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中国的“政治律师”包藏的是什么样的“祸心”?——三评陈有西先生的西化“法治观”

大量的事实证明,被陈有西诬称的所谓国家“制度原罪”和“先天病灶”并不存在,而是出于“陈有西们”妄图改朝换代、颠覆中国道路所杜撰出来的“莫须有”罪名。至于陈有西所说百年中国往往在十字路口“选错了路径”,那完全是由于他错误的政治立场,导致他得出迎合西方思维以及中国已被推翻的反动利益集团的阶级偏见。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抹黑中国的“政治律师”包藏的是什么样的“祸心”?——三评陈有西先生的西化“法治观”

有网民披露称,陈有西先生“把自己定位于政治律师”,其实在中国的法律界有相当一批这样的人。他们自视甚高,自以为可以呼风唤雨,左右舆论,其心岂是仅仅为了办几个经济、民事案,也并非单纯为了追逐某些名和利。“政治律师”所瞄准的乃是国家大器,政治舞台,改朝换代。

先来看看陈有西是如何评价新旧中国,也即国民党蒋介石统治时期,与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两种根本不同的法治政体的。陈有西在西北政法大学演讲时称,“1949年废除了国民政府的《六法全书》,法律一片空白”,国家似乎进入了一个“无法无天”、社会混乱不堪的无序乱世,究其根源,按陈有西的说法,概因“国民政府当时还是一个合法政府,后来被共产党推翻了”,于是这位“法律人”哀叹道:“中国的近代法治进程,到1949年中断了”。廖廖几句话,一方面表达了陈有西对国民党反动腐朽政权被推翻导致旧法统崩溃大为惋惜,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唱起挽歌追思缅怀;另一方面,实为谴责共产党这帮“穷鬼”、“暴徒”居然把一个“合法政府”给推翻了,真乃大逆不道,违背法理。陈有西是否还图谋为今后反攻倒算,进行“政治清算”留下伏笔未可知!因为网民们还揭露道,陈有西扬言要“一起拱卒,创造明天”,“将来清算是必须的”,一个酸臭的“政治律师”,却摆出一副要与中国国体决战的姿态,真可谓不自量力!“陈有西们”自诩“小卒过河”,义无反顾,是否要“拱翻”共产党,创造改朝换代的 “新天地”,进而图谋“还乡团”复辟清算?此语真谛只有陈律师己心自知。但不管怎么说,陈有西对新旧社会两重天的褒贬观感,与亿万工农劳动阶级的感受体验完全不同,充分暴露了这位“政治律师”是站在谁家立场上?为谁说话?屁股坐歪坐错了,就必然要站到人民的对立面去。

往下让我们再接着看网民们还发现了陈有西一些什么言论:“我们的制度设计有那么多的原罪”、“百年中国,很多十字路口我们都选错了路径”、“我们国家现在暴发出来的大量问题,都在于基础制度设计上的先天病灶”。好家伙!在缅思了一番民国政府的“合法”与“六法”情怀后,现在开始质疑和讨伐新中国人民政权了。“制度原罪”?“先天病灶”?陈有西先生在此似把矛头对准了领导人民翻身解放的第一代共产党人,似要清算开国元勋们建立新中国、新国体、新政体的“原罪”了。“陈有西们”闭眼不看党领导人民近七十年的革命史、建设史、奋斗史,以及所取得的辉煌成就,相反,却把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实践探索中产生的问题放大,归咎于“基础制度设计上的先天病灶”,甚至溯及“五四运动”以来党所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这岂止是“历史的虚无主义”,更是对近百年来伟大人民革命运动之否定、颠覆与反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陈有西们”诋毁中国“基础制度设计”的“原罪”和“先天病灶”,那就不妨纵向横向比较一下中国的昨天和今天。新中国建立之初,国民党留给共产党人的是一副烂摊子。仅举钢铁、粮食为例,当时中国一年的钢产量只有15.8万吨,只相当于美国半天的生产量,而如今,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产钢大国,2016年达到808百万吨,居第二位的日本约为105百万吨;1949年刚解放时,中国5亿多人口,人均粮食仅208斤,人民食不果腹,饿殍遍野。截止到2016年,我国人口已达13.8亿,人均粮食约达446斤,总量为世界第一,人民早已丰衣足食。旧中国文教科技极为落后,文盲占了总人口的90%以上,从1912年到1947年36年间,大学毕业生仅21万。而新中国2017年就新招大学生748万多人,应届大学毕业生达795万人,全国在校大学生为2695.8万人,全国具有大学教育程度人口已达1.9593亿;中国人均寿命建国之初仅35岁,与印度相同,而美国已达68.6岁。但到1976年,中国人均已达69岁,印度是50岁,远超印度19岁;到2017年中国人均寿命已达75岁,印度约为65岁,美国均寿亦为75岁;被西方誉为所谓“最大民主国家”的印度,1947年独立,其大部分工业品产量都高于1949年建政的新中国,然而经过近七十年的发展,2017年GDP总量中国已是印度的5倍多,人均GDP已达印度的4倍多。仅列上述几组数据,即可看出69年来,中国已取得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基础制度的“原罪”、“病灶”从何而来?何“罪”之有?

