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资本论》三卷各自从不同的视角来描述资本主义的总体性。本次课程主要讲授第一卷的视角。我们可以在哈维教授屡次展示的“资本运动图”里面对此予以定位:从货币资本(Money Capital)到价值以货币形式实现(Realization of Value in Money Form)的运动区间,正是第一卷所讨论的主要内容。这只是对第一卷思想的整体把握,当我们回到文本,如下的两组问题便就随之而生:第一,为什么第一卷的开头从商品谈起?商品跟价值是什么关系?第二,货币是什么?价值跟货币的关系又是什么?由此引申出第三个问题:第三,马克思在第一卷中所阐明的价值理论,其目的为何?

2018年5月14日下午三点,大卫•哈维准时站在了哲学系401报告厅的讲台上。这是哈维来南京大学的第三年,讲台下座无虚席,同学们期待着这位睿智的白胡子老爷爷带来他毕生所学。作为大卫•哈维今年在南大系列课程的第一讲,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长江学者唐正东教授作了导引介绍。唐正东教授回顾了哈维教授的学术历程,称赞他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的盛誉,同时也说明南大马哲团队长期以来对哈维的关注与研究。哈维本人连续来南大讲学,原汁原味地呈现世界顶级的学术研究水平,这对南大的同学们来说是非常幸运的。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借此机会,唐老师也表达了自己阅读研究哈维的心得体会。他认为在当前的西方左翼学界,哈维的研究体现了三种特质,使得他的思想深度非同寻常。首先是整体性。哈维不像某些西方学者谈《资本论》只谈第一卷,而是注重从第一卷到第三卷的整体性,他从马克思在第二卷和第三卷关于价值流通的论述中,进一步发展了资本主义价值实现的危机理论。当前学界对《资本论》的解读五花八门,但是局限于特定学科,视野狭窄,难以概括马克思的整体思想。哈维则超越学科界限,以总体的视角进行研究。其次是批判性。哈维称得上是“批判性的分析家”,他不会满足于表面上对于资本主义社会不公的批判,而是探寻其内在机制,将批判建立于对资本社会矛盾的分析之上,毫不避讳对资本主义危机的探讨。第三则是当代性。19世纪的理论如何应用于21世纪?哈维思想活跃,抓住现实的新问题,不断援引最近十几年的现象和事例,探讨马克思思想的当代适用性。这种将理论“当前化”的功夫,其方法论便是马克思所谓的“从抽象上升到具体”。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在唐老师扼要而评价颇高的导引后,一百多名同学用热烈的掌声开启了哈维教授的课程。哈维表示,他在8次课程中要做的,就是探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想要解决的问题,将马克思的成果告诉更多的人,因为理解马克思有助于我们理解当下的世界和日常生活。他用新书Marx, Capital and the Madness of Economic Reason第一章的资本可视化图表串起了整个课程,该图表描绘了价值流动的整体过程,是三卷《资本论》的可视化简要概括。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这一图示并不像《资本论》开篇那样充满着哲学思辨的味道,哈维尽力用易于理解的逻辑来讲述资本的故事。一开始,资本家带着货币资本进入市场购买两种商品——劳动力和生产资料。这预设了雇佣劳动已经出现并且等待被购买。这同样预设了雇佣劳动阶级被剥夺了生产资料,因此不得不依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生产资料乃是来源多样的商品:作为大自然的免费礼物被直接获取的原材料,工厂以及周边的基础设施,等等。所以不仅必须存在一个货币系统以及劳动力市场,这里还需要有一个复杂的商品交换系统以及合适的物质基础设施来被资本利用。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马克思坚持认为资本只有在货币、商品、雇佣劳动的流通体系已经建立后才能产生。

流通进程中的价值在此刻经历了一次形式变化。资本一开始是货币的形式,现在货币消失了,价值以商品的形象登台:等待部署的劳动力和为了生产聚集起来的生产资料。将价值概念置于思考的中心使马克思能够探寻将价值从货币形式转化为商品模式的变形的本质。一旦劳动力与生产资料在资本家的监督下成功地结合起来,它们就被投入为了出售的商品的劳动过程。正是在这里,价值以新的商品的形式被劳动生产出来。价值被一个运动过程生产出并维持着,这一运动从事物(商品)到过程(将价值凝结于商品中的劳动过程)再到事物(商品)。

