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理性经济人”假说看空姐深夜打车遇害案

“理性经济人”假说把个人或组织基于利己动机而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行为选择上升为西方主流经济学的重要理论法则,实质是把自然法则或丛林法则简单地移用于人类社会。空姐深夜打车遇害,如果从“理性经济人”假说角度看,可以得到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理性经济人”假说随着西方经济学在国内的流行和占主流地位,已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犯罪嫌人事实上也是遵循“理性经济人”法则实施有预谋的犯罪活动。在这种行为法则下,受害者遇害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统一。这种行为准则被写入了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并被冠以“理性经济人”假说,作为经济学的法则、作为“普世价值”而到处滥用,实际上是为资本主义社会各种不合理的社会现象辩护。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从“理性经济人”假说看空姐深夜打车遇害案

据报道,5月6日凌晨,一名年仅21岁的年轻空姐李某在执行完飞行任务后,乘坐网约滴滴快车途中遇害。这几天,空姐乘滴滴车遇害的信息充斥着网络媒体,它又一次刺痛了广大网民脆弱的心灵。单独出行遇害的案件尤其是年轻女性单独出行遇害的案件这些年来时有报道。例如,2017年12月14日,四川乐山女教师王某傍晚独自出门跑步遇害,2015年10月15日宝鸡文理学院女教师王某夜跑遇害,2014年9月15日宁波女白领夜跑被性侵,2014年8月9日,20岁的女大学生高某在重庆“搭错车”不幸遇害,……。每次案件报道出来后,不少专家、媒体赶紧出来支招:如应尽量避免单独出行,单独出行注意事项,女性简易防身术,等等。但是这些“招数”好像并不管用,类似的案件还是在不断地上演。——但愿类似的案件今后不要再上演。

原因何在呢?

不同的案件都有其各自不同的具体的、特殊的原因。但是,在这里所举的这些案件都呈现出共同的特征:单独出行、女性(或弱者)、遇害或受伤害。难道单独出行或单独开展户外活动或健身就成为受害的理由吗?难道年轻女性或弱者单独出行就成为施暴的对象吗?这是值得全社会深思的问题。

对这些案件的深层次思考,可以从不同的理论视角进行分析和探究。如果从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经济人”假说来看待这类案件,我们或许就能更清楚地看清其背后发生的机理。

“理性经济人”假说是西方经济学至关重要的假说,是其两个基本假说之一。它的基本内容认为,参与市场活动的主体都是力求以最有利的条件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即每个经济主体都是在利己的动机下企图以最小的代价来换取个人的最大利益。“理性经济人”假说虽然被冠以假说之名,但实际上已成为西方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的理论原则或法则。它甚至是西方经济学的一条重要教义,是不容置疑和否定的。

在现实生活中,孤立地看,经济组织或个人的行为选择似乎也符合“理性经济人”假说,人们都是在利己的动机下力图以最小的代价来获取最大的利益。由此看来,“理性经济人”假说似乎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而是与实际相符合。也正因为如此,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比较容易接受直接与现象相符合的“理性经济人”假说,并把它奉为行动法则和不二法门。

然而,如果整个社会都按“理性经济人”假说的法则行事,在完全利己的动机下从事社会活动或社会生活,那么,人类社会就不成其为人类社会,而将是一个赤裸裸的自然界,是完全奉行丛林法则或自然法则行事的弱肉强食的自然界。从空姐深夜打车遇害及其它类似案件可以看出,所有的犯罪嫌疑人的行为都符合“理性经济人”假说的基本原理,或者他们奉行的就是“理性经济人”的法则。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些犯罪嫌疑人或所有社会成员都接受过“理想经济人”假说的系统教育与训练,而是说,这样的一种行为法则或教义随着西方主流经济学在国内占据主流地位,通过其潜移默化的作用,已渗透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对社会生活产生了严重的影响。从报道中我们看到,空姐遇害案中的犯罪嫌疑人滴滴车司机刘某随身携带刀具等作案工具。由此可以推断,犯罪嫌疑人刘某是利用当滴滴快车司机的便利条件,在有计划、有预谋地实施犯罪活动。至于谁是其猎物,谁是其实施犯罪活动的受害者,则具有很大的偶然性。这种偶然性取决于犯罪分子在“理性经济人”的法则下所做出的理性决策和行为选择。但是,其犯罪活动必然会实施。不管是谁乘车,只要符合犯罪嫌疑人“理性经济人”利益最大化的行为决策要求,其必然会开展犯罪活动,因而具有必然性。对于作为滴滴快车司机的刘某而言,当乘客为多人结伴乘车时,按照“理性经济人”的行为法则,则不具备作案的条件和机会,因为在这种情形下作案,显然不符合利益最大化的原则。相反,当乘客是单独一人出行时,则完全符合“理性经济人”的行为选择,其必然要实施犯罪活动。如果单独乘车出行的是女性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性如本案中的空姐李某,在“理性经济人”行为法则的驱使下,其犯罪行为必然会发生,乘客必然会成为受害者,而对女乘客实施性侵必然是其理性选择之一,报道中提到受害者下身赤裸,身上有精斑等犯罪事实;同时还可能会抢劫钱财。如果单独乘车出行的是男性乘客,其同样会实施抢劫钱财的活动,因为其实施犯罪活动是有预谋的,因而是必然的。同样地,乐山女教师王某傍晚健身遇害案中的犯罪嫌人则是提前在案发现场潜伏已久,准备实施抢劫。可以看出,该犯罪嫌疑人同样是在“理性经济人”法则下,对实施犯罪活动作了精心的准备和预谋。犯罪嫌人对潜伏地点的选择,实施抢劫的对象,实施抢劫的时间等等无一例外地符合“理性经济人”的行为规范。不过,受害人是谁,具有很大的偶然性。这取决于恰巧在这个时段经过这个地点的人是谁。但是,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活动则是必然会发生的,因为犯罪嫌人已做了好充分的犯罪准备,是有预谋的,因而具有必然性。也就是说,不管是谁经过这里,只要是单独行动,符合犯罪嫌疑人“理性经济人”的行为决策,其犯罪活动必然实施。

