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动自我摧毁红钮“——美国开启世界资本主义碎片化时代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如果用这样的诗句描述今日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现状确有些为时过早,因为这个世界至今尚未表现出大厦将倾前应有的迹象,但“带头大哥”美国在特朗普执政后对这个世界表现出的任性与不敬,却给世人留下“西方已按动了自我摧毁红钮”的深刻印象,用西方媒体的话说,“政治末日情结正在西方世界逐步蔓延”。正如人们越来越深地体会到的那样,特朗普所谓的“美国第一”、“美国优先”,说到底,无非就是“金钱第一”、“利益优先”。只要能弄到更多的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是资本主义的本来的和真实的面目。

“按动自我摧毁红钮“——美国开启世界资本主义碎片化时代

美国特朗普政府顽固地实施单边主义、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尽管近期内不会对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造成颠覆性打击,但长远看难免产生使这个体系逐渐走向瓦解的客观后果。为了金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是资本主义的本来的和真实的面目。习近平主席提出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为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的人类社会指明了前进方向。

“西方已按动了自我摧毁红钮”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如果用这样的诗句描述今日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现状确有些为时过早,因为这个世界至今尚未表现出大厦将倾前应有的迹象,但“带头大哥”美国在特朗普执政后对这个世界表现出的任性与不敬,却给世人留下“西方已按动了自我摧毁红钮”的深刻印象,用西方媒体的话说,“政治末日情结正在西方世界逐步蔓延”。

二战结束以来,规则、机制与同盟体系是美国主导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三大支柱,但近来美国偏偏对这些支柱表现出强烈的破坏欲。多年来,美国一直以国际规则制定者与维护者自诩,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其它国家,使之成为世界的标准,更是美国支配世界、维护霸权地位的重要手段。但近期美国的表现却令人深感意外。特朗普执政前后多次指责WTO对于美国来说是“灾难”,近日更是置WTO明文规定的国际经济规范与规则于不顾,屡屡扬言要对贸易伙伴国发动单边贸易制裁,与中国大打贸易战,对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扰乱了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秩序。今年5月执意退出伊朗核协议,使国际社会进一步加深了对美国“不按游戏规则出牌”的认知。

在以往时期,美国为做好西方世界的掌舵人,主导成立了数量繁多、形形色色的国际合作机构与机制,以调节、协调西方国家内部以及西方国家与非西方国家之间矛盾与冲突。但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似乎正在由这些机构或机制的领导者、维护者转变为反对者和破坏者。特朗普就职当天就宣布美国退出由12国组成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TPP),随后又先后退出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朗普还多次威胁说美国将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自二战结束以来,联盟体系一直是世界资本主义的重要支撑。美国学者布热津斯基曾毫不隐讳地称:“美国在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由一个覆盖全球的联盟所组成的精细体系支撑的。”美国《外交》杂志也称,自上世纪40年代以来,同盟一直是美国外交关系的基石,即便现在也仍是全球安全合作的基础。在美国60多个条约同盟国中,七国集团(G7)成员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都是美国的“铁杆”。美国是G7的领导力量,G7则一直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支柱,长期充当全球经济体系捍卫者的角色。但今年6月在加拿大第44届G7峰会上,特朗普对上述盟国表现出的“傲慢与偏见”让六国领导人感到意外、愤怒和震惊。他声称要让俄罗斯重返G7,并在贸易与反恐议题上对盟友出言不逊,尤其拒绝签联合公报,使此次峰会经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分裂”和“灾难”,有西方媒体甚至宣称特朗普对G7可能造成了“永久性的打击”。虽然美国的所作所为不一定会导致美国主导的同盟体系走上分崩离析,但一定会对盟友之间的团结造成严重伤害,将原本不是铁板一块的西方世界朝离心离德的方向推进了一步。

