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2017年,一个讲述叙利亚公益组织救人故事的记录片《白头盔》荣获第8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白头盔”是叙利亚的一个“民间非政府组织”,自称其宗旨是营救平民,其“人道主义”活动在西方媒体中广泛传播。然而,这个“公益组织”为何经常在美国需要的时候就爆出叙利亚政府军所谓“使用化学武器”的证据?又为何对濒死儿童见死不救反而拿来做政治宣传?为何又与中东一些极端组织暗通款曲?天使还是魔鬼?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揭开其真面目,揭开西方垄断资本所建构的媒体、民间非政府组织、评价体系三位一体的冰山一角。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战争已经造成46.5万名叙利亚人死亡,一百万人受伤,并迫使约1200万人(总人口的一半)离开自己的国家,全国一半以上的人因战争被迫流离失所、受伤、死亡。

2018年1月22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指责叙利亚政府对冬古塔居民使用化学武器。蒂勒森称:“阿萨德继续对人民使用化学武器。无论这些袭击由谁发起,俄罗斯最终都应该为冬古塔的受害者,以及自俄介入叙利亚内战以来无数遭受化武攻击的受害者负责”。

而对于这个指责,美国方面拿不出证据。我们知道,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是一件十分恶毒的事情,被称为“人道灾难”。在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上,西方的指责一直不断,仿佛是阿萨德政府和俄方造成了这一切。而西方对叙利亚化武问题的指责源自一个自称民间组织的“白头盔”。

“白头盔”在西方数次栽赃叙利亚政府军及制造舆论攻势中充当了马前卒,那么它究竟是怎样一副面孔?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白头盔”是由西方资本一手扶持、为美国全球战略特别是中东战略服务,负责对敌发起心理战、信息战的民间组织,它披着道德的外衣,操纵民意,诱导舆论,蒙骗善良的民众为其丑恶的政治目的服务。深扒“白头盔”,清楚认识西方世界的多面一体是有必要的。

一、利用儿童做政治表演,配合西方发起信息舆论战

2016年8月18日,四岁叙利亚小男孩奥姆兰在一次空袭后被救出来坐在凳子上的照片感动了无数人。照片中的小男孩满脸是血,头发乱蓬蓬,全身衣服脏兮兮,无助地坐在凳子上。我们为幼小生命的遭遇感到难过、同情与不平。这张图片在西方各国媒体广泛传播,而这张图片的拍摄者为“白头盔”,自称为叙利亚民间志愿救援组织。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图为奥姆兰坐在凳子上)

人们没想到的是,这张照片背后隐藏着西方媒体布下的巨大陷阱。事情发生时,奥姆兰所在的阿勒颇正在上演着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的激烈对抗。反对派利用奥姆兰的形象对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进行控诉,仿佛是他们造成了这一切。奥姆兰的视频播出后,西方媒体直指俄罗斯战机的空袭导致了这场灾难。

随着奥姆兰形象的火热,反对派武装曾经找到奥姆兰父亲达克尼什,许诺了大量金钱,换取他在媒体上指证叙利亚政府军发动了袭击。达克尼什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此外,有多个国家的政府和组织提出资助奥姆兰一家到土耳其或欧洲生活,奥姆兰的父亲没有答应,他说,“我不愿让奥姆兰成为反对派编造‘谎言’的工具,达成他们博取同情、攻击政府的目的。”此后,反对派多次对达克尼什进行威胁,导致一家人不敢出门。父亲为了不让人认出奥姆兰,还给他换了发型。

时隔一年,新华社记者在阿勒颇见到了健康可爱的奥姆兰,他的父亲穆罕默德·海尔·达克尼什对记者说:“我们不愿被谎言利用,我们不愿为谎言代言;他们(“白头盔”)只对拍照感兴趣,而不是救人;事发的时候我没有听到战斗机的声音,也没有听到炮弹的声响”。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图为奥姆兰与父亲)

