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

药商调动了我们的同情心和对科学的崇敬,利用人们的疏于详查的习惯,做了一件最对不起科学的事情,那就是欺骗和伪装。经济学实践反复告诉我们的一个事实是,凡是资本介入并调动起来人的贪欲的,无不以资本最大化为目的。药商也不例外。

没错,这篇文章就是要给你讲事实摆道理地告诉你,药商有罪

我看了许多回答,在盛行的言论中,我发现了这样一种很普遍的说法,那就是为制药公司辩护,强调制药的巨额投入和短期销售时间之间的矛盾,强调制药是一个高风险甚至低回报的活动。因此药商制定高额的费用看似是合理的,凡是站在平民立场指责药商降价的都是道德绑架。

没错。这都是给你创造出来的假象。药商调动了我们的同情心和对科学的崇敬,利用人们的疏于详查的习惯,做了一件最对不起科学的事情,那就是欺骗和伪装

经济学实践反复告诉我们的一个事实是,凡是资本介入并调动起来人的贪欲的,无不以资本最大化为目的

药商也不例外

多年科学教育教会给我一个道理,凡是假的,经不起数据的考验

第一个误区,药商制定高额的费用是合理的。

请注意,“格列卫”(影片中称“格列宁”)是2001年在美国FDA(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许可后第一代最为有效的药物,之前的治疗手段均逐渐被其所替代。现在流行的Dasatinib, nilotinib, radotinib and bosutinib都是为改进imatinib mesylate(俗称Gleevec or Glivec,音译为“格列卫”)的弊端而发明的药物,这些改进品最早的使用期限应当是2007年。(本段信息均引自Wikipedia中"Chronic myelogenous leukemia"和"Bcr-Abl tyrosine-kinase inhibitor"词条,来源真实可靠)。也就是说,在2001-2007年的近7年时间中,“格列卫”应当始终处于垄断地位。不客气地说,服之者生,不服者死

我之前做过长篇计算,但我发现,数据来源误差太大,就放弃给大家展示这些冗余的计算。我转而求助诺华公司自己的报告来向大家展示数据。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

这张图片援引自诺华公司2017年年报,其中第三项就是我们熟悉的“格列卫”。从图上发现,大家都认为的所谓“药品有效期或盈利期只有几年甚至几个月”这种说法简直是无稽之谈。在2001年登陆欧美获美国FDA批准后,时至2017年长达16年后营销量居然还高达19.43亿美元。即便按照诺华公司自身说法,投入多达50亿美元的话,2017与2016两年总收入的52.66亿美元也足以补足投入

让我们把目光放长远一点来看,感谢这个公众号“思医辨药”帮助我总结了诺华公司2001-2017年间有关“格列卫”销量的数据形成了这张直观的柱状图。(图片来源:格列卫引发的对立与救赎——一名医药分析师《药神》观影启示录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

感人吗?2007-2016连续10年高于30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据估计可高达530多亿美金的总收入。即使真如下图所示的那样平均每个药物40亿的研发资金恐怕也不足为虑了吧。那些宣称“第一粒药可达数十亿美金”从而或支持或理解的朋友们应该从此刻认识到,药商并不是什么白莲花,而确实是一个收取暴利的行业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

当然,我并不否认,在制药过程中确实是高风险的,“第一粒药值数十亿美金”这一说法也确实是正确的。但是,既然已经研发成功并投入市场,那么操控整个事件的,恐怕不再是研发人员头脑中的“济世救民”,而是资本家手中的“利益至上”。收回成本绝不会是他们的终点,拯救无辜也只不过是他们的口号,“垄断即财富”的思想才是根植于他们心中贪欲的行为准则。事实的确告诉我们,诺华公司收获了与之不相称的暴利,而这一暴利的来源是生命

需要我再次强调的是,药商不是研发人员,他们只是拿着尖端科学技术换取自身财富的资本家。至于区别,看过《侏罗纪世界2》的自然会了解谁是Eli Mills,谁只是Dr. Henry WU.

讲完了经济,总要谈一谈有关道义的事情。我反感当下万事都与利益挂钩的想法,对于生命,不论它怎么被市场化,我都相信,《希波克拉底誓言》中“悬壶济世”的行为准则始终不应该被这些守护我们生命的人所遗弃。

我要遵守誓约,矢忠不渝。对传授我医术的老师,我要像父母一样敬重,并作为终身的职业。对我的儿子、老师的儿子以及我的门徒,我要悉心传授医学知识。我要竭尽全力,采取我认为有利于病人的医疗措施,不能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我不把毒药给任何人,也决不授意别人使用它。尤其不为妇女施行堕胎手术杀害生命。我要清清白白地行医和生活。无论进入谁家,只是为了治病,不为所欲为,不接受贿赂,不勾引异性。对看到或听到不应外传的私生活,我决不泄露。如果我能严格遵守上面誓言时,请求神祇让我的生命与医术得到无上光荣;如果我违背誓言,天地鬼神一起将我雷击致死。——《希波克拉底誓言》

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裘法祖

当然,现下一些不尊重医生,不为医生提供福利待遇的现状我也是反对的。大家都是人,追求生活质量无可厚非,只不过大家都应该坚持一个度。

医生的度是敬畏生命,不因一己私利而玷污生命的光辉;

平民的度是珍惜医生,莫让一时便宜而毁掉人心的善良

第二个误区,没了暴利,谁来创造药品。

对于持这种说法的人,我表示不可理解,更谈不上反对。三观不同,你硬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祝您最近赌球顺利,别把别墅输进去。

值得一提的是,大家似乎都认为药商有着超人一等的道德素养,获得的利润都用来再生产。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建议大家都去看一部美国的纪录片,中译名是《医疗内幕》,美版原名是Sicko.有理由相信,在药商和医疗保险公司这个问题上,天下乌鸦一般黑还是有道理的。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

实践一再向我们证明,热脸只会靠上冷屁股。你在为他辩护的同时,他在打量着你几时发病。发病时你耗尽积蓄,他没准儿还会揣着百万千万的年薪站在楼梯上告诉你,“我的定价是合理的!我救了你们!”

“亲爱的麦克白夫人,你的双手也并不干净。”——莎士比亚

第三个误区,药商创造了药品,总比之前等死好。对于穷人是没有变化,可是对于富人有了变化,所以总体是好的。

这种说法最具备迷惑性,也最难反驳,可是我告诉你,这个从逻辑上来看,是最可笑的。

我需要大家承认一个共识,那就是人生而平等。如果有人硬要说,人生命权利就是不平等的,人格就是有高下,财富就是人格的话,出门左转不客气。

生命就是生命。罪不至死的人生都是有意义的人生,在座所有人的生命和Bill Gates的生命难道有区别吗?诊治的时候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占据你的医疗器械为所欲为?

哪儿来的道理!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

在世界性的医疗模式分类中,表中前两种医疗模式都是诊治患者时按时间顺序而非金钱顺序,美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在这个问题上公开承认“钱即生命”的国家。结果是什么呢?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究竟谁有罪?

人均医疗支出,美国是世界最高。预期寿命,这些国家里面,美国最低

这是合理的医疗制度吗?这是你们心心念念的所谓“投入越多钱,越能保平安”的社会现状吗?

别做梦了。

强行按贫富区别医疗待遇的结果只能是全国性的医疗水平下降和百姓不满,这一点从未改变。而医疗改革的唯一出路,只能是斩断医疗工作者、药商、医疗保险公司之前层层叠叠的关系网,让生命归于生命,让生死归于自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我不是药神