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谈谈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制度和民主党派

加上那些只有共产党一个政党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制度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只有一个共产主义政党的体制,第二类是以波兰、东德和保加利亚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政党与民主党派联合执政的制度,第三类是以捷克斯洛伐克和朝鲜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总的来看,第一种制度不利于充分发挥民主监督,第二种制度不利于充分发挥共产主义政党的领导作用,第三种制度兼顾了两方面,较具优势。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谈谈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制度和民主党派

众所周知,我国实行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除了中国共产党以外还有八个民主党派。其实,除了中国以外,也有一部分社会主义国家存在着民主党派。

从历史上看,除了阿尔巴尼亚和蒙古等少数始终社会主义国家是一党执政,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都曾经有过民主党派。不过,苏联、越南等多数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党派后来都解散或同共产主义政党合并了。除了中国以外,长期存在民主党派的社会主义国家有波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五个社会主义国家,其大体情况如下:

一、波兰

波兰实行的是共产主义政党和民主党派联合执政的制度。波兰方面认为,在这个联盟之中,波兰统一工人党是起着先锋队作用的工人阶级政党,在社会主义建设当中发挥领导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其并不单独行使领导权,而是和同盟的民主党派组成执政联盟来共同领导社会主义建设。这两者之间并不存在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其在1959年的波兰统一工人党三大决议里是如此表述的:

【我们党并不是单独的对国家实行领导,对国家的领导是在人民统一战线的范围内与同盟者政党共同实现的。我们党在人民统一战线中的先进作用既不意味着指挥命令那些联盟党派,也不意味着把它们变成我们党的转播站。相反,它主张每个党派的独立性和自己的主动性。】

波兰有两个民主党派。一个是统一农民党,主要在农村开展活动。其成员在80年代时拥有近50万人,相当于统一工人党的1/4。在波兰议会当中,统一农民党的议席长期也占了1/4左右。从50年代的第二届议会开始,历届议长都是由统一农民党担任。另外统一农民党所担任的重要职务还有国务委员会副主席(类似于我国的国家副主席)和副总理各一人和几名部长。在地方,其也担任了7个省的省长和1/4的乡长。另一个民主党派民主党的影响要小很多。其主要在知识分子和手工业者当中活动,成员约10万人,一般占8%左右的议会议席,拥有一名副主席,一名副议长和一至两名部长职务。

在1989年的东欧剧变当中,统一农民党和民主党先后倒向团结工会,导致波兰统一工人党变成了议会当中的少数。但是在剧变之后,他们由于受到团结工会的排挤又再次和原来统一工人党改组成的民主左派联盟合作,并且在1993年的首次完全西方化的选举中获胜,而团结工会那次众议院选举当中一席未得。最终,民主左派联盟和统一农民党改组成的波兰农民党于1993年10月组建新政府,由波兰农民党主席出任总理。今天,波兰农民党仍然有一定影响力。其部分领导人表示,波兰当初应该选择中国模式的改革。

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同样实行的是共产主义政党和同盟的民主党派联合执政的制度。但是与波兰不同的是,民主德国明确规定统一社会党在执政联盟当中发挥领导作用。因此,我们也可以说其是由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联合执政制度。

民主德国一共有四个民主党派。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是基督教民主联盟,主要成员是基督教徒。其次是德国民主农民党,主要成员是农民。这两个党派在80年代时成员都在10万人以上。第三大民主党派是德国国家民主党,这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政党,主要是由原来希特勒时代纳粹党和国防军中没有战争罪行和正确吸取历史教训的人所组成的,其主要纲领是教育前纳粹党人和希特勒军人转向社会主义。最后是自由民主党,主要成员是知识分子和工商业者。这两个民主党派在80年代时成员都有七八万。

不过,尽管这四个党派的人数和影响力各不相同。但是民主德国实行的是“各政党一律平等的政策”,即每个党派都有一人出任国务委员会副主席,也有一人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各级政府机构当中民主党派干部的人数也是按党来平分,甚至每个政党在议会中的席位都是一样的52席。

民主德国曾经长期为自己可以执政的政党比西德更多而自豪。因为西德方面80年代前只有联盟党、社会民主党和自由民主党这三个政党进入议会,东德则要多两个。不过在东欧剧变当中,德国民主农民党和德国国家民主党两党并入基督教民主联盟,并且最终和西德的联盟党合并,另一个民主党派自由民主党当然也和西德的自由民主合并了。和波兰类似,这些民主党派的倒戈也是西德吞并东德的关键点之一。