原来“白头盔”这么会玩,“白头盔”从废墟中将奥姆兰救出,最紧迫的不是给孩子检查伤口,而是拍照、录影。这张照片在西方世界成功吸引了关注,登上了全球成百上千张报纸的封面。

这样的劣迹是一贯的。2015年,“白头盔”发布了一个视频,视频中一个婴儿口吐白沫,医生在为其打针注射。看到这个婴儿,无数人感叹、唏嘘,又是一条生命。人们厌恶战争,希望早点结束战争,还给叙利亚民众一个和平的生活环境,这样的悲惨场景使人愤慨。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图为口吐白沫的婴儿)

然而事情的真相却并非如“白头盔”展示的那样。瑞典医生人权组织主席Marcello Ferrada de Noli教授撰写报告指出:“在一名死去男孩身上发现的心脏注射器其实是空的,或者其中的溶液从未注入这名死者体内”,这名儿童可能是在视频中所展现的“救援”过程中死亡

“白头盔”利用无辜的婴幼儿进行战争宣传,不惜延误濒死儿童的治疗时机,以此来表现出叙利亚政府的“残暴”,支持西方对叙利亚动武,这与他们自己宣称的“和平”“人道”相去甚远;而在美国需要制造所谓化学武器事件的时候,“白头盔”便表演叙利亚政府使用了化学武器。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图为同一个小孩,被“白头盔”多次救出)

二、“白头盔”的西方政治背景

“白头盔”成立于2012年,全名为“叙利亚民防组织”(Syrian Civil Defence),成员约有3000人左右。

1.“白头盔”的创建者及资金来源

“白头盔”的创建者为英国前情报人员杰瑞米·海曼斯,杰瑞米·海曼斯(James Le Mesurier)毕业于军校,参军后加入英国皇家绿夹克步兵团,先后派驻北爱尔兰、科索沃和波斯尼亚,并且与美国中央情报局、以色列情报机构以及叙利亚反对派存在事务性关联。此人曾兼任著名的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顾问,其专长是“通过安全机构和民主化项目进行维稳行动”。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白头盔”的创始资金达到一亿美元,且其资金来源为美国、英国、日本、荷兰、土耳其等西方国家。据俄罗斯媒体俄罗斯春天(Russia Spring)报道,“白头盔”获得美国国际开发署出资2300万美元,英国政府出资2900万美元,荷兰政府出资450万美元。“白头盔”在土耳其进行人员培训,2013年第一批培训了20个人,陆陆续续到现在已有2700人,遍布叙利亚。这些人员包括学生、老师、做面包的、开出租车的各行各业的人。而这个组织的创建者杰瑞米·海曼斯本人却没有到过叙利亚。

为“白头盔”出资的美国国际开发署是美国的重要外交工具之一,承担美国对外政治文化渗透,策划推动他国颜色革命及和平演变任务乃至对他国进行生物战争的任务,它活跃在世界多个国家,尤其是在俄罗斯、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家积极开展活动,成为中东“阿拉伯变局”运动的幕后黑手之一,其驻俄罗斯机构已经被俄政府叫停。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国际法教授弗朗西斯·博伊尔曾指出该组织涉嫌生物战项目:“美国各政府机构一直在西非活动,试图规避《生物武器公约》,并进行生物战研究。当地这些实验室的真实目的是为美国政府不同部门进行生物战研究。的确,其中很多都是美国国际开发署建立,所有人知道,美国国际开发署上上下下被美国中情局渗透了,中情局也与生物战研究有关。

除了美国官方机构,“白头盔”背后还有金融大鳄索罗斯的身影。英国独立记者Vanesse Beeley在接受俄罗斯卫星社(Sputnik)采访时称,“白头盔和一家叫Purpose的机构有深度合作,Purpose机构的创始人Jeremy Haymans又曾参与创办一家全球国际组织Avaaz,Avaaz和Open Society foundation则属于著名投资大鳄索罗斯指挥之下,而Avaaz和Purpose这两家机构的宗旨为宣传民主观念”。中东的动乱符合美国垄断资本的利益,供给“白头盔”资金在叙利亚挑事是不难理解的。

