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如何看待“精日”、“果粉”

舆论战、心理战自古有之。双方交手,要用檄文骂对方混蛋不是东西。古代造反,要讲究大义,梁山泊闹事,要挂起“替天行道”。道义上占劣势的一方,很难维持,很容易不战自溃。自己忙着贬低自己的过去,对方顺势而为,贬低中国,外加抬高自己。

安生:如何看待“精日”、“果粉”

欲亡其国,必先亡其史,欲正其国,必先正其史。

今年是戊戌年,戊戌变法120周年。

1894-1895,中国一败涂地,中国的一群知识分子和低级官员,提出变法维新。

我们自己怎么看走过的这120年的历史?

今天的中国是准超级大国,但是这120年,走得很难,很累,血流满地。

直到今天,我们也不是世界第一,平均生活水平相比超级大国和第二梯队,也有一定的差距。不仅如此,经济发展面临严峻考验,各种社会矛盾在不断积累、酝酿。

这时候,有人难免要问:这120年,我们怎么走过来的?为什么要这么走?这么走对不对?有没有更省力的捷径?

如果按照历史唯物主义史观,就知道由于先发国家的压制,后发国家的现代化历程,不能复制先发国家的发展轨迹,没有可以直接照搬的成功路线图,注定是一个异常曲折的过程。对一个落后的被殖民的农业国进化为工业国来说,这其中的每一步都是必需的,也是必要的。

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北伐战争、国共分手、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改、抗美援朝、中苏蜜月、公私合营、五年计划、大跃进、中苏分离、两弹一星、中美建交、四三方案,每一步都是无法跳过的。

另一方面,许多曾付出的代价,也是几乎无法避免的。

看看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日本、苏联走过的历史,会发现同样是一条血路。本国人的血、异国人的血、血流成河、流血漂橹。

世界是金字塔,塔尖从塔基那里吸血。谁是先发国家,先进入世界金字塔的顶尖,谁支付的代价就少,谁就可以让其他国家的人流血。

谁是后发国家,谁要进入世界金字塔顶尖,谁支付的代价就大,这样的国家不但要支付本国完成工业化的成本,还要挑战原有的强者,推翻原有的不利于本国的世界秩序,重新制订全球游戏规则,甚至要先推翻异族安排的代理人。

大国崛起的代价是人命。

羊吃人、爱尔兰大饥荒、日不落帝国、鸦片战争、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战争、1848年革命、克里米亚战争、普法战争、甲午战争、日俄大战、屠灭印第安人、奴隶贸易、种植园黑奴、一战、大肃反、二战、屠灭犹太人……

有人说,天命所归是大国。

错了!没有哪个大国是天命主动的。不支付人命,怎么可能成为大国?!

走错了道路,支付了人命,也未必成为大国!

今天的世界大部分人,仍然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贫困、疾病、饥荒、战乱,仍然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正是因为他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才可能有大量廉价的原料、能源和劳动力,供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的国家使用。这是因为这些国家工业水平停滞不前,所以才会高价购买舶来品。正是因为这些国家动荡不安,所以第一、第二世界的金融资本才能获得丰厚的利润,支配这些国家,外加周期性剪羊毛。

世界不是田园诗,世界是人吃人,世界是一小部分人剥削一大部分人。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落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这是一种史观,按照这种史观,我们知道我们走过的路,在绝大多数时间里,我们支付了高昂的代价,但是基本走对了。在一部分时间,也许我们偏离了正确的方向,但是这种偏差,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如果按照发达国家,强盗进化为绅士以后宣扬的理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只要推动分工,发展市场经济,鼓励资本主义,世界自然会在不断交易中不断进化,最终皆大欢喜。世界经历了田园诗一样的美好过程,进化到今天。

这样的理论,显然不愿意解释列强走过来的血淋淋的道路。于是,选择了割裂历史,回避二战以前,强盗们打家劫舍的发家史,而只谈强盗完成资本积累以后,金盆洗手,进化为太平绅士的历史——那是野蛮时代,现在结束了,大家进入文明时代了,不要提过去了。有意回避历史,有意掩盖强盗打家劫舍与当太平绅士之间的关系。

这样的史观,显然是很荒谬的。

但是,是很有市场的。

在国际、国内都是。

统一思想,一靠暴力,二靠金钱,资本控制了暴力,拥有金钱,对资本有利的思想成为主流思想就不足为奇了。

这种思想成为主流,那么作为后发国家的中国,尤其是解放以后的新中国,自然走过了一条所谓的“一错再错、大逆不道、违背天理人伦、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血路。不仅如此,民间甚至一些官方声音对新中国支付的代价的极度夸大,为这种观点提供所谓的“证据”。

于是,许多人就会产生这样或那样的想法,这120年,我们走得对吗?解放以前,农民为了土地加入解放战争,解放以后,进行合作化,后来又分产到户,那么解放战争的合法性在哪里?解放以后,这么多剧烈变革,有必要吗?如果我们也像主流思想宣传的那样,发展市场经济,也许我们早就是世界第一了。蒋介石领导下,中国为什么不能实现工业化?如果我们不赶走蒋介石,也许我们早就像台湾一样了。如果我们不进行抗美援朝,也许中美早就建交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像日本、韩国、台湾那样,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的工业化为什么要支付那么多代价,为什么不能一毛不拔,舒舒服服完成工业?

这些人对历史的了解只局限于1945年以后西方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的了解,完全看不到1945年以前的世界,也看不到1945年以前的世界与1945年以后的时间之间的必然的联系,更看不到现在依然贫穷、落后的广大的第三世界。

有些学者当年就说过,中国应该当100年的殖民地,那样中国就成为文明国家了。这个所谓的“学者”有意无意回避了,印度当殖民地的时间,远远超过100年。

这样的庸俗的思想,为什么会成为主流?至少有两方面的原因,包括内因和外因。当然,根本原因只有一个,内因。这个不展开谈。

因为现在脱胎于过去,是建立在过去的基础上的。将来又将是建立在现在基础上的。所以,过去、现在、未来,三者的合法性一脉相承。否定了过去,就否定了现在,否定了现在,就否定了未来。自以为聪明,其实是在自我否定。

在这种观点下,各种观点沉渣泛起,其中包括逆向民族主义——通过否定本国历史,极度贬低本国、民族,为实现某种最终的目的,积蓄、酝酿力量。

世界是金字塔,当一个国家自己内部发生混乱的时候,其他国家和地区自然也不会闲着。

舆论战、心理战自古有之。双方交手,要用檄文骂对方混蛋不是东西。古代造反,要讲究大义,梁山泊闹事,要挂起“替天行道”。道义上占劣势的一方,很难维持,很容易不战自溃。

自己忙着贬低自己的过去,对方顺势而为,贬低中国,外加抬高自己。于是,不但有精日,还有果粉,不但有精日和果粉,还有如火如荼的宗教势力……

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照妖镜。

所以,有些在我们看来是LOW得不能再LOW,矬得不能再锉的事情,在另一些人看来,是帅得不能再帅。那些以非为是,以丑为美,以恶为善,哗众取宠者,不但不会被孤立,而且还能再自己的小圈子里获得支持、鼓励甚至资助。这些人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反而要伺机打击报复。

这样的情况下,出现这样的事情,不是太正常了吗?

【安生,察网专栏学者,经济学博士, 著有作品《纸牌大厦》《卢瑟经济学》等】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精日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2/41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