但是原民主党派的人士仍然有一定的影响力,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刚刚开启第四任期的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其是在两德统一前夕加入东德基民盟的。她的父亲是从1954年从西德逃往东德的新教牧师。他虽然没有正式加入基民盟,但是一直和东德基民盟关系密切。顺便说一下,那个时候由于东德占有舆论话语优势,贫富差距小的社会主义体制也很有吸引力,所以西德向东德跑的人很多。但是苏共20大之后,由于其意识形态方面彻底陷入混乱,人员跑的方向也发生了变化,就只好用墙堵了。

三、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和民主德国一样实行的是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联合执政制度。不过相对于民主德国来说,保加利亚的民主党派影响力要更小一些。其只有一个民主党派,也就是保加利亚农民联盟。这个民主党派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只有自己的章程,却没有自己的纲领。其在章程当中规定,保加利亚共产党的纲领就是保加利亚农民联盟的纲领。

但保加利亚这个唯一的民主党派成员有十几万,考虑到保加利亚的人口只有八九百万,农民更是只有90万,比上述三国都要少很多,这个比例已经算是一个不低的数字了。另外,其所担任的职务也并不算少,不仅在议会当中长期占1/4的席位,也经常担任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和副总理。还有,保共中央实行了两党联席会议制度,重大决策都是由两党的领导人联合作出的。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保加利亚共产党是主动把农村让给农民联盟来管理的,把工农联盟视做了两个政党的联盟。其宪法第一条就明确规定,“保加利亚共产党在同保加利亚农民联盟的亲密的兄弟般的合作中,领导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的发达社会主义的建设。”这一点,另外两个有农民政党的国家波兰和民主德国也类似。

在东欧剧变当中,保加利亚农民联盟也于1990年2月宣布脱离保共的领导。在此之前,其党内就已经进行了大改组,把所有亲共的领导人通通撤换。可惜的是,与保共的切割并没有能够使保加利亚农民联盟像新领导人所设想的那样迅速发展壮大。其在1991年大选当中未能进入议会,此后便沦为边缘化的小党。

四、捷克斯洛伐克

捷克斯洛伐克的民主党派也是很有自身特色的。由于捷克斯洛伐克是由两个主要民族捷克和斯洛伐克联合构成的,所以其四个民主党派也带有非常明显的民族区域特性。

具体说来,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是由捷克地区的天主教徒组成,只在捷克地区活动;斯洛伐克自由党则是由斯洛伐克地区的天主教徒组成,只在斯洛伐克地区活动。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党是由捷克地区的知识分子组成,只在捷克地区活动;斯洛伐克复兴党是由斯洛伐克地区的知识分子组成,只在斯洛伐克地区活动。

从党员人数上看,捷克斯洛伐克的几个民主党派人数要比上述几个东欧国家少很多。四个民主党派当中只有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党员人数较多,在50年代时大约有两万多人,80年代增加到6万多人。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党则只有一万多人。斯洛伐克的两个民主党派人数更少。斯洛伐克复兴党有一千多人,斯洛伐克自由党则只有几百人。

从政党制度上看,捷克斯洛伐克也与以上三个国家不同。其尽管也拥有民主党派,但是并未和共产主义政党组成议会执政联盟共同执政。民主党派的领导人很少出任政府部长职务,更没有担任过副总理等高位。在议会当中,捷克斯洛伐克的四个民主党派一共也只有1/8的议席,远比另外三个拥有民主党派的东欧国家影响小。其主要发挥的是政治协商和参政议政作用。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其在东欧剧变当中并没有起什么不好的影响。

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当前除中国外唯一具有民主党派的社会主义国家,其有两个民主党派。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两个政党都是宗教性的政党。

朝鲜社会民主党主要在基督教徒中发展成员,现有成员3万多人。其现任领导人金英大是一位著名外交家。2002年,他曾代表朝鲜到汉城(现称为首尔)出席由民间组织的民族统一大会。2007年3月,他又以国家代表的身份与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穆罕默德·埃尔巴拉迪会谈。2008年时,其还曾经主持过和韩国左派政党劳动民主党代表的会谈。