从以上来看,白头盔”资金的来源国均是美国的盟国,伊拉克战争的支持者,出资方还包括西方垄断金融资本,它们在中东占有重大利益,在叙利亚成立一个为西方利益服务的“白头盔”这样的组织,其目的显而易见。

2.“白头盔”的目标指向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白头盔”活跃区域为反政府武装控制地区,而不是阿萨德政府控制地区,这就便于他们进行“取证”和“救人”的表演。在双方交火后,反政府一方利用“白头盔”这个舆论宣传工具对政府一方进行控诉,污蔑、无中生有、歪曲事实、夸大事实等都是惯用手段。只要能够将斗争矛头指向自己的政治对手,在舆论上占据道义制高点,西方国家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表演“正义”更是其得手之作。

2017年4月7日,美国空袭叙利亚沙伊拉特军用机场。至于发动空袭的理由,美方宣称叙利亚政府军的飞机从这里起飞,向反对派地区投掷化学武器。随后的4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化武决议草案会议上,叙利亚驻联合国大使贾法里发言指出,西方对叙政府的指责来源都是“白头盔”这样的“非官方”组织。反政府一方根据需要来决定“白头盔”的出场,制造叙利亚政府的“罪行”。当然这背后是西方国家的导演。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美国支持下的反政府一方利用“白头盔”提供的“证据”制造“叙利亚化武”事件,美国借此火速轰炸叙利亚,却没有等待国际组织的调查结果。相反,普京却一直推动事件的深入调查。事件发生后,俄罗斯总统普京11日说,“俄将向联合国国际法院提出申请,对叙化学武器事件进行彻底调查。对反对派形成绝对优势的阿萨德政府,几乎没有必要在此时使用化学武器”。

根据俄罗斯方面的调查,普京坚称叙利亚政府军不是制造化武袭击的幕后黑手,他说莫斯科方面收到“来自不同消息源”的信息显示化武袭击实为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所为,他们企图借此把美国拖入叙利亚冲突。普京称,“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伪造的这些袭击将被用作证明美国对叙空袭合理且正当的证据”。

作为西方一手扶植的组织,“白头盔”在政治上紧抱西方的大腿,紧跟西方国家的节奏。“白头盔”拍摄的照片、视频在西方媒体广为流传,形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舆论浪潮,且无一例外地将矛头指向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最终服务于反政府武装和美国一方在战场上获利,而不管战乱给民众造成多大灾难。

3.西方的舆论宣传表演:用奥斯卡大奖助阵

“白头盔”自称不是政府军,也不是反政府军,政治上完全中立,宗旨是营救平民,以其公益性著称,名义上是叙利亚民间成立的非政府组织。其官方首页上写着这样的格言,“凡救活一人,如救活众生”。“白头盔”的“人道主义”表演为其赢得了各种赞誉,“叙利亚的英雄”、“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等美誉在西方媒体中广泛传播。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2017年1月24日,一个讲述叙利亚“白头盔”救人故事的记录短片《白头盔》获得了第8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2017年1月27日,《白头盔》荣获第8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西方国家不惜用奥斯卡来为“白头盔”助阵,通过制造影响来左右舆论走向。此外还有一部《阿勒颇最后之人》(Last Men in Alepoo),是一部讲述有关叙利亚内战的纪录片。该片于2017年上映,曾获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该片由叙利亚著名“异见人士”费拉斯·法耶德执导,记录了战时阿勒颇的民众生活,并特别讲述了由平民组成的“白头盔”组织在军事袭击后首先冲进现场搜救的故事,展示了“白头盔”志愿者的生活。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电影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喜欢上电影这种信息传播方式。从世界电影的传播来看,西方世界掌控着电影传播的主导权。电影传输给观众的信息呈现出叙事化的特征,通过暗含某种意义的特定镜头,来讲述符合电影创作者心里的银幕故事。

