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泄密:欧美精英鼓吹的“互联网自由”神话彻底破产

在此次“泄密门”爆发之前,脸书已经遭遇了多次大大小小的风波。但小扎的策略就是一口咬定脸书是“科技公司”,不是“媒体机构”,意在淡化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规避政府监管和公众监督。虽然此前他也有过几次半推半就的表态,声称要与各方一同联手打击假新闻,打造“全球网络社群”,但其立场始终停留在道德层面,未能触及灵魂深处的“科技原罪”。从这个意义上说,“泄密门”标志着近年来一些欧美精英所鼓吹的“新媒体赋权”“互联网自由”等“神话”的彻底破产。下一步人们要探讨的是如何把类似脸书这样的“数字利维坦”关进制度的“笼子”,共同探索全球共治互联网和社交平台的有效途径。

脸书泄密:欧美精英鼓吹的“互联网自由”神话彻底破产

近日,拥有全球20亿用户的社交媒体巨头脸书陷入了一场舆论风暴。多达5000万用户的数据信息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咨询公司泄露,并用于干预美国大选。“泄密门”被曝光后,脸书的股价大跌,市值缩水近500亿美元。包括环保跑车特斯拉公司创始人马斯克、著名演员雪儿在内众多名流加入了网民发起的“删除脸书”运动。在保持沉默五天之后,脸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终于公开表态,向公众认错并道歉。

与其他陷入类似丑闻的商业巨头一样,小扎打的仍然是“道德牌”,演的是“苦情戏”。在接受CNN专访时,他声音颤抖,几乎到了“声泪俱下”的边缘,谴责“剑桥分析”是一家“无良机构”,脸书也是被这样的“骗子”所蒙蔽。为了赢得公众的同情,他在公布多项整改措施的同时,用精心策划的“金句”向其20亿用户发下狠誓:如果我们不能保护好你们的数据,就不配服务你们。

显然,小扎的策略是把用户数据“泄密门”界定为一次由于“道德失范”导致的责任事故,但无论是他姗姗来迟的道歉还是亡羊补牢式的整改都未能从根本上反思包括脸书在内的社交平台与生俱来的“科技原罪”。实际上,由脸书所开创的社交平台的基本商业模式为其日后的权力操控埋下了伏笔。用户通过平台获取他们想要的服务,与此同时,平台获得他们所想要的用户数据。一旦用户与APP之间形成了一定的“黏性”,平台就可以与商家合作,利用其所掌握的个人信息和偏好推送广告,并依靠海量用户的“数据资本”获取巨额收益。

对于一个人类传播史上前所未见的超级信息平台而言,脸书所集聚的庞大用户数据既可以为其带来难以估量的财富,也足以让它将权力的触角伸展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和人类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多年来,学界和业界有关“脸书正在吞噬世界”的警告不绝于耳。脸书首先“吞噬”了传统新闻业。如今,全球超过40%的成年人依靠脸书等社交平台获取新闻。其庞大的受众覆盖面使各大传统媒体机构被其招致麾下。脸书不仅成为了展示世界的“窗口”,还依靠不透明的“算法”机制充当着全球新闻和舆论的“把关人”,操控着公众的“议程设置”和“认知框架”。不仅是新闻业,脸书正在吞没一切:政治竞选、金融系统、娱乐和零售业,甚至连一向“滴水不漏”的政府核心部门和安保系统都难逃此劫。现在看来,“脸书吞噬世界”绝非危言耸听的夸大之词。

事实上,在此次“泄密门”爆发之前,脸书已经遭遇了多次大大小小的风波。但小扎的策略就是一口咬定脸书是“科技公司”,不是“媒体机构”,意在淡化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规避政府监管和公众监督。虽然此前他也有过几次半推半就的表态,声称要与各方一同联手打击假新闻,打造“全球网络社群”,但其立场始终停留在道德层面,未能触及灵魂深处的“科技原罪”。从这个意义上说,“泄密门”标志着近年来一些欧美精英所鼓吹的“新媒体赋权”“互联网自由”等“神话”的彻底破产。下一步人们要探讨的是如何把类似脸书这样的“数字利维坦”关进制度的“笼子”,共同探索全球共治互联网和社交平台的有效途径。

【史安斌: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原标题《脸书“泄密门”:道德失范还是科技原罪?》】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