天道教青友党当然是在天道教徒当中发展成员,现有成员一万多人。曾担任天道教青友党主席的崔德新原来是韩国的中将,其父亲崔东轩是金日成的老师。在金日成转向马克思主义以后,崔东轩虽然不高兴,但是还是强调民族解放是最重要的,天道教创教的目标就是让朝鲜实现了民族解放,如果共产主义能够实现这一点,那么就应该选择共产主义。1986年,崔德新和妻子柳美英一起叛逃朝鲜,此后便担任了天道教青友党最高领导人。其在1989年去世之后,妻子柳美英接任天道教青友党领导人直到2016年95岁高龄去世。

顺便介绍一下,天道教是一个具有朝鲜民族特色的宗教。其又名东学,是朝鲜近代在民族危机和基督教传入的文化危机日益严重的情况下才形成的新宗教。创始人崔济愚说:“天道原非儒、佛、仙,而是儒、佛、仙的合一。”历史上甲午战争前夜著名的东学党起义其实就是天道教徒起义。这种带有浓郁民族主义色彩的天道教文化传统,或许对我们理解今天朝鲜为什么那么注重民族的独立性有所帮助。

朝鲜民主党派的影响力大体和捷克斯洛伐克差不多。其实行的也是政治协商和参政议政制度,并非联合执政。金英大担任的是最高人民会议常委会副委员长,类似于我国的人大副委员长。崔德新则担任过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副委员长。但是民主党派很少有担任部长的,更没有什么人担任过副总理等职务。

六、启示

通过上文对五个长期存在民主党派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介绍,我们可以发现,民主党派在部分社会主义国家长期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在一些紧要关头也发生过不好的作用,特别是波兰、东德和保加利亚三国民主党派倒戈更是东欧剧变的重要一环。那么,应该怎样看待这种情况呢?

第一,共产主义政党必须要坚持广泛的代表性和群众基础。值得注意的是,在剧变当中发生重大不良影响的国家的制度设计上面大都是比较机械的实行了“共产主义政党是工人阶级政党”这一套理论,把农民和农村交给民主党派管理,在农村的组织力量相当薄弱。但是事实上,城市与农村是不可分割的。共产主义政党坚持自己阶级基础的同时,也应该扩大自己群众基础。工农联盟政策不宜通过“党与党联盟”这种形式来体现。

第二,必须要抵制西方议会制和多党制的不良影响。在东欧各国建国初期,大都实行过一阵西方的议会制和多党制。在这种体制之下,共产主义政党主导的执政联盟其实是类似于西方议会制和多党制下的执政联盟。虽然后来都取缔了资产阶级右派政党,但是在三个实行共产主义政党和民主党派联合执政制度的国家里,一定程度上还保留了西方议会制和多党制的残余。因此在80年代末西方多党制暗流再度兴起之时,西方体制下按政党的私利相互拆台、随意组合的状况也就自然而然的复活了。

第三,坚持共产主义政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政党制度的核心与关键。虽然社会主义国家名义上都实行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制度,但是在实际上领导作用发挥的程度不同。在东欧三个实行执政联盟制度的国家里,共产主义政党的领导作用发挥得并不突出,波兰尤其明显。不过即使如此,在80年代末以前这些国家修改宪法放弃共产主义政党领导之前,执政联盟还是相对比较稳固的。反而是放弃了共产主义政党的领导之后,执政联盟也随之破裂。这种情况是很值得深思的。

因此,存在民主党派的社会主义国家中,政党制度运转的是否顺利,是否能够有效的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关键还是在于共产主义政党,在于是否能够坚持制度与道路的自信。

七、结语

总之,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主党派大体上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宗教类政党,这一类政党数量最多,包括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和朝鲜的四个基督教政党和天道教青友党这个本土化的宗教政党;第二类是知识分子政党,总共有四个;第三类是农民政党,波兰、东德和保加利亚各有一个;第四类是原反动政权当中分化出来的民主人士组成的政党,也就是东德由原纳粹人员改组成的国家民主党。但是以影响力而论,农民政党的影响最大。不过从实践效果来看,共产主义政党把农村阵地拱手交出并不利于国家发展和政局稳定。

加上那些只有共产党一个政党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党制度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只有一个共产主义政党的体制,第二类是以波兰、东德和保加利亚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政党与民主党派联合执政的制度,第三类是以捷克斯洛伐克和朝鲜为代表的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总的来看,第一种制度不利于充分发挥民主监督,第二种制度不利于充分发挥共产主义政党的领导作用,第三种制度兼顾了两方面,较具优势。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3/41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