商品被带到市场上是为了出售。在一个成功的市场交易中,价值回到它的货币形式。为了使之能够发生,必须存在依附于支付能力(有效需求)的对于商品使用价值的渴望、需求和欲望。这一状况并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资本主义存在一个漫长且复杂的创造渴望、需求和欲望的历史。此外,有效需求并不会独立于货币分配。马克思称这一价值形式的核心转变为“价值的实现”,但价值从商品形式向货币形式的变形可能并不顺利。例如,如果没有人渴望、需要或欲望某个特定商品,那么无论在它的生产中花费了多少劳动时间,它也没有价值。马克思从而提到,如果价值的流动想延续下去的话,在生产与实现间会呈现出“矛盾的统一体”。

马克思区分了为了价值实现的两种形式的消费。第一类是他所谓的“生产性消费”,这里关乎的是使用价值的生产与销售,资本需要它们来作为生产资料。资本家为了他们的生产所需的半成品必须由其他资本家生产,而且这些产品会直接流回生产过程。所以,社会的总的有效需求的一部分是由购买生产资料的货币资本组成的。资本家对这些商品的渴望、需求和欲望是依于技术和组织形式的创新而不断变化的。第二类属于最终消费,包括劳动者再生产自身所需的工资商品,主要由资产阶级内部各部门消费的奢侈品,以及维持国家机器所需的商品。不像生产资料的生产,在最终消费中商品是彻底从流通中消失的。

一旦价值在市场上出售从商品形式转化为货币形式,货币就会在一系列的参与者间分配,他们由于种种原因而能够宣称自己应该分得一杯羹。劳动者将会以货币工资的形式对其价值提出要求。价值和剩余价值会有特定一部分被国家以税收的形式占有、公民社会中的其他机构以捐税的形式(例如教堂)拿走、或用慈善捐助来支持某些关键部门(例如医院、学校等)。价值和剩余价值在劳动者和国家拿走一部分后余下的部分,会被资本的不同部门分配。单个的资本家将会收到的总价值和剩余价值的份额,取决于他们预付的资本而非他们所产生的剩余价值。一部分剩余价值被财产所有者以土地和资产租金的形式,或作为知识产权的特许权、版税被吸走,因而有了寻租在当代资本主义中的重要性。商人资本家也像银行家和金融家一样获得他们的份额,后两者组成了货币资本家的核心,他们在促进货币转化回货币资本方面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资本进而完成循环并接着流回增殖过程。所有这些行为者都对剩余价值有所要求,形式则包括工业资本的利润、商业资本的利润、土地和其他财产权的租金以及货币资本的利息。

是什么动力推动着这一机制不停地运动?最明显的驱动力建立在如下的事实之上:没有一个理性的货币资本家会情愿承担所有这些与组织商品及剩余价值生产相关的工作并经受不利的状况,除非他们在增殖过程结束时能获得比开始时更多的货币。简单说来,是个体获取利润的动机驱使着他们。货币是一种社会权力,积累得越多越好。如此这般,资本再生产的循环成为了永恒增长与扩张的螺旋。

但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有内在矛盾的,价值实现的过程就会出现危机。市场如果出现状况,商品无处可卖呢?消费欲望如果不足呢?资本会创造需求和欲望,资本一直以来都在这样做。广告是一种明显的手段,资本还喜欢创造出崭新的生活方式。1846萧条中的巴黎,路易•波拿巴决定再造巴黎,改变时尚,他重新设计所有制服,这意味着大量的需求;他有意将巴黎打造成靓丽的时尚、艺术之都,从英国、波兰来的大量观光客又拉动了巴黎进一步成为时代前沿的消费城市。国家支出是另一股帮助价值实现的力量。例如1980年代,里根声称苏联威胁到美国的安全,于是扩大军费开支,这给了军火商市场,也拉动了一连串的需求。2007-2008之后中国的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和创造消费潮流也是这个套路。狡黠的资本甚至把电子产品的充电口做成各式各样的,利用这个小把戏来让你不断地消费。国家有时会利用税收之类的收入获得的货币去投资,而有时它的支出依靠的是借贷,通过从中央银行借款而创造出了债务货币,这一点是值得继续深入研究的。分配机制对理解当今非常重要。过剩的资本涌入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日益严重的资产投机使对交换价值的关注远远超过对使用价值的关注。房子被当做是投资品而不是人们居住的家园,少数人垄断性地占有资源,更多的人则被城市驱逐。

