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中的几个“敢不敢”

中美关系现如今可谓千头万绪,对中国考验重重,但对中国而言,关键问题,还是要回答几个“敢不敢”:其一,敢不敢同美国打一场贸易战;其二,敢不敢同美国进行一场军备竞赛;其三,敢不敢同美国做坚决斗争;其四、敢不敢同美国正面冲突。

中美关系中的几个“敢不敢”

中美关系现如今可谓千头万绪,对中国考验重重,但对中国而言,关键问题,还是要回答几个“敢不敢”

其一,敢不敢同美国打一场贸易战

中美之间距离发生贸易战的爆发点越来越近了,特朗普当局对此尤其热衷嗜好。事实上,动辄以贸易战相威胁,长期以来都是美国当局要挟中国的拿手好戏,为此在中国身上赚取了大量的实际利益,现如今特朗普当局更是高举贸易战的大棒,以此讹诈中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当然要尽量避免发生贸易战争,但不能因此无原则无底线,一旦到了退无所退、让无可让的时候,还要有胆量、有勇气、有能力打好这场贸易战,借用一句老话来形容,还是“第一反对,第二不怕”,如果没有第二条做保障做后据,所谓“反对”也就成了虚张声势吓唬人的把戏了。所以,从根本上说,“敢不敢”同美国打一场贸易战,是能否避免中美贸易战的前提与条件。

其二,敢不敢同美国进行一场军备竞赛

长期以来,一些中国的“公知”总是声嘶力竭地警告中国,千万不要陷入同美国的军备竞赛,否则,中国就将万劫不复。他们举出前苏联的例子来证明,军备竞赛是亡国亡党之道,中共要想不亡,中国要想不亡,就不能同美国搞军备竞赛,言之凿凿、煞有介事。

既然如此,我们不仅要问,如果中国是如此不堪,连一场军备竞赛都玩不起,那又何谈崛起复兴呢?如果中国是如此窝囊,美国决心遏制中国,办法倒也简单了,那就是搞军备竞赛,如果中国不参赛,等于中国被淘汰;如果中国参赛,结果还是被淘汰。中国可有什么办法能走出这样的“怪圈”呢?

显然,上述那些“公知”有关“军备竞赛”的说法纯属胡说八道。事实上,“军备竞赛”有多种形式,在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表现,在国家和民族的发展竞争中不但难以避免,而且还是争夺战略制高点的必由之途,问题全在于具体的方法、路径与策略。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搞“军备竞赛”就亡党亡国的必然,恰恰相反,帝国主义和列强们个个都是靠“军备竞赛”起家发达而称王称霸(有关这个问题,2013年笔者写了一篇题为《中美如果军备竞赛,谁能撑到最后》)的长文,可谓参考)。

对现如今的中国而言,“军备竞赛”客观上已经存在并已在激烈的发展进行之中了,以今日中国超过美国的工业制造能力,支撑一场有中国特色的新军备竞赛可谓绰绰有余,如果中国连这样一场竞赛都不敢打或打不赢,那么中国在战略对手面前就将不堪一击。

其三,敢不敢同美国做坚决斗争。

有人形容中美关系目前的状态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也有人认为中美两国“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处出路”,在上述两种语境中,“斗争”根本就不存在,因为在这样的观点下,已经不承认中美之间还有矛盾冲突了,他们只承认还有点“分歧”而已,只需加以“管控”一些就是了。但也有人认为,中美之间还是有一些“斗争”的,虽然需要一些“斗争”,但这些人认为必须“斗而不破”。至于什么叫“斗而不破”,笔者此前在多篇文章中都已经讲过。总之,在当代中国,很少有人公开讲要同美国做坚决的斗争。

笔者以为,敢不敢同美国做坚决的斗争事关重大。因为只有敢于同美国做坚决的斗争,才能取得切实的斗争成果。反之,如果把斗争局限在“不破”的框架下,那么所谓的“斗争”就不可能坚决有力,最终难免堕落成为打情骂俏。而且,以霸权的本色,知道了中国的这条底线,美国将无所不用其极对中国讹诈欺辱,最后让步退却的难免是中国。

其四、敢不敢同美国正面冲突

中美直接发生冲突的危险与日俱增,特别是在南海、钓鱼岛、台湾等地,美国已经做好了同中国进行战斗的准备。对此,美国军事主管官员已经多次公开声明。当然,中国的“专家”、“学者”们照例把有关美国对中国的一切战争宣示一概解读为争取国会拨款,但笔者以为,美国军事当局做出这样的宣示,争取拨款是次要的,甚至根本就不是目的,这样的宣示,代表美国对中国的战争准备实实在在,这同中国有些部门、有些地方的面子工程完全不同。

这就提出了一个空前严峻的问题:中国有为上述地区的主权而同美国不惜一战的勇气与决心吗?这恐怕是捍卫“一个中国”的根本前提。如果把希望寄托在美国不会军事的基础上,指望美国发善心,发慈悲,那么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国家统一呢?

上述这样几个“敢不敢”的问题并非是什么“愤青”之问,也并非呈血气之勇,而是事关全局的几个关键战略问题。如果中国连同美国的贸易战都不敢打或者打不起,那只能证明,当今中国在经济上患有的严重依赖性,严重依赖同西方发到国家的经济联系,俨然成了一根须臾不得离开的脐带;如果中国不敢同美国进行一场新时期有特色、有特点的“军备竞赛”,不敢同美国进行坚决和有意义的斗争,而总是在发展现代战争力量问题上遮遮掩掩,扮可怜、装怂包,总要信誓旦旦对美国表白绝不威胁美国,死乞白赖对美国说中国离不开美国,那只能证明,当今中国患上严重的发展依赖症;如果中国在主权及核心利益上不敢同美国正面冲突,不敢直面战争,而总是拿“珍爱和平”为借口、为自己开脱,那只能证明,当今中国患上了严重的和平依赖症。历史经验证明,患有和平依赖症的国家与民族只能当和平鸽,而一旦天空飞来了老鹰,则要么自己撞死,要么被人家吃掉。

窃以为,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在发展的过程中都要不断进行自我审视,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一个人是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是这样。上述几个“敢不敢”的问题就是相当重要的审视视角。长期以来,中国的一些“专家”、“学者”孜孜不倦地向国人灌输这样的观点,即中国这几十年改革开放经济大发展,主要受益于融入以美国为核心的世界经济体系,分享它们的经济成果和科技成果。为此他们主张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持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以此达成“风雨同舟、殊途同归”。笔者以为,这样的愿望不能说不美好,但如果这等依赖美国依赖西方,所谓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将不仅是无聊,而且简直就是无赖。不客气地说,如果离开美国,中国就将什么都不是,就得玩完,那中国人就不要讲什么“自信”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美关系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2/41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