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阿拉伯之春”爆发时,Facebook上叙利亚反政府的账号反复煽动抗议,亲政府的账号却被永久封禁。叙利亚战争期间,在西方援助下,叙利亚反对派自行建立了完善的网络通讯系统,在全国建立70多个网络报道小组,实时更新政府“屠杀”人民的视频和新闻,通过社交网络向西方媒体不断上传大量信息。尽管反对派提供的照片和视频漏洞百出,仍被西方用作证据,壮大反对派的声势,对叙政府施加压力。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在叙利亚战争中,参战各方一手拿枪弹,一手持音频录像设备,借助网络直播战争的经过和战场,从而为我们呈现了一场近似透明的战争,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叙利亚战争也由此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全面直播的战争。

一、西方社交网络成为叙利亚战争的最佳推手

“阿拉伯之春”爆发初期的2011年2月,Facebook设立了一个名为“叙利亚2011年革命”的帐号,吸引了超过12万名叙利亚国内粉丝。该帐号不断呼吁叙民众发起名为“愤怒星期五”的抗议巴沙尔政权独裁、腐败和专制的示威游行活动,并声称“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受到国家宪法保护”。后来Facebook又开设了SNN和ANN等专门直播叙国内游行示威情况的帐号。由于叙利亚几乎不允许外国记者进入,这些帐号就呼吁民众将示威照片和视频上传到邮箱,用以向半岛电视台、《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今日美国》、BBC和ABC等西方主要媒体播放。3月6日,德拉警察逮捕街头涂鸦的中小学生的照片被实时上传到互联网,激起国内极大民愤。3月15日,这些帐号发表了名为 “2011年反对巴沙尔的叙利亚革命”的博文,呼吁民众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在这篇博文鼓动下,当天数十名民众在大马士革市中心哈米迪亚市场游行,由此揭开了大规模游行示威序幕。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阿拉伯之春”下的中东和北非领导人

在这些帐号的反复煽动下,2011年4月1日,25万名民众在各大城市举行“烈士星期五”示威活动,政府军与示威者爆发严重冲突。这些帐号全程直播,极大刺激了局势升级。此后,民众相继举行“反抗星期五”“决心星期五”“伟大星期五”“尊严星期五”“儿童星期五”“下台星期五”等系列示威活动。4月18日,推特上名为“@SyRevoSlogans”的账号开始向叙民众提供示威游行口号,吸引了众多国内粉丝。随后,“推特”另两个个账号开始直播德拉示威实况、学生示威和政府镇压示威情况。这些帐号吸引的民众越来越多,参加示威的人也越来越多,诉求也从反失业、反腐败,要自由演变为要求政权更迭、总统下台,直接导致了游行示威升级为内战的全面爆发。

与此同时,西方还极力封杀亲叙利亚政府的帐号,亲政府人士在Facebook、推特上注册帐号,号召民众保卫叙利亚政权,都遭永久封号。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叙利亚多处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进行政治经济改革,扩大民主

二、反对派利用直播打压政府军士气

西方帮助反对派建立网络系统扩大声势,施压政府。早在危机之初,政府就切断反对派占领区的电力、通话和网络服务,而西方提供大量发电设施、卫星通讯设备和网络设备,还指导反对派使用“翻墙软件”,帮助反对派重建了网络系统。2011年3月,美国向反对派输送了4000多台海事卫星电话。2012年8月10日,英国援助叙利亚反对派的医药、通讯和摄影设备,以 “记录战争罪行”。在整个战争期间,在西方援助下,反对派自行建立了完善的网络通讯系统,自行供水供电成立专门媒体服务中心,并在全国建立70多个网络报道小组,实时更新政府“屠杀”人民的视频和新闻。反对派一边与政府军激烈作战,一边通过推特等网络向西方媒体实时上传大量信息。如在在2012年5月25日,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访问叙利亚的前夕,叙利亚霍姆斯省胡拉镇爆发大屠杀事件,100多人死亡,400多人受伤,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相关消息也首先是反对派从网络上第一时间向世界公布相关照片和视频,极大壮大了反对派声势,对政府形成了巨大压力。但这些照片和视频漏洞百出,英国BBC居然用十年前伊拉克恐怖分子袭击的照片充当所谓胡拉镇惨案的照片,美国媒体引用的视频里,硝烟竟然是自制的烟雾,但恶劣影响已经无法挽回。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英国广播公司(BBC)用一张伊拉克尸体照片诠释胡拉镇屠杀惨状(网页截图)

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利用视频打击叙政府军士气。反对派武装在拍摄叙政府军暴行的同时,发布了大量残忍处决政府军俘虏和亲政府人士的视频,希望能借此打击和摧毁政府军斗志与士气。2012年8月,互联网上出现一段反政府武装随意处决政府军俘虏和亲政府人士的录像,招致国际强烈谴责。依照国际法规定,这属于未经司法程序“草率处决”敌对阵营的人员。叙利亚自由军向西方国家媒体承认,录像中的做法“不对”,但遭处决的平民不是“一般平民”,而是忠于叙利亚政府的人。对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帕特里克·文特雷尔只是轻描淡写认为:这与宽泛意义上的(叙利亚)反对派为争取自由和一个新叙利亚所作斗争格格不入、自相矛盾。德国外交部长吉多·韦斯特韦勒相对直接谴责:在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区域内,反对派武装有责任防止针对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施加报复和暴力。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照片显示,多名被俘的叙政府军和平民靠着一堵墙壁,随后被反政府武装人员处决。