马克思用抽象的力量去理解上述这个系统的动力机制。需要注意的是,《资本论》第一卷假设了价值都能得到实现,现实情况并非如此,理论也需要考虑更为复杂的情况。如果想要获得整体性的视角,我们必须去阅读后两卷。哈维也将在接下来的课程中详细展开这一论点。

(完整视频)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如同哈维教授第一节课所提到的那样,《资本论》三卷各自从不同的视角来描述资本主义的总体性。本次课程主要讲授第一卷的视角。我们可以在哈维教授屡次展示的“资本运动图”里面对此予以定位:从货币资本(Money Capital)到价值以货币形式实现(Realization of Value in Money Form)的运动区间,正是第一卷所讨论的主要内容。这只是对第一卷思想的整体把握,当我们回到文本,如下的两组问题便就随之而生:

第一,为什么第一卷的开头从商品谈起?商品跟价值是什么关系?

第二,货币是什么?价值跟货币的关系又是什么?

由此引申出第三个问题:

第三,马克思在第一卷中所阐明的价值理论,其目的为何?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马克思之所以选择从“商品”开始谈起,是由其从《德意志意识形态》等著作所确立下来的历史唯物主义方法所决定的。在我们这个时代,商品其实已经成为一种具有普遍性的东西,它将我们所有人联系到一起,不论其出身、肤色、性别等等何如。更准确地说来,这种普遍性的东西其实是商品的“交换价值”,或者也可以说,是人们之间普遍存在的交换行为。

马克思说,只有当交换行为成为普遍的社会行为的时候,商品的“价值“才会登场。而要使得这种普遍性成为可能,“货币”的出现必不可少。(没有货币,交换只能是偶然性的物物交换,而不能把所有物所有人联结起来。)正在此处,我们可以把握价值与货币的第一重关系:货币的出现,使得交换行为的普遍性具备其历史条件,也使得价值登上历史舞台。

从普遍的交换行为推出价值,意味着某样东西倘若不进入交换行为,它便是无价值的;也就是说,倘若它不以货币形式实现(通俗点的说法就是用钱来买或者卖作钱),它便没有价值。由此货币与价值的第二重关系也就不难把握:前者是表现物,后者是被表现物,并且后者的存在本身离不开这种表现。(用哈维教授的话来说,你不能离开你的影子。)值得一提的是,从价值到货币到我们今天通俗意义上所说的“钱”(如人民币、美元)的过程,存在着多重表现关系。不同的货币形式会对经济运行产生不同的影响。

谈到“表现”,自然而然会想到“本质”的一面。价值的本质是什么呢?从表面上看,马克思同古典政治经济学家等人共享同样的“劳动价值论”,即认为价值来源于社会必要劳动,由其时间来衡量。哈维教授反对这种看法。他认为马克思抬出劳动价值论来,是为了批判它。这种批判不是简单地在理论上否定劳动价值论的逻辑周严性,或者对照理论与实际认为它不能反映现实。恰恰相反,马克思认为劳动价值论能够准确解释当时资本主义市场交换机制下的种种现象,尤其是劳动者的悲惨命运:价值一端联结着市场,另一端联结着人的劳动。在市场竞争机制的催迫下,资本家为了生存,不得不拼命榨取劳动者的劳动,以创造更多的价值。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哈维教授说,在英语里面,人们说创造价值,似乎是件好事情。而在马克思看来,这其实是个不好的东西,对于劳动者来说其实是非常悲惨的命运。马克思所讨论的价值理论,与其说是“劳动价值论”(labor theory of value),不如说是“价值劳动论”(value theory of labor)。古典经济学讨论劳动价值论的目的是为了探讨价格的决定机制,而马克思的价值理论恰恰是在批判这一路径的基础上提出的。他将人们的视角从价格在生产和交换领域的构成转移到劳动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必然存在状态上。劳动价值理论其实是用来解释为什么工人“过劳死”,为什么那么惨的,马克思其实并不怎么关心价值和价格之间的关系问题。这种理解方式,也是我们今天回应种种针对劳动价值论提出的质疑(例如问劳动价值论怎么解释商誉、品牌等问题)时,为马克思的价值理论辩护的有效方式。(这种理解方式是迥然不同于传统马克思主义对劳动价值论的理解方式的,哈维教授也非常欢迎提出质疑和批判。)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劳动者(劳动力)也恰恰是古典政治经济学所试图掩盖的东西。第一卷的价值理论,其实是价值批判理论,它是马克思整个政治经济学批判蓝图的局部。除了劳动价值论,马克思同古典政治经济学还共享着许多其他的预设,比如斯密的完全竞争市场。但马克思不是试图让国家退却而使得这种完全竞争成为现实,而是指出,即便完全竞争实现了,斯密的“看不见的手”也不能增进社会全部人的福祉,它所带来的其实是状况惨烈的反乌托邦。这构成了《资本论》第一卷的主题。