不错,党在领导人民革命斗争和新中国建设、改革开放的实践探索中,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缺点、错误乃至严重挫折,但中国的社会主义航船始终坚持正确的方向和航道,及时纠正偏左或偏右的失误,取得了震撼世界的伟业。中国近七十年来的法治建设同样是在不断发展和完善中,现今治国的根本大法即“82宪法”,也正是在毛泽东同志亲自主导、制定的第一部人民宪法即“54宪法”的基础上与时俱进发展起来的。事实雄辩说明,新中国选择的制度道路是完全正确且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它的制度优势已明显超越了西方的发展模式,并对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形成了越来越大的磁吸效应和辐射力,因此大量的事实证明,被陈有西诬称的所谓国家“制度原罪”和“先天病灶”并不存在,而是出于“陈有西们”妄图改朝换代、颠覆中国道路所杜撰出来的“莫须有”罪名。至于陈有西所说百年中国往往在十字路口“选错了路径”,那完全是由于他错误的政治立场,导致他得出迎合西方思维以及中国已被推翻的反动利益集团的阶级偏见。

陈有西和所有鼓吹西化、私有化的所谓“法律人”一样,都犯有一个普遍且共同的根本性错误,即不懂或回避或否认“法”的阶级性,抹煞“法”是为特定阶级利益服务的本质。只会抽象的空谈什么“中国的民主与法治要有大的进步,要融入世界大家庭,这个潮流是任何人都挡不住的,谁想阻挡,谁就会被淘汰。”请问,中国的“民主”、“法治”其内涵和要义与西方是相同一致的吗?为工农阶级和绝大多数劳动者利益服务的法律体系,与为华尔街资本利益、为剝削阶级和少数人服务的法律体系本质是同一的吗?中国追求的是要把社会主义法律融入西方资本主义法律的所谓“大家庭”吗?不错,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制度,要吸纳全世界各国的法律精华为我所用,也包括要继承中华民族自春秋战国以来的丰富法治思想,但当代中国的“法治”要义和本质内涵,只能是维护共产党领导下的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以及以工农为主体的全体劳动者的阶级统治。