缘何“美国优先变成美国独行”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揭示了资本的本性:增值或获利,他引用了一句别人写下的,但无疑他自己也很赞同的话:“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当今世界与马克思生活的时代有很大的不同,但资本家唯利是图的本性并没有丝毫改变,例如,今日美国投资银行家依旧信奉这样的道德准则:“今天赚到的给我,明天赔掉的归你。”特朗普原本就是资本家,当选总统后,将资本的逻辑延伸到国家层面,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正如人们越来越深地体会到的那样,特朗普所谓的“美国第一”、“美国优先”,说到底,无非就是“金钱第一”、“利益优先”。只要能弄到更多的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 ”,是资本主义的本来的和真实的面目。

问题在于,在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资本的逻辑越来越难以在苍茫大地主宰沉浮。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到发展中国家的行列,带来世界格局的深刻改变,最为突出的特征是这个世界不再完全由西方主导,不再是西方资本主义的一统天下,“自由竞争、适者生存”,“我赢你输”等适合殖民主义时期和冷战时期的法则正在不断丧失其合理性与价值,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那样:“现在,世界上的事情越来越需要各国共同商量着办,建立国际机制、遵守国际规则、追求国际正义成为多数国家的共识。”

从历史上看,美国之所以致力于推动构建包括WTO、IMF、世界银行、NAFTA在内的国际机构与多边合作机制,制定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系因一个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有利于以美国为主要据点的国际资本。今日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对国际合作机制与国际规则产生排斥反应,原因同样很简单,即在美国看来,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加入并积极参与制定和维护国际公约和规则的情况下,继续推进“自由、公平、互利的贸易”,只能让发展中国家和其他发达国家获得好处,让美国的利益受到伤害。

近来美国对盟友态度的变化同样源自资本的本能。“在国际政治中,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结盟固然有利于美国稳定地行使霸权,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美国想获得盟友的拥护与支持,也需要为盟友的经济利益与安全利益提供保证。与国际关系史上曾出现过的联盟体系几乎别无二致,美国的联盟体系同样具有控制与受控的不平等色彩和对其他国家、国家集体的排斥性与敌对性,而来自第三方的威胁程度明显降低时,美国和盟友之间的巨大实力差距以及由此造成利益冲突就难免显露出来。冷战初期,美国国力强盛,为对付强大对手苏联,愿意承担盟国与此有关的经济费用与安全风险。但时过境迁,今年6月特朗普声称要拉俄罗斯加入G7,很有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淡化联盟体系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马克思在分析资本的历史命运时深刻指出:“当资本开始感到并且意识到自身成为发展的限制时,它就在这样一些形式中寻找避难所,这些形式虽然看来使资本的统治完成,同时由于束缚自由竞争却预告了资本的解体和以资本为基础的生产方式的解体。”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塑造的国际秩序成为美国发展的限制,从而转向在单边主义、孤立主义,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等形式中寻找避难所。

走合作共赢之路

近年来,中国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同各国的友好合作,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同各国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的人类社会指明了前进方向。

作为国际大家庭的重要成员,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中国与世界关系不断得以深化。中国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国际事务,重视对国际组织与国际合作机制的参与、完善与创设,用实际行动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当代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中国努力成为国际规则的模范遵守者、积极完善者和重要创立者。迄今,中国已加入400多项国际多边条约,并在新的国际规则的制定方面获得应有的影响力与话语权。

在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突出,发展不平衡与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时代背景下,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目的在于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推动相关国家与地区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作为一个区域性的新型合作机制,主要由中国发起的上海合作组织自成立以来一直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为指引,为探索不同社会制度与发展水平国家间的互利合作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中国提出的摒弃对立、对抗因素,构建不针对第三方的,更具有超越性、平等性、和平性、包容性和建设性的伙伴关系的主张,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可,“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正在成为国与国交往的一条新路。目前,中国已同80多个国家和诸多地区组织建立起不同形式的伙伴关系,初步构建起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有力地推动了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近年来,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受到国际上越来越多的认可和欢迎,被写入联合国多份决议和文件,根本原因在于这一理念以为大多数人谋幸福为责任与使命,以增进全人类的共同利益为理想追求,符合各国与各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符合当今世界进步的必然趋势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研究所原副所长)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李文:美国开启世界资本主义碎片化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