拓展阅读:

1、《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中信出版社2016年,矛盾1、2。

2、《马克思与<资本论>》,中信出版社2018年,第二章第一节(38-43页)、第三章。

3、《资本论》第一卷,第一、二、三章。

(课程完整视频)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课程一开始,哈维教授简单地回顾了昨日课程的主要思想。在他看来,《资本论》第一卷争论的焦点是价值生产与劳动价值理论。这一视角导引他关注了一系列问题。譬如,价值是市场中个体生产者通过竞争确立的某种东西;劳动价值理论与工人阶级及其生存等问题息息相关。实际上,对这种从货币资本到价值以货币形式实现的整体过程的阐释,正是哈维教授一直关注的核心内容。他认为这是阅读马克思《资本论》需要强调的重点之一。同时他认为,在公众视野中,《资本论》第一卷受到很多重视,然而第二、三卷却涉及甚少。这也是哈维认为我们今天应该讨论第二卷的原因所在。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哈维表示,我们在遭遇《资本论》第二卷文本本身时遇到的最有趣的问题便是马克思在写作第二卷时再次预设了几个前提。

第一个前提是假定这是一个技术不变的社会。《资本论》第一卷涉及到诸多技术动态系统问题,然而第二卷却假设它是零技术改变(zero-technological change)的社会。

第二个预设前提同样令人惊讶,即第二卷中马克思同样假定价值实现过程没有问题。这是非常奇怪的,因为第二卷涉及了更多的价值实现问题。但是马克思的立足点却是价值实现不存在问题。

第三个预设前提是分配过程中完全不存在问题。

携带这三个预设前提,哈维教授带领我们进入第二卷中的具体问题。

在他看来,《资本论》第二卷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整体的资本流通过程(前四章:不同资本之间的关系);第二部分是循环的流转时间和速度的问题,这将涉及到价值实现的时空维度;第三部分是不同资本部门之间供需问题的经济模型的考量。

第二卷虽然是未完成的作品,但我们可以用它来分析我们当下的经济生活。这一文本的前四章集中谈论的是整体的循环过程。

而这一部分中的前三章涉及的是货币资本循环的问题。针对货币资本部分,马克思集中关心的是如何使用金钱的问题,亦即资本主义运作的技术问题。哈维通过生产冰淇淋还是蛋糕的例子指出资本无需关心生产的具体商品内容。问题的关键在于重新获得金钱。然而,这种货币资本或拥有金钱的境况背后的主导因素是什么?哈维引入社会关系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分析。第二个资本形式是商品资本。商品问题非常关键。如果你要获得金钱,你就必须交换商品。此处,油的使用价值和对油的使用价值的需求决定油可以被交换并换取金钱。第三个资本形式是生产资本,这涉及到资本的生产过程。

以上是前三个章节的内容。第四个章节实际上是从整体上来理解生产、货币、市场和商品等关乎整个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所有因素。哈维指出,马克思在第二卷中处理了很多技术问题,这对我们用这些琐碎的分析来理解我们当下社会极其有用。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这里引申出一个问题:社会中工业组织中各部分的职能不同,而哪部分更为重要呢?金融家、生产者或市场销售员?技术、市场还是金融?货币资本、生产资本还是商人资本?实际上,在不同时期不同的部分受到了重视。例如美国通用汽车的案例。到底谁拥有通用汽车?金融家、生产者还是商人?譬如,一开始通用汽车是由工程技术主导的。但是通用公司建立了一个信贷银行(credit bank),这从此让没钱的人也能购买汽车。可以想见,金融的地位日益重要起来。到1990年代,通用汽车的金融业务已经超过了汽车业务,他们的汽车已经无法与德国日本的汽车竞争。因此汽车公司究竟该在工程技术还是在金融方面竞争?这是一个不同职能部门在不同时期谁占据主导地位的问题。此外,香奈儿、路易威登、BMW等例子也揭示了相同问题,是制造更重要还是市场销售更重要?实际上我们很难给出唯一答案。但不可否认的是,马克思反复说过,一旦引入信贷系统,整个流通过程就会发生改变。这便是信贷系统加速价值循环的问题。