《阿勒颇最后之人》的导演费拉斯·法耶德,1984年出生于叙利亚,在阿勒颇和大马士革长大,于法国巴黎国际电影学院(EICAR)获得视听艺术与电影制作学士学位。回到叙利亚后,他先在电视台工作三年,后为叙利亚诗人、异议人士雅法·海达尔(Ja'far Haydar)拍摄纪录片,并因此被叙利亚情报机构逮捕并监禁。

法耶德曾被叙利亚警察逮捕并监禁的这段往事,他的心里并不以为耻,反而将此作为其“光荣”的历史。正如他在采访中认为,“我不想让人们感到羞耻,而是希望他们去讨论羞耻本身。不要去感到负罪,而是讨论负罪本身。对感受的探讨比感受本身更重要。如果你光是产生了诸如负罪感或者羞耻这类很不好的人性体验,那没有多大帮助。讨论感受却有助于你在震惊之余继续前进。”

如所有美国支持下的“异见人士”一样,法耶德将自己置于一个道德高地上,玩弄词藻,对正常社会话语进行逆向解构,颠覆一般思维,离间社会传统,玩弄民众意愿,与政府进行话语权争夺。而这一切,并不被所有的老百姓所清楚认识,识破他们的真正意图。

法耶德说:“叙利亚要的不仅是和平,它还需要正义。有千百万人被害,包括他们的家庭与小孩。而这些罪行是有人应该承担责任的。”这句话乍一看没有毛病,深一看,漏洞百出。战争的残酷直接导致许多无辜生命的付出,但问题的核心是战争的性质,战争灾难的原因,这一点却被宣扬“正义”的法耶德放过了。

叙利亚战争是叙利亚政府军与美国支持下的反对派之间的战争,叙利亚反政府一方的行为并不具备正义性,这场战争归根结底是为美国的中东战略服务,收益的是与此直接相关的极少数资本家及依附于其上的政治官僚,对于广大的叙利亚人民来说则是灾难。战争让他们被迫离开了家园,到处颠沛流离,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因此,法耶德对于这一事实置若罔闻,反而强词夺理,将错误推向阿萨德政府一方,却不反省他所依附的政治势力才是反动的一方。这样的事实当然不符合他的利益,他当然不会承认,请问他有承认自己所做的事是罪恶之事的勇气吗?既然深知他所做的、他说维护的东西并不正义,把它说成正义之事就必然进行反向话语解构,经过这样反复包装、宣扬,不正义之事在一些人的思维意识中也会变成正义。

三、“白头盔”与恐怖组织的关联:“白天救人,晚上杀人”

有人形象的形容“白头盔”“白天救人,晚上杀人”。“白头盔”是一个身披民间组织外衣,与恐怖组织有密切联系的组织。在“白头盔”一系列拙劣的表演中,已经显示出其成员与恐怖组织IS成员的紧密联系。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图中身穿蓝衣,头戴蓝巾的男子为“白头盔”的摄影师,他在图2中与基地组织成员的合影,图2中基地组织成员是一名儿童的斩首者。)

据美联社报道,2016年4月,“白头盔”的一位领袖Raed Saleh坐飞机到华盛顿特区,准备领取一个NGO设立的人道主义奖,Saleh抵达杜勒斯国际机场,拿出护照出关,结果被拒绝入境。美方认为他和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努斯拉阵线”有关。

2016年7月,“努斯拉阵线”头目朱拉尼发表视频宣布,为了消除美俄打击叙利亚极端组织的借口,在征得“基地组织”副首领卡亚尔同意后,该组织已改名为“征服叙利亚阵线”。美国则回应说,“努斯拉阵线”改名后仍然是恐怖组织。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字幕:最后,我们把给阿萨德卖命的人丢到垃圾箱里去 )

据美国ABC电视台2016年8月的报道,“白头盔”是一个在反对派控制区活动的组织。组织创建者Mesurier曾在采访中承认,“白头盔”是连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成员都会救的