鼓吹“司法独立”、“三权分立”,照搬西方法治模式,是法学界右派公知们的又一共同特征,故陈有西也不例外。陈有西在2016年11月28日的网上写道,“司法不独立,一切无解。上层谋权,下层谋钱。”网民还披露陈有西扬言,“如果我还在体制内,又有一些大的权力,我会坚定地推行司法独立”,“党必须把自己的所有行为,自觉地纳入法庭审查”。请问陈有西:你喋喋不休要的是什么样的“司法独立”?你和所有鼓噪“独立论”的右派公知们一样,本质上要的就是不向人民代表大会负责的“独立”,是企图摆脱党的领导的“独立”,是美国西方模式即由资本统治背后操纵的的“独立”。你刻意把“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中国,描绘成上层为了争权夺利而勾心斗角,下层官员个个贪污腐败、捞钱肥私,其目的不外乎抹黑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令人怀疑你是否有煽动民众不满情绪,群起而推翻你所虚构妖魔化的“弄权贪财”政府?在这里不妨反问你一句,你的亿万财富又是从何而来?请你也向民众作一交待,自证清白。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与西方世界的资本统治根本不同,中国共产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为人民执政,为人民服务,代表和维护的是人民的根本利益,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要求全体党员和各级党组织带头守法,然而中国共产党并不等同于党的某个具体组织,党与党组织逻辑上并非同一概念,你要党把“所有行为”都“纳入法庭审查”,究竟意欲何为?你是不是更想凌驾于党之上,由你等“法大人”来当“判官”,对“党的行为”进行裁判审查?网民们还披露道,陈有西称,“(司法独立与共产党的一元化领导逻辑上能够相洽吗?)不能。所以这在当前中国,是一个死局。没办法走通”。这句话可从两个不同视角来解读。首先按照陈有西的逻辑思维,“司法独立”和“党的领导”二者无法相容,是个“死局”,只能去其一,路才能“走通”。而陈有西心心念念的是一旦我有权,“会坚定地推行司法独立”,那怎么办?只能是“去党的领导”,唯此“司法独立”才有出路。甚至公开叫嚷“司法改革还必须考虑撤销党委的各级政法委”,口气之大,狂妄之态可见一斑;其次,陈有西生活在当下中国,他也意识到要以他那帮公知“法律人”之力去冲撞和否定“党的领导”,无异于拿鸡蛋撞石头,自取灭亡,故而从其“死局”之说中,多少可体味到其感觉“司法独立”之无望和哀叹。早在新中国立国之初,毛泽东同志就明确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晚年他又再次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中共十九大习近平重申毛泽东当年的思想,旗帜鲜明地向国人、向世界宣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与西方资本统治阶级内部实行所谓“两党”或“多党”竞选作秀、轮流执政的表演表象有着本质的不同、根本的区别。只要中国始终坚持共产党领导,不忘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陈有西们”的“西化法治模式”,以及所谓的“司法独立”美梦就永远实现不了。

此评到此本该告一段落,并鉴于“陈有西们”对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宪法及法律制度等模式无比崇拜,并一心想搬来中国用而化之,故简要回溯美国制度由来及其阶级本质,看看“陈有西们”是如何设置陷阱忽悠国人的,从而以正视听并坚定地走新中国确立的社会主义道路。

美国最早的13个邦于1776年7月4日在费城通过“独立宣言”,宣布脱离宗主国英国的殖民统治,建立美利坚合众国(英译本义应为“亚美利加联盟”),当时人口仅240万,初始也没有常设的行政机构,只有一个议事机构不定期开会,各邦有权退出该邦联组织(或称国家联盟)。华盛顿参选美国第一届总统时,选民仅占全国总人口的1.3%。过了将近半个世纪,到1824年选民也仅达到3.5%。华盛顿在独立战争时,实质上是被雇佣成为大陆军总司令,当选总统后也无多少权势,且任职期间与英国签定不平等条约被广泛诟病,加上年老体力不支,连任两届后挂冠而去,并于两年后就去世了。