一名在叙利亚北部与反对派武装一起度过两星期时间的美联社记者发现,反对派武装对政府军士兵和追随政府的平民 “相当残忍”,一旦抓获就地处决。一些西方国家民间维权机构的记录显示,叙利亚冲突中,反对派似乎与他们所指认的政府行径一样,以绑架、拘押和拷打方式对平民施虐。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进占更多地盘的同时,选择的是“复仇和杀戮”,而不是他们所说的“正义”。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2013年5月,叙利亚自由军最强的武装、霍姆斯市法鲁克旅的指挥官哈立德·哈马德将被打死的政府军士兵心脏挖出来生吃的视频被曝光,他为自己的行为辩护称,此举是“合法复仇”。

三、直播内战使“白头盔”组织名声大噪

由于“白头盔”志愿者行动时会戴上白色的头盔,所以有了“白头盔”的别名,其正式名称是“叙利亚民间防卫力量组织”,简称“叙利亚民防组织”,但和被国际认可的政府间组织“国际民防组织”没有任何关系。“白头盔”组织成立于2013年,拥有3000多名成员。该组织只在恐怖组织支持阵线控制区救人,专门通过网络实时直播和揭露俄叙“暴行”,给俄叙造成巨大国际压力,西方对叙的指责均来自白头盔的视频与照片,包括美国借以导弹打击叙军机场所使用的照片。2016年8月17日,叙利亚政府收复阿勒颇的战事正酣。5岁小男孩奥姆兰满脸是血和土,但却不哭不闹坐在救护车内的照片一经“白头盔”网络发布,获得西方媒体热捧,引发国际舆论对政府军暴行新一轮指责,而实际上这是一张摆拍的照片,男孩的父亲明确说明不知道炮弹从哪而来,并且指责“白头盔”光顾摆拍,而不救助奥姆兰。这张照片让“白头盔”更加声名鹊起,被西方媒体塑造成中立的救人英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他们是叙利亚冲锋救援队,冒着生命危险,在战火中的阿勒颇,去拯救生命。“白头盔”还被推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路透社的照片: “白头盔”组织摆拍的“不哭泣的小男孩”

白头盔发布的视频照片也无一例外地将矛头指向俄叙政府。2016年9月18日,阿勒颇停战期间,联合国和叙利亚红新月会联合组织的运送人道救援物资的车队在阿勒颇市遭到袭击。“白色头盔”组织实时拍下袭击现场的画面和视频,并发给在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以指证为俄叙联军袭击所为。欧美立即据此认定俄是袭击凶手,并在安理会猛烈抨击俄叙犯下战争罪。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白色头盔”组织第一时间面带笑容拍下了联合国救援车队在阿勒颇遇袭的画面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俄罗斯国防部公布了一段无人机拍摄的联合国救援车队遇袭前的视频

在“白色头盔”名声大噪时,国际质疑声不断,其本质也渐渐现露。加拿大独立记者艾娃·巴特利特,从2014年起就多次进入阿勒颇调查报道。2016年12月9日,她在联合国记者会上揭露“白头盔”的本质与西方主流媒体的虚伪:所谓总部在考文垂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成员只有一个人,关于叙利亚的报道都依靠一个叫做“白头盔”的组织。而“白头盔”系2013年由英国前情报人员杰瑞米·海曼斯成立,得到了美英和欧洲1亿美元资助。英国独立机构“英国专栏”也揭露了“白头盔”的背景:白头盔主要由美英国政府提供资金创建者是英国前情报人员杰瑞米·海曼斯,而他参与创立的公司和美国中情局以色列情报机构,以及叙反对派组织有紧密联系。“白头盔”成员每月工资高达700美元,而IS普通战士工资才不过70美元。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社交媒体上一直曝出白头盔成员和极端组织关系密的视频和图片证据。视频中“白头盔”救援者与“支持阵线”成员一起挥舞黑旗,并把政府军士兵尸体扔进垃圾堆。而“白头盔”组织负责人雷德·萨利赫因为有与叙利亚“基地” 组织、“支持阵线”等恐怖组织联系的嫌疑,一直未被美国获准入境。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不哭泣的小男孩”的拍摄者、“白头盔”成员马哈茂德和极端组织成员合影,而这些人刚刚斩首一名儿童。

“白头盔”组织所拍视频,大部分是摆拍。2017年2月13日,瑞典医生人权组织发布了报告,从医学的角度对“白头盔”所拍照片和视频提出了质疑,认为很多不符合医学常识。随后,“白头盔”将这些视频从社交账号上删除,并发表声明说视频是“假人挑战”,并不是真正的救援。而从“今日俄罗斯”采访的阿勒颇民众口中,人们也听到了一个完全相反的“白头盔”:“白头盔”趁机偷盗伤者珠宝等贵重物品,而且只帮助反对派,从不救援平民。后来来越多的证据显示,“白头盔”的志愿者,跟恐怖分子是同一个人,他们白天“救人”拍片,领剧组的钱,晚上杀人取乐,领恐怖组织的薪水。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在最近的大马士革东古塔战役中,叙政府军在收复的地区,无意发现了很多“白头盔”组织摆拍的照片和道具。随着俄叙取得东古塔战役的胜利,“白头盔”组织的老底也被彻底揭穿,该组织随即在人间蒸发,俄叙与欧美在第二战场的较量暂告一段落,但谁能知道以后还有没有红头盔、蓝头盔的出现呢?

【本文为作者授权察网发布。作者:况腊生,国防大学博士后,文章内容节选自新书《叙利亚战争沉思录——二十一世纪的微型世界战争》,人民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标题为编者拟定。】

附购书网址及二维码:https://item.jd.com/26656330529.html

 叙利亚战争:反对派和西方国家如何用社交网络助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4/41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