公益组织还是战争机器?叙利亚“白头盔”的黑色面孔

(图为质疑了白头盔与基地组织的联系。左上图,两位男子,在图片上半部拿着枪械,到下半部就穿上白头盔制服了。左下图,穿着白头盔制服的人员与举着基地旗帜的人员一同高呼。)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批评“白头盔”是恐怖组织,同一批人杀人又救人。一家俄文媒体ANNA新闻报道,他们找到了一份“白头盔”有关文件,上面盖满了基地组织(Al Qaeda)及相关恐怖组织签章。

我们知道,臭名昭著的IS前身是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美国同IS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希拉里邮件门和维基解密阿桑奇揭露,希拉里给IS提供武器,美国是IS的物资供应者。2012年至2015年,为了推翻叙利亚政府,美国、英国、法国、土耳其等北约国家和沙特等海湾国家给予IS相当程度的帮助。伊拉克一政府官员曝光:英国直升机给ISIS投送军事装备和物资。2013年,美国的重量级政治人物麦凯恩曾秘密前往叙利亚与反政府人士会面。反政府人士,就是ISIS。麦凯恩曾表态:“我认为他(普京)是首要,也是最重要的威胁,程度大过IS。2014年,ISIS就把他们与麦凯恩的合影发在各类社交媒体上,为自己宣传。英国《卫报》等媒体曝光,IS首领巴格达迪被“关”在美军设在伊拉克的监狱期间,待遇好,非常自由,想见谁就见谁。出狱后,“伊斯兰国”正式诞生。

在美国与IS的合作关系中,IS成为美国在中东搅局的越来越顺手的隐形工具,而打击IS力度最大、将大片叙利亚领土从IS的控制下解放出来的,是俄罗斯空天军和叙利亚政府军,而不是美国领导的西方国家军队。在西方国家的“工具箱”里,IS是扮黑脸的,“白头盔”是扮红脸的,但他们服务的对象却是同一家。因此,我们不难理解“白头盔”成员为什么经常与IS成员活跃在一起,经常出现他们替IS成员收尸、共同庆贺的场面,也不难理解“白头盔”为何“白天救人,晚上杀人”。

综上所述,西方利用“白头盔”这个舆论宣传工具大肆挑拨、操纵民众的心理,可见西方对信息心理战的熟悉程度。美国不仅对外进行信息心理战,在对内选举中,更是操纵老手。特朗普的上台也是操纵民意,实现舆论翻转的典型案例。特朗普这样一个亲华尔街、亲美国军工集团、亲犹太右翼势力、大力鼓吹“种族主义”的法西斯团队,最后竟然能够操纵民意胜选,其背后体现的是信息心理战的力量。

“白头盔”为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一手扶持、为美国全球战略特别是中东战略服务,负责对敌发起心理战、信息战的民间组织,配合西方战略的恐怖势力,利用西方提供的媒体资源及西方媒体在世界范围内的优势地位,策划假新闻博取眼球,占据舆论和道义制高点,试图摧毁政治对手的形象、冲击敌方心理防线、瓦解对手政治根基,构成美国颠覆敌国政权不可或缺的一环。这就不难理解,“白头盔”制作的视频中几乎总是旗帜鲜明地将矛头指向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往往会毫无证据地说明一些爆炸是“叙利亚政府军所为”,或“俄罗斯进行了轰炸”。

而“白头盔”这样的一个组织,在西方媒体中评价却是正面的,其拍摄的短片甚至一举获得奥斯卡奖项,可见,由西方垄断资本所建构的媒体、民间非政府组织、评价体系三位一体,互为呼应,以“独立、民主、自由”为幌子,根源上服务于其政治利益,做为其战争利益、全球资源和利益分配相关的事情,而这其中的“民间组织”则打着正义的幌子行不义之事,不惜拿战火中的平民当道具,为西方霸权充当了马前卒的作用。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3/41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