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宇:无偿献血就是最好的“互助”——血液市场化不合适

互助献血固然能够起到缓解血液不足的状况,但是却存在的巨大的漏洞。特别是,这种供血方式很容易滋生地下的血液市场,因为互助献血的对象是谁,其中是否存在经济利益交换,实际是无法界定的。血液是治病救人的工具,而不应该成为一种商品。如果把血液变成商品,就会引发一系列安全和伦理问题。

近日,北京有关部门下发《关于强化无偿献血与临床用血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自2018年2月10日起,停止开展互助献血。几天来,在媒体和朋友圈里出现一些声音,有的认为这一政策导致患者用血困难,甚至“大量病人无血可输活活等死”等夸张的观点。也有朋友询问我,如何看待这一政策,并且相约春节期间一起去献血,这些引起了我的思考。

互助献血,是指用血者的亲戚、朋友、同事等社会关系,在用血紧张的情况下为其献血。作为无偿献血的一种补充,互助献血2009年左右开始在全国各地展开。那么,应该如何看待这一政策,为什么要取消互助献血呢?

江宇:无偿献血就是最好的“互助”——血液市场化不合适

我参加过无偿献血,也参加过互助献血。在大学读书期间,我几乎每年都参加无偿献血。记得汶川地震次日,北大校园里和中关村广场上都排起了献血的长龙,这表明,无偿献血本身是体现公民社会责任感、增进社会团结的一种渠道,也有着充分的群众基础。

我唯一参加过的一次互助献血,是我读博士期间,一天夜里,一位北大校友在校园网上发帖,他的一位亲戚患白血病,医院的AB型血小板出现短缺,希望征集AB血型的同学,捐献机采的成分血。第二天早晨六点,六位素不相识的同学就来到北京市血液中心,各捐献了一份成分血。患者的家属提出给我们一些报酬,但是大家都推辞了。

当时我就感到,互助献血固然能够起到缓解血液不足的状况,但是却存在的巨大的漏洞。特别是,这种供血方式很容易滋生地下的血液市场,因为互助献血的对象是谁,其中是否存在经济利益交换,实际是无法界定的。血液是治病救人的工具,而不应该成为一种商品。如果把血液变成商品,就会引发一系列安全和伦理问题。

首先,如果允许地下血液市场的存在,就会扭曲供给者的动机,让大量存在危险因素的人群进入献血市场,引发安全问题。无偿献血的无偿性,决定了献血者主要是出于社会责任感和荣誉感,并不会导致明显影响血液安全的因素。而一旦是为了经济利益献血,客观上必然高危人群集中成为血液的供给者。这既会大大增加成本,在现有技术条件下也会增加安全隐患。例如,A到血站检测血液,检测完以后,他又换成B去献,就可能导致血液的安全性得不到保障。2017年,血站检测出了不合格的血液,68.2%的标本来自于互助献血人群。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河南省因为卖血而引发的艾滋病大爆发,就是明显的例子。

第二,如果允许地下血液市场存在,实际上会导致血液供应的不公平。互助献血的政策初衷是好的,但是客观上催生了一批“血贩子”、“血头”、“黄牛”,据北京市某高校的学生反映,有些人在高校组织学生的献血,实际上就是受“血头”操纵的,从中牟取巨额利益,还会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而且,如果允许血液市场化,再加上“血头”的囤积居奇、炒作,实际上就会导致血液成为商品房、学区房一样的奢侈品,只有高收入的人才能用得起血,从而危害大多数人接受治疗的权利。也正是因为如此,像血液、器官等属于绝对的“刚性需求”,世界各国都不允许市场化,而是通过公益性的方式,鼓励捐赠,根据患者治疗的需要进行配置。

第三,如果允许血液的市场化,客观上就会打击无偿献血者的热情和道德荣誉感。而且,血液市场越是繁荣,就越是没有人愿意无偿献血。否则,你可以拿血卖钱,我为什么要无偿献血?所以,只有彻底消除形成地下血液市场的可能性,让无偿献血成为供血的唯一渠道,才能最大限度激发广大群众无偿献血的热情。在当前的情况下,这是最安全、最经济的供血方式。也是最符合伦理道德的方式。

据了解,北京市互助献血的比例,只占总体用血量的5%,也就是说,停止互助献血之后,只要无偿献血量再上升5%,就可以抵消这一政策的影响。实际上,如果过去被黄牛、血头、血霸所控制的供血者,能够加入无偿献血的行列,就能够基本弥补这一缺口。在这过程中,只有血头、血霸被排除出了市场,受到了损失。再退一步说,我们国家还有政治优势,遇到大灾大难,还有几千万党员、公职人员,让他们带头献血是完全做得到的。所以我认为,目前个别患者遇到的“血荒”,属于政策衔接的问题,并没有一些媒体渲染的那样严重。

媒体上出现的一些言论,固然有现实情况的反映,但是也有受到打击的地下血液利益链不甘心丧失既得利益,而操作媒体进行的炒作。对此,有关方面进行了澄清。正如北京市官方发布的,据北京市血液中心统计,截至2月14日晚,血液中心血小板库存327袋,各类血型均衡,节日期间血小板用量通常每天不超过100袋,本地采集量在100袋以上,从外省市调入的血小板正在陆续补充入库。红细胞和血浆供应充足,能够适应临床用血需求。

从长远来看,这一次“血荒事件”反映的是,我国公众对无偿献血的认识和积极性还有必要继续提高。有人问,为什么在这一政策出台之前,不进行广泛宣传,号召无偿献血,以便能够顺利衔接。这一建议很有道理。但是,据我了解,我国和北京市对无偿献血的宣传已经比较密集,但多年来仍然无法完全满足临床用血的需要。但并不能以此为理由,继续允许互助献血以及地下血液市场这种不合理的方式继续存在。相反,应该以这一事件引起的舆情为契机,在全社会进一步唤起无偿献血的意识。

总书记在春节前赴四川考察时说,我们是干社会主义的。社会互助互济,就是社会主义的题中应有之义。无偿献血,就是体现社会互助互济精神的一种手段。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北京作为一线城市已经享受到改革开放的红利,理应具备相应的社会责任感。

这个春节,我们一起去献血吧!

江宇:无偿献血就是最好的“互助”——血液市场化不合适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共和国经济史”。江宇,察网专栏学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2/41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