美国的独立战争,说到底是一场美洲殖民者与其母国统治者争夺利益的一场战争,“独立宣言”的“民主”、“人权”、“平等”等词藻非常美丽动人,但国家的阶级本质决定了这些权利仅仅只有殖民者、资产者、上层白人等才能享用,连身处社会底层的白人劳工都无权享受,更遑论殖民地本土居民和广大黑人奴隶呢?!而这种阶级分野、种族歧视从美国立国之初一直延续到今天。1787年13个邦的代表再次在费城召开“制宪会议”,并于1789年批准“美国联邦宪法”生效,这是世界上第一部比较完整的资产阶级成文宪法,确立了资产阶级内部各利益集团相互制衡的“三权分立”体制,延续至今又附加了27条修正案。国家也由“邦联结构”演变为如今的“联邦架构”。 同时需要说明的是,被一些崇美人士鼓吹“美国宪法”写有所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条款纯属虚构,完全是子虚乌有。相反,政府可以花钱作为征用私人财产的补偿,在战争期间尤其如此。而中国现行的“82宪法”,却在总纲的第十三条明确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这说明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保护人民通过劳动获得的合法私产,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却故意混淆“私有财产”和“私有制”的本质区别,把共产党人的初心,即共产主义将最终“消灭私有制”,铲除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资产阶级剝削雇佣劳动的生产方式,篡改为要剥夺每个人正当合法的私有财产,以激起民众的强烈不满和恐慌,这是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敌对势力和右派公知误导舆论,与我进行斗争较量的伎俩之一,务必引起党和人民的警惕关注。

“美国宪法”的要义起始是维护资本家和奴隶主阶级的统治,因而继承了英国的殖民规制和对外侵略扩张政策;直到如今该宪法仍然是为了维护金融寡头和垄断资本的利益。无论其制度设计如何巧妙,或以“嘉年华”的形式表现得热闹非凡,引人注目,但本质都是为了维护和巩固资产阶级对底层劳动阶级的剥削压迫。该宪法制定之初有三大特点:一是只有极少数人拥有选举权。直到1964年即立国188年后才取消了宗教、财产、种族、性别等限制,成年人才享有普选权利;二是保护奴隶制。尽管美国在“独立宣言”中高调宣称“人人生而平等”,可是在12年后制定宪法时,却依然回避和保留了当时极不人道的奴隶制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起草“独立宣言”和制定“宪法”的不少人,本身就是奴隶主甚至是大奴隶主。由此也可一窥美国式“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的虚伪性。被美国誉为“开国伟人”的四位总统:华盛顿、亚当斯、杰斐逊、麦迪逊,除亚当斯外,其他三位全是弗吉尼亚邦的大奴隶主。回顾美国早年的历任总统,共有12位总统本人就是奴隶主,甚至有8位在任职期间仍兼顾奴隶主营生。最后一位奴隶主总统是南北战争时的北军总司令格兰特,其总统任期从1869年至1877年。下面再例举被西方和右派公知们美化神化的两位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杰斐逊,来剖析一下此二人被掩饰的斑斑劣迹。

杰斐逊是美国历史上第三位总统,“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者。杰斐逊一面高喊“人人生而平等”,但终其一生却是个典型的大奴隶主。这位被美国精英誉为“民主之父”的大奴隶主,拥有至少247名奴隶。美国奴隶从法律上讲毫无“人”的权利可言,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和生产工具,如同牲畜一样,主人可随意虐待、买卖甚至处死,且奴隶的后代仍是奴隶,代代相传。杰斐逊终身过着蓄奴生活,至死拒绝解放自己的奴隶。在他当政时有过许多内政外交举措,都是积极捍卫和巩固反人道的奴隶制。他的所作所为,真是对所谓“人人生而平等”的虚伪高调以极大讽刺。杰斐逊还蓄养了一个女奴长达四十年,中国老百姓称之为“包养二奶”,并与该黑奴先后生下7个“私生子”;他的另一位黑人情妇萨莉也先后为他生过多名子女,但直到1835年离世,仍然未获解放,始终是一名黑奴身份。这就是一个被吹捧为“自由斗士”两面人的真实嘴脸;

