看到这里,不过微微一笑。是的,如此而已,又怎么样呢?声罪致讨的明文,那力量往往远不如交头接耳的密语,因为一是分明,一是莫测的。我想假使当时骆宾王站在大众之前,只是攒眉摇头,连称‘坏极坏极’,却不说出其所谓坏的实例,恐怕那效力会在文章之上的罢。‘狂飙文豪’高长虹攻击我时,说道劣迹多端,倘一发表,便即身败名裂,而终于并不发表,是深得捣鬼正脉的”。

由此看来,那些把“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歪曲为“消灭一切个人财产”的人,虽然继承了蒋委员长的真传,却仍未得到“捣鬼正脉”,因为他们的歪曲一点也不含蓄,且发挥太过。发挥太过就会陷入谎言穿帮的境地:“因为一说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与行相对照”。

我历来认为,马克思主义者应当具有理论自信。为什么?因为长期以来的封杀和屏蔽一旦打破,马克思主义将迅速传播开去,那些捣鬼者就会原形毕露。鲁迅说得好:“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借用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的话:为了拉拢人民,捣鬼者把diduan人群的乞食袋当做私有财产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高档会所的VIP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注1:多年前,美国一位著名马克思主义教授来鄙校学术访问,与我有一次私人交流。他好奇地问我:“在贵校官方举办的马克思主义学术活动中,为什么没有你的名字?”我告诉他:“因为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听后愣了一下,接着发出了会心的大笑。

(2018年2月2日)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政经茶坊”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2/40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