行文分析至此,我感到毛骨悚然!我脑海中显现出来的,这些行为已不是人类的行为,而是自然界的现象,是丛林法则。一幅可怕的图景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一头凶猛的狮子或其他猎食动物正潜伏在草丛中,准备捕食经过的猎物或落单的猎物。此时此刻,这些犯罪嫌疑人已被一头凶猛的猎食动物所代替,而受害者则变成了一只只可怜的猎物。在自然界,为了生存,这种有预谋的猎杀每天都在上演。因此,猎杀是必然的,但是具体猎杀的对象是哪一只猎物,则具有一定的偶然性。这是自然界,这是赤裸裸自然法则!但是,人呢?人类社会呢?难道也要奉行这种赤裸裸的自然法则吗?

“理性经济人”假说,奉行的就是这种赤裸裸的自然法则!或者说,“理性经济人”假说就是把自然法则直接移用于人类社会。的确如此。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奉行的就是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丛林法则、“理性经济人”法则。为了个人利益,不惜损害他人和社会的利益;为了实现利己的个人利益,不择手段,弱肉强食,把利己主义、个人主义凌驾于社会之上。这种行为准则被写入了经济学教科书,并被冠以“理性经济人”假说,作为经济学的法则、作为“普世价值”而到处滥用。

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理性经济人”假说巧妙地掩盖了资本对雇佣劳动者的剥削。资本主义制度下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或社会现象也被打上了“理性经济人”的标签,或者也是被主流经济学用“理性经济人”法则来解释。在“理性经济人”假说下,西方经济学认为,各个经济主体都是从现有的条件出发,在利己的动机下,实现利益最大化。在这种逻辑下,资本雇佣工人,占有工人的剩余劳动,完全符合“理性经济人”的行为选择;工人只能被迫出卖劳动力,获得工资,也是符合“理性经济人”的行为选择。于是,在资产阶级经济学者的理论中,在西方经济学中,存在就是合理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一切都是符合“理性经济人”法则的。可见,“理性经济人”假说成了为资本主义剥削制度辩护的有力工具。

在国际经贸关系中乃至在国际事务中,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奉行“理性经济人”的法则。在“理性经济人”假说下,无论是自由贸易政策还是贸易保护政策,只要是对本国或本国资本集团有利的事情,它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实施。当前,美国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所发起的贸易战,就是在“理性经济人”的法则下,从美国国家利益及资本财团利益的立场出发,以美国国内法制裁其他国家的企业,包括对中国中兴公司等的制裁,完全无视国际贸易规则和WTO规则。我们国内有的人说,特朗普特不靠谱,特朗普不按常规出牌。这种说法完全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如果从是否遵循国际贸易规则而言,特朗普的确不靠谱,不按常规出牌,而且是违规游戏规则。但是,如果从维护美国国家利益而言,从维护美国资本财团的利益而言,特朗普特靠谱,特朗普特模范地按常规出牌。因为,他完全是按美国主流经济学的“理性经济人”假说行事,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美国资本财团的利益,而且,他比他的前任及历史上的其他总统更加明目张胆地公开地维护美国在全球的利益,连虚伪地掩饰一下美国政府的真实目的在他看来都是多余的。

因此,西方个别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凭借技术优势和资本优势,按照“理性经济人”法则,从利己动机出发,忽视或者操纵国际贸易规则,从而实现本国利益的最大化。

“理性经济人”假说直接把现实世界中个人或经济组织的基于利己动机的行为和自然法则当作标准化的行为模式,当作普遍的社会法则,这无异于是将自然法则、丛林法则简单套用于人类社会。现实存在的未必就是合理的,现实存在的未必就是标准化,现实存在的未必就是人类社会所追求的良好秩序。因此,西方经济学简单地把现象当成普遍的理论,把个人利己动机所谓“理性经济人”假说当作原则和教条来推广,不利于推进建立公正合理的社会法则,不利于推进建立良好的社会秩序。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805/42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