另一个更为大名鼎鼎的华盛顿,即美国第一任总统,今天被资本精英、右派公知誉为“自由、民主”象征的“开国之父”,历史上更是一个恶贯满盈,类似被国人骂为“人渣”的大奴隶主。他拥有300多名奴隶,数量之多在当时也称得上屈指可数。而且终其一生,从未释放过任何一名奴隶。尤其残忍和令人发指的是,华盛顿年轻时牙齿掉光,为了美观从名下的黑人口中,血淋淋地强拔下9颗牙齿镶到自己嘴里;他还嗜好穿人皮做成的皮靴,强奸黑人女奴,下令屠杀印第安人,如按人道主义和法律公义,华盛顿无疑就是一个沾满人类鲜血的刽子手和强奸犯,早该送上历史的审判台。因此在华盛顿下台后,当时的社会舆论、媒体报刊,广泛谴责华盛顿的贪婪、狡诈、凶残,揭露他是一个荒淫无度、没有道德底线的人。但后来美国统治阶级发现,作为资产阶级、奴隶主阶级的代表人物华盛顿如果形象崩塌,无疑将给剝削统治阶级的精神支柱和价值观以致命打击,于是乎又展开一场“美化华盛顿”运动,编造了大量的谎言故事,包括什么从小用“小斧头砍树”等等神话都是杜撰虚构出来的,甚至还荒唐地塞进了学校的课堂教材。据有人统计,有关美化华盛顿的故事99%都是捏造的。经过数十年、百余年的“造圣”运动,时为千夫所指的“人渣”一下子变成了无比高大的“伟人”了。前一阶段,美国弗吉尼亚州发生一场政治风波,很多人要把维护奴隶制的南军名将罗伯特·李的雕像拆除,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大怒怼曰:华盛顿、杰斐逊都是奴隶主,你等莫非要把“国父们”的雕像全部平掉?!一言露出了马脚,如把李将军连同华盛顿、杰斐逊这些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美国“精神偶像”推倒,不就犹如刨掉了资本主义神话、西方普世价值的祖根?资产阶级的一统天下岂不是要震颤大乱?那时资本主义的丧钟或许真的要敲响了?!综上所述,历史事实再次雄辩地证明了马克思《资本论》中的一句名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社会发展的无数史实说明,并非是社会主义,而恰恰是资本主义的法律政治制度才带有陈有西所说的历史“原罪”和“先天病灶”。

美国宪法、西方法治的第三大特点是“金钱政治”、“资本的游戏”。金钱在美国的选举政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也可以说是美国式的“权钱交易”、“制度性腐败”。有专家对美国当代选举制度的研究表明,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的半个世纪,美国选举几乎都是烧钱多、财大气粗的竞选人获胜,身处社会底层的劳工阶级想要通过所谓竞选登上权力顶层,完全是不可能实现的天方夜谈。资本寡头投资看中的竞选人,竞选人获得资本捐助当选上台后,必然在制定政策或分配官职等利益资源上予以回报,形成“金钱选举”的潜规则和“权钱交易”的利益链。这就是美国西方选举的真正政治黑幕与阶级本质。无论是总统还是内阁官员乃至整个官僚体制,说到底都是为资本家、金融寡头的统治利益效力的。本届美国总统特朗普本身就是个超级亿万富翁,其内阁组成人员许多都是“百万富翁”的有钱人,这样的政府为哪个阶级的利益服务不是一目了然了吗?!更使美国民众大跌眼镜的是,特朗普在电视竞选辩论中为了抹黑对手,不惜自曝“家丑”黑幕,他公开指责希拉里和其他竞选对手:“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希拉里收我的钱所以给我干事(希拉里曾两次竞选总统都告失败,曾出任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在场这些和我辩论的,几个没有收过我的钱?”电视观众们被这番“雷语”震得目瞪口呆。然而特朗普却是口吐真言,一语中的,将美国选举的丑陋肮脏真相暴露得一览无遗,这也充分印证了二战时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一句话:“美国经济是由60个家族控制的”。人们由此可见,究竟是谁在统治美国?美国总统及其政府的各级官员,都是按照资本家阶级的指令在管理国家,而作为统治工具的专政机器和法律制度,从根本上说,也是为资产阶级的统治地位和长远利益服务的。这就是“陈有西们”所要的“美式法治”社会和西方的“选举政治”,或者说是一帮“政治律师”千方百计图谋改朝换代的追求目标。

【朱志华,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浙江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浙江省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会副会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3/41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