跟随文本思路的进展,哈维教授指出在第二卷的第二部分中,马克思提出了对资本最为关键的“延续性”(continuity)问题,亦即时空中的资本、劳动之“流(flow)”的问题。资本是“运动中的价值(value in motion)”,这意味着一旦它停下来便走向了灭亡。例如,在911事件中纽约停摆了三天。到了第四天,纽约市长号召大家去消费。他意识到,如果停摆两三周,美国的资本主义就会崩溃。因此,流动(flow)的持续性是至关重要的。与此同时,价值一直处于贬值(devalue)和价值重组(revalue)的过程中。

由此我们引出一个重要概念即流转时间(turn overtime),即钱投资出去要回本才能再投资的时间。在此期间,资本是死资本而不是运动中的价值。哈维指出,生产时间、流通时间与劳动时间是不同的。如果不能及时把商品卖出去,它就贬值(devaluation)了,时间在这里是非常重要的。此处的时间主要是指社会必要时间(包括社会必要流转时间)。当然,第二卷假定技术没有改变,这种必要时间因此也没有改变,否则我们就很难分析诸如工作时间、周转时间等具体层面的问题(在这里,马克思是运用抽象力思考问题的)。因此,“加速”(speed up)便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倘若我减少我的流转时间的话,那么我就能够在同样时间内盈利更多。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与此同时,在消费领域也会发生加速。这表现在由消费文化所引起的趋势、追求瞬时的满足等问题上。1967年居伊·德波在《景观社会》中提到人们对景观的生产越来越成为消费文化的主流。而这本身是由资本内在逻辑决定的。在加速这个主题里,空间问题如影随形。如何更快地到达市场成为了亟待解决的问题。地域限制其实是对资本之流的中断。而资本世界又试图创造平滑的世界。在这一过程中,科技创新起到了让循环更加顺利的作用。哈维教授由此指出,马克思在第二卷中从表层(surface)行进到深处的抽象领域,但他没有再从抽象返回到表层(surface)的日常生活,而这正是我们需要继续的工作。这种抽象方法不应该只从与黑格尔的关系层面来进行理解,而是要思考这一方法如何切入我们的日常生活。

随后,哈维教授谈到了日常生活中的知识界的加速现象和知识垄断问题。而造成出书速度越来越快的原因在于学术知识的商品化。出版业责无旁贷,因为他们也是这个加速进程的重要一环。

总体而言,第二部分存在两个重要问题。一方面,资本主义离不开信贷系统,因为它是唯一能够使得各种各样的流转时间被综合起来的手段。这跟西欧主流经济学那种认为金融系统是对生产系统的反映是不同的。

另一方面,固定资本(fixed capital,固定资本其实是地理位置的固定,它反映出来的是空间隔阂同运转速度之间的张力。)对循环研究也有极大影响,因为它在资本流通中起到拖延流通脚步的作用。那么问题在于,价值转移的过程应当如何加速?《资本论》第一卷给出的回答是:这跟机器的使用寿命有关。这促使资本家开足马力24小时开工,以免机器被淘汰。马克思在第二卷中指出,在信贷系统的调适下,这些死资本重新变“活”,以便使得流转时间加速。然而信贷系统会产生很多经济泡沫。房地产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在课程的最后,哈维教授指出,中国在一带一路计划中投资固定资本其实就面临着回本速度的问题。

延伸阅读:

1、大卫·哈维:《后现代的状况——对文化变迁之缘起的探究》,阎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45卷。

3、大卫·哈维:《马克思与资本论》,中信出版社2018年,第4章、第6章、第7章。

4、马克思《大纲》中关于固定资本的论述。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大卫·哈维:21世纪我们该如何运用资本论中的法宝

(哈维教授阅读的《资本论》及书中笔记)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